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光芒/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书记员和庄头自然不需要排队。

领着警役,顺着众人让出来的道路,几人次第通过了摇摇晃晃的原木。

木桥的这一边,村民依然很多,不过已经可以按照接近正常的速度行走。

再一次慢下来的时候,距离吴清晨/洛斯移动蜂巢的份地,只剩下一个拐角的小弯遮蔽视野。

“多了吧?多了吧?对吧!”“好像多了一点!”“应该一样会多呀!”“可是……真的看不出来……”

正前方,十几名农夫和农妇或弯腰,或半蹲在份地旁边,拨开荞麦的花朵和叶片,仔细观察底下的荞麦杆儿。

已经进入花期的份地当然不能踏进去乱踩。

于是,理所当然地,这么多村民,很容易地就将本就不宽的拐角处,挤得只剩下一条就算侧身都很难通过的缝隙。

作为艾克丽村庄的管理人员,奥康纳和托尔当然很熟悉每一位村民,以及这些村民们需要缴纳恩税的份地位置。

拐角这样的标志性位置,很容易就在村庄发展的过程中,成为天然的份地归属分割点。

挤在拐角处的十几名村民,正是这几片份地的主人。

摆摆手阻止跟在身后的警役驱散人群,奥康纳慢慢地踱了过去:“在干什么?”

“呀,庄头。”“是庄头来啦!”“书记员也来了……”

“请庄头和书记员看看吧!”

“对,快请他们看看!”

农夫们纷纷转过头来,这些人的脸上的神情非常相似,都充满了怀疑、焦躁,和急切,没有一个人记得摘帽行礼。

“怎么……”奥康纳并没有介意:“要我们看什么?”

“看看麦籽……”“请您瞧一瞧吧,我们的麦籽多了吗?”

“唔……”奥康纳偏头看了看身边的书记员,后者马上点了点头:“好,我们看看。”

奥康纳和托尔同时蹲了下去。

拨开花朵,抬起叶片,盯着底下一节节稀疏的麦籽,奥康纳看了许久。

好像……没有什么不同……

这么想着,奥康纳朝旁边看了一下:“怎么样,麦籽多了吗?”

托尔微微摇头。

看来确实没有什么不同。

得出结论,奥康纳重新站起身,在村民们希冀的目光中,缓缓地摇了摇头。

农夫们,农妇们目光中的神采,迅速黯了下去。

顺着再次让出来的道路,奥康纳和托尔走过了小弯。

和拐角处一样,前方的每一片份地的旁边,都蹲着几名或者是十几名正在查看荞麦的农夫。

两人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呀!庄头来了!”“书记员到了!”

“快请他们看看吧!”

同样的请求,同样忘记了摘帽行礼。

不过,这边的农夫,脸上完全没有了怀疑和急切,只有浓浓的欣喜,以及迫不及待想要让旁人看到的期待。

奥康纳和托尔又一次蹲了下去。

花朵和叶片之下,一圈圈麦籽,明显多出了一些。

“呀!”

就算已经从农夫们的神情和表现中看出了端倪,不过,真正亲眼看到这种麦秆的时候,奥康纳还是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每节都多了两三个!”身为书记员,托尔对数据更加敏感。

随着书记员说出这句话,说出了这句代表官方的判定,奥康纳和托尔身边,瞬间传出了如雷的欢呼声。

两人又站了起来,转身的时候,奥康纳无意中看到,听见这边欣喜的欢呼,刚刚经过的拐角处,农夫们齐齐垂头,农妇们纷纷捂脸,好几名哭出了声音。

一道拐角,一边欢喜,一边啜泣。

不,也不全然是欢喜。

奥康纳还注意到,身边的这些农夫们,虽然脸上都挂着无法掩饰的兴奋,和极其激昂的欣喜,但是,这些村民,一次次望向更接近洛斯/莫尔家份地的方向时,眼睛里都充满嫉妒,以及深深的渴望。

奥康纳和托尔再次对视一眼,往前迈步的速度再次加快。

刚才的动静,自然被附近的村民们看在眼中,注意到庄头和书记员的接近,另一户村民立刻迎了上来:“请帮我们也看看吧!”

“这……这么多!”又一次蹲下,奥康纳吸了口凉气。

“每节都多了三四个!”托尔也瞪大了眼睛,额外多出来的数量,已经快要达到原产量的一半!

尽管如此,这一户村民同样还是热切地望着更加接近蜂窝的方向。

以他们眼神中的渴望程度,奥康纳毫不怀疑,如果有那个力气的话,这几名农夫,肯定马上就将将自家的份地抬起来,搬到了前面。

村民们的心情很容易被理解。

越往前走,份地里荞麦结籽的密集程度越高。

“多出了五六个!”

“多出了七八个!”

“多……多出了一倍!”

“已……已经……快,快要到两倍!”

每查看一片份地里的荞麦,书记员托尔的声音就激动几分,到了翻两倍的位置时,书记员的嘴唇,已经开始止不住地颤抖。

到了这附近,围观的村民也越发集中。

但很奇怪地,前面经过的那些份地,没有多结籽的地方,或是稍微多结了一两成、三四成的地方,份地的主人和围观的邻居们,往往议论纷纷,大呼小叫,热闹非凡。

而到了这儿,到了这些荞麦结籽直接翻倍,甚至翻两倍的地方,份地的主人们,自然是站在公地旁边又叫又笑,发出一阵又一阵欣喜若狂的大叫,尖叫,甚至是咆哮。围观的村民们,却寂静了许多,整个气氛,仿如奇特的朝圣。

艾克丽村庄,自由民最少最少也拥有十片以上零散的份地,但吴清晨选中的实验地点,正是艾克丽村庄除领主公地外,最平坦最宽阔的平原,村民们在这里拥有的份地面积,往往占到整个家庭八分之一以上的比率。

这里的产量翻倍,意义格外显著。

因此,不像前面结籽率增加不那么惊人的位置,到了这儿,就算仍然羡慕更加接近中心的份地,但这里的结果,也已经能够让这些主人们极大地满足,让围观的村民们足够震撼。

“主宰啊!感谢你的赐福,感谢你的看顾,感谢你让荞麦结满了麦籽!”

众人围观中,对准太阳升起的方向,汉塞尔全家,不断循环拍打着两边的肩膀,抚触两边的胸口,嘴巴时刻不停地念诵着好不容易记下的几句圣言,以及语无伦次的祈祷和感谢。

村民们相当理解汉塞尔的激动。这只倒霉虫,前阵子家中的耕牛的伤情特别严重,就连洛斯都没法子一下子治好,听说得拖到下次敬拜主宰的时候,才能痊愈。

现在好了,份地里一口气就多结了这么多麦籽,什么耽误的农活都赚回来了。

十几步之外,诸人更加羡慕的眼光中,理查德全家都笑得合不拢嘴。这是最幸运的家伙,女儿提前和洛斯家说好了亲,夏役赚了老大的便宜,秋天又有了看得见的丰收。

再十几步之外,是唯一不被羡慕的桑切斯一家。

这个原牛倌布朗的弟弟,此刻正跪在地上,不停地抹着眼泪。

自从布朗造成全村耕牛受伤之后,这个可怜的家伙,已经承受了太多明里暗里的唾弃和针对,尤其是,当吴清晨/洛斯假以“消除诅咒”的名义,大肆清理领主牲畜棚和牛倌豪宅的卫生状况后,艾克丽村庄的村民们,原本望向桑切斯一家的眼神,从本来的厌恶和憎恨之外,又额外增添了几分诡异。

“看啊!你们都看啊!我没有被诅咒!主宰一样赐福给我家了!我绝对没有被诅咒!我家也绝对没有被诅咒啊!”

没有被诅咒?

或许吧!

不过,这个该死的家伙,这个罪恶的灵魂,居然也能被主宰赦免,居然也能够沾到吴清晨/洛斯的光,居然也能够享受到荞麦增产的好处,站得近些的村民们,对桑切斯的仇恨值,不可避免地又攀升了一个等级。

“看到了吧?”

再十几步外,看着或感恩、或欣喜、或癫狂的份地主人,阿普顿隔着外袍,摸了摸里面的荞麦杆儿,用极低的声音对两个儿子说道:“现在这个样子,你们敢去摘一枝麦秆吗?”

想一想那样做的后果,戴纳和杜宾,同时打了个冷颤。

对于中古世界来说,主粮增产的重大意义,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主粮增产的消息,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和在场所有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份地主人,围观村民一样,所有听到传闻的人,无论年龄,性别,阶层,要么已经站在这片蜂巢份地,要么就在急速赶往这片蜂巢份地的途中。

到达的人越来越多了。

中古世界行贿专家,霍尔曼到了,韦恩到了,卡尔斯到了。

老威廉的邻居们,弗里曼到了,老霍特到了,托尔德到了。

格雷斯的追求者,艾琳娜到了,丝塔茜到了,莉莲到了。

艾克丽村庄的手艺人,品酒师,送信人,犁把式,车把式,面包师,磨粉师到了。

警役头子,艾斯皮尔领着两个警役到了。

艾克丽村庄的世俗巨头,负责统领村庄事务的伊弗利特/费尔管事,领着一堆警役到了。

艾克丽村庄的宗教领袖,约翰/普拉亚/阿克福德牧师,领着一堆警役到了。

“瞧……老爷就是老爷!”

和其他的下等人一起,退到公地边缘,为两位差不多同时到达的老爷腾出道路,奥康纳指着周围刚才赶过来时,跑得满脸涨红,带起一路尘土的下等人,对托尔说道:“就算荞麦杆子多结了麦籽,一样能走得不紧不慢。”

正说着,刚刚走过拐角的两位老爷,查看了两处荞麦杆儿,发现结籽率越来越高之后,管事和牧师,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脚步。

“瞧瞧……老爷就是老爷!就算跑起来,也这么体面。”

刚说完,跑在前面的管事摔了一跤,将跟在身后的牧师同时绊倒在地,警役们连忙跑上去,七手八脚地将两人扶了起来。

“瞧瞧……呃……呃……”奥康纳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托尔连忙接上:“老爷就是老爷!为了早点看到能够让村民们吃饱一点的荞麦,宁愿自己摔一跤!”

摔一跤算什么?

根本不知道差点制造了马屁难题的普拉亚老爷,毫不在意地爬起来,泥土都懒得拍一下,就跟在管事后面,继续往前奔跑。

奔跑走近,查看荞麦,心中惊叹……再奔跑,再查看,再惊叹……继续奔跑,继续查看,极其惊叹!

越是走近,越是心惊,越是欣喜。

这可是结满了麦籽的荞麦!

结了好几倍麦籽的荞麦!

奇迹!活生生的奇迹!

牧师心中大喜。

虽然从没有听说过“祥瑞”,也不知道什么叫“嘉禾”,不过,道理是相通的,自古至今,天降异象,尤其是这种明显有利于民生、恩税的天降异象,从来都是官僚们,向更上一级拍马屁的最佳时机!

正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方向,特意被隔离干活的农奴群,迟迟收到消息的吴清晨,以及小德烈一起,也终于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洛斯来了!”“洛斯来了!”“洛斯来了!”

“洛斯!洛斯!”“洛斯!洛斯!”“洛斯!洛斯!”

“洛斯/莫尔来了!”“洛斯/莫尔来了!”“洛斯/莫尔!来了”

犹如山呼海啸一般,无数的欢呼,无数的兴奋,欣喜,期待,涌向了吴清晨走过来的方向。

时近黄昏,吴清晨走过来的方向,正好背对着徐徐落下的夕阳。

份地荞麦结籽已经翻倍的人看到……

份地荞麦结籽已经多出了几成的人看到……

份地荞麦毫无变化,但却心存期盼的人看到……

份地压根就不在这边,但同样心存期盼的人看到……

每一位艾克丽村庄的村民,每一位希望摆脱饥饿,哭泣,死亡的人……

都很分明地看到,吴清晨的身上,散发着一圈圈淡淡的光晕。

“圣人走过的道路,荆棘遍布,火焰片片焚烧……”

看着这一幕,蹲在荞麦地旁边,某句熟悉的圣言,瞬间涌上了普拉亚的心头:

“……光芒照亮四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