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不省心/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十秒后,走出吴清晨故意“打断”和“暗示”的路段,毫无察觉的安德烈,很快又掉进了地球团队精心设计的套路,再次开始教吴清晨唱圣歌。

“主宰啊……*%……#@……”

跟在旁边,吴清晨一路“哼哼哈哈”,又骗到了几个词汇的自主解释权。

这个时候,弯弯曲曲的小径快要走到尽头,树木的间隙间,教堂高耸的尖顶已经隐隐约约出现在两人眼中。

抓住最后的时间,小安德烈再次将圣歌完整地唱了一遍,并“指点”吴清晨纠正了前两个小节的几处错误发音。

伴着最后一遍“哼哼哈哈”的声音,吴清晨和安德烈,搬着水坛,重新回到了教堂。

将水坛举回讲台,安德烈再次对教堂检视一番,处理了几处没清扫彻底的小纰漏,便踏出侧门,走向了牧师休息的居所。

没多长时间,教堂侧面的木门再次被推开,小安德烈重新出现,跟在他的身后,中古世界,艾克丽村庄的精神领袖,约翰/普拉亚/阿克福德代牧,抱着厚厚的圣典,也随之走了进来。

“日安,牧师老爷……”木门被推开的时候,吴清晨已经站好,垂下了头,盯住了脚尖,作出了最恭顺虔诚的姿态。

“唔……日安,洛斯……你挺早……坐下吧!”牧师缓缓偏头,向吴清晨也招呼了一下。

大约是路上说太多话的缘故,这一天,吴清晨和小安德烈更换溪水的时间,比往常要晚了一些。

这也让普拉亚老爷出来的时间晚了一些。

“安德烈……”望了望摆在侧门外的日晷,牧师示意安德烈加快速度:“……快一点吧。”

“好的!老师……”

安德烈连忙点头,加快脚步,赶在前头取出毛掸,象征性地清扫祭坛和教堂前端的讲台。

安德烈退下,牧师稍稍整理衣饰,踏上了祭坛。

“叮……”

站在旁边的小安德烈,立刻举起小木槌,准时敲响了小磬。

晨耀三历,又一次早祷开始。

由清脆的“叮”声作为开头,牧师开始朗诵典籍。

教会例常的早祷时间并不算长。

大约十分钟左后,念完最后几句祷词,普拉亚重新睁开了眼睛,随意招了招手,吴清晨和小安德烈马上走了过去,一起将祭坛和讲台收拾干净。

接下来是属于教导的时间。

示意吴清晨和安德烈坐上条凳,牧师从讲坛拿起刚刚带进来的圣典,翻到前几天讲述到的几句圣言,开始考察面前两个小孩近期功课的熟练程度。

效果一如近这半个月来其他的日子一样,进度和熟练度都挺不错。

自从将吴清晨列为教堂的预备人选,在很多方面,牧师都感觉自己省心了很多。

只可惜,今天必须做一件不那么省心的事。

距离第三次堂区巡视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昨天夜间,收到又一位吝啬表亲的来信之后,牧师仔细翻查了一遍近期所有来信的羊皮卷,得出了一好一坏的两个结论。

好结论是,为了得到治疗耕牛的方法,家族成员,以及众多姻亲里,已经许多实力人士承诺,并已经展开实际行动表达对自己的支持。

安然渡过最后一轮堂区巡视,同时将头顶“代牧”中的“代”字去掉,已经没有了什么难度可言。

坏结论是,为了得到这些支持,不知不觉之间,自己已经答应了十数位绅士,帮助其利益范围,或是裙带利益范围内,同等数目的村庄,尽快培养出能够实际治疗耕牛的人选。

“十数位”,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尽快”,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十数位”则意味着,自己麾下,唯一能够教导治疗耕牛的吴清晨,必须增加学徒的数量,然后让他们四面开花,极大地增加手艺泄密的风险。

“尽快”则意味着,吴清晨/洛斯,必须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众多学徒身上,然后又马上任他们离开,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承担教导学徒的责任,却无法享受培养学徒的红利。

想着这些心事的时候,牧师对正牌学生和列席学生的功课考察已经结束。

又教了几句圣言,牧师缓缓地合上典籍。

“洛斯啊……”

“是!老爷!”最前排的条凳上,吴清晨立刻站了起来,样子规规矩矩,姿势恭恭敬敬。

这正是牧师感觉不省心的又一部分原因。

作为从一出生就注定的上等人,普拉亚老爷当然早就习惯了身边人的恭顺和服从。

然而,这样的恭顺和服从,要么出于对利益指向的追求,要么出于对犯错惩罚的规避。

前半生的经历中,普拉亚已经无数次看到,当无法满足利益,或是无法规避惩罚的时候,这些表面上的恭顺和服从,马上就会摇身一变,换成“苦苦哀求”或是“饱含委屈”的模样,有时甚至还会演化成歇斯底里的嘴脸。

吴清晨/洛斯却是例外。

就像前阵子家中耕牛受伤,整个家庭危在旦夕的时候,这个小家伙也没有让自己为难,从头到尾都没提出“农活最忙的时候免去全家夏役”,或是“耕牛最紧张的时候恳求借牛”这样的难题。

从自家耕牛受伤开始算起,琢磨治疗耕牛的办法,帮助周围的邻居治牛,接过全村伤牛的病情,得到任命成为牛倌……

这么困难的处境,这么沉重的负担,吴清晨/洛斯,却没提出过一次要求,也没有过一次诉苦,更没有一点小孩子沾沾自喜的居功表现。

这可是几十头伤牛,以及数目更多的耕牛!

甚至,就算是这段时间里,吴清晨/洛斯来到教堂的时间,都依然和他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一样,每天比日耀三历的时刻,要提前了很久很久。

想一想这样的恭顺,想一想这样的虔诚,想一想这样的努力,普拉亚越发觉得,接下来的要求难以出口。

嗯……

要不,先问问吧!

毕竟这么多牛,说不定洛斯一个人就治不过来呢?

说不定就能找个好理由,顺理成章地塞几个人进去呢?

牧师下了决定。

“洛斯啊……”又叫了一遍吴清晨的名字,普拉亚咳嗽一声,“……咳……那个,最近村子里的牛怎么样了?”

“都挺好……”吴清晨老老实实地回答。

“嗯……”牧师点点头:“听说家里耕牛受了伤的那些人,最近一直缠着你,很花时间吧?”

“现在好多了……”吴清晨说道:“大部分时间已经不用去耕牛受伤的人家了……就是……”

哦?有机会?果然忙不过来吗?

“哦?”普拉亚眼前一亮,连连发问“怎么?还有小部分缠着你?麻烦吗?是那几头伤的很重的牛吗?”

“不……”吴清晨摇摇头,恭恭敬敬地回答:“伤重的耕牛也好得差不多了……现在有事没事就来找我的,是那些耕牛一点事儿都没有的人家,老是想让我也去看看……”

“哦……”

从这口气息吐出时的悠长程度,就可以看出牧师的失望程度。

看来,从伤牛这边是找不到理由了……

“洛斯啊……”稍稍犹豫一会,牧师换了个方向:“前两天过来的牛倌帮工,怎么样啊?”

“挺好!”吴清晨表示满意。

“村里的耕牛,都能照料过来吗?”

“能,没问题……”吴清晨继续表示满意。

“洛斯啊,不要怕麻烦,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就告诉我……”牧师很关切地说道:“毕竟,这两个帮工都是外乡人,不熟悉艾克丽村庄,而且也听不懂艾克丽这边的村民说话。”

“真没问题!” 吴清晨表示对帮工很有信心,“牧师您放心吧,他们都是在家里已经干了好几年的老把式……而且,两位帮工身边,都有送信人陪着一起过来,专门教他们说话……”

艾尔摩村庄……芙罗兰村庄……

这两个混蛋!有必要把事情都安排得这么妥当吗?

普拉亚老爷心中怒骂,脸上却笑容可掬:“好,好,好……能照料好牛群就最好,艾克丽村庄不能再出事了……”

对了,手艺人最喜欢留一手!

牧师忽然想到这一点。

“哦,对了……”计较已定,牧师以假装不经意的语气再次发问:“洛斯啊……帮工那边,牛倌的活儿,开始教你了吗?”

“开始教了啊!”

“我是说牛倌……牛!倌!的活儿!……牛!倌!的活儿!”说这句话的时候,牧师将重音全部落在“牛倌”这个词的上面,并着重强调了两遍。

“噢……”

吴清晨露出恍然的表情,只不过,他给出的答案,还是不符合普拉亚老爷的期待,“都教我了……牛!倌!的活儿,也教给我了!……不但教我,还教给了我的哥哥们了!”

“咳……咳……”普拉亚使劲咳嗽了两声。

这都是些什么傻瓜!

不知道留着牛!倌!的手艺,才能更好地换到治!牛!的手艺吗?

村里没伤牛的人有毛病……外村的管事有毛病……帮工的牛倌也有毛病……

这个世界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