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不对劲/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清晨。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起伏丘陵;绿色的小草,潺潺的溪流,微风沙沙沙地吹过几株高大的树木。

深深地吸口气,一股带着泥土和植物清新气息的空气顺畅地钻进鼻腔,抬头望望天空,层叠的白云间挡不住明媚的阳光,一股微风吹过,树木枝条摇曳,沙沙作响,微凉的空气轻轻抚过手臂和脸庞。

很显然,这里正是吴清晨第一次进入中古世界时,出现的地点。

不同的是,又一次站在这里的时候,吴清晨不再汗流浃背,满脸污痕,浑身酸痛,也不再鸡同鸭讲,迷茫震惊,满心彷徨。

吴清晨现在的境况,已经要好得太多太多。

升级为牛倌家庭,吴清晨/洛斯,基于安全,基于体力,基于功绩……总之,很是消耗了一些发言权,强烈建议之后,老威廉终于勉为其难地改变了一下作息时间,吴清晨也终于不需要天还没亮,就头顶星光出门干活。

比如今日,美美地休憩到天边已透出微光,吴清晨才离开床铺,赶往教堂。

直到天色完全变亮,吴清晨才回到木屋,和新居所附近份地里忙碌完的老威廉、伊德拉、格雷斯三人,一起美美地吃一份丰盛了许多的早饭。

然后,一行四人,才牵着三头强壮的公牛,先是麻利地翻耕了路途中经过的两小片份地,然后来到了吴清晨第一次进入中古世界时,第一眼看到的这片新开辟荒地。

家庭的主要劳动力能够来到这里,意味夏役时节,吴清晨家其他份地的活儿,都已经基本料理完毕。

有了充足的耕牛役使,又免去了夏役的繁复准备,十几年来,仿佛永远看不到尽头的农活,终于被老威廉一家抓住了尾巴。

如此里程碑式的成就,能够像其他普通的村民们,遇到普通的高兴事儿一样,找面包师弄几块硬得能磕掉牙齿的黑面包,或是找酿酒师弄几杯散发着馊味的麦酒,随便糊弄一下自己的肚子就算完事了吗?

当然不能!

如此辉煌的成就,如此伟大的成果,当然要同样辉煌,同样伟大的庆祝,或是感恩方式,才能与之相匹配!

而整个中古世界,最伟大,最辉煌的对象,独一无二。

“主宰……

我仁爱的父……

我信仰的神……

我要向你尽情地歌唱……

向你献上最真挚的诗篇……

在你赐予的肥沃土地……”

此时此刻,远离村庄的偏僻荒地中,吴清晨领唱,老威廉、伊德拉、格雷斯结结巴巴地学习,一曲真挚赞颂的诗篇,随着夏日的微风,悠扬回荡。

“在你赐予的肥沃土地……

我深深地弯腰,拔出野草……

我重重地挥镐,翻开泥土……

拨开锋锐的叶片……

避开清香的花朵……”

“好!先到这里,停,停!”吴清晨连打手势,父兄们很快停下,“好,比昨天好多了!不过还是有很多出错的地方……”

“首先……”吴清晨指向伊德拉,“哥哥,深深的弯腰!这里你弄错了……‘深深’你明白吗?圣典里面,‘深深’有很多种意思,在这里指的是……”

说着,吴清晨缓缓半蹲,弯下腰的同时,以交替前行的双腿为支点,通过自身动作的不断调整,将上半身前倾的重力,巧妙分解为向下的矢量力——以便更轻松地拔出杂草,以及向前的矢量力——以便更轻松地往前移动。

“嗯!我试试!”毕竟已经是干熟了农活的老手,看了十几步,伊德拉心里就大致有了点谱,在身旁格雷斯的对照下,也弯下了腰,开始“深深”地拔向杂草。

十分钟左右,伊德拉掌握了“深深”这个“词”,或者说又掌握了一个来自地球21世纪的科学劳动动作。

“好,轮到你了……”吴清晨又指向格雷斯:“来吧,跟我唱:我‘深深’地弯腰,拔出杂草……”

格雷斯结结巴巴地唱出歌声,旁边,伊德拉模拟出对照的动作。

又是十分钟左右,格雷斯也达到了动作的及格标准。

接下来,第三个十分钟,三兄弟一齐上阵,老威廉也很快掌握了圣典中“深深”。

“深深”之后,“挥镐”、“翻开”、“拨开”、“避开”……

一个接一个的圣典词汇,一个接一个的科学劳动动作,由歌唱家吴清晨/洛斯先生,“定向传授”给了中古世界的家人。

新的动作,新的标准,自然和老威廉三父子多年形成的劳动习惯有很大的冲突,再加上中间断断续续的停止和讲解,光劳动效率而言,此刻新开辟荒地中的活儿,不仅没有加快,反而比平时降低了一点。

不过,无论老威廉,还是伊德拉、格雷斯,三人都学得相当认真,从始至终都没有提出什么异议,更没有一句怪话。

理由也很简单,和清扫房屋,洗晒工具,打开墙洞……这些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舒服一点的“浪费时间”相比,学唱圣歌,虽然也同样需要额外消耗宝贵的时间,但带来的好处却一目了然,并深远许多。

对老威廉一家来说,骤然成为牛倌家庭,物质方面虽然已经开始享受,心理建设却还远没有完成。

接踵而至的牛倌豪宅、管事优待、村民讨好、赠礼堆积……几乎每天都能遇上的新奇变化,以及绝大多数村民们礼遇的态度,除了吴清晨之外,其他的家人们,不敢置信的狂喜过后,担忧无法胜任,害怕骤然消失,恐惧变故犯错……等种种迷茫、忐忑,以及患得患失的心情,正是他们的真实写照。

因而,吴清晨天天第一件事就是去教堂也好,天天将自己弄得干干净净以免熏到老爷们也好,甚至往自家的份地里挂害人的蜂巢也好,家人们都给吴清晨提供了最大的方便。

而学唱圣歌,这又一项可以直接拍到牧师老爷马屁的机会,对于正积极向组织——不,积极向教会靠拢的新扎牛倌家庭来说,当然是切切不能错过的大好表现机会。

再说了,为了弥补这早就在预料之中的时间损失,来到这片新开垦荒地之前,翻耕途中经过的另外两小片份地时,特意动用了足足三倍的耕牛,老威廉觉得,这怎么也能够将浪费的时间抢回来。

就这样,唱一会,停一会,教一会,忙一会……

当老威廉和儿子们,都基本掌握了第一首《圣歌》的前二个小节时,新开垦荒地里的活儿也忙碌得差不多了。

擦擦额头比平日明显少很多的汗珠,老威廉左右看看,儿子们的脸色都很红润,呼吸也相当平缓,完全没有平时汗流浃背的劳累模样,尤其是小洛斯,此时正好站到了附近大树的凉荫下方,一阵微风吹过,荒地里,小洛斯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了极其惬意的微笑。

以前,真是太辛苦孩子们了。

老威廉轻轻地叹息着,顺势抬头看了看天空。

太阳离最高的地方还有很远的距离,老威廉心中大致估算了一下,然后很惊讶地发现,就算之前经过的两小片份地,自己不动用三倍的耕牛抢时间,今日新开辟荒地中的活儿,总体算起来,也并不比以前埋头猛干的时间多花上多久。

这……

这!

这……要是将中间小洛斯停下来教导的时间也去掉……

这……或是自己和两个大儿子的动作更熟练一点的话……

这么想着,老威廉心中先是极其吃惊,想了想之后,又很快释然:

毕竟,这可是小洛斯从普拉亚老爷那里学来的农活窍门!

这可是来自《圣歌》的农活窍门!

老爷干活,那能和普通的农夫一样吗?

不能又轻松,又麻利地把活儿干好,那还能算是老爷吗!

不愧是牧师老爷!

不愧是教会的《圣歌》!

唔,不枉洛斯天天跑教堂……

就这么想了一小会,老威廉继续忙活的时候,劲头又大了几分,口中哼出的圣歌,也愈加精神了几分。

太阳终于到达最高点的时候,当日的圣歌教程终于完毕,荒地里的活儿也全部收拾利索,老威廉带着三个儿子,走回了通往村庄的方向。

脚下的小道越来越宽,两旁逐渐开始出现村民们忙碌的身影。

走在路上,吴清晨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正确地说,从昨天,甚至是上一次呆在中古世界的最后几天开始,吴清晨走在村庄中的时候,就开始感觉有些不对劲。

“嘿,威廉!”“嘿,伊德拉!”“嘿,洛斯!”

这是和父亲,给长兄,以及给自己打招呼的方式,似乎还算正常。

“格雷斯!看这里……今天活儿干的怎么样呀?”

“嘿,格雷斯!下午来这边的时候,能帮忙挖一下泥垄吗?”

“格雷斯哥哥,今天很热呀,来我家喝口水吧……”

“日安,格雷斯……小伙儿很精神呀!”

“格雷斯!格雷斯!等等我,我也去那边干活!”

唔……这是给格雷斯打招呼的方式……

确实很不对劲!

越来越不对劲!

正这么想着,绕过一小片树林,已经挂好了两个蜂巢的份地,出现在吴清晨的眼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