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这一夜/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夜。

木屋,饭桌。

四岁的列夫,呆呆地看着面前的鸡蛋。

傍晚时分,父亲忽然欢天喜地跑回家,拉着自己,抱着弟弟,又欢天喜地地冲出木屋,一路奔跑着赶到了份地。

份地里人真多啊!

列夫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人。

这些多又哭又笑又闹的人。

列夫有点害怕,想去牵母亲,母亲却一直在一次又一次翻开叶子,往下面看。

列夫想找父亲,父亲却一直在和旁边的叔叔们不停地说啊笑啊。

列夫想找姐姐,姐姐到处都找不到。

“不要找姐姐了,她去找格雷斯了。”哥哥这么说。

格雷斯是谁?姐姐为什么要找格雷斯?哥哥没说,只是摸了摸列夫的脑袋。

“家里的荞麦结了好多籽,大家高兴。”

“你看那里,那就是蜂窝,洛斯移的蜂窝。”

“管事老爷来了,我们快让开。”

“牧师老爷也来了。”

“洛斯!是洛斯来了!列夫你快看啊!”

哥哥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告诉了列夫很多很多的东西。

长着叶子,开着花的叫荞麦,不能进去踩;

黑乎乎的,有东西飞来飞去的叫蜂窝,会咬人,会让荞麦好;

衣服不一样的,身后跟着一大群人的叫管事老爷,要让到路边;

这种人有时候也叫牧师老爷,一样要让到路边;

这么多话,这么多事情里面,列夫记得最清楚的是:还有一种人,个子不高,脸上和身上特别干净,从光里面走出来,所有人都使劲叫他名字,父亲会笑,哥哥会叫,母亲会哭……那么,那个人就叫洛斯,洛斯/莫尔。看到了洛斯的时候,要让到路边,要叫他的名字,要谢谢他。

然后,到了晚上的时候,列夫的面前出现了一只鸡蛋。

“这是给你,还有你弟弟吃的鸡蛋。”母亲这么说。

又有人来了,父亲抱着弟弟,走出去和过来的人说话。

列夫呆呆地看着鸡蛋。

列夫吃过一次鸡蛋。

很好吃。

母亲去弄晚饭了。

列夫很想吃鸡蛋。

于是,列夫小心翼翼地剥出指甲盖大小的鸡蛋壳,将壳放到嘴里吮吸。

指甲盖大小的鸡蛋壳吃完了,列夫又开始呆呆地开鸡蛋。

列夫又剥下了一点点鸡蛋壳。

列夫剥下了稍微大一点的鸡蛋壳。

列夫大片大片地剥鸡蛋壳。

鸡蛋壳吃完了,列夫小心翼翼地剥下了一层蛋皮。

蛋皮也吃完了,列夫小心翼翼地剥下了一点蛋白。

列夫把鸡蛋吃完了。

父亲抱着弟弟回来了。

看着空空的饭桌,还有列夫嘴角的痕迹,弟弟哭了。

列夫抱着头,躺到了地上,准备让父亲揍。

父亲没有揍列夫,把自己的鸡蛋拿给了弟弟。

母亲哭了。

————————

这一夜。

同样是木屋,饭桌。

“不行!”

次子重重地拍着饭桌:“前几天早就分好的份地,现在为什么要换?”

“不是直接换……”母亲安抚道:“你哥哥不是说了吗?公地过去一点,森林边上那片份地,以后就留给你了。”

“我不要!”次子毫不迟疑地拒绝。

“再加上中水拐弯那边的份地。”长子继续加注。

“也不要!”次子再次拒绝。

“那你要什么?”长子问道。

“什么都不要!”次子将脑袋摇得飞快:“我就要原来说好了分给我的那块!”

“一定要那块?”长子问道。

“一定!”次子斩钉截铁地回答。

“如果你一定要那块,也不是不行……”长子冷笑道:“你再补两片份地给我!”

“为什么?”次子满脸气愤:“说好了分给我的份地,为什么要补别的地给你?”

“为什么?为什么你心里清楚!”长子同样满脸气愤:“就凭那块份地,靠在洛斯家份地的旁边!”

“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傍晚牧师老爷说的话,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洛斯马上就要继续移蜂窝了,到时候蜂窝移到哪里,先移哪边的蜂窝,你心里还不清楚吗?”

————————

这一夜。

木屋,饭桌。

吃完比往常分量多出许多,也粘稠许多的糊糊,汉塞尔放下木碗,惬意地摸了摸肚子。

“那个……”转头看向早一步吃完晚饭,已经开始收拾屋子的婆娘,理查德说道:“家里还有多少豆子?”

“不是很多。”

“拖出来看看。”

肚皮已经大了几个月的婆娘,走到床铺旁边,将盛放豆子的陶罐拖了出来。

“唔……”汉塞尔从角落拿起一只篮子,走到陶罐旁边,开始往篮子里装豆子。

一家人的目光立刻集中到了汉塞尔身上。

“怎么了?汉塞尔……”婆娘问道:“你装豆子干什么?”

“装一点,给史考特家送过去。”

“为什么啊!”儿子立刻问了出来。

“因为他和我们家交换了份地干活。”汉塞尔一边继续装豆子,一边回答。

“可是……”儿子迷惑地问道:“那不是史考特自己想要嫁女儿,特意和我们换的吗?”

“是啊……”汉塞尔点点头:“不过,现在是我想让他继续和我们换。”

“为什么?”儿子更加迷惑。

“为了荞麦剩下的花儿,也一样能结这么多的麦籽。”汉塞尔这么解释。

“可是,牧师老爷不是说,应该就是蜂窝的原因吗?”

“小心一点总没有错!”汉塞尔终于抬起头来,看着儿子说道:“瞧瞧那边的份地,结籽最多的几户人家,我们家,理查德家,雷契尔家,甚至还有桑切斯家,都是交换份地干活的呀!”

“洛斯家就不是!而且,他家的份地,荞麦杆儿结籽最多!比所有的份地都多!”

“你……”看着高高昂起脖子,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儿一般的儿子,汉塞尔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你……洛斯家没交换份地!洛斯家!洛斯!洛斯是能比的吗?你居然敢和洛斯比……我,我,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傻儿子!”

深深地叹了口气,汉塞尔无奈地偏过头。

还好。

看婆娘肚子的模样,确实越来越像是个女儿……

————————

这一夜。

教堂。

四面石块砌成的房间里,几支点燃的灯心草散发出柔和的光线。

牧师普拉亚,管事伊弗利特坐在桌子面前。

警役头子,书记员,庄头站在桌子旁边。

吴清晨,安德烈站在稍远一点的位置。

众人围住的桌子,近二十枝荞麦杆儿一字排开。

最前面是吴清晨家份地里折下来的荞麦杆,结籽率增加了接近三倍。

接下来是理查德、汉塞尔、桑切斯几家份地的荞麦杆,结籽率增加在两倍左右。

再接下来的荞麦杆,结籽率增加在八成到一点五倍之间。

最后几根荞麦杆,结籽率增加从一成到五成不等。

对照羊皮卷上记录下来的份地位置,荞麦杆结籽率增加程度的变化,以及这些份地与吴清晨家份地之间的距离变化,趋势的一致性一目了然。

“瞧!还可能有别的原因嘛?”

重重地戳着羊皮卷上最后一片份地的位置,普拉亚牧师炯炯有神的目光,牢牢地盯住管事:“除了蜂窝,还能是什么?”

“我知道,不用看这个,傍晚的时候我就知道……”看着羊皮卷,伊弗利特管事依然很是迟疑:“不过,就算绝对是蜂窝,也不用这么急吧?怎么也得先告诉男爵阁下呀,至于村子里,我们可以先再移几个试试……”

“移多少?”普拉亚牧师立刻追问。

“十个?”伊弗利特说道:“属于我们的蜂窝,都拿出一半?”

“太少了!”普拉亚立刻摇头。

“二十个?”伊弗利特咬了咬牙:“最多今年不吃蜂蜜了。”

“太少太少!”普拉亚使劲摇头。

“那你说多少?”

“至少一百个!”普拉亚抛出心目中的底线。

“咳……”伊弗利特呛了口气:“一百个!主宰啊,不告诉男爵阁下,就直接移动一百个蜂窝……普拉亚牧师,您的叔叔,巴列斯阁下肯定会带着鞭子来看望我!”

“这一点不用你担心……”普拉亚摇摇头,“我会写信给我的父亲,请他为我担保。”

“给您的父亲写信……”一瞬间,好几个念头涌上心头,管事略有所悟。

“是的。”普拉亚微笑着点点头。

这个微笑,无疑加重了伊弗利特管事心中的猜测。

“我明白了……”想通了某个问题,伊弗利特不再纠缠于蜂窝的数目,转而问道:“不过,您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快移动蜂窝呢?”

“因为,荞麦的花期不长了。”

中古世界的原住民,虽然不懂“花粉”、“花蕊”、“两性花”之类的复杂关系,但对于必须先有荞麦花朵,才有可能产生荞麦麦籽这一点,还是积累出了经验。

“唔……”伊弗利特也明白过来:“既然您会写信,那就由您决定吧……”

“接下来……”

接下来,伊弗利特和普拉亚,同时扭头望向吴清晨的方向:“让我们看看您的学生,看看我们的小洛斯的手艺吧。”

————————

这一夜。

森林。

夜更深了。

又一处份地旁边。

树木杆,搭顶棚,捆蜂窝,有了前面三次的经验,移动蜂巢的活儿已经不再需要用到牛倌帮工,四名牲畜棚的农奴们,就已经可以很麻利地完成。

大约是此刻同时有牧师、管事、警役头目、书记员、庄头、吴清晨、安德烈,这些掌握了整个艾克丽村庄话语权的管理层注目,牲畜棚农奴格外卖力,整个过程犹如行云流水,相当利索。

蜂巢出入口揭开——蜂群飞出——蜂群绕窝——蜂群回巢。

随着蜂群最终回巢,农奴们同时欢呼。

十几步之外,明亮的火把之下,看完了前面的练习,看完了周密的准备,看完了顺利的过程,普拉亚牧师和伊弗利特管事,却同时皱起了眉头。

“洛斯……”普拉亚问道:“前面几个蜂窝,都是这样移的吗?”

“是啊……”吴清晨点点头:“都是这样。”

“这样的话……”普拉亚沉吟着说道:“时间花得挺长呀。”

“对不起,老爷。”吴清晨露出点不好意思的神情:“这是个笨办法,是挺麻烦。”

“不。”普拉亚摇摇头:“办法挺好,就是……如果能快一点就更好了。”

“加把劲的话……”吴清晨犹豫着说道:“一个晚上,应该可以移两到三个。”

“太少太少!”

对于一百个蜂巢的基数来说,太少太少!

“没关系。”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指着刚刚完成活儿的农奴们,伊弗利特忽然说道:“刚才洛斯不是说过了吗?这些家伙,只需要教上一两天就能学会……艾克丽村庄也许会缺很多东西,至于懒鬼嘛……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