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压抑与收获/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

0001年02月19日,吴清晨再次进入中古世界第八天。

清点人头的位置,站满了前来应役的村民,农奴们也由警役看着,早早地站进了泥泞的公地。

天已经很亮了,教堂的钟声也响过了第二遍,书记员和庄头却一直没有出现。

大树底下,警役头目艾斯皮尔,好整以暇地在踱来踱去。

既然完全不像是出了什么变故的模样,村民们自然乐得三三两两地挤成一团,继续热烈地议论着,羡慕者,憧憬着荞麦杆上多结籽的大好事。

公地里面的农奴,也有许多属于自己的话题。

比如说:安德烈负责份地的农奴们,自发形成的小圈子。

“陆斯恩……等下还是跟我一块吧!咱们一起,等下肯定可以吃到豆子!”昨天最后一轮分工合作的冠军组,开始招募今天第一轮劳作的成员。

“别听他的!早上第一轮的活儿,吃到豆子很稀罕吗?”另一位前队友赶紧截胡:“陆斯恩……听我的,我和凯尔都商量好了,他捡东西,我装石头,你过来帮忙去残茬,咱们继续抢最快!继续抢先挑活儿!”

“去残茬多累啊!”先提议的农奴立刻指出截胡者的阴暗心理:“好活儿都归你们俩,让陆斯恩干累活?陆斯恩,过来和我一起!让你装石头!”

“累一点算什么?”截胡者反唇相讥:“光轻松能填饱肚子吗?陆斯恩,只要你肯过来,早上第一轮的豆子肯定有,就算第二轮,我们也有把握!”

听着几天之前,还和自己一样忍饥挨饿的同伴,此时一口一个“豆子”,稍远一点的地方,没捞到这份好事的农奴们,个个双眼喷火,舌下生津,腹内饥火燃烧。

“仁慈的安德烈老爷!”

“好想给安德烈老爷干活!”

“是啊……唉,为什么管事没有把我们分到安德烈老爷那里……”

“听说约克他们几个也可以天天吃豆子。”

“真的吗?”

“真的,牲畜棚里天天吃豆子!晚上摘蜂窝的话,还可以给家人带一份!”

“唉,好想给洛斯干活!”

就连不相干的农奴都如此期盼,可想而知,四名本来捞到了好事,却由于喜欢动点小脑筋的好习惯,被清理为不良资产的家伙,胸中的郁闷程度。

“呸,两碗豆子就让他们忘了自己是啥!”布兰登恨恨地吐了口唾沫。

“两碗豆子是不算啥……可是,天天吃……”马丁摸了摸肚子:“确实很让人羡慕啊。”

“你羡慕你去啊!”布兰登瞪着马丁:“你去啊,你去问问,看安德烈老爷还要不要你!你这个……”

“行了……”罗里走过去,拦住了两人:“不要说了!”

一边说,罗里一边不动神色地朝自己身后示意了一下。

布兰登和马丁望过去,发现自己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其他农奴的注意。

看着这些农奴们的目光,布兰登和马丁,同时咽了口口水。

“看到了吧……”

等其他农奴终于将目光移开,罗里压低声音说道:“都这时候了,你们还吵……”

“这些胆小鬼……不,这些混蛋!”布兰登也同样压低了声音,“才一两天,他们居然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他们当然可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另一边,泰伦斯指了指自己酸麻的双腿,以及另外三位不时揉肩捶背的同伴,“咱们这两天干活的模样,全部被他们都看到了。”

“是啊,现在还好……”马丁忧虑地说道:“再过两天,等他们再吃饱一点,我们再累一点,就更难熬了……”

想想这两天干活的时候,其他的农奴都只需要出一半多一点点的力气,偶尔还可以吃一两次豆子,自己却得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还经常得挨警役的棒子……

“这些混蛋……安托万,畜生!”

说这几个字的时候,也不知是想将它们指代的对象通通咬碎,还是忧虑于多次欺辱的农奴,一旦力量上占据优势的后果,布兰登的牙齿咯咯作响。

“也不用太担心……”罗里缓缓地说道:“就算大家累一点……不过,只要我们四个还在一起,他们应该还不敢怎么样。”

“嗯!”布兰登重重地点头:“一起!”

“一起!”泰伦斯凝重地点头。

三人同时望向了马丁。

马丁迟疑着。

“马丁,几天也熬不了吗?”泰伦斯皱着眉头:“你可要想清楚了,只要熬过了这几天的夏役,安德烈老爷就回教堂了……”

“是啊!”布兰登也难得地耐心了一回,加入了劝告的队伍:“安德烈老爷一走,哪里还有什么豆子?哪里还有这些花样……只要我们四个还在一起,还怕不能捞点轻松的活儿吗?”

“说到这个……”罗里忽然心中一动:“你们知道吧,昨天,村子里的荞麦,多结了很多麦籽。”

“知道啊。”

“大家都在说呢。”

“这么大的事,当然知道。”

三人这么回答。

“牧师老爷,昨天在份地那边还说了,要继续移蜂窝,你们也知道吧?”

“也知道。”“也听说了。”

三人继续点头。

“荞麦多结麦籽,继续移蜂窝……”罗里忽然微微一笑:“你们说……这么重要的事情,安德烈小老爷会去吗?”

“咦!对啊!”三人同时眼前一亮:安德烈一走,他负责的份地,还会是原来的模样吗?

“还有……”罗里继续说道:“知道蜂窝是谁移的吧?”

“洛斯。”“是洛斯。”“小洛斯,好心人洛斯。”

虽然吴清晨也是造成四人多干活儿,多挨棍子的原因之一,四人提到吴清晨/洛斯的时候,却没有什么愤恨的心理,反而很有几分隐约的感激。

要知道,若不是吴清晨/洛斯治疗村庄受伤的耕牛,公地里原本应该由耕牛完成的活儿,肯定有极大一部分会摊到农奴们的头上,用人力去干这些强健牲畜的活儿,等到夏役结束的时候,艾克丽村庄的农奴,还不知道会凄惨成什么模样。

公地里多出几十份新鲜的肥料,也一点都不奇怪。

“对,就是洛斯移的蜂窝……”罗里脸上的笑意愈浓:“那么,继续移蜂窝的时候,就算安德烈老爷可以不去,那洛斯呢,可能不去吗?”

“只要洛斯一走……”布兰登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安德烈小老爷,就没那么容易对付我们了。”

“太好了……”泰伦斯使劲地点头,心有余悸:“小洛斯,终于要走了。”

“咦!”马丁忽然指向三人身后:“不对呀!他们来了呀!洛斯和安德烈都来了!”

顺着马丁指的方向,三人飞快地转身。

喜欢动小脑筋的农奴们,没混到好事的农奴们,安德烈负责的农奴们,以及在场诸多的村民注视中,庄头,书记员,安德烈,以及吴清晨/洛斯,在十几名警役的陪护下,出现在公地小径的拐角处。

“洛斯,你们快去吧,别让两位老爷等太久了。”

大树底下,坐到警役拖过来的圆凳上,书记员和庄头开始忙自己的活儿,吴清晨和小安德烈继续往前走,准备挑选大规模移动蜂窝所需的农奴。

“听好了!”

带着几名警役,走到自己负责的几十个农奴面前,安德烈一挥手,几名警役将棍子挥得呼呼作响,农奴们瞬间安静下来。

“不用找了。”

看着面前这群东张西望的农奴,吴清晨缓缓地说道:“没错,今天没带豆子过来。”

说完这句话,吴清晨静静地站着,等待着农奴们消化这句话,然后慢慢露出疑惑,委屈,失望,难过等等压抑的表情。

这可是刷高好感度,扩大影响力的极好时机。

压抑之后的收获,才会让人印象深刻。

“不过……”根据培训团教导队观察方式,注意到大部分农奴的情绪发酵得差不多之后,吴清晨才又继续说道:“今天有更好的事儿,交给你们。”

“这几天,你们都很辛苦,也很用心……”

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吴清晨用最温和的声音说道:“现在,牧师老爷需要一些人手,帮忙去移蜂窝,我觉得你们不错……没错,你们的夏役,换成了移蜂窝。”

移蜂窝啊!

不用在公地里干活了啊!

不用在公地里,一步一行汗,一步一血痕了!

谁不知道领主牲畜棚里,约克他们四个,现在的日子过的多美!

短暂的,不敢置信的沉默后,农奴们沸腾了。

几乎全部的农奴都欢呼了起来,好几个农奴一跳老高,大部分农奴都使劲抓着身旁的人,一再询问自己是否听错了。

吴清晨稍微站开一些,任由热烈的氛围,将这些农奴们胸中的兴奋,欢喜,以及对自己的感激变得更加浓厚。

“好了,差不多了……”吴清晨走到安德烈面前:“准备准备,我们就过去吧……”

“咦?”安德烈奇怪地说道:“不是还少几个人吗?”

完整见证到又一桩天降大喜的其他农奴,哪里还不知道这些人交了什么好运?

听到安德烈的这个问题,其他的农奴群也瞬间沸腾。

“洛斯,我我!”

“求你,洛斯!”

“洛斯,选我吧,我什么都听您的!”

“好心的洛斯,带我的儿子走吧……”

无数的请求,恳求,哀求,铺天盖地地涌向了吴清晨的方向。

很快就可以真正帮到他们了……

很快就可以真正帮到他们了……

很快就可以真正帮到他们了……

吴清晨心中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

不再看这些农奴的眼睛,吴清晨艰难地转过身,慢慢地摇头:“不,已经够了。”

“不对呀!”安德烈踮起脚,又看了几眼:“确实少了几个呀,唔……1,2,3,4……少了4个!”

“那边不是还有4个吗?”

吴清晨这么说着,手臂指向了罗里、泰伦斯、布兰登,以及马丁站着的方向。

清晰地听着两人的交谈,吴清晨指着的方向,四人猛地瞪大了眼睛。

“啊!”安德烈也同样瞪大了眼睛:“为什么选他们?”

“为什么不能选他们?”

“这四个,是真正的懒鬼!”安德烈脸上,满是厌恶的神情。

“是吗?”吴清晨微笑着问道:“第一天,他们是不是都干到了第二根树枝那里?”

“唔……是的。”安德烈不情愿地点点头。

“第二天……”吴清晨继续问道:“他们干活的时候,是不是比以前勤快多了?”

“呃……是的。”安德烈不得不继续点头,然后又猛地摇头:“可是,那是因为安托万的棍子!”

“不管是什么原因……”吴清晨说道:“至少,这两天里,属于他们的活儿,他们一点都没有少干……所以,公地里的夏役改成移蜂窝,也应该有他们的一份。”

始终关注着吴清晨和小安德烈的交谈,听到这儿,又一次没轮到好事的农奴群,以及欢天喜地的农奴群,都慢慢变得沉默。

罗里、泰伦斯、布兰登,马丁,四人瞬间涌出了泪水。

这些感触的人,这些感动的人并不知道,另外一个世界,有两句久久流传的名言。

第一句:不患贫而患不均。

第二句:使功不如使过。

不用这四个人的话,从其他没有参与的农奴群中选人,怎么避免没有被选中的人的怨恨?

不用这四个人的话,移蜂窝时危险的活儿,劳累的活儿,交给谁才合适?

另外:

压抑之后的收获,才会让人印象深刻。

此时此刻,还有比这四个家伙,更感激,更愿意为吴清晨付出一切的人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