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人道主义光辉/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连牛倌帮工都知道回避危险,地球人制定的治疗方案,当然更重视治疗耕牛时吴清晨自身的安危。

以狄恩的见识,只注意到吴清晨似乎提前占据了最安全的位置,却完全没有发现,吴清晨侧身的角度、双脚的站位、身体的倾向,都在不知不觉间,悄然完成了调整,摆出了最利于转身就逃的姿势。

此外,吴清晨拉住伊德拉移动的时候,还顺手卡了一下方位,“不经意”之间,就逼着狄恩和艾尔摩不得不选择仅剩的两个“勉强安全位置”,顺便帮吴清晨两兄弟挡住了耕牛万万分之一可能的追击路线。

以地球精心挑选的治疗方案,耕牛发飙的可能性当然微乎其微,发狂追击的可能性更是无限接近于零。

只不过,和其他任意涉及到中古世界的方案一样,“吴清晨的安全”,这一项总是被单列出来,作为最优先考虑的前提,制定和执行“耕牛治疗技术定向传授”的培训计划时,涉及到伤牛的操作手法、恢复速度、治疗效果统统都得给“吴清晨的安全”让路,涉及到两位牛倌帮工的传授效果、学习难度,以及生命安全,就更得全心全意为吴清晨先生服务了。

值得庆幸地是,对毫不知情就被顺手算计了一把的牛倌帮工们来说,领先十几个世纪的医疗技术,哪怕本土化——当然,也可以认为是炼金化、魔法化、巫妖化——之后,就算只有占比极少的部分考虑了两人的学习能力,吴清晨安抚耕牛的技巧、拆绷带的手法、下药包的过程,还是都让两位牛倌帮工大开眼界。

左右看了几眼,注意到几人都站好,或者说挡好了之后,在场众人目光的注视下,吴清晨托住新药包,将它慢慢地靠近耕牛腹部,贴在了距离伤痕大约半只手掌的位置。

下一刻,原本安静的耕牛,马上轻抬后蹄,脖子微仰,从鼻孔中喷出一股股气息。

熟知牲畜习性的两位牛倌帮工知道,这是耕牛开始感觉不安的表现。

同一时间,吴清晨抚住耕牛脖子的左手动作加快,力度加重了几分,托住药包的右臂,也隔着药包在耕牛腹部轻轻地揉了几圈。

还可以这样??!

牛倌帮工们瞬间收缩的瞳孔中,耕牛果然再次慢慢地安静下来。

吴清晨托住药包的右手,也开始慢慢地移往伤痕的位置。

马上就是最关键的上药包步骤!

狄恩和艾尔摩的眼睛瞬间瞪得最大,脖子勾得老长,身子不自觉地往前倾斜,双脚也不知不觉就踏出了“勉强安全”的范围。

正在这个最要紧,最关键的时刻,正在这个狄恩和艾尔摩期待值达到了最高点的时候……

吴清晨,忽然停下下来。

更确切地说,吴清晨忽然放下了药包,也停止了安抚耕牛,用腾出来的左手摸了摸脑袋:“哎呀哎呀……伊德拉哥哥,我只是过来看一看,你怎么把我拉进来治牛了?”

“是吗?”伊德拉老老实实地回忆了一下,“我没有拉你呀,是你先问我这里的牛怎么样了?”

“哎呀!我只是问一下,并没有说要进来治牛呀!算了,现在来不及说!真是糟糕,居然呆了这么久……糟糕糟糕,要晚了……伊德拉哥哥……”

吴清晨一边飞快地说话,一边随手将药包挂上旁边的栏栅:“麻烦你帮忙收拾一下吧,我得赶紧走了。等下还有好多事儿……还有你们,狄恩,艾尔摩……”

吴清晨偏头望了望两位牛倌帮工,“……你们也跟我来,有点活儿……”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吴清晨已经快步走出了牛棚。

就这么走了?

居然就这么走了!

居然在马上进入伤牛腹部治疗的关键步骤时,就这样忽然没有了?

这种极其突兀,同时也令人极其难受的结束方式,简直和现实地球中,电影放到高氵朝的部分突然没有了字幕,小说追到最新章节才发现早已经太监五年,女神终于答应出来约会却定下了2月30号的日期……种种花式吊胃口的节奏一样,对牛倌帮工们造成了成吨的暴击伤害。

说不出什么缘由,狄恩再次看了看四周,视野范围内收拾得干干净净,没有像其他牲畜棚一样堆出乱七八糟的工具。

保持牲畜棚的整齐和利索,果然极有必要。

狄恩不得不这么庆幸,因为,如果现在在割牧草,狄恩说不定就举起镰刀切向吴清晨的脑袋;如果现在在种蔬菜,狄恩说不定就捞起粪叉叉向吴清晨的脖子……

从这样的想法可以推导出,吴清晨的行为,到底给牛倌帮工造成了什么样的心理阴影。

“来啊!”小小的通道处,注意到没人跟上,吴清晨回过头,对还呆呆地站在原地的牛倌帮工们叫了一声。

“好的,好的……”

脸上挂着极其扭曲的笑容,狄恩和艾尔摩,用几乎已经可以称之为踉跄的脚步,挪到了吴清晨的旁边。

“哎呀……”望着两人的表情,吴清晨的声音中充满了理解:“我知道你们想多看一会……”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狄恩和艾尔摩连忙将脑袋摇得像正在被暴风雨蹂躏的嫩叶。

“是吗?没有吗?真的没有吗?”连续问出这三个短句,吴清晨忽然不再说话,紧紧地盯住两人。

“这个……”“呃……”

狄恩和艾尔摩一会儿互相对视,一会儿望向地面,一会儿又望向耕牛,两人支吾着,既不敢承认,又舍不得否认。

两人面前,吴清晨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按照微表情专家、谈判专家传授的观察方式,观察到两位牛倌帮工积累的心理压力已大致达到了标准,吴清晨不再逼迫,使用轻柔的语气开口诱导:“其实还是有一点想看,对不对?”

“唔……是的……”“嗯,您说的对,有一点……”

“对嘛,想看也没有关系……”吴清晨露出鼓励和肯定的微笑,“……不过现在来不及了,我们要先出去忙点活儿……等忙完了,如果时间还早的话,回来我再教你们……”

“好!走吧!”“那我们快去吧!”

两位牛倌帮工立刻同时应了下来。

完全没有“去哪里?”、“干什么?”、“远不远?”、“牲畜棚里的活儿怎么办?”之类的疑问。

事实上,脑子里完全没有出现上面的问题,也根本没有去想吴清晨到底准备带他们去干什么,两位牛倌帮工就立刻答应了下来,并迫不及待地想要赶紧出发,赶紧卖力,赶紧完工,然后赶紧回到这里,继续观摩伤牛腹部上药的关键步骤。

看着面前两位牛倌帮工,此刻简直就像注射了兴奋剂一般的干劲,吴清晨的心中,一会儿充满了佩服,一会儿又充满了同情。

佩服的是,地球培训某支专门为了针对牛倌帮工而组建起来的团队。

能混到医药行业专利律师,大型诈骗团伙套路设计人,高级赌场VIP室荷官的家伙,果然都不是易与之辈,瞧瞧这卡关键点和隐藏关键信息的水平,仅仅是第一处关键节点:治着治着突然卡一下,就立刻让这两个被算计的可怜人失魂落魄;打击之后再隐约透出点希望,又立刻让他们补满了鸡血。

同情的是,经过兽医、畜牧学家、历史学家、心理学家、跨国公司人力总监们的仔细研究,耐心分解之后:两位牛倌帮工,未来学习治疗耕牛技术的过程中,类似的关键节点,还会遇见许多许多。

根据上一个十天中,吴清晨和安德烈的交谈时得到的情报,地球世界已预计到,牧师可能会要求吴清晨加快牛倌帮工的教学进度。

不过,就算没有牧师老爷的要求,地球参谋团也从来没有让两位牛倌帮工当满四年学徒的意思。

——封建领主制度下的“学徒”?

何必弄得这么难看呢?

何必搞得这么血淋淋的呢?

何必让他们和吴清晨天然地对立起来呢?

来自21世纪地球的高级人力资源管理学,会让两位牛倌帮工深深地体会到,“自主选择”,“激励制度”,“绩效奖金”,“企业文化”,“升职前景”,“领导可亲”……等等等等,无数种有良心的资本家们,塑造出来的无比光鲜的人道主义光辉形象。

以及隐藏在这些光鲜外表包装下,和封建制度交相辉映,各有千秋,剥削效率说不定更高的压榨方式。

“好,那我们早去早回……”

观察到令人满意的“卡点”效果之后,吴清晨招招手,示意两人跟在身后,并适当放出点消息,免得路上两人回过神之后胡思乱想:“……其实现在去忙的事儿,也和教你们治牛有关,牧师老爷吩咐了,让我陪你们去森林里学一学怎么寻找药草……”

“哦?”

牛倌帮工们的兴奋程度,又上升了几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