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失望/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艾克丽村庄的古惑仔……

咳,吴清晨和他在中古世界的两位兄长,其实早在吴清晨帮村庄耕牛治疗的时候,就已经免去了夏役。——全家人的夏役。

不过,被男爵老爷任命为牛倌,夏役时分,村庄耕牛集体劳动这样的重要节点,吴清晨当然不可能缺席。

而作为他的兄长,伊德拉和格雷斯,以后也肯定会面临这样的大场面,现在有两位牛倌帮工在旁边提点,正是积累经验的大好机会,就算没有管事老爷让警役们钱两天晚上送过来的牛倌津贴,两人也一样会到场观摩。

顺着村民们让出来的道路,吴清晨走到了托尔身边,旁边几位正在被清点的村民早就识趣地站到了一边,给吴清晨留出了最好的位置。

“日安,托尔叔叔。”

“日安,洛斯。”

给一路经过的村民送上和煦的笑容,对托尔送上亲近的笑容,吴清晨指着身后说道:“托尔叔叔,这边的耕牛都到了,请您清点一下数目吧。”

吴清晨指着的位置,伊德拉、格雷斯,以及两位牛倌帮工,正在将一大群耕牛赶进公地。

“好,我看一看……你先歇会吧,一会就好。”托尔很干脆地站起身,眯着眼睛,一边张望牛群,一边对照羊皮卷。

“洛斯,日安。”

另一位村庄管理员,庄头走了过来。

“奥康纳叔叔,日安。很抱歉,耽误了您的活儿。”

“没事……你们先清点吧……”

托尔不再清点人头,庄头自然没法继续发放农具,不过奥康纳并不在意,指着农奴群所在的方向,奥康纳微笑着说道:“慢慢来不着急,我先过去那边,先发他们的农具也一样。”

再次向吴清晨点点头,奥康纳打个手势,几个帮工便抬着几只大篮子——里面放着专门为农奴们准备的木制工具——走向了农奴们停留的区域。

走到离农奴群大约十几步的位置,奥康纳便停下了脚步,抬起一只手捂住了鼻子,顺势用另一只手,指了指前面的方向。

帮工们会意地走到农奴群旁边,放下一只只篮子,然后在警役们的陪同下,警惕地将木制农具塞到农奴们的手中。

农奴们面无表情地接过农具。

这些可怜的人儿,绝大多数都是衣衫褴褛,肮脏瘦弱,面容憔悴的模样。

高度相似的农奴群中,某两位身躯还算壮实,衣物还算体面,脸上鼻青脸肿的家伙,显得格外刺眼。

当帮工塞农具的进程,进行到这两个家伙的时候,一直在不远处踱步的奥康纳庄头,忽然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趁着没被注意,肯特已经被桑切斯拉着,和全家人一起悄悄后退,尽量远离了吴清晨的视线范围。

糟糕!

也不知是什么缘故,见识到吴清晨出场的情形后,看到奥康纳庄头往农奴群的方向移动,小肯特就感觉很不自在。

天啦!

发现奥康纳庄头忽然顿住,肯特更是感觉自己也被凝固了一般。

“咦!艾斯皮尔!艾斯皮尔!”

远远地,奥康纳庄头召唤警役头子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过来,来瞧一瞧!”

“怎么了,奥康纳?”

艾斯皮尔快步赶了过去。

“这……这里……”奥康纳朝前方指指点点:“怎么这两个家伙还在?”

“这两个家伙……你是说贝克和格林吗?”艾斯皮尔有些奇怪:“他们当然还在啊!农事官老爷亲口说的呀!怎么?要放开他们吗?”

“放开?怎么可能!”奥康纳大叫起来,“管事老爷昨天没跟你说什么吗?”

“没有啊……”艾斯皮尔很迷惑地问道:“伊弗利特老爷什么都没说啊!”

“啊!艾斯皮尔!”

听到这儿,跟在警役头目身后,一起走过来的某位警役,忽然重重地拍着自己的脑袋,“是我的错儿,昨天管事老爷让我告诉您,这两个家伙不能留在这里了!”

“什么?你!”艾斯皮尔猛地扭过头,恶狠狠地盯着下属:“怎么现在才说?”

“是我的错儿……我赶着干最后一点活儿,不……不小心忘记……”

啪!

“行了!不要念叨了!”艾斯皮尔也重重地往警役的脑袋上敲了一记:“管事老爷怎么吩咐?赶紧说!”

“管事……伊弗利特老爷说,这两个家伙,又想在村子里闹事,打算给牛群添点乱子……”

给牛群添点乱子!

早就知道的奥康纳更显阴沉,艾斯皮尔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

而正对面,听着警役说出的话,盯着警役伸出的手指头,仿佛语言变成了锋利的镰刀,而手指也变成了尖锐的长矛一般,贝克和格林面色大变,整个身体也像是被风吹过的荞麦杆子一般,来回抖动。

警役的话还在继续:“管事老爷说,这两个家伙不能留在这边了,让您赶紧弄到填淤泥地那边去,仔细看好,不要让他们跑出来了。”

填淤泥地!

那可是整个夏役最繁重的活儿,很少有人能够熬过一个月的苦差。

听到这个话,就算是面无表情的农奴群,也发生了一阵轻微的骚动,贝克和格林两兄弟,更是仿佛突然被抽去了骨头一般,整个身体瞬间瘫软下来,嘴巴一张一合,就连求饶和辩解的声音,都没法发出。

先是冷冷地看着两人,再冷冷地看着差点误了事的警役,艾斯皮尔从牙缝中崩出一串音节:“那么,您还等什么呢?还不赶紧拖走!!”

艾斯皮尔的大吼效果显著,打了个哆嗦之后,犯错的警役,连忙招呼四五个相熟的同伴,拽住贝克和格林的手臂,脚腕,衣袍,以及头发,将这两个就连挣扎都没有了力气的家伙,迅速拖出了公地。

几十步之外,看着这一幕,肯特也瑟瑟发抖。

拖拽着这两个未遂犯,警役们的身影,在小道上越来越远。

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肯特忽然注意到,吴清晨/洛斯,先是凑到托尔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在后者点点头之后,忽然朝着农奴群所在的方向,大声叫了出来:“奥康纳叔叔,奥康纳叔叔,请过来一下,有点事儿,想请你帮忙。”

天啦!洛斯知道什么?洛斯说了什么?

肯特明显感觉到,父亲抓住自己的手臂,瞬间用上了全部的力气,这样的力量,肯特却好像浑身麻痹了一般,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也没有任何其他的知觉。

庄头很快走到了吴清晨的身边,吴清晨又凑到了他的耳边说话,后者也一边听,一边不断地点头。对话结束后,奥康纳庄头直起身,朝着桑切斯一家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呼呼呼……

这是肯特的鼻孔快速地喘息。

咚咚咚……

这是肯特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

得得得……

这是肯特的牙齿不自觉的敲击。

嗒嗒嗒……

这是肯特的脚无缘无故地撞动旁边的树枝。

仿佛过去了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奥康纳走过了托尔,走过了圆凳,走过了大树,眼睛也望向了肯特……

天啦!天啦!天啦!

一瞬间,肯特双眼睁圆,脑袋发沉,浑身的血液向头顶集中,几乎快要昏阙过去……

奥康纳的目光越过了肯特,人也走过了桑切斯一家,并继续往前移动,走过好几块大石头,才忽然大声呼喊道:“嘿,理查德,弗里曼,老霍特,还有托尔德……过来,你们都过来!”

原来……不是找我们!

原来,洛斯没提起我们!

奥康纳庄头此时呼喊的,全部都是和老威廉一家关系亲近的人家,和这些人家有关的事儿,肯定不会牵涉到该死的贝克和格林!

呼……呼……

肯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哎呀!”肯特的心神放松下来,瞬间感觉到右边的手腕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怎么?”听到儿子的叫声,桑切斯猛地扭过头,这才发现儿子的手腕处,已经被自己捏的发青。

连忙松开手臂,桑切斯摸摸自己的额头,甩去成片的汗珠。

这时,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站在夏日阳光照耀的位置,桑切斯不仅不觉得炎热,反而感觉整个身体凉津津的,后背更是冰冷一片。

张目四顾,桑切斯看到,密切关注着奥康纳庄头的,并非自己一家,在左前方不远处的几个大石头旁边,右后方同样不远的某片水洼附近,赖特,卡特,还有好几家曾经和原牛倌相近的村民,几乎都是一副如蒙大赦,劫后余生的庆幸模样。

视线重新回到家人们的身上,桑切斯注意到,深知其中利害的妻子、长子、次子自不用说,正同时长长地松了口气,就连最小的儿子肯特,也满脸都是心有余悸的神情。

“父亲……”在桑切斯的注视下,小肯特嘴唇抖动:“真……真……希望我们家从来……就……就和牛倌没什么关系……”

“没事没事……”桑切斯相当理解儿子的心情,他紧紧地抱住儿子:“不要怕,等时间过去了,大家一提起牛倌,就只会想到洛斯了。”

“那要多久?”

“多久啊……”桑切斯叹口气:“今年不行,就明年,明年不行,还有明年的明年……日子长着呢,总有那么一天。”

明年的明年……

上一次,桑切斯提到同一个词的时候,肯特还在心中抱怨腹诽。

这一次,肯特再次听到的时候,却发自内心的,和家人们同时重重地点了点头。

“真希望快点到明年,快点到明年的明年!”

————————

三十分钟之后,美国,洛杉矶微生物医学研究所。

“混蛋!一群混蛋!全部都是胆小鬼!”

望着屏幕中刚刚解析出来的,中古世界即时视频,博士将手中刚刚从各部门汇集过来的研究方向调整文件,恶狠狠地摔了出来,任由它们胡乱散落在办公室内。

“博士……”助理小心翼翼地避开漫天飞舞的纸张,“参谋团不是说,这些重点关注的人群,还具备一定的危险性吗?”

“LOOK!仔细LOOK!”抓住面前的屏幕,暴怒的博士抓住显示屏,用力将它扭向助理的位置,手指发狠地戳着显示屏幕。

在博士戳中的位置,综合心理学家、社会学家、微表情专家等等多学科意见,用红圈圈住的桑切斯、赖特、卡特等家庭成员头顶,用显眼的三行红字,分别标出了这些人对吴清晨主观恶意。

下面一行,是这些人刚刚到达这一天夏役公地时的数据,数据显示,这些人针对吴清晨的主观恶意,分别从20%到40%不等。

中间一行,是吴清晨上演“古惑仔:只手遮田”之后数据,已经降低到了12%-17%。

最上面一行,是贝克和格林被警役们拖走,吴清晨又和两位村庄管理员交谈之后的数据,这个时候已经骤然降到了3%-7%。

仔细研究过其中的评判标准,博士心中非常清楚:

3%-7%……

这样的数据,就算取最高点,都不足以让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背后吐一口口水。

“这……”望着这几行数据,一样对数据评判方式略有研究,助理脸上分明露出了几分喜色:“没人敢再针对吴清晨,这……这不是好事吗?”

“什么好事!”

“没人恶意,没有危险,谁还会关注我们的研究!”

“没人关注,哪来的经费?没有经费,拿什么做实验?不能做实验,我们还活着干什么?”

一连串咆哮从博士口中吐了出来,说到激烈处,博士一边拍着桌子,一份愤怒的大吼:

“嫉妒呢?愤怒呢?亲情呢?邻里之情呢?兔死狐悲呢?连锁反应呢?”

“这些该死的蠢货,怎么就一点都不知道记仇呢?怎么就一点都不按照前仆后继的剧本来演出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