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这怎么可能?/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古世界。

0001年02月11日。

夜深了。

崇山之间,送信人照看着火堆,守护着两个儿子。

教堂侧面的小卧室,安德烈揉着酸麻的手臂,难以入眠。

又一片公地,农奴们安静地吃着豆子,身旁竖起了又一排挂着蜂窝的木杆。

牛倌豪宅,麦秆厚实了几倍的床铺,吴清晨闭着眼睛,脸上的表情格外欢喜。

又一个十天结束了,又一次回到地球的时候到了。

————————

地球。

非洲大陆。

当地时间,2012年5月14日13点22分17秒。

天空的巨幕消失了。

“结束了……”

指着视频侧面弹出来的即时提醒,阿德里安扭过头:“巫师先生,您的先知回来了。”

“嗯,我看到了。”巫师点点头。

“还剩两天的视频没看完……接下来还有什么呢……”

说着,阿德里安将鼠标移动到屏幕上方的“更新”菜单栏,弹出了一长排刚刚制作出来的视频清单。

清单的标题相当直白:“5-9早饭”、“5-9教堂早祷”“5-9训练农奴”、“5-9闲聊”、“5-9第四次移蜂窝”、“5-9回家”、“5-9准备睡觉”、“5-10……”

标题的颜色都是绿色。

“噢,都是绿色……巫师先生,我想你明白绿色的意思。”

“是的,你说过了。绿色表示安全。”

“表示非常安全,且无重点信息。您知道‘且无重点信息’的意思吗?”不待巫师回答,阿德里安已经自己接着说道:“意思就是,不用浪费时间再看您这位先知吃饭走路玩蜂窝的内容啦!他已经睡觉啦!已经安全回到地球啦!”

“是的。”巫师又点点头。

“既然先知都睡觉了……”阿德里安希冀地说道:“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跟着睡觉?”

“也许是这样。”巫师这么回答。

“好!太好了!巫师先生,您非常睿智了”说着,阿德里安欢喜地站了起来,一边打呵欠,一边走向角落的草堆。

“等等……”巫师抬起手,两小时前和角马换班的豪猪,立刻挡在阿德里安的面前。

“怎么了?”阿德里安疑惑地问道。

“你知道也许的意思吗?”不待阿德里安回答,巫师已经自己缓缓的说道,“也许的意思就是,我应该去睡觉了,但你,还需要看完接下来的内容,顺便再仔细想想,还有什么没告诉我……”

“没告诉你?”阿德里安委屈地说道:“巫师先生,大前天,前天,昨天,今天,我几乎每天都陪您看十八个小时以上的视频……您瞧,现在您的小部落,水也会烧了,干草也会晒了,蜂窝也开始摘了……还有什么没告诉您呢?”

“真的什么都告诉我了吗?”

盯着阿德里安的眼睛,巫师慢慢地说道。

“当然!”阿德里安诚恳地回答。

“好……”巫师点点头,“既然这样,那你就接着看完……”

抬起手,阻止阿德里安的抗议,巫师继续说道:“接下来你看的内容,如果再发现什么对我们部落有用的东西,我会给你一支芭蕉……嗯,每一点有用的东西,给你一支芭蕉!”

“你……你……这怎么可能?你怎么知道……”

特意隐瞒的一部分信息被发现,阿德里安张大了嘴巴。

“原因很简单。”巫师微笑着回答,“我的法语,比你想象中的要好一点。”

“那又怎么样?你这个绑匪,神棍,老骗子……一支芭蕉!”阿德里安恼怒地说道:“一支芭蕉就想让我给你干活!来吃我的大芭蕉吧!”

“唔,一只芭蕉是有点少……”巫师稍稍沉吟:“再加上给电池充电的时间,让你也出去放一下风,怎么样?”

“你还想把我自己的自由卖给我吗?”

“真的不看?”巫师皱着眉头。

“呸!”阿德里安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你自己看吧!该死的,你以为我也是中古世界的野蛮人吗?你以为法国领事馆不会发现我失踪吗?等着吧,你这个老骗子,等着法国雇佣兵来帮你看视频,顺便请你吃芭蕉吧!”

“唔……”巫师朝豪猪打了个手势。

豪猪会意地点点头,走向了山洞拐角的位置。

几秒之后,豪猪重新出现。

他的手中,拎着一根棍子。

阿德里安的瞳孔瞬间收缩:豪猪握棍子的手势,举棍子的角度,抬棍子的高度,和刚刚结束不久的视频内,吴清晨/洛斯,教给安托万警役的方式,一模一样。

“等一等!我看!我马上看!我现在就看……”阿德里安飞快地后退着,他一边满口答应,一边绝望地破口大骂:“该死的联合国,该死的吴清晨,该死的五角大楼,人权呢?雇佣兵呢?军事机密呢?什么都不管了吗?”

————————

中国,湖北,洛县。

第一市民医院,住院部。

医师办公室。

“医生,这是囡囡的检查结果。”女子擦去额头的汗珠,将一堆表格和图像放到医生的办公桌上:“请您看一下。”

“这么早?”

医生微微有些吃惊,拿起复杂图像的时候,顺眼瞟了一下手腕。

八点过三分啊……

医院的门诊检查大楼,尤其是这几天的检查大楼,病人密集到什么程度,医生相当清楚。

八点就得到结果,排队的时间至少也得是四点。——要不是上级命令24小时开放,想检查都没到时间。

医生微微摇头,善意地提醒了一句:“家长的心情可以理解,不过也要注意分寸……小孩子本来就受了伤,一定要好好休息啊。”

“不,不是我想这么早……”女子很有些委屈:“囡囡吵了一晚上,一直没睡,老说腿在动,一定要闹着早点检查。”

“唉……”医生怜悯地叹息了一声:“越是这样,越要注意关心的方式……”

女子垂下了头。

“我看看吧……”医生看向手中的结果,“唔……外伤恢复良好……”

女子重新抬起了头。

“心电图正常……血检正常……”

女子眉头慢慢松开。

“嗯……这两个指标有点高,小姑娘精神有点紧张啊。”

女子也有点紧张。

“不过关系不大,还在范围内……应该是受了刺激的原因……好了,接下来是图像扫描,看看小姑娘为什么产生幻觉吧……这里不是……这里正常……这里也正常……”

“咦!这里!”

“咦!这里!”

医生腾地站了起来,脸上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情:“这里!这怎么可能!”

“怎么了,医生?”女子也紧张地站了起来。

“等等,等等!”顾不得搭理家属,医生离开办公桌,走到旁边的显像台,将图像扫描结果放到透明的玻璃上,将底下的灯光打开。

图像扫描的结果,立刻明亮了几倍,也清晰了许多。

医生再次望去,脸上不敢置信的程度继续攀高。

下一刻,医生摘下眼镜,先使劲地揉着眼睛,然后直接用白大褂使劲地擦拭着镜片。

医生重新戴上了眼镜,重新望向了图像扫描的结果。

“怎么了?医生?到底怎么了?”女子明显被吓到了,她呆立半晌,回过神之后,第一时间用力地抓住了医生的衣服,声音也因为紧张变得很是尖锐:“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囡囡怎么了!”

“没事……没事……”医生终于惊醒过来,“不,不,不是没事……是有事……不,不是有事……是好事,应该是好事!”

震惊之下,医生的语言组织能力直线下降。

医生的震惊可以理解,以囡囡之前的情况,医院能做的事情只剩下对家属的安慰。

而眼前这张图像扫描的结果,却代表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要研究清楚这个变化……不,只要研究这个变化……不,只要证实这个变化……

名誉、声望、利益,简直唾手可得!

医生比女子还要激动,许久许久,才稍微平静了一些。

“请你先等一等,请稍微等一下,我去找一下主任……”

医生飞快地冲出了办公室:“主任!主任!”

几秒之后,医生飞快地冲了回来,抓起了玻璃上的图像扫描结果,然后又重新冲了出去:“主任!主任!”

————————

半小时之后。

“这怎么可能!”

主任办公室挤满了同科室的医生。

一次,两次,三次。

再三核实结果无误,主任一挥手:“赶紧,马上安排复查!”

所有流程绿灯放行。

————————

再半个小时后,院长、副院长、主任、一大群医生围住了新鲜出炉的复查结果。

结果再次核实无误。

领导们脸上笑出来的沟壑,能夹死一斤蚊子。

————————

再一个小时之后。

“这怎么可能!”

人声鼎沸,热火朝天,喜气洋洋的会议室内,接听电话的院长,脸上的微笑忽然凝固,他猛地一拍桌子:“什么叫不是第一例?什么叫突然出现了很多?这怎么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