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去几个?/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让警役陪着一起去?

这可不是参谋团想要的结果……

吴清晨还在思索的时候,牧师已经开始念叨着点人头:

“唔……我看看哪几个警役去比较合适……”

“戴里克……比其尔……艾布纳……这三家人多,应该已经忙完了翻耕,可以陪你一起去森林,不不不,三个好像太少了……”

牧师转了一圈,继续点名:“还有尼克勒斯……海勒……这两家人少点,不过耕牛没受伤,昨天好像就收割好了牧草,应该也可以去森林,唔,这就五个了……阿尔文……好尔德……这两家好像麻烦了点,要不要也加上呢……”

三个!五个!七个!

吴清晨感觉自己的脑门,肯定开始冒汗珠。

中古世界小村庄的警役,可不像二十一世纪的地球警察,可以完全脱产,只需要专注于自己的职务。

艾克丽村庄的警役人群,除了头目艾斯皮尔之外,其他的警役,与其说是一份公职,还不如说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劳役。

这些家境较好,并得到部分信任的村民警役们,免除一部分劳役的代价,就是在完成和其他村民一样沉重的家庭日常农活之后,还要帮助管事老爷和牧师老爷维持村庄里的日常秩序,以及各种临时的使唤。

夏役前后,正是农活最繁忙的时候,这样的日子,从农田中抽调出几位主要劳动力,就算对于牧师来说,也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

对于这几家警役来说,就更是天降横祸了。

“让警役陪我……”吴清晨可一点都不想莫名其妙地背上怨恨,“……老爷……警役的活儿本来就很多……现在这时候去麻烦他们,好像不太好吧。”

“也没什么好不好,你不用管这些……”

发生了耕牛集体受伤的事故,今年的收成反正也就这个样子了,牧师不是很在意,“……森林很危险,有警役陪着,再去找药草就安全多了,又人帮忙一起寻找,也肯定比你一个人快多了。”

“不用再去找了呀!呃……我的意思是说……”

说到这儿,吴清晨“赫然”一笑,“森林里是有点吓人……不过,前阵子我自己去找的时候,已经在中水过去一点的大石头那边,找到了不少药草……”

“什么!”这是小安德烈惊讶的叫声。

吴清晨和牧师交谈的时候,因为完全不了解治牛,又对村民、帮工、警役这种几乎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群完全不感兴趣,小安德烈站在旁边,始终保持沉默,直接此时听见吴清晨说出的内容,小安德烈才终于忍不住惊讶,叫出了声:“洛斯,你跑到大石头那边去了!!!?”

“大石头那边!”牧师也同样惊讶:“洛斯,你居然一个人跑那么远……这可不是好玩的呀!”

安德烈和牧师的惊讶很正常。

艾克丽村庄是一块群山环绕的小盆地,村民们居住、生活、劳作的绝大多数地区,就是这几块被河流、溪水分割出来的小平原和小丘陵。

这些已开发或者半开发的区域,与周围高耸的群山,中间由几百米弯弯曲曲的森林分隔出来。

这些森林,就是蛮荒和文明的分野,自然和农业的界限,也是村民们平日最主要的柴火燃料来源。

越过这几百米森林,再继续往里面深入,就真正进入了完全由大自然统治的残酷之地,毒蛇、猛兽、悬崖、山涧、洪流、盗贼,重重危险,数不胜数。

吴清晨刚才提到的“中水过去一点的大石头”,便是从村庄北面出发,沿着某条较大的溪流一路往森林深入,经过一定的路程之后,可以看到的某块很显眼的巨石。——某块村民们约定成俗,代表已经越过了安全界限的重要标志物之一。

“没办法呀……”吴清晨的表情既无辜又无奈,“近一点的森林,我都找过了,能找到的药草也早就全部用掉了……只好去里面再看看……”

“再怎么看看,也不能一个人跑那么深啊!”小安德烈脸上的表情很不赞同。

“前几天,要治的耕牛不是等不及嘛……”说这些的时候,吴清晨的语气自然而然,没有一点表功的模样,“而且,我不是没事吗?”

我怎么会有事呢?

我可是整个艾克丽村庄,对这几百米森林内,任何一处危险都最熟悉的人。

“这样啊……”牧师来回踱了几步,重新接口问道,“大石头那边,找到的药草够用吗?”

“不够……”

吴清晨很快摇了摇头,考虑了几秒,接着说道,“从那边摘回来的药草,本来就只够给剩下的耕牛再治上两三天……现在,如果要快点教牛倌帮工也学会的话,需要的药草就更多了……”

“唔……就算找到大石头那边去了都不够……”牧师停止踱步,犹豫了好一会,才又问道:“现在还缺几种药草?”

“大约五六种吧,老爷。”

“五六种的话……那还好……”

听到这个答案,牧师似乎松了口气,“这样吧,你不要再跑到那些危险的地方去了……这几种现在缺少的药草,待会你教警役认识一下,让他们去找吧……反正他们年年冬天都要去抓逃奴,已经跑习惯了!”

对洛斯来说就是危险,对警役来说就是跑习惯了……

若不是就站在旁边,一直听得清清楚楚,小安德烈简直要怀疑,老师说出来的地点,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位置。

小安德烈还在心中默默学习统治阶级觉悟的时候,牧师已经再次开始点人头:

“唔……另外……既然洛斯你不去的话,戴里克……比其尔……艾布纳……嗯,他们三个去就可以了……其实呢,仔细想起来,森林里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其他几个警役,还是留下来多干点田地里的活儿吧。”

“呃……”吴清晨有些犹豫。

“怎么了?你说!”牧师示意吴清晨不用顾虑。

“寻找药草的话……”吴清晨建议道:“老爷,既然要教牛倌帮工治牛,是不是让他们也去寻找药草比较好?反正,牛倌帮工回去了自己的村庄,肯定也是要干这样的活儿……”

“唔……你说的对……”牧师连连点头,“那就让那两个外乡人也去……唔,这样的话,就更用不着这么多警役了……随便找个警役给他们带路吧,戴里克就不错,正好他家离森林也近………”

“呃……”吴清晨又有些犹豫。

“怎么了?你说!”牧师再次示意吴清晨不用顾虑。

“第一次去寻找药草的话……”吴清晨建议道:“老爷,或许我也一起跟着过去比较好。毕竟,如果只给他们看一看叶片和根茎,我觉得牛倌帮工和警役,到时候进了森林,只怕都认不清楚真正的药草。”

“嗯……”思考几秒,牧师缓缓地点点头。

毕竟也是多年浸淫于“落水科”,“呕吐科”,“昏迷科”,“躺床科”,“打滚科”等多门中古世界医学的通才,牧师很清楚,某种药草被摘下来,和它长在原来的地方,看起来简直就是两个物种;更何况,吴清晨使用的药草中,好几种都只需要植物的某个特定的部位,这种单独的药草某部位,区分起来就更困难了。

“说的没错……”想清楚之后,牧师很认同吴清晨的看法,“第一次去森林里寻找牧草,确实需要你也一起跟进去。”

“不过,这样的话……”

说到这儿,牧师忽然久久沉吟,不由自主地双手交握,好长一段时间之后,才忽然转头对准了自己正牌的学生。

“安德烈……上一次布道之后,我记得克莱奥留在教堂?”

“是啊,老师……”小安德烈摸摸头,不知道牧师为什么说着说着药草的时候,突然转换话题问起了这个。

“他为什么留下?”

“他找您呀!”

“我知道……”牧师脸上的表情很认真:“我是说……他找我干什么?”

“他在森林里,被蛇咬啦,您给他喝了圣水。”

“他现在怎么样了?”牧师继续追问。

“不太好,前几天晚上,他经过教堂的时候,腿瘸得还很厉害……”

“嗯……”

牧师对第一个的问题的回答很满意,对小安德烈露出个笑脸,牧师继续问道,“昨天,你看到了阿尔塔的小儿子吗?”

“看到了。”

“看到他的脸了吗?”牧师在脸上比划了一下。

“看到了,他的脸肿了。”

“知道为什么吗?”

“知道,他被他父亲打了。”

“原因呢?”

“小阿尔塔白天在森林里放牧牲畜,晚上回家少了一只鸡……也不知道被什么咬走啦!他父亲就打他了!”

“嗯……”

问完这些,牧师重新转向吴清晨,语重心长地说道,“听到了吧……森林里其实还是很危险啊……”

“听到了。”吴清晨很认真地点头。

“这样吧,洛斯……”普拉亚老爷开始吩咐:“等一下呢,你就去牲畜棚,叫上那两个外乡人……”

“安德烈,你呢,等一下就跑几趟,去把……”

说到这儿,转向了小安德烈的普拉亚老爷,忽然长长地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道:

“……戴里克、比其尔、艾布纳、尼克勒斯、海勒、阿尔文、好尔德……去把他们七个都叫上,来教堂这里等着,陪洛斯一起进森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