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木板/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吧,这四个就这四个吧。”

这四个懒鬼只是有点讨厌,倒也没什么天大的罪过。

既然吴清晨坚持,安德烈倒也不在乎到底是哪些懒鬼沾光。

更何况,此刻此刻,安德烈心中还有更重要的事:“洛斯,农奴选这些没问题……不过,你确定今天就要把他们全部带过去摘蜂窝吗?”

“当然啊!”吴清晨很肯定地回答:“牧师老爷说了,100个蜂窝,移得越快越好……100个啊!人少了肯定忙不过来。”

“我知道人不能少……”安德烈迟疑着说道:“可是,一下子就这么多人的话,你怎么教得过来?”

前几次移蜂窝的时候,安德烈全程旁观,仅仅一个小组,吴清晨就得花上大半夜的时间教导练习,现在面前这么多的农奴,至少可以编成十组,吴清晨怎么可能教得过来?

“咦?”吴清晨转过头:“不是有你帮忙吗?”

“我当然帮忙!”安德烈大声说道:“可是,加上我也只有两个人啊!”

“那就够了。”吴清晨微笑着:“只要你帮忙,就肯定没问题。”

“好吧。”

安德烈无奈地点点头。

大不了等下把口水说干,尽量多教几个吧!

虽然暗暗作出了决定,但安德烈心中还是有点打鼓。

虽然看了好几次教导练习的过程,但完全没有实际操作的情况下,对于自己教导懒鬼的能力,安德烈并没有太大的信心。

半个小时左右,十来位警役陪护下,领着喜形于色的农奴群,吴清晨一行走到了森林附近的某处岔道口。

“安德烈老爷,日安。”

远远地,吴清晨/洛斯的两位兄长,领着领主牲畜棚的四名农奴,推着两台木车,等候在岔道口的位置。

吴清晨走过去,看了看几人推过来的木车,里面放着斧头,木杆,火把,模拟蜂窝的“草球”等移动蜂窝需要的工具,以及某些教导移蜂窝的工具。

“好,就是这些……伊德拉,格雷斯,谢谢你们了。”

伊德拉和格雷斯告别离开,牲畜棚的四名农奴,以及他们推着的木车加入队伍,继续前进。

又十分钟左右,队伍到达了森林边缘。

“就是这里了。”

选一处蜂窝出现频率比较高的乔木树枝,吴清晨示意一下,跟随前来的四名领主牲畜棚农奴中,约克立刻站了出来,麻利地爬上乔木,将模拟蜂窝的“草球”,用藤条捆在树枝上。

“好了,你们几个,平时怎么干的,先给他们示范一次……准备!”

吴清晨一声令下,约克举起了斧头,贾里德抬起了木杆,哈里点燃了火把,雷克斯站到了树底下。

“堵!”

“砍!”

“接!”

“放!”

“好……火把可以拿开了!”

行云流水一般,一分钟不到,捆着模拟蜂窝“草球”的树枝,离开了生长近十年的乔木,落到了树底下的两名农奴手中,整个过程,草球“蜂窝”动都没动一下。

“行了,干得不错。”吴清晨点点头,示意领主牲畜棚的四名农奴先站到旁边去休息,然后转向公地农奴群:“你们都看到了,移动蜂窝的时候,需要四个人一起,负责四种不同的活儿……唔,还是和以前一样,等下我叫到的人,到时候就扛木杆!”

根据地球团队教导的方式观察,主持了两天的分工合作,对这几十个农奴,吴清晨已经大致有数。

同时,也因为这两天的经历,这些农奴本身也对分组也有了一定的经验。

有这两个前提,分组相当顺利。

很快,按照“扛木杆”,“举斧头”,“拿火把”,“接树枝”的分工,吴清晨先将农奴们分成四堆,然后又重新组合成一个个四人小组,并给每一个小组配上一名警役。

“好了……”

将公地农奴群分好组,吴清晨转过头,再次指挥领主牲畜棚的四名农奴,“你们几个去那边,再做几次给他们看看。”

走到吴清晨指着的乔木树枝旁边,哈里又一次爬了上去,另外三人也各自作好准备。

“都仔细看!”指着做好准备的四名领主牲畜棚农奴,吴清晨对公地过来的农奴群大声说道:“看清楚你们等下要干什么!”

岗位定位为“举斧头”的农奴连忙看向约克,扛木杆的盯住贾里德,拿火把的望着哈里,接树枝的看着雷克斯。

“好了!开始……堵!……砍……接……放!”

又一根树枝惨遭毒手。

几轮熟悉性的演练过后,吴清晨将木杆,火把等工具,分发给公地过来的农奴——斧头例外——这等利器只能先用木棍代替。

给公地农奴群分发好工具,吴清晨命令领主牲畜棚的农奴继续演练,并让来自公地的农奴,挥着发给他们的工具,站到旁边跟随练习。

唔……

看着这一幕,安德烈微微皱眉。

没错,这样做,确实可以同时教导全部的农奴。

不过,对于教导的效果,安德烈很不看好。

农奴实在太多了。

吴清晨加上自己,两个人注定看不住这么多农奴,再长几只眼睛,也没法确定每一个农奴是否都在认真练习。

“怕农奴不卖力?这太简单了!”

听完安德烈的担忧,吴清晨微微一笑:“能够让他们在公地里努力干活,就能够让他们在这里卖力移蜂窝。”

很快,安德烈明白了吴清晨的意思。

“等到了晚上,只要移好一次蜂窝,全组人,都赏一碗豆子!”

“移好几个,就赏几碗!”

“移蜂窝最多的组,再赏三碗!”

“没移好蜂窝,全组明天都分到蜂窝底下捡树枝,被咬到别怕疼!”

团队精神、竞争机制、人文关怀、愿景展望……

“怎么样?这些人……”

指着四周立刻变得精神百倍,全神贯注练习的农奴群,吴清晨微笑着说道:“现在够认真了吧?”

“够卖力!非常卖力!”

安德烈感觉嗅到了一股极其熟悉的味道:“原来,公地里干活的办法……还可以这样改,这样用!”

眼前仿佛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般,安德烈似乎明白了许多,又似乎相当困扰,脑中一片纷扰,没法彻底梳理。

这很正常,地球日积月累下来的奥妙,哪里是这么容易相通。

吴清晨也不打扰,任由安德烈呆呆地思索。

“对了,这些家伙,还有一个麻烦……”

许久,安德烈也没得出什么结论,倒是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疑问:“这些家伙在我们面前练习的时候还好,我们可以勉强盯住,不让他们出错……可是,等到他们分开去其他地方真正练习的时候……”

有了前面的办法,这些家伙倒是肯定会认真练习。

可是,就算这些人认真练习了,在这里的时候,全部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和吴清晨,还可以勉强一个一个盯住。

但合适的乔木有限,集中练习一段时间,这些农奴肯定要分开,各自去其他地方真正实践性地练习。

到时候,自己和洛斯,根本来不及赶到每一个地方,去判断这些农奴的动作是否正确,是否真正符合摘蜂窝的要求。

将这些告诉吴清晨,安德烈最后判断道:“要知道……万一这些家伙弄错了,那不是越卖力练习,到时候就错得越厉害吗?”

“出错?不会出错……有这么多警役帮忙呢?”

“警役?”安德烈错愕:“警役也一样没有移过蜂巢,他们怎么能确定农奴做的到底对不对?”

“这个嘛,需要你来帮他们确定。”

吴清晨这么说道。

安德烈更加错愕的时候,吴清晨已经走到了农奴们推过来的木车旁,从里面翻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工具。

一大堆木板,出现在安德烈眼前。

“这是干什么?”

看着吴清晨将木板一块块搬到自己面前,安德烈莫名其妙地问道。

“来……”吴清晨将一块木板,以及一支前几天烧制好的木炭,塞到安德烈的手中:“看那边,看贾里德怎么扛木杆,你画一个,给警役们看,不就能判断了吗?”

“画一个!洛斯,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安德烈无奈地放下木炭,“不过,洛斯,你知道画一幅画,需要多久吗?”

“不知道。”吴清晨微微摇头。

“至少要两天!”安德烈大声地说道:“最简单的一幅画,也需要画两天!”

“怎么可能要两天!来,你看!”

说着,吴清晨拿起另外一只炭笔,开始在另外一块木板上涂画。

不到五分钟,一个举着木杆的小人,出现在木板上面。

“这……”安德烈简直不忍心评价。

上一次培训时,就紧急学习了几个小时的“艺术”课程,其中还有一大半是各种历史、宗教的知识,吴清晨此时画出来的玩意儿,大约和地球21世纪幼儿园的小朋友不相上下!

“是比较难看……”吴清晨相当了解自己的水平:“不过,这也不是为了画出来好看的呀!”

“这东西有什么用呢?”安德烈苦笑着摇头。

“为什么没用?”吴清晨招招手,“安托万!”

安托万警役立刻跑了过来:“洛斯,怎么啦?”

“来,你看看……”吴清晨将木板递到安托万的面前:“这是什么?”

“唔……这是贾里德……嗯,扛木杆的贾里德!”

“瞧!”吴清晨收回木板,再次向安德烈微笑。

就连原始人都能通过壁画传承知识,吴清晨此刻画出来的东西,就算再丑,但有这么明显的提示和联想,照样可以让旁人一眼就看出其中的意思。

“这……”安德烈简直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心情:“可是,画成这个样子,能用来给警役判断吗?”

“不能。”吴清晨大大方方的承认,然后又说道:“所以,需要你画个更像一点的啊。”

“我画一个要两天!两天!”

“像我这样画就可以了。”吴清晨说道。

“你这样画没用!”安德烈使劲摇头。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我不试!我不画这样的东西!”安德烈还是使劲摇头。

“牧师老爷说,如果蜂窝移好了……”吴清晨慢慢地说道:“还会再赏我一点蜂蜜……”

“我……”安德烈咬咬牙:“我试试。”

将木板放到旁边一块比较平坦的石头上,安德烈抓起了木炭。

地球团队的情报相当准确,在教会,以及在普拉亚牧师的身边,安德烈确实已经学习了很长时间的绘画,炭笔这种东西虽然比较陌生,但安德烈以往练习的时候,也经常使用类似的物品。

抓着木炭,先朝举着木杆的贾里德仔细看了一两分钟,安德烈微微凝神,开始构图。

乔木、农奴、蜂窝、旁边的灌木,下面的草地……

“不要这些!”吴清晨立刻阻止。

“不要什么?”安德烈问道。

“不要灌木,不要草地,也不要太阳和云!”

唔……好吧,好像是不重要。

擦掉多余的部分,安德烈开始画形状。

乔木的树枝,农奴的轮廓,蜂窝的形状……

“不要这些!”吴清晨又一次阻止。

“咦?哪些不要?”安德烈问道。

“树的上面不要,农奴的衣服不要,蜂窝画个圈就可以了!”

唔……好吧!我画!

擦掉多余的部分,安德烈继续绘制。

“这个不要!”“这些也不要!”“这些全部不要!”

浑浑噩噩间,安德烈一步一步地按照步骤画下去。

不到半个小时。

“好了,可以了!”吴清晨宣布绘画结束。

安德烈望向木板,上面绘着:

一株乔木,不,应该说是一株乔木伸出来的树枝!

一个蜂窝,不,应该说是一个黑乎乎的圆球!

一个人,不,应该说是一个没脸没衣服,举着木杆的玩意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