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让路/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古世界,自然纪元时间8月。

吴清晨纪元时间,0001年02月15日。

阿克福德男爵领,艾克丽村庄,领主公地。

因村庄耕牛集体事故而不得不中断的夏役,重新开始了。

大约是和原牛倌布朗家有些瓜葛的家庭似乎都很心虚,大家都打着其他人出面告发的想法,桑切斯一家,扎扎实实地轮流守了两个夜晚,村子里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说不清是连续熬夜破坏了生物钟的规律,还是心中的隐忧令人难以入眠,总之,教堂钟声刚刚敲响第一遍的时候,顶着通红的眼睛,桑切斯,和他的婆娘,以及两个儿子,就赶紧前往领主老爷的公地。

桑切斯家的木屋,本来就距离这一天夏役的公地比较近,他们出发的时间也挺早,当忧心忡忡的桑切斯,走近最后一处拐角的时候,正前方,领主老爷公地的方向,已经传来了几户更近或是更早的村民们,互相之间的高声招呼,或是彼此闲聊。

这些嘈杂的声音里,有关心的问候:

“维德,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浑身都是泥水?”

“唉,别提了!还不是为了早点来,刚才在溪边那块份地急了点,就摔到啦!”

“那就不要那么急呀!”

“能不急吗?我还得找犁把式说说话呢!来晚了,就凑不上去啦!”

“找犁把式干什么?”

“啧!还不是为了上次的事?我家耕牛伤到腿啦!不能拉太重的犁……唉,一提这个我就生气!不说了,我去拧一下……”

还有焦虑的请求:

“尼尔……尼尔!你家的活儿干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啦。”

“唉,真羡慕你呀……过两天,耕牛能借我用一个下午吗?”

“不行啊……你说晚了,我前两天已经答应格罗佛啦……要不你去问问康纳家?上次的事儿,他家的牛也没出事,应该挺空闲。”

“唉,我已经问过了,也借出去啦……”

“这样啊……没办法,最近这段时间,借牛确实比较难……”

“谁说不是呢!混蛋!都怪那家该死的混蛋!”

偶尔也夹杂着一点好消息:

“韦恩,刚才走到桥那边的时候,我看到你家份地了,啧啧……”

“怎么了?”

“那么远的份地,你都耕完啦!借牛了吧?说说呗,送了多少牧草?”

“和你一样,就一捆……”

“不可能!一捆就能借到牛?”

“咳,我是给老威廉送了一捆!”

“吓!还能这样!你疯啦?那不是送两次?”

“其实也没多少,两次加起来,都比原来那个黑了心的混蛋少多了!”

站在最后一处拐角的地方,听清了这些嘈杂声音的内容,桑切斯,以及他的家人们,先后停下了脚步,彼此对视,面色毫无例外地有些苍白。

沉默了半分钟左右,桑切斯首先镇定下来。

“等下都不要说话,跟着我走。”

说完这些,桑切斯再用目光稍稍安慰家人,几人慢慢走出了拐角。

新的身影出现,村民们的目光,立刻注视过来。

“又有人来了……”“瞧瞧是谁……”“都挺早呀……”

看清楚来人之后,几乎所有的村民,神情都有些微妙的变化。

“哟,哟,原来是桑切斯,您也这么早呀!难怪总骂我懒骨头!”

“啧,怎么敢直接叫名字?这么不客气?就不怕他向哥哥告发,让你像我家上次一样,家里的牛拉最重的犁吗?”

“桑切斯老爷,能借头牛吗?哦,上次托您的福,给我家还留了一只鸡,干脆这次您也拎走得了!”

冷嘲热讽迎面袭来,原牛倌弟弟一家,脸上半红半白,在桑切斯的拉扯下,默默走向小道最远处的一个角落。

“混蛋!”“一家混蛋!”“什么玩意儿!”

走过村民们身边的时候,冷笑,痛骂,以及唾沫,陆续飞溅到默默行走的五人身上。

“你们!”

作为最小的儿子,肯特忍耐的能力自然最差,脸上粘到了唾沫,肯特立刻眼睛发红,捏紧了拳头,就要往旁边冲去。

早有准备的桑切斯,立刻紧紧地抓住了他,像前两天晚上一样,使劲摁着儿子,一直将他拖到了小道远处的角落。

“父亲……”

桑切斯松开手臂,肯特的眼泪马上流了出来,“他们怎么能这样?”

他们怎么不能这样?

桑切斯满脸都是苦笑。

当布朗还是牛倌……不,当父亲还在的时候,自家就已经凭着牛倌亲人的身份,从村子里捞了不少好处,扪心自问,这么多年顺风顺水,有意无意之间,自己确实得罪了许多村民。

“忍一忍吧……”桑切斯抚着肯特的脑袋,“什么都不要说,等时间过去了,大家都忘记了,就没事了。”

“都忘记……那得多久啊?”

“多久啊……”桑切斯叹口气:“今年忘不了,就明年,明年忘不了,还有明年的明年……日子长着呢,总有那么一天。”

“总有那么一天……”肯特喃喃地重复,抬头环顾,兄长和母亲的神色都很是阴沉,“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谁知道呢?都走累了,歇一会吧。”说完,桑切斯领头坐到了树底下。

肯特也跟着坐下,回过头,其他几户村民,正对着自家所在的方向指指点点,时不时发出一阵大笑。

哼!这群混蛋!

肯特气得扭过头,前两天夜晚,格林和贝克说过的话,情不自禁地涌上了心头:

要是没有洛斯……

一家人沉默的等待中,赶到公地附近的村民渐渐增多,小道两边慢慢变得热闹,往桑切斯家庭所在的方向,投出的不善目光也越来越多。

时间就这样流逝。

很长一会过去了。

村庄中心,教堂的方向,传来了夏役的第二遍钟声。

这个时候,分配到村庄北面这个方向应夏役的村民们,已经到的差不多了。

大树下,石头边,拐角处,小道两旁,到处都变得很拥挤。

先到的家庭,自然是努力抓住身边的石块,或是树枝固定自己的身体。

后到的家庭,为了寻找合适的停留点,父亲拉着儿子,母亲牵着女儿,满头大汗地在人群中挤来挤去,间或高声呼喊,将整个场景弄得更加嘈杂。

互相作用之下,村民们高谈阔论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亮,不时抛过来的风言风语也愈加刺耳,小肯特紧紧地捏着拳头,将头埋到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忽然,村民们吵闹声音齐齐一滞。

怎么了?

肯特抬起头来,立刻看到,通往这片公地的道路尽头处,原本占住了整条道路,并且还在不断挤来挤去的村民们,仿佛像是冬天的雪地碰到了火把一般,整齐地往两边退让,腾出了中间的小径。

一个分外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中。

原来是艾斯皮尔,艾克丽村庄的警役头目到了!

身为村庄管理阶层,男爵老爷羊皮卷上挂号的人物,又正在履行驱使农奴的公务,村民们赶紧人人退让,腾开道路。

就这样,以艾斯皮尔为箭头,七八名警役为随从,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走过小径,他们的脚步相当轻快,比两三个灵活的村民通过时,都要顺利许多。

而跟在这一行人身后,农奴们的步伐,就艰难多了。

警役们经过后,村民们自然顺势就移向原来的位置,腾出的小道迅速地合拢,互相的推搡和拥挤不可避免,再加上其中某些人故意戏虐的推撞,更是让场面愈加混乱。

桑切斯一家选的位置还算高,小肯特站起来,很清楚地看到,一片混乱之中,贝克和格林多次被故意推搡,好几条手臂、肘尖、膝盖,狠狠地撞向两人,其中还夹杂着许多暗暗的踢踹。

短短的一段路程,当贝克和格林,终于走到了让农奴们停留的泥泞公地中时,这相互搀扶的两兄弟,已经是踉踉跄跄,鼻青脸肿的模样,就算在全部汗流浃背,浑身上下都沾满了泥土的农奴中,都格外显眼。

望着两位堂兄弟凄凉的模样,小肯特暗暗心惊,许久许久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直到小道尽头的方向,又一次整齐的凝滞,小肯特才再次惊醒过来。

人群再一次向两侧分开。

这一回,来的是管事老爷的左膀,罕见的,能够记帐书写的书记员托尔。

舒舒服服地走到一株大树旁,坐着陪行警役搬来的圆凳,托尔翻开羊皮卷,开始清点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村民家庭。

没过多久,人群第三次分开了。

管事老爷的右臂,也到达了公地,以负责组织夏役的庄头奥康纳为箭头,十几位强健的村民,推着木车,将一篮篮农具,分配到已经被托尔清点的村民手中。

等待十分钟左右,等待小部分村民领到农具,走向了分配到的公地,桑切斯站了起来:“好了,我们也过去吧。”

随着桑切斯的这句话,肯特和家人们,纷纷从泥地中站起来,跟着桑切斯,开始往托尔和奥康纳的方向移动。

按理说,小部分人群已经离开,小道应该宽松了许多。

然而,一旦离开了大树的掩护,肯特立刻感觉到,来自大部分人群无意的挤迫,以及来自小部分人群,暗暗递过来的手肘和脚尖。

这是故意的!

肯特瞬间想到了两位堂兄弟们的遭遇。

“父亲……”

“跟着我!抓紧了!”肯特才叫了一声,早有准备的桑切斯,已经将肯特拉到了胸前,牢牢地护住。

就算如此,肯特也狠狠地挨了两下。

他们是故意的!

正在这时,正在肯特又一次开始愤愤不平的时候,人群喧闹的声音又一次整齐地凝滞,村民们忙不迭地往两侧让开。

肯特的身边,迅速变得空荡。

眼前,不算宽阔,但绝对通畅的道路第四次让开了。

肯特很分明地看到,以一个身材矮小,但绝不瘦弱,衣物破旧,但绝不肮脏,面色从容,脚步稳健的身影为箭头,两个神采飞扬的兄弟随之其后,再两个身躯强健的帮工护卫两侧,吴清晨/洛斯一行也走了过来。

限于见识和阅历,小肯特不明白什么叫气势,什么叫气场,什么叫威望……

只不过,亲眼看着吴清晨一行走过来时,村民们如同碰到了负责治安的警役头子,负责组织夏役的庄头,负责记录的书记员一样,纷纷肃静,瞬间退避,不约而同地让出道路……

看着这一幕,一瞬间,肯特彻底地理解到了,父亲前两天如此谨慎的原因。

————————

不可否认,21世纪的地球,存在很小一部分神经强大,苦中作乐的家伙,有些人将这种家伙称之为牛人,还有些人将这种家伙称之为逗比。

当这一幕发生半个小时左右,“梦境天空,你我同行”的视频列表中,一个新制作的视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蹿红。

以吴清晨出场的情形为素材:

走在最前面的吴清晨,眼睛被P上了一副墨镜,嘴角被P上了一支雪茄,身上的外袍,也变成了一件长长的风衣。

跟在吴清晨的身后,伊德拉和格雷斯两兄弟,也变成一身标准的拉风装扮,站在两侧的牛倌帮工,更是被P上了一身狰狞的纹身。

四人手中,砍刀、三棱刺、双节棍、九龙鞭,寒光闪烁。

慢动作镜头下,激烈的BGM中,吴清晨领头,四名小弟跟随,龙行虎步,霸气侧漏地出现在拐角,众多村民立刻纷纷退让,桑切斯一家乱成一团,小肯特摔倒在地上,半撑着地面,目露绝望之色。

镜头至此定格,七个龙飞凤舞,血光漫天,杀气沸腾的大字次第跳出,占满了整个屏幕的上方:

古惑仔:只手遮田

仔细看去,还可以发现几个隐藏的小字:

古代迷惑的小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