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安德烈的羊皮卷/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蜜蜂们成群飞出,围绕着蜂窝转圈,又重新回到巢穴,恢复了平静。

从骚动和驯从,蜂群的变化相当明显。

再加上旁边吴清晨明显松口气的模样,在场的牛倌帮工和农奴们立刻明白,夜移野蜂的行动,已经获得了成功。

最兴奋的小安德烈赶紧凑到了吴清晨的身边:“洛斯,这样就可以了吧!对不对?蜜蜂明天就可以在份地里采蜜了,对不对?”

“对,应该是这样!”

吴清晨给出了非常明确的回答:“到了秋天的时候,里面就会有很多蜂蜜了。”

只不过,到那个时候,你未必有机会吃。

望着小安德瞬间烈喜笑颜开的脸庞,吴清晨默默地在心中表达了一下歉意。

再看看天色,吴清晨示意众人停止彼此之间兴奋的交谈,“好了,现在已经很晚了,赶紧收拾一下,都回去吧。”

蜂窝这一边,此刻所在的份地附近,并没有什么地方需要收拾。

真正需要收拾的位置,是吴清晨刚才领着帮手们练习的场所。

重新回到森林边缘,牛倌帮工和农奴们找来藤条,将练习时砍下的一根根树枝捆扎打包,每人背上一捆,跟着吴清晨和安德烈走向教堂的方向。

这些树枝,也是属于领主和教会的财产。

实际上,森林中全部的树木、果实、树枝、树叶,无论生长在树上,还是自然掉落到地上,全都是属于老爷的财产。

平时,缴纳了一小笔奉献之后,村民们才被允许走进森林,捡取自然掉落的枯枝,作为日常生活所需的燃料。

之所以只允许捡取掉落的枯枝,是因为一切都属于老爷的所有权制度下,生长在树木上的新鲜枝条,相当于无需额外投入,就能每天自动增加一点点的财富。

也正因如此,在艾克丽村庄,以及阿克福德男爵领所辖的其他村庄里,不经申报砍伐树枝,都是属于违反法律的经济犯罪行为。

吴清晨移动蜂窝的行为当然不在此例,这是半公务性质的行动,无论砍伐蜂窝所在的树枝,还是练习时残害的其他树木,都已经得到了普拉亚老爷的特许。

特许结束之后,虽然牧师老爷未必看得上这些树枝,但为了表示对法律的尊重,吴清晨还是准备领着帮手们,将这些残枝败叶带回教堂,交到柴火房。

之前练习的时间长达两个小时,砍下的树枝数量非常多,分量也相当重,回到教堂花费了来时两三倍的时间。

柴火房位于教堂侧后方,是一个角落位置的单独小木屋。

走到柴火房旁边,安德烈指挥着气喘吁吁的农奴们,用柴刀去掉了树枝两侧挂着的细枝树叶,再用斧头砍成一截截手臂长短的木柴,叠靠在柴火房墙边,等待大自然将它们内部的水分蒸发。

四名农奴一起动手,树枝很快转化为准柴火,安德烈先是满意地看着墙边高出了两层的柴火堆,然后又皱着眉头,望着地上狼藉的细枝和树叶。

这些玩意儿,是安德烈平时最讨厌的燃料,晾干它们需要大量的空间,直接燃烧又会制造缭绕的烟雾。

这些烦人的玩意儿……

忽然之间,吴清晨傍晚送豆子时的情形,以及之后农奴们卖力的表现,在小安德烈脑海中一闪而过。

有了!

想想接下来两三天里,还需要移动的几个蜂窝,安德烈指着满地的垃圾燃料,朝四名农奴挺了挺下巴:“你们今晚也算出了点力。这样……这些柴火,每人一份,带回家去吧。”

“谢谢老爷!”“老爷仁慈!”“太感谢您了!”

农奴们的感激非常真诚,相比拥有一定财产的自由民,农奴们没有资格,更没有资本缴纳柴火税,平日获取燃料一直非常麻烦,也相当困难。

面前的细枝和树叶,对小安德烈来说是一种麻烦,对农奴们来说,却是一笔很有价值的意外收获,并且不仅限于柴火这个用途。

就像对约克来说,上上一个冬天,管事老爷仁慈赐下搭建草棚的树枝和茅草时,也不知道是心情不好,还是心情太好,丢给塔玛拉和约克的分量,比真正需要的用料少了一小份。

于是,接下来一年半的时光里,塔玛拉和约克竭尽全力地节约燃料,搜寻枝条,修修补补,却也只能勉强使得母子两人居住的草棚,不至于直接倒塌。

现在,能从面前这堆材料中分到一份,约克仿佛已经看见,摇摇欲坠的草棚,一下子多出了坚固的支架,不再畏惧风雨的袭击。

农奴们一边感恩戴德,一边飞快地收拾地上的枝条,很快捆好了四份残次品柴火。

大约是知道老爷的恩德来之不易,分柴火的时候,四位农奴虽然都想多弄一些,但并不敢争吵,更不敢争抢,最后分得相当均匀。

“唔……”

盯着农奴们干完了这些,小安德烈学着老师的模样,朝离开教堂的方向努了努嘴,“行了就赶紧回去,明天晚上早……”

“等一等……那个……安德烈,是不是再借几把斧头,或者是镰刀给他们用一下? ”

这自然是吴清晨的建议。

“这怎么可以……”

听到吴清晨说的话,小安德烈先是一愣,然后立刻想到了各种“不小心弄坏”,或者“不知道去哪里了”的农具,下意识地就开始反对。

不过,下一个瞬间,安德烈明白了吴清晨的意思。

以他对农奴们的了解,有了这些柴火,又没有任何工具,更没有任何财产权的保障,农奴们肯定会连夜处理,将它们派上各种各样的用场。

后果就是,明天一整天都别想有什么精神,更别提晚上继续移蜂窝的行动。

这怎么可以?

借还是不借?

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只花费了安德烈几秒钟的时间,想想吴清晨教导农奴们的顺利进展,再想想蜂蜜甜蜜的味道,小安德烈豪气地挥挥手:“行,每人再拿一把镰刀!记得,等下回去都不准弄太晚!明天晚上还要继续移蜂窝……”

说到这儿,再仔细回忆一下吴清晨指使农奴们的高超技术,小安德烈又加了一句:“……一定不能太晚啊!明天晚上移好了,还有柴火!还借镰刀!”

“啊!”“老爷……”

很奇特的,进一步的柴火承诺,和更加重要的农具借予,柴火房中,居然没有发出进一步歌功颂德的声音。

小安德烈注意到,当自己说出这些话之后,农奴们一直呆呆地望着自己,直到吴清晨示意之下,牛倌帮工们将柴火房角落里取出四把镰刀,一一交到四人手中的时候,农奴们眼眶中的眼泪,才终于掉了下来。

由于教会中见识太少的缘故,小安德烈并没有发觉,此时此刻,农奴们的表情,以及他们攥紧镰刀的用力程度,只有在村庄中最虔诚的老人,最后几次敬领圣水的时候,才会出现。

几分钟后,牛倌帮工举着火把,农奴们背着柴火,吴清晨/洛斯提着木杆,几人的身影渐渐没入黑暗。

也不知是什么缘故,教堂门口,小安德烈站了很久很久,才转过身回到教堂。

夜已经很深了,教堂里黑漆漆的一片,举着吴清晨留给他的火把,小安德烈走出侧门,绕到了普拉亚的卧室门口,轻轻地敲了敲木门。

“怎么样?好玩吗?”门很快开了,牧师衣着整齐,还没有歇息。

“是的,挺有意思。”安德烈回答。

“怎么回事?说说看。”牧师朝安德烈示意了一下座凳。

“吃完晚饭,我先去了洛斯家……”

提前准备好的工具,给农奴们的豆子,森林边缘的练习,堵蜂窝的过程,份地里的木杆,安德烈一一说来,牧师连连点头。

“原来是这样,看来,蜂窝还真有可能被洛斯顺利移动。”

对蜂窝的成功转移,牧师并没有太大的震动。

因为,仅仅从安德烈的描述来看,无论是模拟道具、预先练习的准备工作,还是堵蜂窝出入口,尽力保持蜂窝平衡的执行细节,其中都没有什么太出奇的地方,全部都属于需要比较聪明一点的人(比如普拉亚老爷),灵光一闪,再配上比较细致的思考,就也能做到同样的事。

就这样,以事成之后的诸葛亮角度,看待蜂窝的成功转移,牧师只是在脑中闪过了一下“我怎么没想到”的念头,完全没有察觉到移动野外蜂窝这个创举的困难程度,和它的重要意义。

毕竟,以安德烈的眼光,以普拉亚的阅历,以及以整个中古世界的知识,还有太多太多看不到的细节。

完全没有理论指导的前提下,找出蜂窝最安静的时候,完美避开蜂群的航路,提前擦拭安抚性的气息,并同时做到牧师认为仅仅属于“灵光一闪”的准备工作和执行细节……

如此幸运的人,如果不是吴清晨的出现,中古世界还需要等待很久很久。

就算是地球,无论古代的东方还是西方,对野蜂的抓捕和转移,也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真正意识到蜜蜂除了蜂蜜之外,对农业的巨大意义,更是直到近代形成真正的理论。

当然,此刻的安德烈,也只在乎蜂蜜。

“是啊,洛斯说到秋天就有蜂蜜了!”

“哈,蜂蜜?”牧师笑了笑,轻轻地摇摇头,“现在很难说,还是先看看洛斯打算怎么解决邻居和村民们叫苦吧。”

“他们敢!”事涉念念不忘的甜食,安德烈马上大声地叫了出来。

“为什么不敢?好了好了……”普拉亚抬起手,止住安德烈的争辩:“反正也就两三个蜂窝,不会太碍着他们干活。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候我去说说好了……嗯,这个移蜂窝的办法,虽然不好用到份地里面,但如果能在野外找到花多的地方,也挺有用。”

“是啊!很有用!所以……老师,我把柴火和镰刀借给了农奴,可以吧?”

“你都已经给了,才来问我?”牧师会心地笑了笑,才又说道:“行!你做的很好……安德烈呀,你很聪明,洛斯也很聪明,你多学一学,会很有好处。”

“好的,老师。”安德烈也深有同感。

“去睡吧,很晚了。”

“好的,老爷。”

退出普拉亚的卧室,安德烈回到了自己小小的房间。

躺到床铺上,想想夜晚的经历,安德烈迟迟无法入眠。

许久许久,安德烈终于从床铺爬了起来,走到墙角,从一只小箱子里,小心翼翼地翻出了牧师教安德烈开始识字时,给予的唯一一张羊皮卷,以及一套粗陋的书写工具。

翻开羊皮卷,左边的上方,以中古世界的文字,书写着:

“数:”

“55,后面,56”

“73,后面,74”

“9,和,9,18”

“圣言:”

“圣人经过的脚步……”

“画:”

“底板应该……”

以普拉亚老师教导的方式,安德烈先慢慢地看了一遍这些曾经犯错,以及自己认为需要重点记忆的内容。

完成例行的复习,小安德烈拿起书写工具,放到了左侧最后一排文字的下方。

刚刚准备动笔的时候,小安德烈又停了下来,将书写工具挪到右侧,放到了右侧最顶端的位置,开始书写:

“洛斯说:”

“农奴:”

“要做好事情,先给好豆子。”

稍微想了想,安德烈又继续刻画:

“农奴听话,给柴火,借镰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