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夜读 APP取消收藏再添加/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农奴们捡石子和树枝的结果,盘点的工作相当轻松。

都不用走进公地,吴清晨和安德烈此刻站的位置,就可以看到:总共十二名农奴,用石子和树枝堆出来的一个个小堆,在公地里形成了十二条虚线。

最卖力的农奴,堆出来的虚线自然越远。

这条最远的虚线之外,另外还有三条虚线也相当长,只比最长的一条稍微落后一些。

可以想象,为了吴清晨允诺的豆子,这几位都有希望获胜的农奴,中间肯定经过了很激烈的追赶。

剩下的虚线,争胜无望之下,就显得敷衍了许多,大部分都在胜利虚线的一半左右。

最后,还有两条虚线,甚至没有达到最长虚线的三分之一。

“这两个混蛋!”

随手从警役手中抢根棍子,安德烈转过身,就要冲向最后两条虚线指着的懒鬼方向。

“等等,等等!”

吴清晨一把将安德烈抓住,指着十二条虚线:“现在,能看出来谁偷懒了吧?”

“这样当然能看出来!”安德烈紧紧地捏着棍子,没好气地回答:“可是,这是干同样的活儿……这有什么用呢?理查德他们干活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呀!”

“怎么会没用呢?”

吴清晨微笑着说道:“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等下让他们像理查德那几家人那样干活的话,捡石头的人应该达到什么速度。”

“咦!”小安德烈立刻反应过来,脑子里也瞬间转过了很多念头:“那……那等下……还有运石头,犁田……好像都可以……”

“没错。”吴清晨微笑着点头。

“还可以这样。”安德烈喃喃念着,手中的棍子悄然松开。

当然可以这样,这可是人力资源管理很重要的一项原则:岗位定责。

当然,如果仅仅只有这一项的话,也就能吓唬一下安德烈这个13岁的小孩,中古世界这么多基层领主,不至于这点道理都想不明白。从来没有实施这样的方式,其中自然还有很多其他的障碍,以及许多复杂的原因。

“好了,先把豆子给最快的家伙吧……”吴清晨指着正盯住警役手中篮子流口水的农奴们:“等下还有很多活儿,都要找出最快的速度。”

“好!”

安德烈用力点点头,悄悄凑到吴清晨的耳边:“洛斯,能知道这群懒鬼捡石头最快的速度……这碗豆子,给得很值得呀!”

当然值得,这是又一项来自人力资源管理学的深深恶意:最佳个人奖。

将农奴们重新集中起来,十一个懒鬼不断吞咽着口水,双眼冒火,恨不得从里面伸出一只爪子的氛围里,获得“最佳个人奖”的农奴哈利,飞快地吃着豆子。

“好了……别看了!”

嘴里说着“别看了”,实际特意等到哈利将木碗舔得干干净净,再摸着肚子露出惬意的神情之后,吴清晨才宣布下一步的行动:“都去捡石头和树枝……”吴清晨指着最远的虚线:“都堆到哈利的位置,然后再回来……嗯,哈利不用去,坐这里歇歇吧。”

农奴们离开了,没有了豆子的鼓舞,再次捡石头和树枝的时候,农奴们明显又磨蹭了许多。小安德烈注意到,有几位农奴,趁着捡石头偶尔凑到一起的机会,似乎正在交头接耳。

“咦?”

看着这一幕,小安德烈略略思索,然后对吴清晨说道:“洛斯,你知道吗?等下再让他们运石头的时候,这些混蛋可能会一起偷懒!”

“我知道……不过没关系。”

13岁的小安德烈,都能很快明白找出单项农活最快速度的目的,某些比较敏锐农奴能够察觉到其中的恶意并不奇怪。

不过,根据地球团队指点的原则,特意挑选出来的,身上伤痕最多的农奴,除了拥有安德烈口中既喜欢偷懒,又不听话的特点之外,还拥有特别喜欢动脑筋的素质。——而古往今来,让喜欢动脑筋的家伙齐心协力,可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且,为了最大程度地消灭农奴们团结一心,集体怠工,以降低未来劳动标准的可能性,除了豆子的诱惑之外,参谋团还准备了另外一套大餐。

毕竟存在着警役和棍子的威慑,农奴们再磨蹭也有限度,比捡石头冠军多花了两倍左右的时间,所有农奴又回到了吴清晨的跟前。

“都挺不错。”

以这句话作为农奴们消极劳动的评价,小安德烈,和有所察觉的农奴们,毫不意外地听到了吴清晨的第三次指令:“接下来,自己选只篮子,都去公地里装石头,把它们丢到公地外面去……等到下次喊你们回来的时候,丢的最快的人,给一碗豆子!”

无论是否察觉到包装在豆子下面的阴险目的,农奴们同时再次发出了低呼。

“还有!”

就当没看见某几位农奴用眼神隐晦交流的情形,吴清晨继续说道:“到时候再一起干活的时候,这些最快的人,可以自己选择干哪个活儿!”

“没错!”吴清晨声音抬高,双手下压,在农奴们整齐的吸气声中,在农奴们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吴清晨高声宣布:“接下来的活儿,每一次最快的人,到时候一起干活的时候,都可以自己选择干哪一种!”

自己选择啊!

同样是干活,捡石子,装石头流的汗,卖的力气,比敲硬泥何止轻松了一倍?更不用提最艰难,最痛苦的扛犁车了!

人力资源管理学第三击:竞争上岗。

农奴们本来就没能成型的串联,瞬间烟消云散。

“陆斯恩!还是从你开始,去吧!”

犹如离弦的箭一般,陆斯恩飞快地奔向了刚刚由他自己补齐的石头堆虚线。

十几分钟之后,第二个冠军角逐出来了。

给豆子,颁奖品,制造热烈的氛围之后。

“接下来是犁田,三个人一起犁,最快的给三碗豆子!陆斯恩,贾艾斯,凯尔,你们三个一起,去吧!”

三条离弦的箭射出!

就这样,或单人一组,或两人一组,或三人一组,捡石头,运杂物,扛犁车,敲硬泥,去残茬,翻田垄,整犁沟……

夏役翻耕的全部劳作内容,被吴清晨分解成一个个单独的项目,在21世纪人力资源管理学的操纵,或者说逼迫下,农奴们热火朝天地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天色慢慢变暗了,简陋日晷上的投影拉得老长,全部项目测试也终于完毕。

这段时间,对农奴们的体力来说,自然是很严酷的测试,对小安德烈的体力来说,也是极其严峻的考验。

知道九年义务教育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乘除法——小学二年级水平的巨大意义吗?

看看小安德烈这一天的惨痛经历就明白了。

测试得记录吧?结果得运算吧?目标得设定吧?

这当然是小安德烈的工作。

第一步:用一根树枝,在一片临时清扫出来的沙地,小安德烈记下了这些测试的每一位冠军。——这是最简单的部分,不需要消耗多少体力。

第二步:数学——不,应该说算术——水平,刚刚能够将一至一百磕磕巴巴念出来的小安德烈,在吴清晨提醒下,用脚步丈量的方式,记下了这些测试的冠军们,每一个项目在最快的劳动速度下,可以达到的位置需要的步数。

——这些数字当然超过了一百,不过这倒没什么,有吴清晨在旁边提醒,小安德烈多拿几根树枝,勉强解决了暂时还没有掌握的千位数进位问题。痛苦的部分是,一旦念错,又没有及时纠正的话,安德烈很容易忘记之前已经念到的数字,只能回到出发的地点重新开始!

到这一步为止,安德烈已经走了很多步,晒出了很多汗。

接下来的第三步,真正的考验到了!属于脑力和体力的双重考验到了!

算术水平,完全没有开始接触乘除法运算的小安德烈,同样还是在吴清晨的帮助下,艰难地确定了测试时间(每项大约十五分钟),换算成比较合适的劳动时间(吴清晨出于某种目的,建议的连续劳动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应该是八倍的比例关系。

——对照日晷,数着木棍,小安德烈极其痛苦地完成了这个相当复杂的除法。

然后,为了确定农奴们在两个小时这个正常的劳动周期下的最快速度,小安德烈又握着一大把木棍,将每一项测试冠军们达到的步数,都走了八遍,才总算用变通的方式,完成了这个乘法!

全部走完的时候,小安德烈两条腿都在打摆子,身上的汗水,也已经可以和公地中辛苦劳作的农奴们媲美。

一半是因为劳累,一半是因为巨大的心理压力!

比如说:234*8。

很简单的小学算术题吧?

给张纸随手就算出来了是吧?就算空手也可以勉强算出来是吧?

然而,在学渣小安德烈实际运用的时候,却变成了走100步,丢跟长木棍,再走100步,再丢跟长木棍,再走34步,丢跟短木棍,再走100步,丢跟长木棍……一大把长短木棍丢完,才算完成了一项测试的运算!

流程得有多复杂?心理压力得多大?

中间要是偶尔再念错一次的话……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地球为艾克丽村庄的夏役翻耕,设计分工合作方案时,已经充分考虑到了中古世界的算术水平,避免用更加令人绝望的统计学,继续刺激小安德烈此刻已经很脆弱的神经。

通过对流程的安排,以及每个岗位的人力配置,地球设计出来的翻耕分工合作方案,既杜绝了劳动力闲置浪费的情况,又尽量保持着每个步骤的进度保持大致的统一。

十二个农奴全力竞争的情况下,每一项分解出来的农活冠军,在十五分钟的测试时间里,到达的距离相当接近。

换句话说,普通地球人,或者是普通的艾克丽村民,甚至是愚蠢的艾克丽懒鬼,都只需要看一眼测试时相当接近的结果,都可以预计到就算翻八倍之后,结果也应该同样接近。

然而,经历了乘除法的折磨之后,小安德烈对自己总结规律的能力已经失去了信心,将每一项农活测试时最快速度达到的距离,都扎扎实实地地走了八遍,才一边拖着疲惫的身体,一边总算是真正地安下了心。

这个时候,离吴清晨过来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

使用警役临时回教堂搬运过来的羊皮卷和刻画工具,小安德烈记录下宝贵的数据,看了看天色,向吴清晨说道:“看来今天是来不及了,明天才能真正开始呀……”

安德烈的语气中,充满了对明天的期待。

“嗯。”

吴清晨轻轻地点点头。

“好了!”小安德烈偏头望向警役:“准备准备,让这些懒鬼都回去吧。”

“好的,老爷!”

警役们轰然应诺,公地里的农奴们纷纷放下农具,虽然已经有不少农奴产生了不祥的预感,不过,毕竟有同伴多吃了两口豆子,自己也少挨了许多棍子,大部分农奴脸上都轻松了许多。

“对了……”望着同样准备离开的吴清晨,小安德烈问道:“洛斯,明天你还来吗?”

“来,当然来!”

看着公地里的农奴,吴清晨重重地点了点头。

怎么能不来呢?人力资源管理,套路还很多呢!

————————

深夜,教堂。

这一天特别忙碌,送走管事,收起刚刚清点完的账目,普拉亚牧师伸个懒腰,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过侧门,准备回到自己休息的房间。

经过小安德烈卧室的时候,普拉亚牧师忽然看到一线微光。

凑到没有关齐的门缝边,普拉亚牧师看到,今天一整天没见,平时早就躺到床上,生怕少睡了一小会的安德烈小懒鬼,此时正凑在点燃的灯芯草前,面前摊开厚厚的数典,嘴中正在喃喃地念着:

“55,56,57,5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