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信/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挺好!”

托起木板仔细打量,吴清晨相当满意。

这……

看着木板上的画面,安德烈的表情很是扭曲: “这还能看吗?这还能算是画吗?”

“这肯定算画啊!怎么不能看?”吴清晨转过头:“安托万……过来……”

“不!不用叫他了。”安德烈赶紧阻止。

安德烈相当清楚,就连吴清晨/洛斯刚才随手涂出来的玩意儿,都能被安托万认出来,自己现在画出来的木板,更不可能存在辨识问题。

“可是,这么简单的东西,真的有用吗?”

“有没有用,试一试就知道了。”

吴清晨站起身,朝来自领主牲畜棚,负责做示范的四名农奴叫道:“约克,哈里,你们几个停一停,自己找个地方休息。”

四名农奴直接坐到了地上。

“你们……”吴清晨又指向来自领主公地的农奴,“干‘举木杆’活儿的,都过来。”

分配到“举木杆”活儿的农奴,稀稀拉拉地站到了吴清晨和小安德烈的面前。

“好,现在轮到你们试一下堵蜂窝了……一个一个来吧,陆斯恩,从你开始。”

站到吴清晨指着的乔木底下,陆斯恩举起手中的木杆,在木桶里沾点湿泥,朝着挂于乔木树枝,模拟蜂窝的“草球”上,用来模拟“出入口”的白藤条点去。

“啧……”

仅仅看了几眼,还不到十秒钟,安德烈就露出了鄙夷的神色:“这是傻瓜,还是瞎子?刚才这么久,都看了点什么?”

三次成功的夜移蜂窝都全程参与,中间又听了好几遍吴清晨的详细解说,安德烈记得很清楚:

移蜂窝的时候,举木杆的人,双脚要分叉站立,这样整个身体更稳定;两手分开的距离要适当,兼顾省力和灵便;开始堵蜂窝出入口的时候,木杆和蜂窝的距离相当重要,太近容易误撞,太远不好对准,要在恰当的位置,挥出最后一下。

而此刻的傻瓜,两只脚合拢,两只手分得老开,木杆距离离蜂窝还老远的时候,就使劲地戳了过去。

结果相当难看:捆在树枝上,用来模拟蜂窝的草球,剧烈地摇晃起来。

“你这个蠢货!”安德烈终于忍不住,大声骂道:“如果这是个真的蜂窝,你现在已经被咬死了!”

陆斯恩也知道自己犯了错儿,垂着脑袋乖乖挨骂。

“没事,再看看。”吴清晨拉了拉安德烈,“陆斯恩,你走开吧,下一个!”

下一个是贾艾斯,这一位发现了陆斯恩犯错的主要原因,尝试着想要先将木杆举到尽量接近蜂窝的位置,可惜不知道双腿保持稳定,以及双臂节省力气的正确姿势,只坚持了一小会,木杆就开始剧烈地摇晃,撞到了蜂窝。

“又一只傻瓜!”安德烈骂道。

“再下一位!”

就这样,被分配到“举木杆”活儿的农奴们,一个接一个地犯错,一个接一个地挨骂,不仅没有一个农奴能够同时快速、安全,成功地将湿泥沾住蜂窝出入口,就连能够正确一两个关键点的农奴都寥寥无几。

“一群傻瓜!”

最后一名农奴灰溜溜地跑到一边,安德烈作出了总结。

“现在,看看你的画有没有用。”

说着,吴清晨将安德烈画好的木板,插到挂“蜂窝”草球的乔木旁边,向农奴们问道:“都好好看看这个,知道这是什么吗?”

原始人都会看壁画,再蠢的农奴,看看简笔画还是没什么问题,纷纷点头。

“知道就好。”

吴清晨又指了指“蜂窝”草球:“再来试一次,照着这上面画的去试,还是从陆斯恩开始……不着急,看清楚了再试。”

陆斯恩又站了出来,他先盯着画板看了足足1分钟,然后一边模仿画板中的动作,一边开始尝试。

最终的结果,是又一次的失败。

不过,这一次,安德烈什么都没有说。

陆斯恩双脚分开的姿势对了,两手握的位置也对了,也知道应该小心翼翼地先将木杆凑向距离蜂窝最合适的位置,最终的失败,只是因为熟练的程度不够。

“下一个。”“再下一个。”

农奴们又一位接一位地尝试。

“怎么样?”最后一名农奴也尝试了第二遍之后,吴清晨向安德烈问道:“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你画的东西绝对管用!”

何止管用?

第二轮,农奴们尝试的时候,安德烈一直沉默地站在旁边,他看的很清楚:虽然成功的比率依然不高,但有了画板的对照,大部分农奴都至少保证了姿势的正确性。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旁观的过程中,安德烈一次又一次地仔细审视自己亲手画出来的画板。

安德烈很清楚,教会的绘画技巧以写实为主,确实能够做到相当逼真的形象再现。

如果这是一副正常的图画,一块花了两天时间绘制出来的画板,安德烈一点都不奇怪农奴们能够有样学样。

可是,仅仅一小会涂鸦出来的内容,就能够达到同样的效果,这使得安德烈那颗小脑袋,不由自主地开始怀疑,自己从刚刚懂事的时候开始,就每天都辛辛苦苦练习,到底有什么价值。

这个迷茫的小孩,怎么也不会想到,地球团队设计移动蜂巢的方案时,几个最重要的设计要求里,排名相当靠前的几个就有场景的简单性,动作的低关联性,以及关键点的高识别度。

根据这些要求制定出来的最终方案,才能最适合艾克丽农奴空白的头脑,最符合中古世界空白的设备条件,顺便也最能加强安德烈首次见识简笔画的震撼程度,最能加强安德烈日后对简笔画的拥护程度。

这样的方式,再加上安德烈绘画时,吴清晨在旁边不断的明示暗示,便最终达到了这样的效果。

“再画一个!”

安德烈自己拾起一块木板,拿起木炭:“那个谁……那边几个,开始干活!”

“约克,哈里……”吴清晨对领主牲畜棚的四名农奴说道:“再来几次,给安德烈老爷看看你们干活的模样。”

约克等四人开始了新一轮的演示。

“洛斯……”摆好木板,安德烈说道:“说吧,画哪些!”

“画雷克斯吧,接树枝的那个。”吴清晨指了指,“唔,还是一样,草地不要,太阳不要,灌木丛也不要!”

抗拒心理变成了好奇和期待,这一次,安德烈画的更快。

仅十几分钟,中古世界第二块简笔风格的画板,新鲜出炉。

用自我欣赏的目光看了足足两分钟,安德烈才对农奴群招手:“来,接树枝的家伙都过来,试试看。”

还是同样的步骤,不插画板试一次,插上画板再试一次。

结果进一步加强了安德烈的认知:自己绘出来的画板,确实效果显著!

没有画板的对照,几乎全部的农奴,都在根据自己想象的方式,自由发挥,错误百出。

有了画板参考,大部分农奴们明显改善,姿势,位置,距离都把握的比较准确。

“很好!”

安德烈用力攥住了拳头。

果然有用……不,果然非常有用!

这么好用的办法!这么好用的画法!我一定要好好练一下!

“那就麻烦你了。”安德烈刚刚开始兴奋,吴清晨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可能会有点辛苦。”

“咦?怎么了?”安德烈扭过头。

“移蜂窝需要四个人……”

“哦,我马上画。”

正好练习一下……

安德烈拿起了两块木板。

很快,举火把的,扛斧头的画板完成。

“还要一块,四个人都在同一块木板里面。”

“嗯,说的也是。”

顺便再练习一下……

安德烈点点头。

人物比较多的缘故,这一块稍微多花了一点时间。

二十分钟左右,“四个人”的木板完成。

“好!”吴清晨高兴地点着头:“这样的话,一个组需要用到的木板就完成了。”

“一……一个组?”

安德烈忽然有点结巴。

“对啊,等下真正开始砍树练习的时候,每个组都得去不同的地方……所以,每个组都需要一组木板……画好的木板。”

“这……”安德烈连忙扭头,忽然觉得本来就很多的农奴,好像一下子变得更加密集。

“太谢谢你了,安德烈。”吴清晨将一块木板塞到了安德烈的手中,“我能给你的,只有一点蜂蜜。”

蜂蜜!

安德烈狠狠地一咬牙:不就是绘画吗?反正我自己也打算好好练习一下!

安德烈开始画又一组画板。

吴清晨召唤一名警役,让其按顺序抱好木板,领着一组农奴,去往让他们练习的地方。

就这样,安德烈画着木板,吴清晨分配木板,警役领着农奴前往吴清晨告知的地点练习,吴清晨在不同的练习地点之间来回穿梭,纠正警役根据木板监督,农奴们根据木板互相提醒之下,遗漏下来的少许错误。

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

不知不觉间,太阳渐渐升到了最高的位置,又慢慢地落了下来。

又到了傍晚时分。

画完最后一块木板,安德烈感觉手臂已经不再属于自己。

和吴清晨告别,安德烈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教堂,直奔侧门。

“老师,我回来了。”

“唔……”

卧室兼书房内,普拉亚牧师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血丝。

在中古世界,写信中的“写”,可是一项相当繁重的体力活。

“怎么样?晚上能移几个蜂窝?”

“应该能移十几个吧。”

“哦?这么多?”普拉亚有些吃惊:“你们选了多少人啊?”

“很多……非常多!”

安德烈将下午的经历,一一说了出来。

“唔……这种画法,听起来不错……”普拉亚沉吟着:“来,你给我画一个看看。”

还要画啊!

安德烈跑到柴火房,翻出几块木板,根据脑海中的印象,愁眉苦脸地画了一块“举木杆”的木板。

“唔……这手,这脚……还有这蜂窝……”

经验老到许多,普拉亚立刻看出了这种画法的优势。

出身于农夫家庭,小时候完全没有经历过神学教导,长大了才开始亲近主宰的小家伙,想法都这么奇怪吗?

刚开始想这些,再看看画板,忽然之间,正头疼于如何将移蜂窝过程描述到羊皮卷上的普拉亚,瞬间眼前一亮。

“安德烈!安德烈!现在,你马上去领主牲畜棚那边,把那几个农奴领出来,赶紧画移蜂窝的木板……”

“啊!”安德烈用力咬住了嘴唇:“老师,每一个农奴都要画吗?”

“当然啊……”普拉亚点点头:“全部都像下午那样画!”

“呃……好吧……”

已经“简笔画法练习”到想吐,安德烈叹口气,慢慢地转过身:“还好,就算每个农奴都画一次,今晚真正去移蜂窝之前,应该还来得及……”

“一次?什么一次?”

身后,普拉亚奇怪地说道:“这可是荞麦杆结满了麦籽!这么大的事,至少也得送到七八个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