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工资单/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面讨论一下吴清晨的工资问题。”

处长助理宣布了最后一个议题,本来就不算安静的会议室,立刻响起了喧哗的声音。

“吴清晨的工资问题?”“这有什么好讨论的?”“直接发啊!”

这里是联合国天象事件临时委员会,后勤团,重点物品组,吴清晨专项办公室,物资处。

和大部分上规模的机构一样,天象事件后勤团,是整个临时委员会相当重要的组成部门,负责总体规划,统一协调整个天象事件涉及到的人力、物力、以及其他无形资源。

重点物品组,顾名思义,负责重要的,紧急的,以及有可能牵涉到吴清晨的资源。

吴清晨专项办公室,则更进一步,直接面向吴清晨有可能直接接触到的,第一线的人员、物资,以及其他无形的资源。

很显然,如此重要,牵涉如此广泛的职责,权限肯定不可能交给某个单独的部门。

特意成立的这个专项办公室,就是权限分割之后的部门之一。

物资方面:吴清晨专用地下基地,全面模拟吴清晨之前生活环境的卧室、卧室里的家具、电脑、手机,都有这个部门的参与。

人员方面:吴清晨身边的陪聊季明明,确认情报的各学科专家,贴身防卫的安保人员,以及其他能够接近到吴清晨十米之内的参谋、教练等培训团成员,通通需要经过这个专项办公室的同意。

无形资源:吴清晨玩的游戏,通话的内容,看到的小说,审核单位中,这个专项办公室的排名也相当高。

可想而知,关系如此重大,权限如此之高,专项办公室的成员们,一天要经手多少物资,过目多少人员,哪里关心什么工资问题。

工作人员分发材料,准备仪器的间隙,诸人议论纷纷。

“吴清晨还需要工资吗?”靠近角落的位置,放下茶杯,某位组员忍不住摇摇头。

“对啊!他要工资干什么?”身旁一位戴眼镜的同事深有同感,“想要什么东西直接说啊,我们安排不就可以了?”

“用不用是他的自由,发不发是我们的态度……吧?”组员这么猜测。

“就算要发工资,现在才几天啊?”

“7天……不过这倒不是什么问题……”另外一位女组员插口:“周薪不算什么,现在这时候,周薪,日薪,提前发工资,都已经有了广泛的实例。”

“不如猜猜工资多少?”最先说话的组员忽然换了个话题:“周薪一百万?一千万?”

“这有什么意义呢?”戴眼镜的同事对此不感兴趣:“他要钱有什么用?烧着玩吗?”

“不建议现金。”女组员表态:“纸币携带的细菌太多,就算是新钞,数量上去的话,油墨味也很重。”

“要什么现金?放得下吗?给他个计算器好了……”戴眼镜的同事说到:“喏,吴先生,您想要多少?请自己按吧……到时候银行后台给他填上去就可以了……反正一天才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他能花多少?”

“诸位同事……”

这个时候,工作人员将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处长助理敲了敲桌子,开始发言:“相信大家都想到了,吴清晨先生的工资会很丰厚……嗯,非常丰厚,这么厚!”

说着,处长助理双手托起了一堆文件。

这堆文件足足有两本词典的厚度:“大家看,这就是吴清晨先生的工资表。”

“这……”底下的组员面面相觑。

“行政团编制办已经在研究成立‘吴清晨工资处’了,不过,时间太紧,这一轮还是得我们负责……”

说完,处长助理放下文件:“按发放酬劳的主体为类别,一项一项讨论……首先是各国津贴。”

“主体?”“各国津贴?”

光这两个词就可以足够组员们发挥联想。

“大家请看这里……”处长助理按了几下面前的控制台,会议室的大屏幕显示出一个巨大的表格:

美,俄,英,法,德,日,意大利……

上百个国家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的列表中,每一个国家的后面,都标出了一串数字。

最多的7位数,最少的也有5位。

组员们一起瞪大了眼睛。

组员们倒不是对这些货币的数字吃惊,而是对这些国家的数量吃惊。

“很眼熟吧?”处长助理苦笑着说道:“事实上,这就是联合国交会费的名单,根据初步计算,津贴的比例也差不多……好了,大家讨论吧。”

“什么津贴?这是以什么名义发的津贴?”

底下马上有人发问。

“想给钱,名义还不好找吗?”处长助理再操作一下控制台,屏幕上方切换出另一个表格。

美国:名誉公民,荣誉勋章。

“荣誉勋章?”角落附近,才看了一行,戴眼镜的组员就惊奇地说道:“这玩意儿什么时候可以发给平民了?还是外国人!”

“人家第一天就宣布吴清晨是美国公民……就算没得逞,后面也单列一项,把吴清晨标记成了独一无二的:地球公民……嗯,后面还有一行小字:谨以本奖章赠与吴清晨先生,赶紧您英勇顽强,自我牺牲,临危不惧的事迹,感谢您在天象事件中所表现出来的勇气和大无畏的精神!”

英国:名誉爵士,荣誉勋章。

法国:名誉爵士,骑士勋章。

俄罗斯:名誉公民,俄罗斯奖章。

德国,日本,意大利……

有名誉的给名誉,有爵位的给爵位,有勋章的给勋章。

民权制衡因素比较多的国家,基本上给的都是历史上有过的位置和荣誉,行政效率快捷的国家,很多就直接就给了名誉总统、名誉总理等头衔。

按照这个表格,吴清晨如果还有机会出现在某个礼节性的场合,司仪得这样念台词:“下面有请XX国名誉总统,XX国名誉总理,XX国名誉副总统,XX国名誉副总理……英国名誉爵士,法国名誉爵士……美国名誉公民,英国名誉爵士,法国名誉骑士,俄罗斯名誉公民……”

估计得半个小时左右,才能将吴清晨头上那些完全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的任命,介绍完毕。

“怎么处理?大家说说吧。”几分钟之后,处长助理问道。

“转入银行卡吧,他们愿意送,随他们喜欢好了。”

看了刚才那些,组员们已经清楚,名义上是研究工资,实际上研究如此应对各国对吴清晨好感的又一次争夺。

组员们的意见很统一,大约也能想到Z国的处置方式,各国提供的津贴数额并不算高,这一条快速通过。

“下面是牵涉到这些头衔的实物。”处长助理再按了几下操作台,显示屏开始切换图片。

闪闪发亮的勋章、造型精美的桂冠、大气威严的权杖,这是开胃菜。

以吴清晨头像为底板的巨额纪念币!以吴清晨为模型的等比例黄金雕塑!以及袖珍版美联储印钞机!

“这些……不好拒绝啊……”

在座的组员都可以看出,各国赠送的实物,远超之前货币津贴的价值,目的也一目了然:拒绝吧,除非永远封闭吴清晨和其他国家的交流,否则暴露之后,难免让吴清晨心中留个疙瘩;接受吧,就这样让其他国家光明正大地收买吴清晨,也很让人为难。

“检查吧……彻底检查。”

“暂时拖一拖。”

“让制作部门赶紧研究,我们未必会比他们差。”

这一条也算有了决定。

“好,这是来自国家层面的工资单……下来是来自公司的工资单。”

解决了国家主体,处长助理不仅没有放松,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凝重。

下面的组员也同样如此。

毕竟,作为国家,各国还需要顾及一下体面和影响,换成公司,就完全不需要考虑什么节操了。

“第一项,意大利十大时装品牌,联合聘任吴清晨先生为模特……货币津贴……”

货币津贴不用看,这些反正吴清晨用不上的数字游戏,国家也好,企业也好,在座的组员也好,都是随便应付一下。

下面才是重头。

“实物津贴,由这十家品牌,联合派遣顶级设计师,顶级裁缝,为吴清晨先生量身定制衣物。”

“这个……”

时尚、服饰这种层面的流行趋势,近些年一直由西方国家把持。

这种并不涉及工业实力,品牌再高端也无济于国计民生,只有小国家,二战战败国才稀罕的产业,还真让在座的组员有些头疼。

“也拖一拖?”

“现在影响吴先生的审美倾向,来得及吗?”

“这些确实很难,但还不是最麻烦的地方……”处长助理缓缓摇头:“大家继续看……”

图片继续切换。

屏幕中出现了一大圈金发碧眼,青春靓丽,长腿细腰的西方女子。

“这,这是什么玩意儿?”组员们叫了起来。

“赤裸裸的送女人?”

“不要脸了吗?”

“这就是意大利十个品牌派出来的设计师和裁缝。”会议室主持的位置,处长终于说话了,他的声音很是嘶哑。

“这是模特吧?有这样的设计师吗?”某位思维比较敏捷的组员,提出疑点。

“身份已经确认过了……”处长助理苦笑着说道:“既是模特,又是设计师,资历也不差……这么大的产业规模,总能找到几个养眼的女人。”

“这……这……不好搞啊……”

时尚啊、衣服啊、设计啊,和这些专注的国家,在这些层面上,竞争吴清晨的好感本来就已经很麻烦了,现在还要加上女人……

女人也就算了,专业的,西方面孔的女人……

组员们更加头疼。

“大家慢慢想……嗯,你继续吧。”处长对助理示意。

“下面是法国十家顶级餐厅,联合聘任吴清晨先生为美食品尝师。嗯,同样派遣厨师,到Z国为吴清晨现场制作食品。”

组员们毫不意外地发现,这些餐厅派出来的厨师,几乎全部都是正值妙龄,身材曼妙,容貌过人的女子。

接下来的项目大多如此。

奥地利,全球知名的室内装修机构出场,附赠美女设计师。

希腊,业内顶尖的赛马协会出场,附赠美女骑士。

荷兰,闻名世界的花卉种植出场,附赠美女花匠。

激烈的吴清晨好感度竞争之下,剑走偏锋的情况也出现了。

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公司,都将希望寄托于美女。

德国,全球顶尖的润滑油公司出场,附赠壮男团队。

“呸!”“什么玩意儿!”“这有可能吗?”

会议室响起了一片唾弃的声音,“这家拒绝,让它滚蛋。”

下一家是日本的公司。

又走回了服饰设计的老路,不过,这些公司附赠的设计师和裁缝,走的是仙气路线,个个卡哇伊,娇小可爱,乖巧柔弱,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怜惜。

“真是我见犹怜……”

“日本人玩这套太熟了……”

“东方面孔,文化又比较接近,诱惑更大啊。”

“这下危险了……”

这些面孔一出现,会议室中响起了一连串紧张的讨论。

“比你们想的还要危险!”处长助理一声冷哼,按下了暂停,切换到了详细情报的页面:“你们仔细看看,看看这些设计师的性别。”

“男的!”“这,这,这……”“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把这些变态都退回去!”

“能不能拒绝入境?”

“不行的话?”众多愤怒,恼怒,暴躁的声讨中,某位组员怯怯地说道:“刚才那家润滑油公司,还是让它通过算了?”

“绝不可能!”

“永远不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