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 狂喜/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的,老爷……”“是,老师……”

听到牧师老爷的吩咐,吴清晨和小安德烈连忙快步走出教堂,踏上了铺在野草间的石板小径。

走出小径,安德烈辨了个方向,整了整衣袖。

这是要闹哪样啊!

清楚安德烈的年龄,熟知安德烈的思维方式,再看着安德烈这副马上就要开始奔跑的模样,吴清晨连忙一把抓住,“安德烈……你准备怎么去找警役?”

“跑啊!”小安德烈一副“这很明显”的样子,“牧师要找的警役有七个,当然要快一点啊!”

“七个……”吴清晨不由自主地仰头望了望天,“七个警役,你准备去哪里找?”

“去他们家里呀!”安德烈理所当然地回答。

“安德烈……”吴清晨无奈地摇摇头,抬手指了指已经彻底升起来的太阳,“都现在这个时候了,你能在他们家里找到人吗?”

“唔……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吗……家里应该没人了吧?”安德烈犹豫了一下,很快眼前一亮:“没关系,我去他们的份地里找!”

这实心眼的孩子!

“你知道他们的份地有多少块吗?知道每一块在哪里吗?知道每一块离家有多远吗?……等你全部跑完一遍,说不定一整天都过去啦!”

“啊……”安德烈仰起头,稍微想了想,不得不承认吴清晨说的确实都是事实,“那怎么办?再回去问问牧师吗?”

这实心眼的孩子啊……

马屁学精要:领导明显犯错的时候,不要指出,不要询问,更绝对不能当场纠正,最妥当的处置方式,是在执行中默默弥补,最好还能顺便帮领导背个小黑锅。

“不用去问了,老爷要你去找的,其实只是警役,并不在乎这些警役到底是谁……”

拉住安德烈,吴清晨干脆连应对的办法都一并说出:“等一会,你随便选个方面转半圈,经过份地的时候,看到一个警役就叫一个,不用管到底是不是老爷要找的人,差不多凑到了七八个的时候,就可以带他们回教堂了。”

“嗯……这个……”其实,吴清晨说这些话之前,小安德烈也隐约意识到,再回头询问牧师的念头估计很不妥当。

再重新回想一下刚才教堂中听到的对话,安德烈的眉头舒展开来:“嗯,好办法,就这么办!谢谢你了,洛斯。”

“没什么,我要谢谢你的事情才多。”

“什么?”

“没什么……”

“哦!”

安德烈的脸上,满是灿烂的笑意。

无论地球还是中古世界,小孩子的感觉其实最为敏锐。

就在此刻之前,小安德烈虽然一直觉得吴清晨/洛斯很亲近,很热情,很贴心,也很关心自己,但吴清晨/洛斯以往抱着明确目的性的示好,总让小安德烈感觉到一份若有若无的隔阂。

直到此时此刻,吴清晨脑子里灵光一现,没经过参谋团筹划,直接出发于自身思考以及对小安德烈的关心,突然说出的这番指点和提醒,才让这位自小就跟随在牧师身边,来到艾克丽村庄已经快三年的小孩,第一次感觉到了来自同龄人的真诚和关怀。

这样的感触自然相当微妙,由于阅历和年龄的缘故,小安德烈只隐约有些察觉,还没有详细分析的能力。

同样地,吴清晨也没有意识到,前一天正式培训开始之前,参谋团确认情报时,顺手利用照片、视频对自己的第二轮隐秘洗脑,才会让小安德烈装水罐时通红的手指、分享白面包时喜悦的笑容、大雨时望向教堂门口的担忧神色,深深地烙印在自己心头。

——才会在此时此刻,让吴清晨刚刚看到小安德烈摆出准备奔跑的姿势,就立刻开始帮这个中古世界的小孩考虑更好的解决方法。

当然,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半点其他的目的。

“对了……”吴清晨又开始“不经意”地“顺口”问道:“安德烈,等下看到了警役,你怎么告诉他们为什么要来教堂?”

“牧师想要他们保护你去森林里寻找药草呀!”

“唔……不是这样的……”

吴清晨摇摇头,“如果是我自己治疗耕牛,药草已经差不多够用,不需要再去钻森林对不对?”

“对。”这显而易见,旁听了教堂里的完整对话,安德烈点点头。

“因为要教牛倌帮工治牛的方法,才需要更多药草对不对?”

“对。”这也很明显。

“所以……”吴清晨拉出长音。

“所以,应该告诉警役,牧师要他们陪牛倌帮工去寻找药草。”

“是的……”吴清晨“顺便”还补充了一点:“但是呢,我又担心他们认不清楚真正的药草模样,为了让他们顺利一点,少花费点时间,第一次进入森林的时候,我会陪他们一起去。”

“对!对!”小安德烈连连点头:“洛斯,你真是个好人。”

“也没什么……”吴清晨微微笑着,“就是为别人多想了一点。”

——比如说为牛倌帮工多想一想:反正他们学完手艺就要回自己的村庄,想来也不在乎多多少少背上几个艾克丽警役的怨恨。

“好的!我去了……洛斯,你也要快点呀!”

“去吧。”

于是,小安德烈走向东方,吴清晨走向了南方。

————————

属于男爵老爷的牲畜棚离教堂很近。

几分钟过去,绕过一处拐角,几十步外,占地宽广的牲畜棚出现在吴清晨眼前。

这个时候,夏日清晨的阳光,照在身上已经有些令人发热。

站在吴清晨的位置,牲畜棚传出一阵阵牛、羊、鸡合唱出来的喧闹,以及早已起身的两位牛倌帮工,对农奴们连连的呼喝的声音。

来自芙罗兰村庄的狄恩,和来自欧瑞村庄的艾尔摩,都是各自村庄的管事,特意挑选出来的最聪明的牛倌孩子,又正处于人生精力最旺盛的年纪,来到艾克丽村庄这三天,通过两位送信人、带路人兼短期翻译的帮助,狄恩和艾尔摩已经能够勉强听懂艾克丽村庄的语言,并结结巴巴地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日安,洛斯。”

吴清晨走进牲畜棚的时候,伊德拉是第一个发现他到来的人。

这理所当然。

此时此刻,正是一天中照料牲口的最繁忙的时间,整个牲畜棚中,地位最低下的农奴们自然被使唤得脚不点地,两位牛倌帮工和他们的送信人,也同样忙得满头大汗,只有站在旁边,仔细观摩并学习两位牛倌帮工照料牛群手艺的伊德拉,能够偶尔偷空往牲畜棚外的方向看上几眼。

听到伊德拉的招呼声,整个牲畜棚中,所有人的目光立刻也望向了门口。

下一刻,“日安,洛斯”、“日安,洛斯”的声音连成了一片。

“日安,伊德拉……日安,狄恩……日安,艾尔摩……日安……”

吴清晨脸上挂着最温和的微笑,对着兄长、两位牛倌帮工、两位外村送信人,一个接一个地点头招呼过去,就连农奴们的方向,也分到了吴清晨一个集体式的笑容。

一个微笑而已,不需要花费一毛钱,就能够收获到一份好感,而且大多数时候还能够日积月累,长期有效,其中惊人的利润率,远超中古世界乃至现实地球的绝大多数投资模式。

第一次进入中古世界,懵懂无知的吴清晨,在睡例常的午觉。

第二次进入中古世界,精神紧张的吴清晨,在人民大会堂不小心睡着。

第三次,同时也是首次主动性进入中古世界前,紧急培训的吴清晨,就已经点亮了“微笑”这几门社会学、管理学、关系学等入门级课程的通用技能点,这个技能点,到现在过去的42天里,吴清晨已经运用得很是熟练。

就连伊德拉都摸清了吴清晨/洛斯的这个习惯。

站在旁边,等着吴清晨和身旁的人都招呼了一圈,伊德拉才走过来,亲热地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洛斯……今天过来的时间,比平时晚了一点啊……”

“是啊……”吴清晨回以微笑,“牧师老爷多交代了几句……”

“来吧,看看今天的活儿……”说着,伊德拉拉住了吴清晨的手臂,两位牛倌帮工也快步走了过来。

吴清晨到达之后,牲畜棚的分工立刻改变:送信人和农奴们继续忙着处理草料,照顾牲畜,伊德拉和两位牛倌帮工,就陪着吴清晨身边,开始在牲畜棚中转圈。

缓步走过几间牛棚,吴清晨忽然开口:“今天的牧草,好像干草加得比平时多了一些?”

“是的……”“是的……”

狄恩和艾尔摩同时开口,对视一眼之后,艾尔摩做了个手势,狄恩踏前一步继续解答,“再过两天,夏役就要重新开始了……最近几天,耕牛要少吃点湿润的新鲜的牧草,避免拉稀,也避免活儿重的时候,耕牛没了力气。”

“唔……”

这一点果然和畜牧专家团的观点一致。

地球分析团详细评测这两位牛倌帮工的技能水准之后,大幅度削减了与畜牧相关的培训时间,只留下了一长串问题和简单的答案,而其中详细的原理和具体的操作细节,则让吴清晨回到中古世界后,再从牛倌帮工们身上获取答案。

又获取了一项原理,吴清晨点点头表示明白,走过了这间牛棚。

又走过两个牛棚,吴清晨再次开口:“这边的公牛,和刚才那个牛棚的公牛,好像换了一下位置?”

“是的……”

大约是帮工们达成了什么协议,第二个问题,轮到了艾尔摩回答,“这边大火(太阳)过来的时候比较早,刚才那头公牛,受不了热,就换了个位置。”

就这样,一边察看,一边询问,一边补地球来不及安排时间的课程,吴清晨顺着牛棚转了一圈,慢慢回到了出发的地点。

自从牛倌帮工们到达之后,这就是吴清晨每天早上的固定流程。

不过,今天早上的流程,和往常略有些差别。

好像不太对劲?

全副心神都集中在吴清晨身上,狄恩和艾尔摩察觉到,这一天,吴清晨查看的速度,比前几天加快了许多。

此外,这也是这一次,吴清晨一步都没有直接踏进牛棚。——当然不会踏入,“彻底离开一线体力劳动”的方案中,牲畜棚就是第一批开始实施的场所。

“好了,差不多了,今天就这样吧……”

牛倌帮工们还在狐疑的时候,旁边,吴清晨已经开始对伊德拉单独交谈:“……对了,那几头牛今天怎么样?还安静吧?”

“都挺好……”伊德拉先是点点头,然后扭头看了看狄恩和艾尔摩,“还是老样子,现在去看看它们?”

听到这儿,狄恩和艾尔摩赶紧转身,快步走向离开牛棚的方向。

此刻,吴清晨和伊德拉交谈的内容,是艾克丽村庄属于男爵老爷的牛群中,某几头恢复速度较慢的耕牛伤情。

这可是洛斯/莫尔家的手艺!

这可不是两个外乡人现在能奢望旁听的内容!

“等等……”

两位牛倌帮工忙不迭地准备避嫌离开。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了吴清晨的声音:“狄恩……还有艾尔摩,你们先别走,来,跟我过来!”

牛倌帮工们回过头,看到通往伤牛牛棚的入口处,吴清晨正在对自己两人的方向招手。

完全无法抑制的狂喜,猛然涌上了狄恩和艾尔摩的心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