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惊弓之鸟/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是这样啊?祝贺你,洛斯老爷,唔,未来的老爷。”

“原来真的是牧师老爷的学生呀?唉,真不幸,不,我是说真好!愿主宰永远赐福于您,洛斯。”

听到吴清晨的回答,史考特和昆西沉默半秒,然后同时向吴清晨祝贺。

祝贺的时候,两人脸上都挤出了笑容,但以吴清晨的观察能力,自然能够很轻松地从他们的语气中,听出了明显的失望,以及同样明显的言不由衷。

这两个混蛋,巴不得我无法成为牧师的学生!

这很正常。

牧师有可能让小洛斯成为他的学生。

这个消息,其实已经在艾克丽村庄中流传了很长的时间。

最开始吴清晨被单独免去夏役的时候,村民们就隐约有所察觉;之后治疗耕牛,自然是牧师开始教导吴清晨的明证;紧接着推动吴清晨成为牛倌,牧师对吴清晨的喜爱已经相当确定,再加上安德烈这只小喇叭的广播,大部分村民都很清楚吴清晨在牧师心目中的地位。

若是真正成为牧师老爷的学生,未来无论是成为在编的神职人员,还是成为编外的教会土地协管者,吴清晨/洛斯的前途都是一片光明。

这样的前途,对于艾克丽村庄的普通村民们来说,当然是不敢奢望高攀的尊贵地位。

只有不能成为牧师老爷学生,又拥有现在这个职位和手艺的吴清晨,才是史考特和昆西觊觎的最佳联姻对象。

此时此刻,听到吴清晨亲口确定了普拉亚牧师的倾向,侥幸心理被熄灭,史考特和昆西的心情,自然不会太愉快。

毫无诚意的祝贺后,面前两位农夫短暂的沉默,吴清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大约是发现了这边的动静,最后一位犁车美女的父亲,鲁伯特先生也正在朝这边走过来。

顾不得再仔细检查份地旁两群野蜂的新家了!

强烈的危机感,立刻促使着吴清晨朝已经走进了份地的老威廉大叫:“父亲,我先走了,其他的份地就不去了,牲畜棚那边还有很多的活儿……”

“好的,洛斯,你去吧!”

听到两父子的对答,鲁伯特立刻加快了脚步,嘴中也开始叫喊:“等一等,等一等,洛斯!我和你说点事情……”

“不等了!来不及了……”吴清晨哪敢留步,拔腿就跑,“有什么话,你先和我父亲说吧!”

幸亏地球培训团,教会了我最科学的逃跑方法!

鲁伯特追了两步,很快发现自己和吴清晨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只好停下来无奈地叹了口气:“唉,这小伙子,跑的真快!啧,跑的这么快,真是个好孩子!”

“好孩子又怎么样?别指望了,牧师老爷已经……”

独郁闷不如众郁闷,冷眼旁观的昆西,同样默默地吴清晨的身影消失,然后立刻开始给鲁伯特,或者说竞争对手传递负能量。

蜂巢份地旁边出现的美女组合,仿佛像是打开了中古世界的某个开关。

经过了足足四十几天的生活,吴清晨原以为自己对艾克丽村庄应该已经相当熟悉,但见识到中古世界细腻的一面之后,吴清晨又发现了许多隐藏的陷阱。

别以为农村就没有套路!

————————

听说过先借东西,然后再还,这样就有了两次接触的机会吗?

踏在乡间的泥道时:

“日安,洛斯……”某中年村民向吴清晨打招呼,“这么巧呀,该去牲畜棚了吧?正好,你这个草叉可以借我家用一下吗?刚才过来的时候不留神,不知道路上丢哪里了!”

丢个蛋蛋!

多长了两个心眼之后,以培训而来的,先进的环境观察能力,吴清晨一下子就注意到,这位仁兄说话的时候,旁边那位低着头,红着脸的闺女,好几次偷偷望向了旁边。

顺着这位闺女的视线望去,几步之外,某灌木丛中,露出了一个草叉的尾巴。

“哦,原来在这里!咦,刚才怎么没注意?”

————————

听说过制造共同话题,增进双方的默契吗?

走过摇晃的木桥时:

“呼……洛斯,这是你前阵子修过的桥吧……”某中年村民,一边喘气,一边向吴清晨打招呼:“哎呀,好像又有点松了,呼,正好你来了!呼,曼迪,下去捡点石头上来,呼,帮洛斯再修一下,呼……今天活儿挺多,呼,太阳太大,好累好热啊……”

是啊,怎么能不累呢?怎么能不热呢!

吴清晨看了看面前满头大汗的父女,又看了看圆木搭住的位置,心中无语凝咽:

以地球同时参考工程学、建筑学和力学等多门学问,精心填放,互相作用的石块,都被你们父女两硬生生地重新挖开,怎么可能不出一身大汗呢?

————————

听说过私密空间,有利于培养感情吗?

经过零落的木屋时:

“洛斯,洛斯!”某女村民向吴清晨打招呼:“哎呀,能帮我把牧草抬进去吗?这门太小了,很不方便!我家人都出去干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正好你来了!”

你骗鬼哦!

幸好前几天帮助植物学家和木匠大师确定情报的时候,吴清晨顺眼瞟过几眼这位姑娘家的情报,大致了解她所在家庭的劳动安排情况。

听到这位姑娘的请求,吴清晨不仅没有留步,反而赶紧加快了脚步。

十几步后,绕过一片小树丛,吴清晨果然看见,这位姑娘的家人们,正在这片距离木屋最近的份地里忙活,不时还朝着木屋的方向投出期待的目光!

————————

斗智斗勇,历尽劫难,花费比以往多出足足半个小时的功夫,吴清晨才终于回到了领主老爷的牲畜棚。

谢天谢地,总算回来了。

站在牲畜棚门口,吴清晨深深地松了口气。

意识到自己在艾克丽村庄婚庆市场的抢手程度之后,吴清晨相当庆幸。

幸好,有小安德烈帮忙宣传普拉亚牧师的倾向……

幸好,同时具备“不死心”,“头脑灵活”,以及“行动力”的村民数量还算稀少……

不然,吴清晨很怀疑,自己是否能在天黑之前,平平安安地站在这里。

大约是牲畜棚属于“老爷”的属性具备一定的威慑力,接下来一整天,没有其他村民再来骚扰吴清晨。

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吴清晨最后检查了一遍耕牛,又向牛倌帮工和农奴们,交代了晚上碰头,去移第三个蜂窝的大致时间,这一天的活儿到此结束。

走出牲畜棚,吴清晨刚刚伸个懒腰,身后传来了某位村民的声音。

“洛斯……”

吴清晨转过身,看到了被蜂巢行动直接影响到的某位倒霉蛋。

“呀,是汉塞尔叔叔,怎么?又来看你家的牛?”

“是啊,想再看看,唉,其实也没什么用,还要挺久才能干活呢……”

由于家庭某块份地在蜂巢新家的附近,汉塞尔家耕牛的痊愈时间,被吴清晨通过减少药草有效成分的方式,人为地延长到了十天至半个月之后。

因为这件事的缘故,吴清晨原本对汉塞尔略有些歉意,然而,此时看到这位倒霉虫的时候,吴清晨平息得差不多了的怨念,又一下子升了起来。

交换份地干活的闹剧,就有这混蛋的一份贡献!

“那又没关系!”看着汉塞尔满脸红光的神情,吴清晨强力忍耐,才没有发出恨恨的声音:“反正,你家的份地,已经有人在帮忙干活了!”

“嘿,是啊,昆西太热心了!”一说到这个,汉塞尔的眼睛就笑得眯了起来。

“对,真是一位好邻居……”吴清晨的声调拉得老长。

“唔,好邻居……对了,洛斯呀……”汉塞尔忽然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凑到吴清晨的身边:“有个事情,我想和你说一下……”

还来?

弄出三只食人魔组团刷我还不够吗?

份地交换的好处已经到手,还不忘继续惦记我吗?

“不,不,不……我不要大姑娘,也不要小姑娘!还有,牧师老爷可能要让我做他的学生!”

吴清晨连忙飞快地闪躲,后背快碰到牲畜棚墙壁的时候,这只惊弓之鸟才忽然想到了某条此刻显得相当重要的情报:“不对啊,汉塞尔叔叔,我记得你没有女儿吧?”

“没有呀!怎么?洛斯你说什么呢?”

吴清晨继续保持警惕,再三地仔细观察,确定汉塞尔脸上的惊讶不似作伪,才总算放松了一些,任由他凑到了自己的耳边。

“洛斯,必须先告诉你,汉塞尔叔叔,并不是喜欢背后嚼舌头的坏蛋……不过,这件事情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要让你,还有你的父亲知道……”

说这些话的时候,汉塞尔的语气很是郑重,吴清晨也连忙集中注意力,并顺口确定这位倒霉虫兼混蛋的品德:“唔,村子人都知道,汉塞尔叔叔是靠得住的。”

“好……”得到吴清晨的认同,汉塞尔明显安心了一些:“就在刚才,我家婆娘拾柴火的时候,看到了桑切斯和他的儿子……对了,洛斯,你知道桑切斯吧?就是布朗/罗德里格斯,那个该死的畜生的弟弟……”

“我知道!”

何止知道!

听到原牛倌,以及原牛倌弟弟,这两个被地球参谋团再三强调,极度关注的名字,吴清晨的神色瞬间变得极其凝重:“他,桑切斯怎么了?”

大约是受到吴清晨语气的影响,汉塞尔将声音压得更低了几分:“我家婆娘看到,桑切斯,还有他的儿子们,几个人偷偷摸摸地,生怕有人看到似的,跑到了布朗他们家被赶出去以后,扎在山崖旁边的草棚!”

“什么??!”

这几个潜在的危险分子们,和已经造成过后果的更危险分子们,居然凑到了一起……

他们!

想干什么?

“洛斯……洛斯……”

不知不觉间,吴清晨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双手也无意识地握成了拳头,完全没有听清汉塞尔接下来的话。

“洛斯,洛斯……洛斯!你在听吗?”汉塞尔的声音抬高了一些。

“什么?”吴清晨回过神,猛地扭头,盯住了汉塞尔:“你刚才说什么?”

“我是说……”大约是吴清晨脸上的神情太过于严肃,双眼透射出来的目光太过于灼烈,汉塞尔一时间被震慑住,本来准备说的话,瞬间吞进了肚子。

“咳……”吴清晨也意识到自己的表现大约有些过火,他连忙轻咳几声,让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一些:“不好意思,汉塞尔叔叔,我刚才没听清,你可以再说一次吗?”

“我是说……洛斯你刚才好像说到了姑娘……那个……其实……如果……说到姑娘的话……”

说这些的时候,汉塞尔很有些扭捏,黑瘦的汉子吞吞吐吐地说着:“……我家婆娘的肚子又大了,几个老邻居都说,看肚子的模样,这次很有可能是个女儿……”

老子!

你这个混蛋!

这一瞬间,吴清晨就连原牛倌,以及原牛倌弟弟偷偷凑到了一起的事情,都抛到了脑后。

恨不得立刻返回牲畜棚,将这个被蜂巢牵连的倒霉虫,更换份地干活的混蛋,家中受伤耕牛的有效药草分成,再降低一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