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懒鬼/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天之后。

“累吗?”

“不累!”

“你歇一会吧,让我儿子来扶犁……”

“不用!不用!我还能干一会!”

“你已经干了很久啦!”

“再加把劲,早点干完,然后咱们都回去照料自家的份地!”

“树”和“小水”之间,吴清晨/洛斯的老邻居们,脸上挂着欢欣的微笑,嘴里说着欢喜的话题。

这些人都很清楚,没有吴清晨帮忙,艾斯皮尔、托尔、奥康纳,这三位艾克丽村庄的准老爷,以及手艺人不可能对他们特意照顾,没有吴清晨参与,四家人忙活的效率也不可能这么高。

有这样的认识,又有前面几十天合作的经验,四户老邻居只要想将这样的轻松活儿一直维持下去,就不会特意偷懒,积累矛盾。

作为村庄牛群的主要负责人,花费一两个小时,等着四户老邻居合作比较熟练之后,吴清晨就开始在两位兄长和牛倌帮工的陪同下,管理牛群,田间巡视。

这两天的时间里,吴清晨毫不意外地发现,村庄里确实还有很多村民,也对集体劳动,分工合作的方式动心,但真正能做到的却寥寥无几。

百万年进化史,赋予了人类一项极其宝贵的,能够有效保护自身,进而维持种群繁衍的能力:自私。

放到中古世界的小村庄,“自私”这项能力的作用下,村民们自发组成的合作小团体,很容易因为劳动量的分配不均,劳动力的能力差异,或者是某些言语中的小矛盾,造成本来就不够牢固的团队破裂。

就算是理查德等人,也先是有吴清晨从书记员那儿分配到最轻松的公地,又有牛倌职权弄来的好几头壮牛,还得到同一阶层手艺人明里暗里的照顾,最后又有之前许多次成功的经验打底,这样才以巨大的生产力优势,提前消灭了四户老邻居之间可能发生的摩擦。

这么多前提总和在一起,才形成了此刻和谐和美的劳动场景。

而除了小部分运气极好,找到了全然不计较得失的傻瓜,或者是彼此关系本来就极其亲近的兄弟之外,缺乏合作伙伴的大部分村民们,就只能既羡慕嫉妒恨地看着合作公地的活儿快速完成,又暗暗怨恨着其他村民,怎么就不愿意脑子进点水,让自己的家庭占点便宜。

心中再顺便抱怨一下主宰: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我家没洛斯!为什么我家邻居不是洛斯!为什么我爹和洛斯他爹关系不够好!

没错,无论是警役头目、书记员、庄头,还是艾克丽村庄的村民,都将劳动效率提升的功劳,大部分归功于“洛斯面子”带来的照顾,小部分归功于“洛斯恩情”带来的和谐。

至于分工合作本身的意义?

拜托,没有前面两项的“面子”和“恩情”,它连实施都不可能,纠结于“分工合作”这样的细枝末节,有意义吗?

这样的想法,在目前的艾克丽村庄,确实也不能说错。

但蜂巢行动全面铺开之后,巨大的劳动力缺口即将袭来,等着村民们到时候再慢慢察觉、摸索、总结、执行,肯定赶不上《磨坊战略》的进度。

要让这些人真正意识到大规模分工合作的巨大意义,必须刨除“吴清晨/洛斯”自带的照顾光环,才能震撼人心。

想着参谋团给自己解析的形势,吴清晨的目光,投向了艾克丽村庄自由民之外的某个群体。

一个无论书记员、庄头、还是手艺人,都绝对不会予以照顾的群体,一个暂时免疫“吴清晨/洛斯”光环的群体。

————————

“洛斯,你来啦!”

比四户老邻居负责区域要大出好几倍的公地小道旁,小安德烈拎着一根棍子,身边跟着一名警役,正在树荫下走来走去。

远远地看到吴清晨,小安德烈踮起脚,使劲地挥手。

“日安,安德烈。”

吴清晨微笑着走了过去,“今天干的怎么样了?”

“唉!还不是一样!”

一提到这个,安德烈就愁眉苦脸:“这些该死的懒鬼,眨一眨眼睛就开始偷懒,还能干得怎么样?……唉,比别的地方慢了好多!”

这是小安德烈负责的公地。

负责的意思是,为了帮助小安德烈培养统治阶级应该拥有的技能,从前一年开始,艾克丽村庄每一次夏役进行的时候,普拉亚牧师都会特意交代书记员,划出一片公地,同时丢下十几只,或是二十几只懒鬼,让安德烈实习田间管理,监督懒鬼的能力。

“这样啊……”

走到安德烈旁边,吴清晨抬起手,遮住刺眼的阳光,望向这一大片开阔的,肥沃的公地,以及正在这片公地里面忙活的身影。

吴清晨的面前,二十几个沾满了泥土的懒鬼,正扶着七八台木制的犁车,在泥泞的田地里艰难跋涉。

大约是为了仅余的衣物不被损坏,这些汗流浃背,喘息连连的懒鬼们,绝大多数浑身赤裸,他们肋骨嶙峋,腹腔凹陷,在此之下,就连隐私部位都没有遮挡,双脚自然也是没有鞋子可以穿的,当他们将脚艰难地从泥土中拔出来的时候,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上面覆着一层又一层的伤痕和老茧。——就和他们身上的痕迹一样。

几名警役跟在这些懒鬼们的身后,当某位懒鬼或是剧烈咳嗽,或是打了趔趄,或是栽进泥土,或者打算以其他花招,开始偷懒的时候,两名警役就挥着手中的棍子,狠狠地砸向这些懒鬼,用仁慈的疼痛,帮助他们驱赶身上有关懒惰的不良习性。

进入中古世界几十天了,这样的场景,吴清晨已经看到了很多次。但每一次看到这些的时候,吴清晨都只能坚持十几秒,就情不自禁地将视线转向其他的方向。

又能转向哪里呢?

入眼所见,全都是属于老爷的土地。

吴清晨再怎么转头,也只能看到一个比一个,更加高效的除惰方式。

一个懒鬼摔倒,全家懒鬼挨打。

一个懒鬼瘫软,同组懒鬼挨打。

连续倒地三次,拖到路边围殴。

吊起一只懒鬼,警醒其他杂碎。

而这些,正是小安德烈站在此地的理由,正是他需要实习,需要学习的重要内容。

现在……是0001年02月28……

距离移动第一个蜂巢已经过去三天……

距离蜂巢的效果出现,还有……

吴清晨微微仰头,默算时间。

算起来,现在应该差不多就是参谋团预计的某个时刻。

吴清晨做出了决定。

“安德烈,这样不行呀。”深吸口气,吴清晨转回身体,重新面向了小安德烈。

“是啊……”安德烈也深有同感,“这些懒鬼,骨头都敲硬了,棍子已经不太好用。”

“那么……”吴清晨问道,“你有没有想过,用一下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安德烈反问。

“唔……比如,像理查德,弗里曼他们那样?”

“理查德他们那样?”安德烈很快摇头:“不好。”

“为什么不好?”吴清晨有些奇怪。

“唔……老师说我用不好。”安德烈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

书记员划给吴清晨老邻居们的公地,正处于教堂和小安德烈负责公地区域的中间,小安德烈每天早晚都要途经两次,自然看到了理查德等人比其他村民都要快上许多的分工合作过程。

这样的新鲜事,小安德烈当然第一时间就报告给了普拉亚牧师,并打算学一学其中的方法。

牧师老爷只稍微询问了一下吴清晨老邻居们分配到的公地,以及使用的耕牛和农具情况,立刻就点明了吴清晨/洛斯“面子”和“恩情”在其中的关键作用。

了解到这些,小安德烈当然明白,就连自由民都没法齐心协力的分工合作,换成朝不保夕的农奴,就更加不可能实现了。

分析团的预测相当准确,这个小家伙,果然已经问过了牧师。

“农奴不可能吗……”

听完小安德烈的说法,吴清晨一边脑中再次回想参谋团针对此刻的安排,一边轻轻地摇摇头:“……不一定。”

“咦?为什么这么说?”安德烈很好奇。

比较关键的时刻来了。

根据参谋团设计的方位,吴清晨慢慢踱步,将小安德烈的目光,吸引到太阳直射的方向。

很快,小安德烈不由自主地眯起眼睛,抬起手准备遮挡阳光,趁着目标分神,分辨能力下降的时机,吴清晨脸上立刻浮出特意演练过的微笑,并同时用特意演练过的暗示重音问道:“你想知道?”

“想。”小安德烈乖乖地点头,落入吴清晨的节奏。

“可是我光说的话,说不清呀。”吴清晨一摊手,表情充满了力不能及的无奈,语气充满了替对方考虑的诚恳。

“呀?那怎么办?”小安德烈的反应,几乎和模拟时一模一样。

“没关系,我做给你看。”如果“急公好义”能够量化,吴清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快撑到了满值。

“好,谢谢你,洛斯。”

“没事,那我们就开始吧……”

吴清晨侧过身,指向公地,“你选哪边?”

“咦?”小安德烈奇怪地睁着眼睛。

“这边的公地,那边的公地……”吴清晨左右比划一下:“你选哪边?”

“你的意思是……”安德烈大约明白了吴清晨的意思,“每人分一半,这样教我吗?”

“是啊。”吴清晨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可是……”安德烈抓抓头,“要是弄糟的话,老师会骂我呀……这里本来就很慢了……”

“对啊!”吴清晨微笑着说道:“本来就很慢了,你还怕什么呢?”

“好像也对啊……”话是这么说,小安德烈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放心吧!”

既然仅仅执行参谋团制定的计划A就已经直接奏效,吴清晨干脆将原计划用于计划B的物资也一起放出,制造暴击:“弄糟的话,用蜂蜜赔你!”

“好!”

蜂蜜的刺激作用明显,安德烈答应的时候,声音都大了几分。

“那就选吧……”

吴清晨伸手示意。

“这有什么好选的……”安德烈随意地抬起了右手:“我选这边。”

“人呢?选哪些?”吴清晨指向公地里沾满了污泥的身影。

“这些懒鬼,也是一人一半吗?”安德烈问道。

“当然。”吴清晨指着公地的手臂,慢慢地移动着:“公地,干活的人,犁车,都是一人一半,唔……还有警役。”

“好……”安德烈点点头,正准备伸手的时候,忽然顿住:“唔,等一等……你教我的话,还是你先选吧。”

“行,那就我先选。”

说不出什么缘由,本来绝大部分时候,都特意礼让小安德烈,以持续积累更多好感的吴清晨,这一次毫不客气地答应下来。

下一刻,吴清晨微微抬头,望向公地。

准备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