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高级鸡汤/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伤牛太多的说法是没用了……

村民缠得紧的传闻也不是那么回事……

两个牛倌帮工居然也老老实实地传授手艺……

好不容易想出来的三个理由都不好利用,普拉亚稍有些头疼。

好吧,既然牛倌帮工这么实在……要不干脆帮他们说几句好话得了!

计较已定,普拉亚也不再弯来绕去,直接开口询问:“洛斯,那两个外村的牛倌帮工这么卖力,你开始教他们治牛了吗?”

“没啊……”吴清晨摇摇头,“现在还没有。”

“为什么?”

问出“为什么”的时候,牧师已经在心中暗暗盘算:

如果吴清晨回答“最近事情太多了”,牧师就准备说“那就快点教牛倌帮工帮着一起治牛,为自己省一点事”;

如果吴清晨回答“想让他们多干几年活”,牧师就准备承诺“过阵子会找来更多的帮工,到时候都可以帮忙你家干活”;

如果吴清晨回答“因为父母兄长很担心”,牧师就准备再次重申“艾克丽村庄,绝不会出现第二个照料或者是治疗耕牛的家庭”……

牧师心中,快速掠过一句又一句劝告的说辞。

“为什么?”

在他的对面,吴清晨慢慢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似乎对牧师提出这个问题很有些惊讶:“……因为……因为老爷您没说要教给他们呀!”

“什么?因为我没说?”

这个答案完全出乎了老爷的盘算,普拉亚胸中一窒,下意识就说出了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因为我没说……那我现在说了……你就去教?”

“是啊……”吴清晨迷茫地点点头:“老爷,要我去教他们了吗?”

“……呃……嗯……”牧师一时摸不着头脑,迟疑着开口:“……嗯……你去教吧。”

“好的,老爷……”对面,吴清晨重新低下头,恭恭敬敬,老老实实地答应一声:“回去以后,我马上就教他们治疗耕牛!”

答应得这么干脆?连为什么要教牛倌帮工的理由都不问一声?

费了老半天心思,转了好几个圈子,原以为肯定要花上很多功夫,才能达到的目的,却在不经意之间轻轻松松地完成。

这……

“洛斯……”

吴清晨没有半点迟疑,更没有丝毫犹豫,就直接答应下来,牧师感觉相当奇怪:“我让你快点教牛倌帮工治牛,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不想问点什么吗?”

“不想。”吴清晨缓慢,但却又很是坚定地摇着头。

“为什么?”

牧师的第三个“为什么”脱口而出,想想其中可能的歧义,普拉亚连忙补充:“我的意思是说,为什么不想知道?”

“因为……老爷您让我做的事儿,肯定是为了帮我的呀!”

“嗯?”普拉亚还没听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便听到吴清晨继续说了下去。

“老爷,您最开始让我清扫教堂,就免去了我的夏役……老爷您教我治牛,就救了我全家人……老爷您让我治村里的牛,就让我当了牛倌……”

说到这儿的时候,利用眼角的余光,吴清晨注意到,不知不觉间,普拉亚已经好几次用力地双手交叉互握。——正是这位老爷情绪激荡,心情波动的典型表现。

是时候了!

根据地球团队的指点,吴清晨不动神色地微微调整自己身体的朝向,悄然微微抬头,摆出最合适的角度,向牧师展示自己眼中浮起的薄薄雾气,并将声音调整为感激之下,微微发颤的梗咽声线:

“……老……老爷,您对我这么……这么好……一直又这么照顾我……现在,您让我快点教牛倌帮工治牛,我怎么会问为什么呢?”

由无数经典鸡汤片精华镜头总结而来,光线、角度、姿势三合一的巨大杀伤力,难以用数据统计。

另一个星球,巨幕笼罩之下,无数个显示屏的旁边,无数人见证了这师生相得的一幕:

看着吴清晨此刻摆出来的造型,普拉亚牧师至少呆滞了五秒,那双交叉互握的手掌,两臂青筋绽出,手指勒出了深深的白痕。

“好,好,好……”普拉亚连续说了三声“好”,声音极其感慨:“好洛斯……好孩子呀!”

听到了洛斯的“真心话”,达到了“快点教牛倌帮工治疗耕牛”的第一重目的之后,对于第二重目的,普拉亚已经不愿意再用话术、欺骗、诱惑之类的方式。

“洛斯,教完这两个牛倌帮工治牛……”

普拉亚坦白地说:“……或许还没教完,就会过来更多来自其他村庄的帮工,到时候,这些帮工,你也都要快点教好治牛,可以吗?”

“好!”没有让普拉亚失望,吴清晨又一次立刻答应,“您放心吧,老爷,我一定会尽快教会!”

“嗯,很好!”牧师用力点头,然后在讲坛边来回踱步,转了好几圈。

重新停下来之后,牧师认真地盯住吴清晨的眼睛,用极其认真的语气,缓缓地说道:“……还有,洛斯……以后,不管有什么事……嗯,不管有什么好的事,或者是有什么不好的事,都记得来告诉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有什么好的事,或者不好的事就来告诉我”

——这句话,就在一小会之前,就在同一个地方,牧师已经对吴清晨说过了一次。

然而,这一次说的时候,牧师无论是语气,表情,还是话语中包含的意味,都已经和前一次绝然不同。

以吴清晨第一次进入中古世界的时间作为纪元起始日,到目前为止,吴清晨已经在这个世界度过了42天。

这些日子里,地球团队为中古世界原住民对象,约翰/普拉亚/阿克福德,这位编号首字母为“B”,核心程度仅次于吴清晨一家的重要对象,已经建立了相当完整的资料,并根据这些资料,预设出各种各样的情境,建立相当丰富的反应模型。

根据资料和模型的反应:

约翰/普拉亚/阿克福德,这位艾克丽村庄的基层领导人,由于家庭、环境、出身的限制,在整个封建领主阶级的金字塔中,身处竞争最激烈的层级;

与同阶层的对象相处时,资源的争夺,话语权的博弈,稀少的地位提升机会,逼迫着这位骑士的次子,和家庭成员,堂表亲兄弟、以及其他同层级的人展开充满了勾心斗角的戏码。

与下阶层的对象相处时,这个层级,又成为了利益追求的指向目标、逃避惩罚的恳求目标、虚假信仰的糊弄目标,这一切,使得这位年轻的代牧,短短两年多一点的时间,就已经充满了疲惫,对未来也差一点就失去了信心。

从情报组建立的资料和模型出发,根据《磨坊战略》的需求,参谋团给出了指导思想:

恶劣的社交环境,艰难的任职环境,唯一的学生只有13岁,这位封建领主阶层的基层领导人,不享受讨好,不需要谄媚,更不希望被人当成获取好处的根源,年轻的普拉亚代牧,现在最缺少的,是真正的被信任,和实实在在的帮手。

根据这样的指导思想,以马屁学为核心,以游说学、魅力学为骨架、以危险人物交际学、行贿学、骗财骗色学等其他众多学科为补充……

“充满魅力的人士”组成的培训团队,为牧师制定了专属的“单独沟通技巧”。

“有什么好的事,或者不好的事就来告诉我”

当普拉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地球分析团、参谋团、“单独沟通技巧”培训团,已再次联合建功。

“有什么好的事,或者不好的事就来告诉我”。

同时,此时此刻出现的这句话,还正好为吴清晨接下来马上就要实施的另一项极其重要的“前期筹备”工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牧师,我明白您的意思!正好……呃……”

吴清晨用力地点点头,正要顺口说出什么,却又忽然露出稍有些迟疑的神色。

“怎么了?”牧师站直了一些,“有什么事?你说吧!”

“是这样的……”等到了牧师自己开口,吴清晨接着说道:“……您知道的,治疗耕牛要用到很多种药草……”

“很多的药草……对,我知道。”

不是很多种,而是总共31种,已经制作了五张羊皮卷的牧师心里这么说道。

“这些药草,大部分到处都是,不用走出村庄就可以找到很多……”吴清晨一边说,一边比划着药草的形状,“不过……”

“嗯?”牧师隐约猜到了吴清晨的意思。

“不过,还有好几种药草,村子里就很难找到……就算有,也早被我摘得差不多了……没办法,村子里受伤的耕牛太多了……好几天以前,我就得去森林里寻找,才能找到一些……”

“唔,这样啊……”

居然忘记了考虑这一点,牧师有些自责,“森林里是挺危险……这样吧……没关系,等下我找几个警役,让他们陪你一起去寻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