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效果/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吴清晨一声令下,三支队伍都开始飞快地干活。

“好快!”站在公地边上,小安德烈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低呼。

参与了前一天全部的测试,对于分工合作的效果,小安德烈虽然相当看好,但也相当清楚,全部测试项目的100%最快速度,肯定不是这么好完成。

另外,对懒鬼们习性的了解,也增加了安德烈同意许诺豆子的底气。

然而此刻,看着三支队伍,都犹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快地冲向目标树枝所在的位置,安德烈忽然有些不安。

“这么快!”

公地里面,安托万张大了嘴巴,作为警役的福利,每年夏役时,当其他自由民都得在公地里挥洒汗水的时候,安托万可以跟在农奴们身后悠悠踱步。

直到今天,安托万才发现,原来农奴们真正开始卖力的时候,居然能够逼得他不得不小跑着前进,以跟上干活的进度。

“这些疯子不要命了吗?”

另外半片公地里面,没有被吴清晨选中的农奴们,目瞪口呆地望着前一天还同样想尽办法偷懒的同伴们,此刻正专心致志,齐心协力地飞快前进!

呆呆地看了好几分钟,安德烈终于回过神。

“这么快的话……”

下一刻,安德烈飞快地扑向日晷,伸出手指,放到投影的位置比划。

“洛斯,糟糕了!糟糕了!”重新站起来,安德烈顾不得拍去衣袍沾上的泥土,他冲到吴清晨身边,将手指戳到吴清晨眼前,大声叫着:“才过去这么一点点时间……”再指向公地:“他们就已经那么远了!糟糕了!洛斯,等日晷走完的时候,他们肯定可以干到树枝那里!”

连我都不能根据这么一点点时间,看出什么比例……

以你的数学水平……

吴清晨轻轻地拍拍安德烈的肩膀:“别担心,别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安德烈用力地跺着脚,然后,像是被抽中的陀螺一般,安德烈转得飞快,他一会儿冲到公地边缘远眺进度,一会儿凑到简陋日晷旁估算进度,同时还时刻不忘向吴清晨实时汇报进展。

“两个指头了!活儿已经干到小树丛那边了!”

“三个指头了!快到溪水转弯的地方了!”

“三个半指头了!已经超过另外一边了!”

是的,不到45分钟,吴清晨这边的活儿进度,就已经超过了没被选中的农奴。

要知道,召集农奴,编组成队,许诺展望,每一项流程都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这么快就赶上了进度,正是对效果的极佳证明。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领先出发,一直干活,却被迎头赶上,另外一边公地里的农奴们,本就足够苍白的脸色,立刻变得更差。跟在他们身后,警役们挥动棍子的力气和频率,同时提升了一个档次。

和另外一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样是监督的警役,这一路过来,安托万连一次棍子都没有使用。

差不多正是另外一边的警役们开始加大监督力度的时候,就在安托万的身前,最右边一组,负责扶住犁车的一名农奴,也不知是扭到了腿,还是拌到了什么,忽然打了个趔趄,倒进了泥浆。

放到这一天之前,看到这样的情形,安托万可以肯定,不管是不是故意摔倒,这名农奴肯定会磨磨蹭蹭,故意拖延爬起来的时间。安托万大爷,也就不得不冲上去,给这名涉嫌偷懒的家伙喂上几棍,长长记性,顺便警告一下其他有可能效仿的懒鬼。

然而,这一刻,安托万压根没动,因为他知道,马上就会有人跳出来,代替他行使职责。

“你瞎了吗?”“混蛋!”“快点起来!”

好几声愤怒的喝骂,同时涌向了刚刚摔倒的农奴,两只沾满泥浆的脚丫,恶狠狠地踹在倒地农奴的身上,好几双手臂,同时扶住了还没来得及歪倒的犁车。

“赶紧起来!”“装什么死!”“还不快点过来扶犁!”

挨着同伴们的踢踹,听着同伴们的指责,摔倒的农奴麻利地爬起身,顾不及抹去脸上的泥水,赶紧接过了犁车,灰溜溜地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加倍卖力,弥补罪孽。

“过一半了!”

“到麦秆堆了!”

“过第二根树枝了!”

农奴们持续奋力的情形,让安德烈脸上的神情越发凝重。

“快到了!”

“这些混蛋!马上就要到了!”

“该死的,真到了!”

终于,第一支队伍站到了代表100%进度的树枝旁边!

“一组豆子!”

最后时刻,安德烈蹲在了日晷旁边,当第一支队伍到达终点的时候,安德烈一跃而起,恶狠狠地踢飞了几块石子:“一组豆子,没有了!”

“是的,我看到了。”

“糟糕!第二组也快到了!还剩一个指头!”安德烈将食指第一节戳到吴清晨眼前。

“是的,我看到了。”

“混蛋!两组豆子!”又有几个石子,被安德烈踢进了公地。

“第三组,第三组也快到了!”安德烈将指甲盖戳在吴清晨眼前。

“天啦!三组豆子,三组豆子都没有了!”

分工合作之后的第一轮实际劳动:农奴群,三个小组,每个小组都在预定时间内,到达了100%的位置。

“这群杂碎,该死的贪吃鬼!”小安德烈咬牙切齿地望着归来的农奴。

“啧,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想想好的地方吧……”

结果终于出现,吴清晨再次提出了前一天问过的问题:“怎么样,农奴们不一定做不好吧?”

“好,做的太好了!”小安德烈咬牙切齿地回答。

“来,你看……”吴清晨指着另外一边仍然按照以往方式劳作的农奴群:“看那边,现在才刚刚走过一半!”

受到分工合作的三组农奴刺激,另外一边的警役们,催促农奴的时候加倍严厉,逼迫着农奴们付出比以往更多的汗水,以加快进度,就算如此,也只达到分组农奴们速度的一半。

“加倍了……”看着这些,小安德烈总算稍微得到了一些安慰,但想想付出的代价,小安德烈又开始伤心:“加倍了又怎么样,三组豆子,才换来的加倍啊!”

稍微计算一下性价比,安德烈嘴唇都在发颤。

“好了,他们快到了,准备发豆子吧。”

“……”

由于结果明显超出了安德烈的预计,当农奴们全部回到出发的位置时,安德烈才发现,自己压根就没有准备这么多木碗。

农奴们毫不在意地纷纷伸出黑漆漆,泥糊糊的手掌,吴清晨连忙暂停,强制命令他们走到溪边洗干净双手。

几分钟之后。

大树底下,手捧豆子,农奴们珍惜地默默咀嚼,许多农奴吃着吃着,突然流下了眼泪。

“吃,吃死你们,撑死你们!”

结束进食,吴清晨主持下,由最先到达的小组优先挑选岗位,农奴们被编成三个新的小组。

“还是和上次一样,去吧!”

农奴们兴高采烈地冲了出去。

“洛斯……”等到农奴们走远,安德烈凑到了吴清晨身边:“要不,等下把树枝插远一点吧?”

“不,不太好。”

“唔,也对……”安德烈偏过头,看向吴清晨刚才重新涂过湿泥的日晷:“要不,弄一下这里?”

“不,也不好!他们都看着呢!”

没错,几分钟之前,吴清晨调整日晷的时候,农奴们火热的视线,几乎可以将人的身体烧穿。

“那就让他们这样吃?”

“怎么可能!”

和吴清晨说的一样,又两个小时之后,第二轮奋斗的农奴们,只有一支队伍收获了豆子。

又两个小时之后,第三轮,没有任何队伍收获到豆子。

又两个小时之后,第四轮,还是没有任何队伍收获到豆子。

不用吴清晨解释,安德烈也没有再问,就连农奴们自己也明白了:人的体力有限,休息一整个晚上,清晨刚刚出门的时候,处于最佳状态的农奴,才能收获豆子的奖励。

经过一轮,两轮辛苦的劳作之后,体力下降,豆子的好处逐渐变得飘渺。

然而,公地里面:

“快,快,快!”

“要被超过了!”

“不可能!我们这边还在最前头!”

“西奥多快追上来了!”

“胡说!……贾艾斯,快点啊!”

农奴们角逐的激烈程度,一点都没有降低。

通过优先选择岗位的方式,将分项冠军和冠军组打散之后平均分配,这是一项非常阴险的决策。

地球团队设计的分工合作方案,比较轻松的岗位,都处于整只队伍最前方的位置,同时又对体力和技巧的门槛要求极低。

平均分配的冠军们,毫不意外地齐头并进,惨烈厮杀,难分难舍。

迟迟难以决出的悬念,让后面真正卖力的农奴们,每一组都可以看到胜利的希望,朝着迟迟不落下的胡萝卜奋力奔跑。

以第一轮的三组豆子,第二轮的一组豆子刺激农奴,同时建立信誉,紧接着,用原本就属于农奴们的劳动岗位,刺激农奴们继续加倍努力干活。

“怎么样?”

站在公地边缘,吴清晨问道:“现在还心疼吗?”

“哪有心疼?”安德烈略有些不好意思,但更多的却是欢喜:“原来还真是这样,就算没有豆子,这些家伙,也照样可以干到第二根树枝的位置呀!”

“对啊!”

吴清晨轻轻地附和。

第二根树枝,是分工合作的农奴们全力以赴时70%左右的劳动效率,比另外一边的农奴,或者说,比原来的劳动方式,提高了大约35%劳动效率。

望着农奴们努力劳作的背影,吴清晨的目光里,并没有什么愧疚。

没错,吴清晨引进了阴险的人力资源管理方案,吴清晨提高了对农奴们剩余价值的剥削总量,吴清晨降低了农奴们团结一致的可能性。

不过,吴清晨也减少了警役的干预,减少了农奴们挨打的次数,同时还让农奴们,至少每天都可以吃到一两次豆子。

最重要的是,从头到尾,吴清晨都没有提高农奴们一丝一毫的劳动量。

就算是得到豆子的第一轮和第二轮劳作,吴清晨操纵的农奴们使出的力气,也从始至终没有超过另外一边被警役们加倍用棍子抽打的农奴。

这35%的增长中,有10%来自于地球团队设计的分工合作先进方案,有10%,来自于农奴们积极性提高之后,不再需要与安德烈、警役斗智斗勇,得到的结余。

最后15%,来自于一小撮平时爱动脑筋的家伙,平日或是偷偷隐瞒下来,或是通过各种方式,让其他农奴负担的劳动量。

大部分农奴们,正在为以前100%,甚至120%的辛苦降低到70%而欢欣,某些原本只需要50%辛苦的家伙,却因为一项项测试出来的标准,一项项人力资源管理方式必定考虑到的局部公平性,逼迫着不得不同样付出70%的汗水。

如果说吴清晨的做法,对谁造成了伤害的话,大约只剩下这些聪明人。

不平则鸣。

当天夜晚,某间漆黑的木屋中,四五名农奴偷偷地聚到了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