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女儿/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地球世界。

洛杉矶微生物研究所各部门,陆续接到了专注于优势领域的指令。

非洲大陆的山洞,阿德里安先生也陆续为绑匪巫师,找到了三个野外寻找盐分的教程。

这个时候,一比三十的时间比率下,吴清晨所在的中古世界内,已经是第二天的夜晚。

0001年02月13日,夜晚。

艾克丽村庄,吴清晨/洛斯家的某块份地旁边。

挂着前一天刚刚移好的蜂巢木杆七八米外,又高高地竖起了一根类似的木杆。

木杆旁边,四名农奴和两位牛倌帮工,在吴清晨的指挥下,手脚麻利地将第二个蜂巢,用同样类似的十几根藤条,牢牢地固定在木杆上面。

“好了,都退开吧。”

对蜂巢仔细地检查一番,吴清晨从农奴手中接过木杆,准备揭开蜂巢出入口的湿润泥土。

这个时候,牛倌帮工和农奴们,已经熟练地站到了前一天停留的位置。

接下来的流程也一如昨日。

蜂巢出入口揭开——蜂群飞出——蜂群绕窝——蜂群回巢。

看到最后的回巢一幕,有了前一天的经验,牛倌帮工和农奴们立刻欢呼出声,小安德烈脸上也浮出了喜悦的神色。

吴清晨相当理解他们的欣喜。

第二个蜂巢也成功移到了份地!

对农奴们来说,这意味着又一天的豆子有了保障。

对帮工们来说,这意味着又一个治疗耕牛的关键点,即将对他们透露。

对小安德烈来说,这意味着秋天甜蜜的味道又增添了几分。

就算对地球来说,也意味着《磨坊战略》的基石又牢固了许多。

只不过,吴清晨还有些烦恼。

地球被人骂,也就算了……

中古世界,估计也要开始被人骂了呀……

无论地球世界还是中古世界,很多时候,快乐和痛苦,总是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当某些人开始快乐的时候,往往意味着另外一些人,心情走向了郁闷的方向。

进入中古世界前,地球分析团提前指出的蜂巢移动副作用,已经发生了。

实际上,为了避开副作用,今天干农活的时候,快要轮到蜂巢所在的份地时,吴清晨就特意以夏役即将重新开始,村庄耕牛必须仔细照料,彻底检查的理由,跑到了领主牲畜棚中,直到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才慢悠悠地家中。

回到家之后,刚刚搬进去的牛倌豪宅,吃晚餐的时间,吴清晨/洛斯中古世界的父亲,威廉/莫尔告诉吴清晨,份地旁边出现了蜂巢之后,今天白天干活时,理查德、汉塞尔、还有另外几个家庭的村民,都或多或少地和蜜蜂们亲热了几下。

说出这些事情的时候,同样被蜜蜂蛰了一下的威廉/莫尔,并没有指责吴清晨的意思,作为不缺乏小狡黠的老农夫,移动蜂巢这种能够直接拍牧师马屁的大好机会,只要没生命危险,别说被咬几口,就算被咬到教堂去接受“打滚科”的诊断,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只不过,几十年村庄生活的经验,让威廉/莫尔知道,拍马屁,尤其是拍马屁让自家获利,同时又使无辜者付出代价的缺德主意,注定不会得到什么好脸色。

老威廉得意洋洋地夸奖吴清晨,并让兄长和妹妹学着点:让小安德烈白天在份地边上站一圈充当元凶,然后由自家送出薄荷属植物,并立刻将减少被蜜蜂咬的方法,教导给旁边陷入麻烦的村民们,实在是个好主意!

父母的认可,兄长和妹妹的佩服,并没有让吴清晨的郁闷彻底消失。

虽然已经将方法教给了受影响的村民,对他们后续可能的反应,参谋团也提前安排好了重重对策,但吴清晨还是很有些耿耿。

毕竟,蜂巢对农作物的重大利好,村民们现在完全没有任何概念。

他们能看到的,只会是一片份地的农活受到影响,家中的劳动力也受到了损害,今年预计的收获,很有可能会打一点点折扣。

这一点点折扣,并不是什么小事。

对于中古世界的村民们来说,陶罐中的每一粒粮食,自然早就做好了详细的计划,而份地里预计收获的每一粒果实,也直接关系到冬天挨饿的日子到底是几天。

莫名其妙地多饿两天,换了是谁,估计都不会开心!

希望减少被蜜蜂骚扰的方法,能够多多少少让这些村民们心里,稍微舒服一点点吧。

至少,也少骂我几句吧?

望向村庄东面的方向,吴清晨轻轻地叹了口气。

————————

正是此时,正是吴清晨望着的方向。

距离吴清晨/洛斯家原木屋,两个起伏的小丘陵外,威廉/莫尔的老邻居,理查德推开了自家木屋的木门。

“怎么样?借到了吗?”理查德的妻子,梅利莎迎了上来。

“借到了……借到了……”理查德擦擦汗,紧紧攥出的拳头在梅丽莎的面前摊开,两枚铁针静静地躺在掌心。

“好。”梅丽莎取过铁针,对身后招招手:“尤兰达,快过来帮忙吧。”

“好的,母亲。”女儿点点头,走到母亲身边,刚刚伸出手的时候,理查德顺手关上了木门。

木屋一下子暗了下来,女儿右手一抖,铁针掉到了地上。

“嘿!”

听到铁针掉到地上的声音,母亲一下子叫了出来:“小心点呀,这可是弗里曼好不容易弄来的针!要是坏了,你父亲该怎么向弗里曼交代?”

“对不起,母亲。”女儿连忙蹲下身,睁大眼睛寻找。

房间里太暗了,尤兰达好一会都没有找到。

“真是的……”母亲也蹲了下去。

“行了行了,不要怪尤兰达了……”理查德朝木屋内叫道:“伊莱,点支柴火过来,先来帮忙找针,等下再帮你母亲和姐姐照一下光亮。”

“好的,父亲。”伊莱大约十岁左右,是理查德的小儿子,他走到木屋的角落,取过一支木柴,在火种上引燃,举到了理查德身旁。

“啪!”刚刚走近,伊莱的后脑勺,就被理查德拍了一巴掌:“烧这么粗的木柴干什么?不知道你姐姐拾柴火有多辛苦吗?”

“对不起,父亲。”瘦瘦矮矮的伊莱连忙转身,准备去换一支柴火。

“没关系的父亲,我明天多拾一会……”趁着这道光亮,尤兰达已经捡起了铁针。

“什么多拾一会?”理查德又狠狠地瞪了小儿子一眼:“还不赶紧去换?从明天开始,你也去捡柴火!让你姐姐少累一点!”

“父亲,我没事……”握着铁针,尤兰达有些不知所措。

“尤兰达,你去拿你哥哥们的衣服……”将女儿支开,梅利莎凑到理查德身边,小声地说道:“嘿,理查德,你也别太惯尤兰达了,要是懒婆娘,等她嫁给了伊德拉,可怎么办?”

“嘿,没事,伊德拉会照顾好她。”

“家里的活儿干不好,地里的活儿干不过来,光伊德拉照顾有用吗?”

“怎么会没用呢?就算活儿粗糙一点,还有洛斯在呢,他会帮自己的哥哥。”

“好吧,你就什么都指望洛斯吧……”梅丽莎无可奈何地叹口气,忽然说道:“理查德,我刚才又想了想,其实今天不应该去借针。”

“为什么?你累了吗?”理查德关切地看向妻子。

“不,我不累。”妻子摇摇头,“我觉得,趁着这个机会,你们被蜜蜂咬几下,说不准就能让洛斯更记得更久!”

“嘿,被蜜蜂咬到很痛呀!还有,你刚才还说不能只想着洛斯!你真是……”

理查德无语地摇着头,正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木门传来被敲响的声音。

“谁呀?”理查德打开木门,很快让到了一遍:“鲁伯特?这么晚了,有事吗?”

“哥哥……唔,还有梅丽莎……”门外是理查德的弟弟,朝木屋里走了几步,鲁伯特停了下来,盯住兄长说道:“哥哥,我找你帮忙来啦!”

“怎么了?”理查德拖过一支座凳,放到弟弟旁边。

“哥哥,你知道的,明天的明天,夏役就又要开始了,我家三棵树这边的牧草,还没来得及收割,老木桥那边的份地,也还得花两个上午的功夫翻耕……”

“唔,我知道呀,你想借牛吗?”理查德直起身子,“好,你跟我来,去牵走它吧……反正,老威廉昨天让洛斯借了两条耕牛给我,重活儿都干得差不多了。”

“不,不,不……”鲁伯特拉住兄长,“哥哥,重活儿我也一样干得差不多了,现在是两边的活儿都要干,但中间的路太远了,太花费功夫,时间很可能来不及,所以想问问你……能换着份地干一下活儿嘛?”

“换份地干活?”理查德停下脚步,明白了鲁伯特的意思。

“对!换份地干活,就像你和老威廉,还有弗里曼他们那样,互相帮离自家近点的份地干活。”

“这……”理查德面有难色:“我和老威廉,弗里曼,已经在一起干了好一个多月的活儿,他们份地里的泥巴,路埂上的石头,都踩得很熟了,这才能换着份地忙活……但要是你的份地的话,我已经很多年没去过啦!可不一定能干好呀!”

“没事没事!”鲁伯特连忙表示:“你老桥那边那块份地,我,我家婆娘,还有我的两个儿子,都会一起去,肯定能帮你弄好!”

“而我的份地……”站在门口,鲁伯特指着门外说道:“三棵树这边的牧草,只需要收割,不用帮我搬,就直接丢在份地里,让它们晒着就行了,而且,就算稍微留一点没收割都没事,我和儿子们回家的时候,顺便再干一会就可以了。”

“这……这你太辛苦了呀!”如此丰厚的条件,理查德很是吃了一惊。

“没事没事,只要你这边可以就行了……”鲁伯特希冀地问道:“你这边可以吧?对吧?哥哥?”

“唔……”理查德沉吟好一会,才缓缓说道:“可是,我家的份地那边,现在有蜜蜂咬人呢!”

“这更没事……”鲁伯特浑不在意地说道:“农夫还会怕疼吗?”

“唔……”

看着鲁伯特这副铁了心的模样,理查德先是看了看妻子,在后者点头之后,才轻轻地叹了口气,重新面向了弟弟:“好吧,那就交换吧。另外,你放心,帮你收割牧草的时候,梅丽莎也会去,还有你的侄子们,也会去。”

“那太好了,谢谢你,哥哥!”

鲁伯特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感激。

正是农活忙碌的时候,农夫们并没有说闲话的功夫。

再次感谢之后,鲁伯特离开了木屋。

“父亲……”这个时候,伊莱手中换好了小一点的木柴,走了过来。

“唔……去你姐姐那边,帮她照亮一下吧。”理查德点点头,指了指木屋里面。

顺着理查德指着的方向,伊莱举着点燃的木柴走过去。

在那个位置,尤兰达坐在伊德拉傍晚时分送过来的薄荷属植物旁边,正捧着两位兄长,以及理查德的外袍,准备按照雅克林教导的方式,缝紧兜帽的领口,扎好外袍的袖口,尽量减少劳作时暴露在外面的皮肤。

望着女儿,理查德忽然轻轻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理查德?”注意到丈夫忽然的沉默,梅丽莎有些不解。

“梅丽莎……你还没想到吗?”理查德缓缓地说道,“鲁伯特为什么宁愿多干好几个人的活儿,宁愿被蜜蜂咬,也要交换份地干活?”

“为了什么?不是因为两块地太远,时间赶不及吗?”

“老威廉还有一个快要到结婚年龄的儿子,鲁伯特呢,也正好有个女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