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覆盖/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012年5月13日23点57分12秒。

吴清晨胸膛起伏的幅度逐渐平稳,浑身的肌肉逐渐放松。

飘飘忽忽间,迷迷糊糊间。

忽然,吴清晨感觉不到了身下的床垫,感觉不到了身上的薄被。

感觉不到了轻柔抚上脸庞的微凉空气,也感觉不到了无处不在的重力。

吴清晨明明紧闭的眼睛,第五次看到了那片充满了瑰丽的光亮。

看到了那一团团巨大云彩组成的,茫茫无边的云海。

看到了那五只缓缓旋转,颜色不一的巨大漩涡!

又来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吴清晨的身体,或者说吴清晨的思维,已经第六次被吸入了最底下深蓝色的漩涡。

也即将第六次进入中古世界。

————————

同一时间。

无分海陆,无分大洲,无分时区,时隔8小时13分05秒之后,全球的天空再次被瞬间出现的巨幕笼罩。

————————

德国,波茨坦市,北郊。

“都跟上啊……大家都跟上……”摇着旗子的导游又点了一遍人头,“马上就要进场了,请大家不要再乱走动啊……也不要乱扔烟头啊……这可是德国,很注重素质的啊……”

“知道了!”某位“需要注重素质”的老头,将烟头丢进附近的垃圾桶,顺便啐了口唾沫:“会做生意吗?什么狗屁导游!早知道就不来了!”

“好了好了……老头子……”跟在旁边的老大娘轻轻地捶了丈夫一下:“说什么呢……出来了就好好玩啊……别浪费了这钱罗……”

“有什么好浪费的?”老头子指指头顶刚刚出现的巨幕,“有这玩意儿在,钱留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趁着还能中点用,赶紧出来兜一圈,我老王家也算是开了洋荤!”

“去!”老大娘甩了个白眼,不再搭理丈夫。

“好了啊……马上就到了!”

导游扬起了手中的小喇叭:“下一个景点便是大名鼎鼎的无忧宫磨坊,提起这个磨坊,中间可有一段脍炙人口的故事!”

也不知背诵了多少遍,导游灌出这口“国王与磨坊主”的鸡汤时,语气抑扬顿挫,表情眉飞色舞,将一个不到500字的故事讲得跌宕起伏,动人心弦,末了还加上一小段评论:

“就这样,柏林最高法院最终裁定,国王强制拆迁的行为,属于擅用王权,侵犯原告由宪法规定的财产权利,责令其在原址重建一座同样大小的磨坊,并赔偿原磨坊主的财产损失!国王依法执行了这份判决书,一座崭新的磨坊便又矗立在无忧宫墙外!……同时,代表法制的精神,也重新高高地耸立在德国的土地上!”

说完这些的时候,旅游的队伍,也恰好走到了磨坊景点的附近。

这儿一片混乱,前方入口的位置围着一大群游客,从游客的间隙中望过去,一排排防爆警察扛着盾牌,挡在游客身前。

“咳……怎么了?”导游连忙走前几步,顺手就拽过来一人——某位同样经营这条旅游路线的同行——“前阵子才修缮过啊,怎么又封闭了?”

“听说是政府征用,好像挺重要的……”

“这样啊,好,多谢了啊……”导游点点头,松开了同行,回到自己的旅游团中。

“咳……”望着围过来的游客,导游云淡风轻地说道:“不凑巧,碰上了临时修缮……不过德国政府素质高,什么事都想到了老百姓前头,看……提前通知,提前封场,提前修缮,不让大家到了里头再失望……好了啊,为了避免大家受到经济上的损失,我去退票啊,等我一会……”

十分钟左右,导游回来了,脸上挂上了几处淤青,语气却依然云淡风轻:“各位游客,不好意思,票没退成……已经买过了票,就算达成交易……没办法,德国政府素质高,坚持契约精神。”

“我呸!”

老大爷第二口唾沫,终于啐到了导游脸上。

————————

中国,湖北,洛县。

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

夜已经深了,属于城市的喧嚣渐渐隐去,远远林立的高楼,一盏盏灯火接二连三地熄灭,街道上,孤寂的灯杆拉出长长的阴影,送走越来越稀疏的车辆。

忽然间,逐渐暗淡的窗外出现了一片白光。

靠近窗户的位置,病床后半截摇成了直立的角度,病床前半截摆放着一张已经打开的便携小桌。

似乎是注意到了窗外的白光,斜靠着病床,正在便携桌上写字的瘦弱的小女孩抬起了头。

刷……

一只大手拉上了窗帘。

“别管它了……囡囡……”这是只属于母亲的温柔声音,她轻轻地抚着瘦弱小女孩的脑袋,“早点睡吧,明天写也一样……”

“不……”小女孩撅起嘴,“老师说了,今天的事情今天毕,明天还有明天的事。”

“好好……”母亲揉了揉女孩的头发:“那你好好写吧。”

小女孩重新趴到了折叠椅上,重新开始写字。

“5月13日 星期天 晴

和昨天一样,今天天气也很好,太阳公公这几天辛苦了。

妈妈说,今天也不用去学校。

上午,妈妈推着我,在下面的院子里转了好多quan。中午,妈妈带我吃了好多好吃的。下午,妈妈给我买了一只会叫的小ya子。

晚上,妈妈问我开不开心。

我说我很开心。妈妈问我明天也不去学校好不好。

我说好。

其实我想去学校,我想小蓝了,也想小竹了。

我已经不生气小竹了,虽然那天她推了我,让我从轮椅上shuai了下来。

我也不怪小文和小业了。

但是,老师说的对,这不能怪小竹,小竹也hai怕。小文和小业也不是故意踩我的。

都怪天上的那个坏人!

可是那个坏人跑的真快呀!

唉,也不知道我和小竹一起种的向日kui开花了吗。

希望明天天气也这么好,妈妈就可以又推我去玩了。

对了,我的腿今天又动了一下。

我告诉妈妈,妈妈哭了。

唉,我真不乖。”

囡囡正在专心写日记的时候,夜间查房的医生进来了,先问过前两张病床病人的情况,医生最后来到了小女孩的病床边。

“医生……”母亲站了起来。

“嗯……”医生脸上挂着掩不住的疲惫,“今天情况怎么样?”

“还好,肩膀和手已经不痛了,今天上午也晒了会太阳,高兴了一点。”

“我看看……”医生看了看小女孩的情况,“……嗯,恢复得差不多了……”

“那……我们可以出院了吗?我觉得她还是想去学校。”

“出院是可以……不过为什么去学校呢?现在这情况……唉,都乱套了……”

医生重重地叹了口气,“学校孩子太多了,照顾不过来……尤其你们这情况,一乱起来动都动不了……这次是运气好,都是小孩子,身体轻,没踩出什么毛病。下次万一又乱起来……唉……总之,如果要出院,你们也先回家吧,我给你写个病条好了。”

“好,谢谢医生……”道过谢,看着医生准备离开,母亲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直到离开了女儿的视野,母亲才轻声说道:“医生,囡囡今天又说她的腿动了一下……这几天她老是这么说……您觉得,我们要不要复查一下?”

“唉……”医生脸上露出了怜悯的表情:“囡囡的瘫痪,是神经系统的问题,别说本来就不可能动,就算真动了,神经信息也传递不到大脑……”

“当然,要复查也可以……”注意到母亲脸上明显的失望瞬间变成了明显的希望,医生赶紧补充:“……不过请一定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毕竟是小孩子,最近又受了这么多刺激,产生一定的幻觉也可以理解……要复查的话,明天我安排一下吧……”

“……那……那……如果是幻觉的话……”

母亲吞吞吐吐地说道:“囡囡的腿……都已经快一年了……按摩、理疗、还有康复练习,好像都没有什么效果……您看,是不是有什么更好的办法?特效药?开刀什么的?您不用管费用,只要指条路,我们会去想办法……”

“这个……”尽管已经从无数的父母、儿女、夫妻口中,无数次地听到这个问题,然而,每次回答的时候,医生还是能感觉到心中的阵阵压抑:

“就目前的科技水平来说,办法很有限……而且囡囡的身体,也不适合开刀……”

医生沉重地摇摇头:“囡囡的问题,是大脑的命令无法传递给肢体,想要重新恢复……除非神经细胞恢复功能,重新连接……”

望着母亲迷茫的表情,医生换了个说法:

“这么说吧……除非将另外一个正常人的神经系统,覆盖到囡囡身上,代替囡囡,或者说帮助囡囡传递大脑的神经信号,对失去联系的肌体,保持持续的刺激,才有可能让肌体内部的神经系统应激,从而自身修复……”

“说实话,现在的医学技术,还远远没有达到这个程度……”

“当然,囡囡还有很长的时间,我先给你开假条吧……”

一边说,医生一边往办公室的方向走,母亲连忙紧紧跟随。

本就压得很低的声音渐渐微不可闻。

就在此时。

离开病房的两人,相同病房的病友,谁也没有发现,顺着窗帘留下的一丝缝隙,囡囡呆呆地盯住天空的巨幕。

巨幕中的画面快速闪烁,那位异国面孔的少年人,踏着天际垂下的星光,飞快地奔向乡村中唯一的石制建筑。

当巨幕中的少年人,连续跨上教堂的台阶,双腿发力的频率最规律的时刻:

满脸羡慕的囡囡,左腿又微微地动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