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圣歌/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握住吴清晨的手掌,借着助力,安德烈轻松爬上,稳稳站好。

和吴清晨一起重新抬起水坛,刚刚走出几步,说不出什么缘由,安德烈忽然微皱着眉头,轻轻吸气,回头再看了看泥阶,一下子觉得,这个平日经过时总会忍不住紧张一会的位置,好像忽然矮了许多。

从始至终,吴清晨眼角的余光,始终停留在安德烈身上。

“眉头往左下角皱”、“一边吸气一边回头”、“往右边仰头”、“忽然重重呼气”、“揪手指”、“咬下嘴唇”……

这是地球团队根据吴清晨和安德烈在同时出现在巨幕,总时长约57小时的视频资料中,分析得出的安德烈走神时的标志性动作。

注意到安德烈同时做出了“眉头往左下角皱”、“一边吸气一边回头”这两个动作,吴清晨马上开始地球团队为安德烈准备的下一波套路。

“对了……安德烈……”

吴清晨以一种乍听起来似乎是毫不经意,但实际上利用发音腔调和重音落点,最能吸引旁人注意力的语气说道:“……平时牧师布道的时候,你为什么要一直哼哼哈哈?”

“哼哼哈哈?什么哼哼哈哈……”

吴清晨“哼哼哈哈”了几个音节。

“哈哈哈哈……”

听着吴清晨模仿出来的别扭腔调,小安德烈忍不住大笑出声,脑子里有关“泥阶”的感触瞬间不翼而飞,“什么哼哼哈哈!你可千万别让牧师知道……我告诉你,那是圣歌!”

我当然知道那是圣歌!而且还知道你唱得不错!

吴清晨心中腹诽。

按照马屁学专家的理论划分:

马屁学未入门阶段——盲目拍马,毫无原则地赞美对象的一切;

马屁学初级阶段——扬长避短,忽视对象表现的缺点,赞美对象表现的优点;

马屁学中级阶段——搔其痒处,主动给对方提供表现优点的机会;

马屁学高级阶段——量身定制,提前安排好合适的情境,为对象量身打造出一个能够在众多人面前加倍表现优点的舞台;

马屁学终极阶段——无中生有,无论对象的缺点有多致命,优点有多薄弱,都能随心所欲,不拘于形,悄无声息间将之推动成光芒万丈、万众瞩目的焦点。

这套五阳绝学,马屁真经,用某舌术专家当时很惋惜的话来说:

吴清晨天资本来就不高,接受培训时代表根骨的“价值观”也已定型,又只有相当有限的时间修炼,不得不走上令人扼腕叹息的速成魔道。

因而,就算有“全世界鼎力支持”这样的莫大机缘,吴清晨此生也难臻化境,最多只能修炼到第四层便再难寸进,无缘得窥其玄妙的至高境界。

还好,此时此刻,有全世界鼎力支持的魔功灌顶,虽然根基不稳,吴清晨目前已高达马屁真经第三层中期的功力,对付面前这个中古世界的小孩子,想来还是可以利用境界上的巨大优势,稳稳地压过几头。

想到这儿,吴清晨催发功力,心神似现似隐,遥遥观想在地球模拟基地受训时的情形,演艺界、马屁界、参谋界等多方齐力灌顶的情境,瞬间沉浮飘荡,飞速旋转,由卤门而起,升至丹田,直冲念海!

等的就是这一刻!

观想到气势提升至最高的一瞬,吴清晨立即全力运转马屁心法,将之强行催发到目前能达到的最佳状态!

“圣歌是什么呀?”吴清晨偏过头,露出恰到好处的好奇眼神。

“圣歌啊……”这样的眼神,立刻极大地勾起了小孩子天性中的表现欲,小安德烈仰起头,以一种咏叹调的腔调念道:“圣歌就是真挚倾慕的诗篇,权柄荣耀的归属,慈爱公义的宣讲,敬拜主宰的歌唱!”

“喔喔喔……”

小安德烈颂出这一连串赞美的过程中,吴清晨身体微侧,嘴巴张开,神情专注,眼睛瞪得老大。

此刻,吴清晨脸上,这个地球培训时经历多次彩排,此时表达得极为到位的表情,如果发到地球的社交工具里,估计立刻就会有许多网民将它添加到表情包,再标上一个“崇拜”或者是“不明觉厉”的标签。

领先中古世界十几个世纪的高级“崇拜”和更高级的“不明觉厉”,立刻重重地击中小安德烈的心脏,使之虚荣心的满足程度瞬间冲上了顶峰。

小安德烈脸上的表情迅速扭曲,似乎想要尽力保持矜持,却又怎么也没法掩住那份发自内心的欣喜和得意。

火候差不多了……

吴清晨心中点点头,抓住机会进入下一个阶段:“原来圣歌这么……这么……这么伟大!就像……就像……”

吴清晨作出结结巴巴,冥思苦想的模样。

吴清晨没法不作出冥思苦想的样子!

若不是最近天天出没于教堂,哪位土生土长的村民,会闲着没事去学习什么“伟大”,去理解什么叫“伟大”。

“……就像最壮的公牛!安德烈,我还没仔细听过圣歌呢,你能哼哼哈哈给我听听吗?”

“……那叫唱!唱圣歌!”

高达三层的马屁绝学境界压制下,安德烈对这个送上门来的表现机会毫无抵抗力。

飞快地纠正一下吴清晨的说法,安德烈迫不及待地答应,“……好吧,我唱给你听……听好了啊……”

“主宰……

我仁爱的父……

我信仰的神……

我要向你尽情地歌唱……

向你献上最真挚的诗篇……

在你赐予的肥沃土地……

我深深地弯腰,拔出野草……

我重重地挥镐,翻开泥土……

拨开锋锐的叶片……

避开清香的花朵……

主宰呵,你的光芒无处不在……

我用镰刀割下肥美的牧草……

我用剪刀裁下温暖的羊毛……

我用连枷敲出饱满的麦粒……

主宰呵,有你的看顾,我衣食无缺。”

圣歌结束。

“好!很好听!”

吴清晨立刻叫好。

安德烈唱的时候,走在旁边,吴清晨一边听,一边跟着节奏不时点头。

吴清晨这样的表现,除去地球培训时对这个要点的一再交代外,也有几分真心实意的欣赏掺杂在内。

这是一首很悦耳的音乐。

曲调,内容,意境,三方面都有很高的水准,尤其是由安德烈这样的童声唱出,更多出了几分真挚和虔诚,很有一股感染人心的力量。

“真的非常好听……”吴清晨这么强调着,偏过头认真说道,“安德烈你唱的真好!”

“嘿……”安德烈不知该怎么回答,脸上的笑意又灿烂了几分。

“唱得这么好……安德烈,你学了多久?”

“也不是非常久……我记得……”安德烈回忆了一下,“这一首的话……上一个冬天的时候,老师开始教我唱。”

“哦……”吴清晨表现出恍然:“上一个冬天,果然很难……”

“没什么难的呀!”安德烈解释:“并不是说学了这么久,只是那个时候开始学!真正学这首圣歌的时间,我记得……中间牧师只布道了一次!”

“啊?中间就一次布道!这么快?”吴清晨马上表现出不可思议,“唱圣歌这么难,竟然中间就一次布道?要是换我去学,肯定三次,不……四次布道都不够……”

“怎么会呢?”安德烈摇摇头,“洛斯你这么聪明,肯定也不用多久就可以学会。”

“不,我学不会……”吴清晨缓缓地摇摇头。

“真的可以!”安德烈很认真的强调。

“不……”吴清晨向安德烈露出“不用安慰我”的表情,“真的,我觉得真的很难……”

“真的不难!”

见吴清晨始终不相信,安德烈的声音抬高了一些,“不信的话,我教你!肯定用不了那么久!”

“不了……谢谢你安德烈……”吴清晨犹豫着:“可是我……”

“不用可是!我现在就教你!”

“可……”

“我唱给你听!”

“好吧……”吴清晨“勉强”点点头,“那我试一试吧,可是,安德烈,如果我没学好的话……”

安德烈已经再次开始唱第一小段。

“主宰啊……

我仁爱的父……

我信仰的神……”

吴清晨闭上了嘴,脑袋微侧,眉头微凝,全身上下一副专注倾听的模样。

心中感慨:

人之患,果然好为人师。

适度的赞叹,适度的自我怀疑,果然容易激发人的表现欲。

孔老夫子诚不欺我,马屁学专家也诚不欺我。

孔老夫子的教诲和马屁学专家的技术双管齐下,《磨坊战略》前期筹备中,某一条吴清晨必须做到的条件,已经顺利地完成了一大半。

如此步步为营,处心积虑,层层下套,吴清晨的居心,或者说地球的目标,当然不是安德烈此时唱的这首圣歌。

先不用说有那么多超高清摄影机和高精度动作捕捉仪时刻瞄准,别说一首安德烈唱了那么多次的圣歌,就算是安德烈清扫教堂时偶尔的自言自语,参谋团也掌握得清清楚楚。

就算真没掌握圣歌,吴清晨又真想学,也明显直接去找牧师学习——这才是最高效的路线。

只不过,《磨坊战略》前期筹备工作所需要达成的某项条件,不在于圣歌,也不在于安德烈……

而在于“安德烈教吴清晨/洛斯唱圣歌”的这个过程。

有了这个“学习”的过程。

过几天,向中古世界家人们“定向传授”的“田间农业劳动的高效率标准版动作”,就有了极其坚实的理论基础。

当然,为了让理论基础更符合农业生产的实际需要,此时此刻,“安德烈教吴清晨/洛斯唱圣歌”的这个过程,必须再添点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