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回报/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组织能力落后,管理方式粗放,劳动效率底下。”——张博士对中古世界夏役的整体评论,一点都不冤枉。

事实上,将“组织、管理、效率”这三组评语,放到艾克丽村庄的管理人员身上,本身就已经算是对他们的褒扬。

总领全局的管事老爷,和全程监管的牧师老爷之外,警役头目,庄头,书记员,这三个人,就是艾克丽村庄,整个夏役期间的主要负责人。

这三位基层管理人员,表现出来的“组织能力”和“管理方式”是什么呢?

每天夏役开始的时候,由警役头目维持秩序,书记员清点村民,庄头发放农具,夜幕即将降临的时候,再将这几桩事重复一遍,就算是完成了绝大多数的组织行为。

这么大的一片领主直属公地,凭三位管理人员和数目并不算多的帮工和警役,怎么完成针对村民和农奴的监视?怎么发现有没有人趁机偷懒?怎么判定劳动进度是否需要调整?怎么解决更加复杂的田间协作?

办法相当简单:给每一家参与夏役的村民,都划出一块指定的劳动区域,包干到户,统一验收。

这种将“分工”、“合作”、“协同”、“配合”等能够提高劳动效率的方式,几乎全部彻底放弃的夏役模式,一下子就让警役头目、书记员、庄头这三位组织者,需要面对的问题,直接减少到只剩下“分配公地”、“监视村民”,和“活儿验收”三个环节。

就算如此粗放的方式,整个艾克丽村庄,参与夏役的人数还算高达四位数,这无论如何都没法避开的最后三个环节,其实仍然是一项相当有挑战性的工作。

如果换成一位普通的地球人,来负责操作这项夏役的工作,想到这三个环节,估计都会抓脑袋。

“分配公地”就很麻烦:具体怎么分配?是按照每一户的总人头数,还是需要计算壮劳动力的平衡?耕牛要不要算到里面?公地本身不同的难度怎么计算权重?

“监视村民”也不容易:具体怎么监视?用什么标志物划分每户的区域界限?村民产生分歧该怎么裁判?村民和监视着发生分歧,应该用标准来判定是非?

“活儿验收”更加困难:光是验收的标准和验收的项目,就可以让人想到脑袋发疼。

不过,这些地球人看起来似乎很复杂的问题,放到警役头目、书记员、庄头手中,就立刻变得极其简单,什么计算、什么权重、什么界限、什么裁判、什么标准、什么项目……统统返璞归真,万法归一,全部都可以用一种方式来解决:

看运气。

分配份地看运气,界限怎么办?搬几块石头,或是折两根树枝,或是在地上划一道,或是干脆什么都没有,指到哪里就哪里,被点中的人立马乖乖过去干活。

监视巡查也看运气,警役们巡视界限,三位管理员也来回走一走,移动界限也好,偷懒划水也好,如果被发现,当然逃不开一顿棍子,但只要没有被发现,就自然就算是赚到了。

活儿验收就不能只靠运气了,到了夏役最后两天的时候,村民们负责的公地,就算完成的再好,若是不偷偷拜访一下管理员,让他们的木屋里增添一两头牲畜,那就绝对达不到验收的标准。

中古世界艾克丽村庄,针对普通村民,都是如此简陋,如此落后的组织和管理方式,针对另外一个群体:手艺人阶层,由于其专业性和难以替代性,作为外行,管理人员更没法制定标准和流程,只能让其充分自治,放手发挥。

这也就是中古世界,手艺人阶层特殊地位的由来。

由艾克丽村庄手艺人阶层中,最吃香的一员,吴清晨/洛斯,牛倌先生亲自出面,无论哪个环节,理查德,弗里曼,霍特,托尔德这四家人的运气,自然都会非常不错。

“洛斯呀,这么说……”

负责划分区域的书记员,摸着下巴稀疏的胡子,指了指吴清晨身边的一圈人:“你是想让他们四家,干活的公地分到一块儿?”

“是啊。”吴清晨点头确认:“可以吗?托尔叔叔?”

“当然可以,没问题!”

托尔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他看了看手中的羊皮卷,然后站起身,朝四周的公地张望一会,指向了右前方的位置:“那边怎么样?从树那边,一直到小水旁边,给理查德他们……好不好?”

好不好?

只要看看理查德等人脸上瞬间绽放的惊喜,就知道这片区域的含金量。

“好,太谢谢您了,托尔叔叔!”吴清晨脸上,经过培训的感激之情,也立刻满溢而出。

“唔……没什么。”托尔摆摆手,拍了拍身边的庄头:“奥康纳,该你啦!给小洛斯的老邻居准备了农具吗?”

“在这里呢!”

奥康纳摆摆手,两位帮工立刻将几只篮子提了过来,吴清晨身边的邻居们,纷纷睁大了眼睛,脸上的笑意愈加浓厚。

从这些农具闪烁的寒光就可以看出,这肯定是领主仓库中最精致,最锋利,含铁量也最高的一批。

“谢谢您,奥康纳叔叔。”

一两分钟之后,吴清晨/洛斯,领着身旁的近二十号人马,浩浩荡荡地走向了书记员分配的公地。

无数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投向了这一行的背影。

“啧啧……啧啧……”某位村民使劲地咂嘴:“小水那边,最软的公地!”

“那镐头多亮呀!”

“提水也方便!”

“就在路边,能省多少事呀!”

“谁说不是呢?”另一位村民,踮起脚望向前方:“整整四家人啊,只需要忙活这么一点点公地。”

“唉!说这些有什么用呢?”某位村民,深深地叹息一声:“谁让我们不是老威廉的邻居呢!”

“唉!”整齐的叹息。

十几步外,完整地看完了这一幕,鲁伯特拍着女儿的肩膀:“艾琳娜,看到了吗?听到了吗?只要格雷斯点点头,就轮到别人对我们叹气了。”

“嗯!”

健壮美丽的艾琳娜,很坚定地点了点头。

走到了特别优待的公地区域,跟随的警役从旁边搬来一块大石头,放到明显比书记员口中“树”要超出好几步的位置,当做分隔的界限。

吴清晨刚刚向警役微笑致谢,不远处,狄恩和艾尔摩,牵着几头耕牛走了过来。

“洛斯,是这几头吗?”

“是这些吗?理查德叔叔?弗里曼叔叔……”吴清晨转过身,望向几家的家长们。

“呀!”

尽管前面已经得到了两个惊喜,当看到眼前几头耕牛的时候,理查德等人,还是忍不住发出了整齐的惊呼。

“好壮的牛!”“这头也是!”

狄恩和艾尔摩牵过来的耕牛,无一不是强健有力,膘肥体壮,还没有走到近前,就已经显得比几家人牵过来的耕牛要大上一圈。

这估计已经是领主老爷牲畜棚中,最强健的几头耕牛,看着它们,理查德等人忽然有些不安:

有了它们的参与,这一次夏役,无论是自己,还是自家的耕牛,无疑都要轻松许多许多。但是……可是……然而……

“好牛啊,真强壮呀……”

走到狄恩和艾尔摩身边,理查德轻轻地抚着其中一头耕牛的腰背,感受着厚厚皮毛下血管有力的搏动,感受着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忽然,理查德轻轻地叹息一声,转过身,对吴清晨说道:“洛斯,你太帮忙了……理查德叔叔很感激,不过,这些牛就真的不用了。”

“是啊,这么显眼,别人会说闲话。”霍特也神色复杂地附和:“反正就这么一点点地方,我们自己家里的牛,就可以忙活了。”

“嗯!”“是这样!”弗里曼和托尔德也连忙赞同。

“有什么显眼不显眼……”

吴清晨也走过去,毫不在意地拍着强健的耕牛:“尽管用,不用管别人说什么!”

“可是,别人……”几位家长还有些犹豫。

“别人……呵呵……别人,很重要吗?”

吴清晨笑着说道:“理查德叔叔,还有霍特叔叔……我父亲都告诉我了:上一次我家耕牛受伤的时候,你们在大雨天,在最忙的时候,用鞭子抽着家里的耕牛,足足翻了三倍的份地……就为了让我家能借用到你们的耕牛!”

“还有!托尔德叔叔……”吴清晨回过头,望着另外两位老邻居:“要不是你借出了犁车,我们想卖力都没有农具!最后,要不是弗里曼叔叔借锅给我们,煮药草的时候,我家连饭都没法吃!别人?哈哈,那个时候,别人在哪里?”

“唉!”

听着吴清晨的话,几位家长面面相觑,理查德深深地叹口气:“洛斯,不要怪别人,村子里,谁都不容易呀……唉,很不容易。”

“我没有怪谁。”吴清晨缓缓地摇头,脸上的表情相当真诚——就算刨除地球培训的因素,此刻,吴清晨脸上也会同样的真诚:“我也知道村子里谁都不容易……正是这样,我才会更加感激各位叔叔,谢谢各位叔叔帮忙照顾。”

“洛斯,你……”

诸人沉默间,理查德久久无语,最后化为一声长长的感慨:“……好孩子啊。”

“别担心,理查德叔叔……”

注意到众人还是有些不安,吴清晨指着四周:“其实这些都没有什么大不了……这片公地也好,这些农具也好,这些耕牛也好,都是小事!放心吧,书记员和庄头那边,他们的亲戚……”

说着,吴清晨回头看看狄恩和艾尔摩,“都好了吗?”

“好了……”狄恩连忙点头,“书记员的弟弟那边,安排了两头最壮的牛。”

“艾斯皮尔的老邻居,多弄了一头牛,庄头的侄儿那边,是三头……”随着吴清晨的目光移动,艾尔摩也立刻回答:“他们都很高兴。”

“瞧……”

吴清晨双手一摊:“警役头领,书记员,还有庄头,现在都很高兴,别人说什么,重要吗?”

“唔……”

不得不说,限于阶层眼光的缘故,作为艾克丽村庄自由民中最普通的一员,理查德等四家人,早已习惯了谨小慎微的思考方式,从心底里就畏惧和警役头目、书记员、庄头这样的村庄管理员打交道,除了贿赂之外,直接和这些人进行其他方面的利益交换,是理查德等人很难第一时间想到的途径。

“好了,别想了!”

没有给理查德等人留下思索的时间,吴清晨招招手,示意两位牛倌帮工,将耕牛牵到理查德等人的身旁。

“来,来……牵牛吧!先装我们自己的犁车!等下犁把式还要送重犁过来……”

“哎呀,看,已经来了,理查德叔叔,你瞧那边,车把式和犁把式都过来啦!”

顺着吴清晨指的方向,理查德回过头,果然看到了笑容满面的犁把式和车把式,他们结伴而来,身边跟随的儿子和学徒们,手中抬的,肩上扛的,分明都是老爷仓库里最好的犁车和其他工具。

看着这些,再看看份地,再看看农具,再看看耕牛,再看看吴清晨脸上温和的笑容……

半个月之前,大雨磅礴的份地,耕牛身上的鞭痕,妻子的埋怨,儿子的咳嗽,身体的疲惫,心中的苦痛,这一瞬间,通通变成了甘甜。

下一刻,理查德深深地吸了口气,他连忙抬起头,看着远方,才忍住了转过身时的泪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