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没有“自己”/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音结束的时候,树枝组成的“门”也被彻底移开了。

明亮的火光映入草棚,半遮住眼睛,塔玛拉和约克顺着光亮望去,门口高举着两支火把,照出了周围几个人的身影。

“呀,是洛斯……还有安德烈老爷!”

领头的正是吴清晨,他的旁边站着牲畜棚的另外两位农奴,以及刚到艾克丽村庄没多久的两位外乡牛倌,而落在最后面,此刻正抬起手掌在鼻子前扇动的,居然是教堂里的安德烈小老爷!

“门”被移开的时候,已经听出了吴清晨一行应该不是什么恶意,塔玛拉和约克倒没有太惊慌,只不过,忽然过来这么多不速之客,还是让两人情不自禁地收起了手中的豆子。

“塔玛拉婶婶,你看起来好多了。”

站在门口,等待两人收好豆子,也等待两人平静了一些,吴清晨先对塔玛拉微笑了一下,然后望向了她的儿子:“约克,你果然在这里,刚才我说的话,你听清楚了吗?”

怎么可能没听清楚呢?

自己吃饱,还有母亲的“饿病”,都不再是问题!

这正是这段时间,约克时时刻刻挂在心头的愿望。

如果说艾克丽村庄有人能够满足自己的这个愿望,短短半个月就成就了治牛、赏赐、升职一条龙的洛斯,一定是其中之一。

“听见了,洛斯。”意识到这件对自己,对母亲都极其重要的事情,似乎很有实现的可能,回答的时候,约克紧紧地攥住了自己的双手。

“好,你愿意帮我个忙吗?”

“您尽管吩咐!”约克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必须告诉你,可能会有一点危险。”

“没关系,我不怕!”从飞快的回答,坚定的语气中可以听出,约克确实一点都不怕。

“当然,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吴清晨先用安慰的眼神对塔玛拉示意一下,然后重新盯住约克,严肃地说道:“不过,帮忙的时候,我怎么说,你就得怎么做,什么都要听我的。”

“好!我什么都听你的!”

“行……”对话到了这儿,吴清晨招招手,一位牛倌帮工走进了草棚,将一只小包递到了塔玛拉和约克面前。

又来了!

站在距离草棚足足有七八米的地方,小安德烈停住了在鼻子前面不断扇动的手臂,饶有兴致地望向草棚:约克慢慢打开了布包的四角,看清里面的又一捧豆子,眼泪瞬间冲出了眼眶。

将豆子留给塔玛拉,在后者依依不舍的眼光中,吴清晨一行举着火把离开了草棚,队伍中又增加了一位农奴。

十几分钟之后,又一处胡乱搭建的危房中,相似的流程过后,最后一位在牲畜棚干活的农奴,也加入了吴清晨的队伍。

这个时候,乡间的小径也差不多到了尽头,森林的边缘,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个时候,诸位农奴们,也知道了吴清晨要求自己做的事情。

摘蜂窝。

更具体地说,是在不伤害里面蜜蜂的前提下,将蜂窝从森林转移到份地里去。

这是一件闻所未闻的事情。

不过,这件事既不违背老爷们的意志,又有安德烈的背书,还已经提前收到了豆子的好处,约克几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并不介意陪吴清晨花费一个晚上。

说“花费”而不是浪费的原因,是因为吴清晨/洛斯的准备相当充分,而且吴清晨/洛斯本身就代表着艾克丽村庄的奇迹,谁也不敢确定,这件完全没有先例的事儿,在吴清晨的手中,就一定不能成功。

森林边缘,某处比较开阔的地带,一株高度适中的乔木旁边。

吴清晨示意众人停下脚步。

接下来,在吴清晨的指挥下,众人先将一个使用麦秆、树叶、藤条包成的球形物挂上乔木的树枝。

接下来,不远处的另一株小树旁,瘦弱的约克拎着教堂中借出来的锋利斧头,开始在吴清晨的指导下,练习以最少的次数,最轻的方式,砍断手腕粗细的树枝。

大约一个小时多一点之后,由两位身强力壮的牛倌帮工动手,将斧头和练习完毕的约克托上了乔木的树桠。

这段时间内,另外三位农奴,一直在练习举着长长的木杆,沾上湿润的泥巴,尝试着堵向“蜂窝”的出入小口。

进行这些练习的时候,无论吴清晨/洛斯,牛倌帮工,还是农奴们,都始终专心致志,心无旁骛。

看着这一幕,趁着又一次练习的间隙,小安德烈凑到了正在抹汗的吴清晨旁边,忽然说了一句:“洛斯,你是对的。”

“什么?”吴清晨不是很明白安德烈的意思。

“这几个农奴,确实有可能移好蜂窝。”安德烈这么说。

中午时分,和吴清晨商量的时候,得知吴清晨打算使用农奴来移动蜂窝的时候,安德烈就觉得不太靠谱。

家学渊源,无论在自家的份地,还是艾克丽的公地,年年陪着父兄,或是陪着牧师监督劳役的时候,安德烈已经见惯了农奴们的把戏。

这些懒骨头们,平时活儿不重的时候,都会一天到晚闹着手疼、脚疼、头疼、肚子疼、背疼、嘴巴疼……浑身上下简直没有一处舒服的地方。

到了夏天,活儿一旦忙起来,那就更加不省心了。为了逃避天经地义的劳役,这些该死的家伙们,剁手指切脚趾眉头都不皱一下,要是有那么几下眨眼的功夫没盯住,这些两只脚走路的畜生们,手里的农具马上就会“不小心”弄坏。

“摘蜂窝”这么精细困难的活儿,“农奴们”这么爱耍滑头的混蛋,安德烈实在很难将两者联系在一起。

直到此刻,看到吴清晨使用几包豆子的代价,就将四个农奴哄得死心塌地,战战兢兢地练习现在这些看起来就相当复杂的细致配合,安德烈不得不认同,吴清晨的方法确实有点效果。

“不过……”安德烈还有个疑问:“公地里活儿最重最忙的时候,其实老师和管事也会给农奴们多发一点食物,为什么他们就没有这么听话呢?”

这怎么说呢?

难道告诉你,地球参谋团,其实为每一位能搜集到情报的农奴,都建立了档案吗?

难道告诉你,上一次大规模清扫牲畜棚的时候,自己“随手”指出来的十五位农奴,其实是艾克丽村庄家庭最困难,负担最沉重的农奴吗?

难道告诉你,大扫除结束之后,最后留下来的四位农奴,是自己根据他们在劳动中的种种表现,按照地球团队培训出来的观察方式,特意挑选出来的最软弱,最听话,最没有反抗精神,也最容易感恩的农奴吗?

“这个,怎么说呢……”

对于小安德烈这种突如其来,天马行空的疑问,地球团队实在没法提前为吴清晨准备说辞。

于是,吴清晨拉长声音,脑子里飞快地转动,却怎么也没法一下子编出个好的理由,最终只能结束沉吟,胡乱给出个解释:“可能……是几个农奴,特别喜欢吃豆子吧!”

“恩!”安德烈使劲地点点头:“我也觉得很有可能!你看看他们吃的样子就知道了!”

安德烈一脸鄙夷地继续说道:“牲畜棚里的吃相,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刚才你给的豆子,我走在后面都看见了,你刚转身,约克的母亲,还有贾里德的弟弟,就马上往嘴巴里使劲塞,差点没给噎死。””

“咳……”

那是你没看到尼娜的吃相!

吴清晨望着小安德烈:“没办法,饿的太厉害了吧……”

“也许吧……对了……”安德烈拍忽然一拍手掌:“豆子可比农奴平时吃的黑糊糊珍贵很多,就这样被他们吃了,太可惜了呀!”

“很珍贵吗?只是普通的豆子呀……”看着小安德烈跃跃欲试的表情,再想想有关这位小朋友的情报,吴清晨脑子里有了不好的联想。

“有了!”突然想到了好主意一般,安德烈眼前一亮:“这样吧,我告诉老师……让教会补一点豆子给你。”

让教会补给我?

呵呵……

吴清晨心中呵呵,比划着小小的手掌:“豆子又不多……算了吧,不用补给我了。”

“为什么不补?再少也可以吃呀!放心吧,这是为了教会的蜂蜜!而且,反正也不用教会的粮食,直接从……”安德烈朝农奴们的方向努了努嘴角:“他们接下来的口粮里扣!”

果然!

我就知道你打的是这个主意。

吴清晨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无奈地说道:“扣他们的口粮?不用了吧?”

“咦?为什么不用?”安德烈有些奇怪地看着吴清晨:“他们吃了你的豆子啊!”

“没关系,我豆子还有很多,算了吧,安德烈……他们自己的那点口粮,留给他们自己吃吧!”

“自己的?自己?”仿佛听到了极其荒谬的说法,安德烈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农奴有什么‘自己的’?他们本身都已经是教会和领主的财产,怎么会有自己的东西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