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水坛/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0001年02月12日,清晨。

中古世界,艾克丽村庄,教堂。

太阳就快出来了,天边泛着淡淡的红晕,踩着野草间石板铺出的小径,吴清晨踏上台阶,出现在教堂门口。

“75……76……76……76……”

教堂左侧,一位少年正一边抓着破布,擦抹桌椅,一边愁眉苦脸地念念有词。

听到门口的动静,少年紧皱的眉头瞬间舒展,发自内心的喜悦一下子涌上了脸庞,飞快地转过身,少年的声音充满了解脱之情:“日安,洛斯!你终于来啦!”

“日安,安德烈……前几天下雨,阿维利亚家附近的桥又有点松了,堆石头花了一点时间……”

对普拉亚代牧目前唯一的学生微笑着打个招呼,吴清晨/洛斯走进教堂,自然而然地转向教堂右侧,从角落里拿起了整个艾克丽村庄都很罕见的扫帚,加入了例常的清晨清扫。

“1,2,3,4……8,9,10……”教堂右侧,挥动扫帚清扫教堂右侧的石板,吴清晨每迈出一步,就念出一个数字,很快从一念到了十。

“1,2,3,4……8,9,10……”教堂左侧,吴清晨念诵完毕,小安德烈立刻跟上,手中的破布同样每往桌椅上抹一下,就念出一个数字。

“11,12……19,20……”小安德烈刚刚念完,吴清晨马上进入了下一轮的迈步、清扫,和念数。

“11……”小安德烈的第二轮同样开始。

“57,58,59,60……”念到这儿的时候,右侧第一排石板已经清扫完毕,拖着扫帚,吴清晨走向教堂中间的过道。

“52,53,54……55……54……55……55……55……”

跟着念到“54”和“55”,小安德烈忽然卡住,嘴中念念有词,手中的破布不知不觉地停了下来。

从“小小水”、“小水”、“中水”、“睡水”、“跳水”这些令吴清晨欲仙欲死的词句结合方式可以得知,中古世界,或者说“主宰”这位神明的影响力范围内,采用的语言和文字,是以记音为主要手段的表音文字系统。

这样的表音系统,最大的优点是核心发音词汇量低,简便易学,对不同的事物适应性强。

以少量的少量的核心名词,比如“水,火”,配上同样少量的核心动词,比如“睡,跳”,再配以更加少量核心形容词,比如“大,中,小”,按需求相互组合,即可对大多数事物的类型、状态、范围……等作出对中古世界土著们来说还算满意的描述。

而这样的记音方式,和这样的组合方式,在其他方面得到便利的同时,顺手就将很大部分的弊端栽到了“数学”头上。

这些弊端,就小安德烈目前能感觉到的部分,就是数字的数值越大,念出这个数字,发音的长度就会越长,记忆的难度就会越高,背诵的感觉就会越痛苦。

“56……”等待了大约十几秒,小安德烈还是没能“5”出结果,吴清晨轻轻地提醒了一下。

“噢!对对对……”恍然大悟地叫了一声之后,小安德烈又顺利地背了下去。

“54、55、56、57、58、59、60……”

这就是这些天来,一看到吴清晨出现,小安德烈就会倍加欢喜的原因。

将教堂的石板全部清扫了一轮的时候,牧师半个月前“才刚刚”教导的“50-100”的课程,又完成了一轮复习。

接下来,吴清晨也取过一块破布,开始帮小安德烈擦抹桌椅,顺便开始帮小安德烈复习另一门“圣言”的课程。

当清洁工作,以及小安德烈的“复习科目”全部过了一遍的时候,教堂门口,照入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好了,都差不多啦……”

满意地环视教堂一圈,小安德烈将手中的破布放回了原处。

“现在,就差准备溪水了……”说着,小安德烈走近讲坛,和吴清晨一起,将放在上方的水坛搬了下来。

两人合力将水坛搬出教堂,在门口的石阶处,将前一天的“剩水”倒进野草地,然后顺着一条斜斜向下的小径,走到了溪边。

洗净、装水、用外袍擦干表面,完成这些惯常的步骤,两人重新抬起水坛,走向返回教堂的方向。

从溪边走出大约十几步的时候,走在右边的吴清晨,捧住水坛的双臂,忽然感觉到一阵微微的微颤。

来了!

这是来自于小安德烈的微抖。

这是吴清晨早有心理准备,或者说早已等候多时的微颤。

这条连接教堂和溪流的小径,在吴清晨和小安德烈此刻站立的位置,正前方大约一米左右,两人回去的必经之处,有一级自然形成的,比整条小径其他位置都要高出许多的泥阶。

这一级泥阶,吴清晨已相当眼熟。

就在昨天下午,或者说就在地球时间2012年5月13日的下午。

这一级泥阶,吴清晨已经在地球“艾克丽村庄模拟基地”的对应位置,上上下下了二三十次。

目标,正是小安德烈此刻的微颤。

或者是曾经在这里摔倒,或者是曾经在这里差点摔倒,又或者是单纯的恐惧这个高度……

采用最高精度的摄影机,最高精度的动作捕捉仪,以及其他同样最高精度的相关仪器,地球团队,可以精确计算出天空巨幕出现的每一根草的直径,每一片木屑的体积,每一个人的表情、心跳、呼吸频率……以及它们所代表的心理状态。

全世界有能力生产这些仪器的公司,已经被各国政府紧急征用,并调配海量物资加班加点地生产,每一台刚刚走下流水线的仪器,立刻就会以最快的速度送到最重要的机构。

除了这些最要紧的机构之外,地球还同时下饺子一般地成立了数不尽数的类似机构,并采用稍次一级,或是稍次次一级的装备,从多个角度,每一份每一秒每一帧地分析吴清晨在中古世界经历的一切。

成千上万个这样的机构发现:

自从吴清晨被牧师要求参与教堂的清洁,以及祷告的准备工作以来,吴清晨和小安德烈经过此刻这个位置的时候,小安德烈几乎每一次都会表现出相当的紧张。

同时,从上坡时和下坡时表现出来的不同紧张程度,眼睛不由自主望着的方向,以及紧张时下意识保护水坛的不同姿势……

……等等细节,这些机构还指出,小安德烈抱着水坛从溪边返回教堂,经过此处的时候,曾经跌倒,并摔碎了水坛的可能性超过80%。

在《磨坊战略》的整体规划中,小安德烈是数个最重要的节点之一。

针对这个重要节点,参谋组为小安德烈量身定制了一整套的“吴清晨必须”。

“怎么了?”

经过演艺界顶尖人士贴身指导,并足足练习了半个小时……

此刻,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吴清晨的表情和声音,既表现出了适度的关心,又不显得刻意;表面上是随意的询问,却又隐藏着强烈的暗示鼓励。

小安德烈哪里是这种套路的对手?

看着吴清晨真诚的表情,关切的眼神,还有那温和的询问……

小安德烈一下子觉得,自己平日里绝对不愿意张扬的过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哦……也没什么啦……就算刚到艾克丽的时候,在这里不小心摔过一次……”

说着,小安德烈不好意思地笑笑,抓住水坛的双臂又加了几分力气:“……还把老师的水坛给摔碎了。”

很好!正中“机构们”的重点预测,也正中培训团重点针对的培训项目内容。

“就是这里?”吴清晨的脑袋往前方的泥阶示意了一下,“前面那个台阶吗?”

“是啊!就是那儿……”

“哦……这个好办……”

说着,吴清晨不由分说地走向泥阶,一起抬着水坛的小安德烈不得不赶紧跟上,毫无准备之下,小安德烈的脚步难免有些乱忙,本来就有点紧张的情绪立刻加剧。

还好,离泥阶还有一步的时候,吴清晨停了下来,用脑袋朝泥阶的方向比了比:“其实我也觉得这里挺不好走……要不这样,我们先把水坛抬到那里,等上去了以后,再来搬它好了。”

“好……”

这倒是个简单的办法,就连小安德烈也能想到。

不过,在吴清晨来到中古世界之前,以小安德烈比洛斯还小一岁的年纪,将一只灌满了溪水的水坛举上泥阶无疑是件费力的事;而在吴清晨进入牧师视野之后,小安德烈又一直没好意思说出自己曾经摔倒的事情。

于是,一直到此时此刻,小安德烈才在吴清晨/洛斯的帮助下,让双手第一次摆脱了水坛的负担。

双手没有了负担,再望向泥阶,忽然之间,小安德烈感觉心中一片轻松。

“来……”

正在回味的时候,小安德烈的眼角,忽然出现了一片阴影。

偏过头,吴清晨/洛斯已经跨上了泥阶,朝下方伸出手掌,“……来,抓住,我帮你上来。”

没有了水坛的负担,虽然其实并不需要借力,然而,看着吴清晨/洛斯阳光映射下的微笑,小安德烈忽然也笑了笑,握住了那只正来回微微摆动示意的,温暖的手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