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似此星辰非昨夜/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汉塞尔的脑回路不算靠谱,他婆娘的眼睛就靠谱多了。

此时此刻,桑切斯,还有他的次子,确实正呆在原牛倌,布朗/罗德里格斯家的草棚里面。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中古世界没有这句话,但基于同样的道理,一样是草棚,原牛倌布朗家的草棚,比农奴母子约克和塔玛拉家的草棚好很多。

瞧瞧这间居所。

地面是特意压实的硬泥,屋顶是高端的新鲜茅草,墙壁是大气的新鲜树枝,角落堆放着上档次的新鲜麦秆。

一切都很新鲜,就连仓促间没法填满的墙面,透出的微风都多带了几分清新的气息。

炎热夏夜,凉风拂过,这本来是相当惬意的事情。

只可惜,住习惯了原来的豪宅,突然搬进这么亲近大自然的居所,布朗一家,心情都不太愉快。

“桑切斯……谢……谢谢你送来的麦子……呼……呼……”

上一任牛倌,布朗/罗德里格斯先生,前阵子被耕牛踩到的时候,大约是伤到了肺部,斜躺在墙角的麦秆堆中,才说了半句话,布朗就开始强烈地喘息,他摁住胸口,使劲吸了几口气,才渐渐恢复了一些:“要……要不是你,还……还有赖特……这段时间一直帮忙,我……我们真不知道该……该怎么办……”

“不用说这些了,我们是兄弟呀!”直接坐在地上,桑切斯稳稳地扶住布朗,脸上满是担忧和关切的神色:“你好好歇息,别多说话,也别多想,只有这样,你的身体才会好的快一点……过段时间,等你好的差不多了,我再想想办法,去求一求……”

“哈……哈哈……”

听到弟弟的这些话,布朗发出一阵艰难的苦笑:“过阵时间……过段时间……好的差不多了……”

重复地念着这几个词,十天之前还意气奋发的前任牛倌,捂住胸口的手臂愈发用力,将外袍揪出了深深的皱痕,声音里也满是悲怆:“时间……我……我的身体,我……我自己还不知道吗……时间……哪里还有什么时间啊!”

“可是……可是……”桑切斯“可是”了半天,也没能想出什么安慰的话语,深深地叹息了一声,桑切斯轻轻地拍着兄长的肩膀:“不管怎么样,都别乱动了……你好好躺着,先睡吧,至少这样能过的舒服一点。”

草棚里静静地,桑切斯扶着兄长在麦秆堆中躺好,一小会后,后者渐渐闭上了眼睛,紧皱的眉头重新舒展,呼吸的节奏也平缓下来。

等待兄长彻底睡着,桑切斯站起来,走到了侄子们的身边,脸上的神色相当沉重:“越来越糟糕了……”

“是啊……”原牛倌的长子,耕牛事故中伤到了肩膀的贝克,右边的胳膊已经抬不起来,“自从住到了这里,父亲的情况就越来越差了。”

“唉……”桑切斯又发出一声叹息。

“叔叔……”这个时候,格林——原牛倌的次子——也一瘸一拐地凑了过来:“您会帮我们吗?”

“当然。”桑切斯毫不迟疑地点头:“你们是我的侄子,我一定会帮你们。”

“您能……能……”格林迟疑着,吞吐半天,终于还是说了出来:“能……快一点吗?”

“你说什么?”听到这个话,原牛倌的长子立刻狠狠地剐了弟弟一眼,“你瞎了眼吗?叔叔刚送来的麦子,你看不见吗?”

顾不得痛骂弟弟,贝克慌忙转向叔父:“叔叔,您别生气,不要理这个傻瓜!”

“叔叔,我错了……”格林也连忙解释:“我绝对不是想催您,更没有怨恨什么,只是……只是,父亲真的撑不住了!”

“唉!我知道,我知道。贝克,你也不要怪格林了,这些事情,我都知道……”

桑切斯并没有介意,只是语气更加沉重了一些:“只不过,现在真不是什么好机会……毕竟,夏役还没结束,村子里的耕牛也没有完全治好……老爷们,现在肯定都还记得很清楚。等过了这阵子,等秋天收获了,羊和鸡也养得更肥一点,我再去求求管事老爷,尽量让你们别上庄园法庭,就算不行,至少也想办法帮你们换个轻松点的活儿……”

“太谢谢叔叔了!”

“还好有叔叔……”

贝克和格林兄弟,连忙没口子地道谢。

桑切斯温语安慰。

“不管怎么说,又要让您损失粮食和牲畜了……”

感激和安慰的阶段过去之后,格林忽然叹息着说道:“唉,要不是威廉那个老混蛋生出来的小混蛋,本来不用这么麻烦,更不用让您花这么大的代价……”

“咳……”旁边的贝克轻轻地咳了一声。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格林愤愤不平地说着:“本来就是啊!我们又不是成心犯错!山上掉石头,牛群发疯了,山坡又正好塌了,这都是意外啊!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只怪牛倌呢!而且,如果只是耕牛出了这些事,老爷们虽然肯定也会生气,虽然肯定也会重重地揍我们……”

“但是……”格林越说越激动:“但是,要不是威廉家的小混蛋突然冒出来治牛,老爷们肯定只会关我们几天,就会放我们出来继续照料牛群,至少……至少这样也可以免得受伤的耕牛变得更严重呀!”

“唉!”原牛倌的长子,贝克重重地叹口气,“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我们已经不再是牛倌了!而且,男爵老爷都同意了,就连新的牛倌都有了……”

“怎么会没有用呢?”格林满脸都是不服气的神情:“我们虽然受伤了,可手艺还在呀!现在抢了我们屋子的那家混蛋,根本就不可能照料好这么大的牛群!过阵子一旦出了什么意外,老爷还不是会很快想起我们!”

“有两个牛倌帮工在,而且还有农奴帮忙,怎么可能会出意外呢?”贝克缓缓地摇摇头。

“我听说……”格林忽然压低了声音,“这两天,牛倌帮工和农奴,晚上都不在牲畜棚里,跑去给那个小混蛋摘蜂窝去了……”

“老威廉的两个儿子,现在也住在牲畜棚呢。”贝克提醒自己的兄弟。

“伊德拉和格雷斯?”格林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凭他们,能照看好几头牛?”

贝克摇摇头,一点都不同意弟弟的看法:“威廉家本来就有耕牛,他们两兄弟又好歹也学了这么多天,如果是夏役忙起来,或者是出了什么乱子的时候,也许会伺候不过来,但晚上睡觉的时候,能有什么麻烦呢?”

“如果……我是说如果……”

说到这儿的时候,格林审视的目光,像一条警惕的毒蛇般,慢慢爬过了简陋的木门,漏风的墙壁,拼凑的支撑木,仿佛这些枯枝,麦秆,以及没有拔干净的树叶里面,偷偷隐藏着一双常人看不见的耳朵。

目光来回梭巡好几遍,确定绝对没有任何其他人旁听,格林才用最低的声音说道:“如果,我们给他们,添一点乱子呢?”

“什么?”

肯特,桑切斯的儿子,这个从进门开始就一直站在父亲的旁边,紧紧抿住嘴唇的年轻人,此刻听到格林的话,终于忍不住惊叫出声:“这怎么行?”

“嘿!”桑切斯不满地偏了偏头,肯特立刻重新闭上了嘴巴。

“怎么不行呢?”

格林按自己的理解回答肯特的问题:“他们两兄弟才学了几天?牛倌的活儿能知道多少?只要丢团火,或者往过夜的牧草里加点东西……到时候,想要不热闹都不行……”

“这……”桑切斯沉吟着,微微抬起了头。

过来好长一会,在格林明显的期待,以及贝克不那么的期待目光中,桑切斯缓缓地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太好。”

说着,桑切斯的手臂,缓缓地指向了躺在麦秆堆中的布朗、右臂无法抬起的贝克,以及一瘸一拐的格林:“你们三个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被发现了,那肯定跑都没机会跑,就算没人发现,你们也很难做到这些事情。”

“这些我知道,可……可是……”格林望向桑切斯的目光中,蕴含着深深的哀求:“看到父亲这个样子,我实在等不下去了……”

“唉……”桑切斯深深地叹息。

“叔叔,我们只有你帮忙了……”说到这儿的时候,格林的眼眶开始发红,声音中也带了些梗咽的啜泣。

“唉……”桑切斯还是深深地叹息。

垂着头的格林,脑袋微微侧了一下,看到贝克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叔叔……您别担心的……”接到暗示,格林马上更换策略:“我……我不是要您去老爷的牲畜棚,这件事您也当做没听说过……”

“白天我们肯定不能接近……而如果是晚上,您也看到了……”格林艰难地挪开半步,露出自己奇怪角度扭曲的左边小腿,“我这个样子,肯定要很久很久,才能走到牲畜棚那边……再加上准备的时间,还有真正弄点乱子出来的时间,肯定赶不及在那个小混蛋,还有牛倌帮工他们回来之前。”

“唉……”桑切斯的回答,依旧是长长的叹息。

“到……到时候,您能帮忙,让他们在外面呆得更久一点吗?”

“你想让我怎么做?”桑切斯终于开口问了出来。

“蜂窝!叔叔,您住得近!只要敲几下蜂窝,或者摇几下木杆就可以了!”格林的声音又急又快,却说得非常流畅,明显已经在心中盘算了许久:“那几个蜂窝都是刚刚从森林里移过来,只要磕碰几下,说不准就会出点毛病,到时候他们就有得忙活了。”

“唔……”桑切斯点点头,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对话到这里,仿佛形成了某个微妙的节点,桑切斯陷入了沉默之后,格林也不好再说什么。

安静的氛围又持续了十几秒。

“那么,就这样吧,照顾好布朗。”

说完,桑切斯拉了拉自进入草棚之后,从始至终只说了一句话的次子:“走吧,我们回家。”

挪开草棚的“门”,桑切斯领着儿子,刚刚走出几步,身后,在贝克的搀扶下,格林追了出来。

“叔叔,您好好想一想吧……只要敲一敲蜂窝,给我们多一点时间,弄出点乱子,让老爷们知道,威廉家根本就靠不住!”

桑切斯没有说话。

“您完全不用担心什么,我们兄弟的手艺,您是很清楚的!只要时间充足,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看上去肯定是洛斯的错!”

桑切斯没有说话。

“到那个时候,我父亲,还有我们两兄弟都受伤了,只求回到领主牲畜棚,干干那两个外乡人现在的活儿……您学了这么多年牛倌的手艺,牛倌的位置,除了您还会是别人吗?”

桑切斯没有说话。

“叔叔,您想想吧……”

桑切斯没有说话。

“叔叔,求求你,好好想一想吧!真的只要敲几下蜂窝……”

“敲蜂窝……”桑切斯终于悠悠地说道:“听起来似乎很危险啊……”

“不不不……”终于听到桑切斯的回答,格林连忙使劲地摇头,“只要站远一点,肯定没事!叔叔您尽管放心,还是很小的时候,我就偷偷戳过蜂窝,只要站得够远,树枝够长,蜜蜂转一会就会回去。”

“要是站近了呢?”

“那就正好留给老混蛋生出来的小混蛋,让该死的洛斯尝一尝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格林两眼通红。

或者说两眼放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