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总是能干完?/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位手艺人全力协助下,犁车和其他工具,装配的速度非常快。

“好了……”

没多久,道谢和告别之后,手艺人领着帮手离开,继续去忙他们的活儿,站在耕牛旁边,吴清晨转过身,面对四户老邻居的家长:“各位叔叔,什么都准备好了,从现在开始,就都听我的?”

“听你的!”

“洛斯,你尽管说吧!”

“让我们怎么干,就怎么干!”

这是早已商量好的决定。

有了前面四十几天小规模合作,一起修缮道路、木桥,以及互相交换耕地忙活的经历,四家老邻居都喜欢上了集体劳作的方式。

前两天,趁着吴清晨比较闲暇的时间,四位老邻居的家长们,集体上门,希望吴清晨牵头,继续主持夏役时的集体劳作。

“好!”

吴清晨环顾一周,先找出地球团队早已为他挑选出来的,四个农夫家庭里,耐力最差劲的两位小农夫:“威利,亚撒,等一下,你们俩就跟着我走,把经过的石头都趟出来……这个活儿,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干吧?”

“我知道!”“洛斯哥哥,我也知道。”

两个身高和吴清晨差不多的小孩子,立刻开始捡吴清晨身边的石头。

“放一堆,放一堆!”吴清晨教两个小家伙,将四周散落的硬泥块和小石头堆放到一起。

“奈哲尔,阿尔杰……”吴清晨又点了两个年纪相当的小孩,“你们抬一下篮子,跟在威利他们后面,走到哪里,就把哪里的石头装好,丢到公地外面去……明白吗?”

“明白,洛斯。”

被吴清晨点到名字两个小家伙,马上蹲下去,捧起弟弟们刚刚堆成一团的石子,放进了篮子里面。

“理查德叔叔、弗里曼叔叔……”

接下来是两位手臂最稳定,翻耕经验也最丰富的农夫,“等下就拜托你们赶牛。”

“好,洛斯你放心吧。”

两位老把式拍拍已经扶好的犁车,沉稳地回答。

“然后是保拉婶婶、詹妮婶婶……”

就这样,吴清晨一个一个点选过去,按照地球参谋团预定的方案,给公地中每一位农夫,都安排到了合适的岗位。

“好……差不多了……大家都记住了该干什么吗?”

对每一位村民都告知了两次之后,吴清晨再次望向人群。

“记住了!”“都好了!”“开始吧,洛斯。”

老邻居们纷纷应和。

“好,那就开始了!威利,亚撒,你们跟我来!别人都跟上!”

“好!”

随着吴清晨一声令下,分配给四家老邻居的公地里,每一位村民都忙活了起来。

以中古世界村民们贫乏的知识水平和生活经验,吴清晨面前的这些农夫农妇,当然不可能接受太复杂的指令。

事实上,堆石子也好,提篮子也好,扶犁车也好……

吴清晨的每一项安排,都是这些村民们早已经熟练掌握,每一年每一月,甚至每一天都要干那么几次的活儿。

差别在于,平时这几个家庭,或者说中古世界绝大多数家庭进行农业生产的时候,每一位劳动者,都会在大部分劳动环节上来回串岗。

很难像吴清晨现在这样,将每一个劳动者,固定于某项单独劳动岗位的情形。

几十步外,书记员托尔身边,站着一位和吴清晨差不多年龄的小孩,小孩不时捂着嘴咳嗽,静静地盯着托尔清点人头,刻画羊皮卷,偶尔抬头望向四周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吴清晨那边的动静。

“父亲,父亲……”只看了几眼,小孩就很是惊奇,连忙拉着父亲的手臂:“你快看,你快看,看那边!”

“唔……”

还在继续清点应役村民的书记员转过头,朝吴清晨一群人的方向看了两眼,很奇怪地回过头:“没什么呀……怎么了,艾利克?”

“那个那个……”小孩使劲指着公地:“洛斯他们,怎么这样干活呀?

“怎么了?”托尔又看了几眼,忽然露出恍然的神色,“噢,这个呀……艾利克,你前阵子生病了,不知道村子里的事儿……洛斯他们几家,平时就经常这样干活。”

“这样干活!”艾利克脸上的惊奇更多了,“这样干活,难道有什么好处吗?”

“当然啊!”托尔点点头,摸摸儿子的脑袋,“这样干,比其他人要快一点。”

“啊?为什么会快一点?”

“这个呢……你先等一下……”

说到这个话题,托尔先摆摆手,示意儿子稍稍安静,然后麻利地清点完已经走到了身边的几户村民,然后才合上羊皮卷,牵着儿子,走出几步,站在某位比较高的位置,指着吴清晨一行所在的方向:“来,你先看看,看洛斯他们几家,和其他人干活的时候,有什么不同。”

“太不同了!”艾利克立刻回答。

“那到底是什么不同呢?”

“唔……”

艾利克睁大了眼睛,仔细望向吴清晨一群人,然后再看看周围其他村民,开始慢慢地总结:“最小的孩子捡石头,大一点的孩子抬篮子……大人犁田,哥哥们跟在最后面敲碎硬泥巴……啊,还有人在堆火塘……这是要直接在公地边上做饭吃吗?”

“对。”

托尔赞许地点点头:“艾利克你看的很仔细!这就是洛斯他们干起活来,要比其他人快的原因。”

“啊?那为什么其他人,不也这样干呢?”

“其他人当然也想啊……”托尔摇了摇头:“可是干不了呀。”

“呃……”艾利克脸上的表情非常疑惑。

“不捡石子还好说,大不了撞一下脚……你看那边……”

托尔随便指了个方向,另一片公地里面,另一个家庭,父亲和长子,扛着一台犁车,母亲和另外两个儿子扛着另一台犁车,一家人赶着两头瘦牛,五个人深深地弯腰,默默地在泥地里艰难地跋涉,时而有人龇牙咧嘴,皱着眉头蹲下,从泥土里面翻出一两个小石头,将它们远远地抛出公地。

“你看他们,全家人一起卖力都这么费劲……哪里还能分出人手,专门跟在后面敲硬泥块呢?”

“那硬泥块怎么办?”艾利克问道:“这可是翻耕必须干的活儿呀!”

“办法多着呢……”托尔一边说,一边指向了其他的地方。

顺着托尔手指移动的方向,儿子看到,某些家庭,犁出一定的距离后,再回过头,走回出发的地方,一起敲碎泥块;某些家庭,一路不回头地翻耕,大约是打算将活儿留到后头;某些家庭……唔,这家伙想把硬泥块埋起来,被警役发现,正在挨棍子。

毫无疑问,这些选择,都不如吴清晨身边四户老邻居的做法:

前面小家伙们清理掉石子,中间的主要劳动力放心大胆地翻耕,后面的人再趁着泥块湿润松动的时候敲碎,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省时省力。

“原来是这样,这个办法,必须人多才好用啊……”

想明白这一点,儿子又冒出了新的疑问:“不过,人多的话……为什么其他人,不也几家几家凑到一起干活呢?”

“怎么会没有呢?唔……你跟我来……”

这样的示例似乎有点难找,托尔拉着儿子,换了好几处位置,才终于找到了类似的素材:

又一处份地里面,两户人凑到了一起,一个最小的家伙在前面捡石头,一个稍大点的孩子提着篮子运送石块,五个最强壮的劳动力一起犁田,两个农妇和剩下的次要劳动力,拎着农具清理硬泥块。

活脱脱一处吴清晨/洛斯邻里翻耕协作的缩水版素材。

“哇……”艾利克张大了嘴巴。

“来来,应该还有……”

很满意地看着儿子的表情,托尔又带着艾利克转了几圈,找出了又几处类似的情形。

“发现什么了吗?”

“唔……”

艾利克沉吟着回答:“大部分都是两家一起,很少有三家一起……而且根本没有像洛斯他们那边,把活儿分的那么细……父亲,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

托尔脸上浮起了几分苦笑:“……艾利克,假如你们家,和另外一家一起干活,你会让谁犁田,让谁敲硬泥块?”

“父亲……”艾利克疑惑地问道:“我们家的份地,不是都交给农奴了吗?”

“咳……好吧。”托尔咳了一声:“如果你叔叔家,和另外一家一起干活,你会让谁犁田?让谁敲硬泥块?”

“唔……”

艾利克陷入了沉思。

“洛斯教理查德他们的办法,不是这么好学……”

托尔悠悠地说着:“不过也没什么,村子里就这么多活儿,能学会呢,就轻松一点,不能学会呢,就累一点吧……反正每年都这样,每年总是能干完。”

————————

距离教育进行时的书记员父子几处拐角之外,距离吴清晨等人几百米外。

矮树旁,站着一头喘息的瘦牛,泥地里,斜斜地倒着两台犁车,田埂边,软软地瘫着四个身影。

“呼……呼……格吉尔……”

农妇喘着气,扭头偏向身旁的丈夫:“要不,答应肯尼思吧……孩子们……呼……呼,还有牛都太累了。”

“呼……呼……”

丈夫费力地坐直了一些:“答应……答应他什么?”

“像洛斯他们那样,像理查德他们那样,一起干活呀!”

“哼!”丈夫从鼻孔中喷出了一口气:“指望……呼……指望什么,都别指望他!”

“为什么,你们是兄弟呀!”

“分家前一天偷走两只鸡的兄弟吗?侄子两天没吃饭,都不肯借一把麦子的兄弟吗?”

“唉……”妻子深深地叹息一声,不再说话。

“再说了……”丈夫却没有停下来:“肯尼思家的婆娘,你又不是不知道,一起干活……哼,你是想一个人抗犁车吗?想让我们家的牛把所有的活儿都干了吗?”

妻子默默地点了点头。

过了片刻,丈夫安慰地拍了拍妻子:“好了,你也不用太担心……又不是第一次夏役,反正活儿都在这里,每年都熬过来了,今年又会有什么不同?”

————————

和这对小小争吵的夫妻,隔着一个小山坡。

同样疲倦的一家人。

心疼地抹着耕牛背上的汗迹,长子望向了家庭的主人:“父亲,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呀……晚上,我再去找一找克拉克叔叔吧?”

“唉……”

“找什么!”

父亲叹口气,沉吟着正要说话的时候,次子已经满脸气愤地叫了出来:“要找,也应该是克拉克来找我们!明明就是他家婆娘和他儿子偷懒!怎么!骂两句不行吗?说他们偷懒还说错啦?他家都耕完了,咱们家最后一块份地没耕完,结果反而是我们的错?”

“啧,瞧瞧你说的话!”

父亲恼火地盯着次子:“你以为人家没看见呢?帮克拉克家耕地的时候,就你干的活儿最少!还有,要不是一起干活,咱们家可能耕到最后一块份地吗?”

“那是因为……”

“好了好了!”父亲打断次子的解释和理由,重新面向了长子:“想去的话,你晚上就在去问一问吧……不过,上一次,克拉克真的很生气,很难让他再愿意啊……”

“我们才应该生气呢!”

次子又嚷了起来:“不愿意就算了!反正活儿就这么点,年年都这么干,也没见哪年累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