89 冤啊!/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清晨正在加强“单独沟通技巧”,后勤7组正在讨论“攀岩技术”的时候……

吴清晨专用地下基地两公里左右,某间大办公室内,封闭的百叶窗将夏日阳光遮挡在外,厚重的办公桌正对着一面巨大的显示屏,显示屏内同样播放着即时传输的“吴清晨第五次培训”内容。

总面积近百平米的办公室,平时怎么都算得上宽阔,此时却显得相当逼仄。

办公室四面,从进门的位置开始,十几只明显加塞进来的巨大文件柜,已经将除显示屏之外的整个办公室,完整地环绕了一个大圈。

这些文件柜中,都已经密密麻麻塞满了各类资料,而除了这些文件柜,此时的办公室中,还横七竖八地地躺着十几只由文件、书本、光盘,以及其他媒介堆出了尖顶的大纸箱。

就算如此,还不时有工作人员进入房间,继续放下一堆堆资料,这些来晚的,重量已经达到数百公斤,无法再从文件柜或是大纸箱中找到容身之所的文件,便只能委屈地堆放在传真机侧面、打印机侧面、办公桌侧面、保险箱侧面,以及,某些人的屁股底下。

拥挤凌乱的办公室内,六七位平日出现在公众目光下时,总会注意身姿气度的军人和官僚,此时却一点形象都没法顾及,只能局促地挤坐于见缝插针摆放的塑料小板凳,高低不一的文件堆,以及好不容易腾空的木地板。

这几位能够坐下的同志,不管姿势如何别扭,都已经算是运气不错。

此时,距离厚重办公桌最近的位置,最后进来的两位男子,甚至不得不双脚尽力趴开,分别踩着两处好不容易找到的小空,才能以这种相当考验身体柔韧性的姿势勉强站立。

大办公室内,这些平日挺拔,此时局促;平日精干,此时萎靡;每一双眼睛都发红的男子们,每人双手捧着一份摊开的厚厚文件夹。

办公桌正对面的视频内,吴清晨身边每经过一位培训团队的组成成员,男子们手中的文件夹,便会翻过一页或是好几页。

这一页或是好几页翻过的内容,都标注着某位团队成员的信息,信息非常详尽,光“姓名”一栏,就分列着真名、曾用名、伪装名、发信名、代号、外号、绰号、悬赏代码等众多细项。

如此多的内容,就算本次培训开始之前的五个小时,就已经领到了这份资料,而且每个人只要负责其中的小部分人员,军人和官僚们还是感觉时间相当紧张。

幸好,这一支“特别有魅力”的团队,经过吴清晨身边的时候,并不像其他培训团队一样走马观花,笼统地总体介绍一番,便迅速切入到培训内容……

这只“魅力团队”,几乎每一位成员都会向吴清晨亲切问好,然后或多或少地交流几句。

来自津市的舌头艺术家结束了寒暄,某位西方面孔的中年男子,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向吴清晨挥手点头问好。

办公桌左侧,某位坐在塑料板凳上的官僚早就翻好了页,马上开始念资料:

“法尔/库内尔,曾用名维克多/塞特,代号死亡,外号寡妇制造者,军火掮客,自1989年至2004年,曾涉入阿富汗、伊拉克、安哥拉等多国战局,2001年全球通缉,2005年由法国特工逮捕,2006年假释出狱……”

“……思路开阔,思维敏捷,极具胆识,富有亲和力,精通心理学、犯罪学,擅长和各类危险分子打交道……”

这位富有国际主义精神,一生致力于为落后地区大力普及工业发明的商人之后,紧接着走过来的,是一位身材略胖,浑身笑意,眼睛笑眯眯地,仿若一尊弥陀佛的东方面孔。

厚重的办公桌右侧,以别扭姿势站立的军人开始介绍:

“符建元,外号死胖子,绰号笑面佛,医药代表,先后入职七家大型医药制作公司,2009年因行贿罪入刑……”

“……精研美食,酒量极佳,擅长多种隐秘的利益交换手段……”

下一位还是本国培育的精英,大办公室内的军人继续介绍:

“马力勤……某大型国有企业采购部经理……擅长收钱不办事,并能提前作出安排,临时制造多种可合理解释的突发状况,以不可抗力为由,拒绝多家相关公私企业的利益诉求……”

下一位又是国外的高级人才。

“尼古拉/威尔……美国某游说公司高级合伙人……深入干预多洲议员、参议员选举……”

偶尔也有女士的身影。

“艾许莉/奥玛……某跨国企业公关专员……尤善于针对不同的对象,不同程度地展现魅力……”

也有私营企业的贡献。

“景修远……某省某市高级私人会所客户经理……擅长揣摩客户心理,并精通密码学……曾多次在未和客户提前沟通的情况下,临时编撰暗语,以饮料、花卉、艺术品等多种形式,表面上发送名称、简介、价格等正常推销短信,实际上传递不良的涉黄低俗信息,并能被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客户,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潜在客户明确阅读。”

还有更干脆一点,完全自学成材的民间人士。

“江洛……社会闲散人员……1993年因流氓罪入刑,2011年因招摇撞骗罪入刑……行事缜密,极具计划性……曾采用多种针对性的交好手段,同时获取某大型企业高层管理人员的六位婚外亲密女性好感,并和其中的四位先后姘居,骗取大量钱财……入狱之后,前往探望并表示愿意等待的女性共计达到21人……”

听到这儿的时候,吴清晨面前的人才队伍差不多也走到了头,坐在厚重的办公桌后,某些人口中,“正在医院静养”的蒋奉明同志,终于忍不住喃喃地念出了几个长音:“都……是……人……才……啊……”

“群魔乱舞!臭名昭著!中西结合的人渣!……居然让这群危险分子靠近到吴先生五米之内!蒋主任,您不能再忍了!”

距离办公桌稍远的位置,某位外貌看起来最年轻的助理,愤怒得满脸涨红:“……为了排挤我们部门……为了排挤您,姓黄的已经不择手段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办公室内的其他几人也连声响应。

“是啊……只有少数几个外国人旁边才有保全人员就位!”

“居然没有笼子!”

“丧心病狂!竟然允许那个老流氓和吴先生握手!他配吗?他有那个资格吗?谁知道他身上有什么现代科技查不出来的脏病!”

“介绍!介绍!有这么多需要介绍的吗?完全就是浪费时间!这个是对整个人类犯罪!”

“好了好了……”办公室内的声音越来越大,蒋奉明重重地敲了几下桌子。

注意到蒋奉命阴沉下来的脸色,办公室中的声音一个接一个地消失。

“……什么排挤?什么姓黄的?什么危险分子?”

彻底静下来之后,蒋奉命才重新开口:“工作纪律还要不要了?团结同志还讲不讲了?”

“我再说一次!本部门集体调休,是天象事件临时委员会的一致决定,并就不是出于某个人的单独意愿!黄主任……黄兴同志,以及在黄兴同志身边协助的每一位工作人员,都和我们一样,从来就没有为自己谋私利的想法,而是始终在为全国人民,全世界的人类未来而拼搏奋斗!”

“这两者,也未必就不能合二为一……”

“就怕某些人想着名义双收的好事……”

最角落位置传出的嘀咕声相当微弱,蒋奉明自然没法听清。

不过,只要看看在场众人脸上的表情,蒋奉明就知道,光凭这几句高大全的道理,只怕达不到很好的安抚效果。

轻轻地叹口气,蒋奉明再次望向显示屏。

画面中,诸多人杰都已经和吴清晨见过了面打过了招呼,开始向吴清晨传授“单独沟通技巧”,此时正站在吴清晨身边讲述的,是某位出身于本国外交系统的领事官,在数以千计的培训人员中,属于可以高度信任的核心类别。

感觉暂时可以放心几分钟,蒋奉明按向办公桌的控制台,对面的大显示屏,右上角立刻弹出了几个选项。

“我知道……这次调休确实比较突然,某些同志可能一时想不通,某些同志甚至可能感觉受了委屈……”

蒋奉明一边控制操作台,一边继续说道,“在这里,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前一段时间,我和同志们一起工作的时候,称得上不辞辛苦、战战兢兢、尽心竭力,对于每一项委员会决定的培训内容,我们负责的执行部分,都从来没出过任何计划外的差错……至于牛倌事件……”

“……牛倌事件,从头到尾都只是一桩意外……”说起办公室内诸人始终耿耿于怀的这个事件,蒋奉明脸上的表情相当从容:“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和同志们的工作没有任何关系,和这次调休也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

可是,我们觉得很有关系!

若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蒋奉明的从容之外,自有一股威严,办公室内的诸人,恨不得都站起来,为蒋奉明的劝慰配上一个短句:

我冤啊!

我们冤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