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为谁风露立中宵/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桑切斯和追出门外的贝克兄弟再次交谈的时候,站在旁边,他的儿子,肯特的表情很是不安。

好不容易,等到贝克和格林叨絮结束,桑切斯又关切地扶住他们回到草棚。

草棚的“门”又一次关上,隔住了贝克和格林饱含着渴望、希冀,以及哀求的目光,肯特一下子就紧紧地抓住了桑切斯的手臂:“父亲,这些事……”

“嘘!”桑切斯猛地挣开儿子,用力捂住他的嘴巴。

保持着这个姿势,桑切斯一路拖着肯特,快速走出了好几十步,绕到了一大片树丛,这才松开了手臂。

“父亲!这些事……”

“嘘!先别说话……”桑切斯抬起一只手,止住了儿子的话语,然后转过身,悄悄地将头探出树丛,往草棚的方向打量张望。

许久,那边都没有什么动静,桑切斯才松了口,拉着儿子往前快步赶路:“好了,现在跟我来,有什么话也可以说了。”

肯特憋了两次的话,总算吐了出来:“父亲,这些事我们不能干啊!绝对不能干啊!”

“慌什么?我又没答应他们去牲畜棚里放火。”桑切斯微微地摇了摇头。

“不放火?”

就算是21世纪的地球,纵火都是一项极大的罪名。

放到文明发展程度更加落后的中古世界,纵火这样的行为,只要有一丁点的可疑,管事老爷和牧师老爷,就绝对不会吝啬他们严厉的目光,以及加倍残酷的手段,来寻找可能被隐瞒的真相。

毫无疑问,布朗一家,就是最容易被列为重点嫌疑的对象。

同时,肯特还相当不看好贝克和格林保守秘密的能力,说不定棍子还没落到这两兄弟的身上,自己一家就已经被招供出来。

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只需要想一想,肯特就不寒而栗,连忙又说道:“父亲,就算在草料上动手脚也不行呀!”

一样的道理,耕牛这么重要的劳动力,一出事就会牵动整个艾克丽村庄的人心,肯定会引来老爷们梭巡的目光。

放火如此,草料上动手脚如此,其他闹乱子的办法,一样如此。

关键不在于办法,只要牵涉到耕牛,什么隐蔽的招数,都不可能万无一失,都极有可能被老爷们盯上!

“不行啊,不行啊!”越想这些,肯特就越焦虑,声音急切地劝着父亲,“什么办法都不能用啊!这……这……这简直就是……”

“这简直就是不想好好过下去,赶着……”

说着,桑切斯伸手指向背后草棚的方向:“赶着来陪他们住这种地方!对不对?”

“对啊!对啊!”肯特连忙飞快地点头:“原来父亲你都知道!”

“这么明显的道理,我当然很清楚。”桑切斯苦笑着回答:“贝克和格林,唉……”

“他们真是疯了!”

“也不是疯了。只是想自己太多,想别人太少……肯特啊……”桑切斯沉重地摇着头:“其实今天晚上过来之前,我就想到了他们可能会让我帮忙……只不过,我没想到,他们会让我帮这种忙!”

“父亲,要我说……”肯特恨恨地说道:“其实我们根本就不应该过来!”

“唉!”桑切斯深深地叹息——这个晚上,大约是桑切斯前半辈子叹息最多的一个夜晚——他深深地看着儿子:“肯特啊,你还太小了,很多事,不是想不做就可以不做。”

“为什么?”

肯特确实想不明白,只是来不来这个破草棚而已,这又不是老爷的命令,这样的小事,为什么会不想做也得做呢?

该怎么向儿子解释呢?

桑切斯深深地看着儿子。

做人,难啊!

身为上一任牛倌的弟弟,桑切斯天然地身处嫌疑之地,只要是和布朗/罗德里格斯或是洛斯/莫尔相关的事情,或者说任何牵涉到牛倌这个职位的人和事物,桑切斯无论做出什么决定,都比其他的村民们困难许多。

赶紧向老威廉家献殷勤吧,容易被怀疑成别有用心……

赶紧和布朗家划清界限吧,容易被认为是刻薄无情——这就也就算了——还有可能被解读成壮士断腕,卧薪尝胆……

一言不发吧,可以理解成居心叵测……

到处解释吧,又会被认为是心虚胆怯……

口出怨言吧,那就更是明显活得不耐烦了!

“唉……”

听着父亲细细地解释其中曲折的缘由,肯特也渐渐理解到了满肚子都是委屈的感觉,跟着父亲深深地叹息一声,肯特猛然意识到了某一点:“对了,父亲……您既然说来不来都是麻烦,为什么现在我们现在又在这里?是已经没有麻烦了吗?”

“不,不是没有了麻烦……”桑切斯沉重地摇着头:“是为了避免更大的麻烦!”

“怎么?”肯特脸上的血色瞬间少了几分。

“唉,还不是贝克和格林!”桑切斯一边往前疾走,一边指向村庄的某个方向:“你以为他们两兄弟只找了我们吗?不记得刚才你布朗叔叔说的话吗?除了我们,贝克和格林估计还找了不少人!至少,布朗的老邻居,赖特是肯定也来过了!”

“什么?”肯特瞪大了眼睛:“格林不会和赖特叔叔也说了放火的事情吧?”

“谁知道呢?”桑切斯的口气相当无奈:“不过,就算没说,也好不到哪里去!下午的时候,我在三棵树那边看到赖特……我才刚准备打招呼,没想到他马上转身就走了——这老东西肯定知道了什么,生怕我和他商量什么呢!”

“啊!”听到这件事,肯特本来就少了几分血色的脸庞,瞬间变成了一片惨白!

“怎么了?肯特!”桑切斯连忙发问。

“今天……今天……上……上午……”

地面上,一支掉落的树枝,将旁边的石头敲得“当当当……”作响,那是因为瞬间停步的肯特,恰好踩在它上面的腿在剧烈地发抖。

今天上午,太阳升得还不太高,肯特刚从一片份地忙完,走向另一片份地,路途经过某座桥的时候,肯特看到了马里奥——布朗叔叔另一位老邻居,卡特的儿子——同样是刚准备打招呼的时候,马里奥居然飞快地,连滚带爬地滑下斜坡,顺着溪流一溜烟就跑得没了影子。

现在想一想,马里奥的表现,明显就是担心被其他人看到自己和他碰面的情形!——连转身逃跑都等不及,就赶紧潜到溪岸掩藏的沟沟里,尽最大的可能,确保未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他的家庭不会被牵入其中。

“天啦!卡特也知道了!还告诉了他的儿子!”

听完肯特描述的情形,桑切斯气得用力地踢飞了好几块石头和树枝,“这两个混蛋,这些混蛋!真是乱来!真是不长脑子!”

“格林,还有贝克哥哥,他们以前不是这样的呀!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傻事!”

人多嘴杂的道理,就连肯特都很明白,实在想不通这两位堂兄弟的表现。

“唉,这也怪我……还有赖特,卡特,也逃不掉……”

桑切斯无奈地说着:“最开始帮忙搭草棚,还有前阵子送食物的时候,你叔叔,还有你两个堂兄,总会问一问村子里的牛群,还有洛斯这个新牛倌的事情……唉,为了安一安他们的心,我们可能多说了一点,把他们的手艺多夸了一点,把洛斯的手艺也说差了一点,谁知道他们就记住了!就念念不忘了!就想出放火,给牧草动手脚的办法了!”

“那现在怎么办?”

焦虑地转着圈,几次深呼吸之后,肯特猛地站定,正准备说什么,却又吞吞吐吐起来:“要不……要不……”

“说!”

“要不……父亲,我们去找……去找管事老爷吧!”

“什么!”仿佛不认识了一般,桑切斯极其惊讶地看着儿子:“肯特,你怎么会这样想?”

“我……我……”肯特羞愧地低下了头。

是啊!怎么能这样想呢?

无论如何,布朗是自己的叔叔,除了家人之外最亲密的血脉……

无论如何,贝克,格林,是自己的堂兄,小时候陪自己度过了多少欢快的时光……

“对不起,父亲。”肯特的声音中,充满了忏悔。

“你知道就好!刚才和你白说了吗?”

桑切斯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这样的事情,能是我们去报告管事吗?这样的事情,我们适合去告发吗?万一管事老爷或者牧师老爷认为我们是为了避免布朗他们真正犯错怎么办?万一老威廉家,还有洛斯,认为我们是故意帮布朗他们留下后路怎么办?”

“你怎么这么傻呢!”说到气头上,桑切斯重重地拍了几下儿子的脑袋:“既然这么多人都知道了,还用担心没人告发吗?还用担心没人愿意巴结洛斯吗?”

“要知道,这可是现在的牛倌,未来的老爷啊!”桑切斯的话语中,充满了深深的艳羡:“唉,要不是实在不方便,我都想等在洛斯家的门口去了!”

“那叔叔他们……”

“哼!布朗!布朗!要不是父亲当年偏心……要是让我做牛倌,怎么会惹出这么多事?”桑切斯越说越气愤:“哼!要是让我做牛倌,洛斯这么聪明的孩子,我肯定会好好照顾,肯定早就巴结好了,怎么会让治牛的手艺,落到外乡人的手上!”

“那……父亲,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走吧,跟我来……”桑切斯又走到了前头:“去老爷的牲畜棚……”

“啊?去那边干什么?”

“那还用想吗?”桑切斯的双腿迈得飞快:“虽然肯定会有人去找老爷们告发,但万一有什么人脑子坏掉了呢?万一有什么人,真去放一把火,或者给草料动点手脚,那我们不就倒霉了?”

“噢……”肯特恍然大悟,随之又想到了另外一处地方:“父亲,还有蜂窝呀!万一脑子坏掉的人,不敢去牲畜棚,却把蜂窝给弄坏了,那怎么办?”

“这,蜂窝也很重要,这可是洛斯帮牧师老爷干的活儿……”桑切斯的脚步一下子顿住,“对,儿子,你说的对,今天晚上带你过来,总算派上了一点用处。”

“这样……”想了几秒,桑切斯作出了决定:“我去盯住牲畜棚,你去看住蜂窝!”

“好!我马上去……”肯特用力地点了点头,转过身,准备走向自家木屋,同时也是蜂窝份地所在的方向。

“一定要看仔细了!”一把拉住儿子,桑切斯郑重地交代:“叫上你两个哥哥,还有你母亲,你们轮流盯住,一定要好好守住蜂窝!”

“啊,全家人轮流守吗,这是要守多久?”

“咦?这还用问吗?”桑切斯奇怪地看着儿子:“当然是整个晚上!格林不是说了吗?洛斯弄好蜂窝,就会领着帮工和农奴回牲畜棚……到时候我就可以回来,一起看住蜂窝了……总之,没有人告发之前,我们一定要好好看住蜂窝,一定不能给洛斯生气的机会!”

“那要是明天没人去告发呢?”

“那就守到明天的明天的晚上!”桑切斯的声音,斩钉截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