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日晷上的小草/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0001年02月22日。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吴清晨第七次进入了中古世界。

时间是很公平的东西。

躺在简陋的草铺上,从迷糊过度到清醒的时间里,吴清晨忽然发觉,30:1的时间流逝速率下,不知不觉间,头顶黝黑的原木和干黄的茅草,已经是如此的眼熟,反而是刚刚离开的地下基地,空调、电脑、手机,洁白的天花板,柔和的白炽灯,这些东西反而开始有些模糊,仿佛更像是一场梦境。

无声地叹口气,吴清晨爬了起来。

木屋有些空荡。

夏役已经进入到最繁忙的时候,两位兄长,伊德拉和格雷斯,这段时间都住在领主牲畜棚,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正领着牛倌帮工,在老爷的公地里照料牛群。

而作为这个家庭的家长,免去了夏役的威廉,显然不会浪费难得的空闲,这段时间也每天一大早,就和妻子雅克林赶去森林边缘,照料没开辟多久的荒地。

“哥哥,你醒啦?”

随着吴清晨的动静,火塘旁边,一个小小的身影扭过头。

看到吴清晨,小尼娜的眉毛立刻弯了起来。

“日安,尼娜。”

吴清晨打个招呼,搓搓脸站起身,提起床铺旁边的木桶,走向了房门:“我出去一下。”

“好的……”小尼娜放下手中的活儿,走向墙角盛放粮食的陶罐,一边走一边问道:“哥哥,早上要吃什么?”

“豆子,卷心菜……唔,还有鸡蛋。”

“好的哥哥!”小尼娜欢快地回答。

顺着弯曲的小径走向溪边,经过一个小弯的时候,吴清晨弯下腰,从灌木丛中掏出一支使用盐分和某些其他材料制作的简陋“牙膏”。

到达溪边,站在特意用鹅卵石叠高铺平的小平台,吴清晨放下木桶,从溪流底下的鹅卵石里,翻出一支使用好几株纤维合适的树枝制成的“牙刷”。

“牙膏”、“牙刷”,再加上搭在木桶边缘,使用专家团建议的办法,好不容易弄干净的“毛巾”,小心翼翼地使用这三样简陋的工具——小心翼翼的意思是,既要防止这些工具伤到吴清晨,又要小心吴清晨伤到这些脆弱的工具——足足二十分钟之后,吴清晨才总算完成洗漱的流程。

将洗漱的工具藏好收好,吴清晨回到了木屋。

“哥哥,你回来啦!”

吴清晨走进门的时候,小尼娜已经将两碗豆子,两碗空心菜,以及两只鸡蛋,摆在了餐桌上面。

两人坐下,开始吃当天的第一顿饭。

“哥哥,你今天醒的早了一点呀……睡得不舒服吗?”

吃了几口豆子,小尼娜忽然这么问道。

“哦,有吗?”

两天的训练,加上两次成功的实际执行,参与移蜂窝的农奴,已经将“技术动作”都掌握得差不多了。

不过,为了最大程度地保障成功率,管事老爷和牧师老爷一致认为,公地里并不缺少这一小撮农奴一两天的劳动力。

这些参与的农奴,训练绝对不能停止!

不过,考虑到移蜂窝的时间都在深夜,为了保障移蜂窝时的最佳状态,两位老爷,破天荒地允许这些农奴们睡到太阳升到最高的时候,再开始当天的训练。

就连农奴都得到了如此罕见的仁慈,最大的功臣,吴清晨/洛斯的休息时间,或者说精力保障时间,就肯定更加充裕了。

事实上,度过艾克丽村庄牛群治疗最繁忙的时间之后,吴清晨休息的时间,就已经有了相当好的保障。

而到了最近这几天,吴清晨更是获得了,整个中古世界估计都极其难得的,睡觉睡到自然醒的享受。

不过今天,也许是前一天培训时,脑子里接受了太多来自地球70亿人类体质增强的需求,吴清晨醒来的时刻,确实比前几天早了半个小时左右。

不过……

“你怎么知道我早醒了一会?”吴清晨很奇怪尼娜的直觉。

“看那个呀!”

小尼娜指着门外,顺着她的手指,吴清晨望过去,看到了自己前段时间摆设的简陋日晷。

“什么?看那个!”吴清晨这一惊非同小可,“你能看懂这个?”

看日晷这个技能点,说难不难,说简单,却绝不简单。

尤其是,摆在门外的日晷,只花费了吴清晨半个小时左右的制作时间,简陋到就算是吴清晨本人,也得花上一点功夫,才能确定大致的时刻。

斜面、角度、阴影长短、时间比例,这些东西,尼娜是怎么弄明白的?

吴清晨心中很是惊疑。

“我看不明白呀……”

大约是吴清晨的声音太过于急促,小尼娜放下了木碗:“不过,哥哥你和我说,这个东西是看早晚的……”

看早晚……

“对,我是说过。”吴清晨点点头。

其实也不是什么“说过”,而是吴清晨在牛倌豪宅附近干点什么的时候,小尼娜总喜欢跟着问东问西,吴清晨耐不住纠缠的时候,只得顺口解释几句,不过吴清晨很确定,绝对没有教过这个小家伙,怎么使用日晷——最主要的是,吴清晨很头疼怎么解释阳光,阴影,时间等等这些抽象的概念。

“不过……”吴清晨连豆子都忘记吃了,专注地盯着尼娜:“你怎么知道我晚了?”

“我,我……”尼娜咬住嘴唇,“我,哥哥……前几天,哥哥你说……你说,你总算可以睡晚一点了……你,你说的时候很高兴……我,我就记住了……”

何止高兴,吴清晨记得很清楚,总算达成睡懒觉的成就时,吴清晨恨不得仰天长啸。

“嗯!然后呢?”吴清晨问道。

“然后……”吴清晨一再追问,尼娜脸上的神情越来越紧张,她指着日晷:“然后,那天过后,等你醒了,去小小水旁边的时候,我就……就在那边……你那些石头泥巴上面,影子走到的地方,粘……粘了一根草……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想弄坏你的东西……”

“啊!”

这不正是自己教安德烈管理农奴时的招数吗?

吴清晨想起来了,前几天又一次被缠住的时候,自己似乎也顺口对小尼娜说了几句公地里的经历。

原来是这样确定时间,然后就知道了我起来晚了……

不过……

“你粘根草干什么?”弄清楚缘由,吴清晨还是觉得很奇怪:“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想知道我起来的时……早晚?”

“……”尼娜低着头,不说话。

心智不成熟的对象,不要过分逼问催促。

铭记地球的培训,吴清晨将自己的声音调到“温和”档:“怎么啦?尼娜?”

等待尼娜说话的间隙,吴清晨也仔细地看了看木屋。

吴清晨很快注意到:扫帚摆放的位置改变了,柴火枝却没有补充,水桶里也空空的……

另外一边:小尼娜木鞋上有湿泥的痕迹,篮子里装好了空心菜,松土的木扒却没有从高处挪下……

木屋里的活儿干了一部分,屋子外面的活儿也干了一部分。

两个地方的活儿轮换着干……

这明显是很不合理,很耽误时间,加倍费力的干活步骤……

不需要看再多了,以地球团队特意培训出来的观察能力,和逻辑推导方式,吴清晨瞬间明白了小尼娜在日晷上粘上一根小草的原因。

吴清晨的猜测没错。

吴清晨明白的时候,小尼娜也开始结结巴巴地解释了:“我……我看到哥哥这么高兴……我,我就粘根草……把吵,吵闹的活儿,都放到了后面……这样,哥哥就可……可以睡得好一点,睡晚一点……我……我真不是想……不是想弄坏哥哥的东西……”

说到这儿,小尼娜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没事没事,尼娜不要哭!东西没坏……东西很好……”

吴清晨连忙站起来,绕过餐桌握住尼娜的肩膀,诚挚地盯住妹妹的眼睛:“东西没坏,真的……尼娜不要哭,别哭了啊……”

“真的吗?”尼娜怯怯地问道。

“真的!绝对没坏!”吴清晨用力点头。

尼娜没哭了。

“尼娜啊……”

又安抚了一会,吴清晨站了起来,回头看看日晷,看着正随着微风来回摆动的小草尾巴,吴清晨拍了拍尼娜的头顶,“……你很聪明。”

确实很聪明。

能够仅凭几句话,就掌握最基础的日晷使用方式,地球团队判断得相当准确,小尼娜确实很有潜力。

坐回餐桌旁边,两人继续吃东西。

“哇……哇……”

十分钟左右,早餐快要结束了。

就在这个时候,木屋里面,传来了幼儿哭闹的声音。

两人同时回头。

哭闹的是弟弟帕沃,威廉家最小的成员。

吴清晨同时还发现,帕沃和卡尔玛,这两个还只会爬的小家伙,也被尼娜特意抱到了距离自己睡觉时,床铺最远的位置。

尼娜走过去,抱起帕沃,轻轻摇晃。

好一会,帕沃还是在继续哭闹。

吴清晨也走过去。

“给我吧……”看了两眼,吴清晨将帕沃抱过来:“应该是包得太紧了。”

吴清晨解开帕沃的襁褓,果然看到了一片汗痕。

将襁褓最内层的布片抽出,吴清晨走到雅克林床铺边上的木箱旁,从里面翻出另一块前阵子清洗过的布片。

抱着帕沃,将他重新包裹好,吴清晨轻轻地摇晃。

一小会儿,小家伙再次进入了睡眠。

轻柔地将帕沃放回床铺,吴清晨抹去额头的微汗,扭头的时候,看到小尼娜静静地望着自己。

“怎么了?”吴清晨问道。

“哥哥……”尼娜说道:“小时候,你也是这样照顾我的吗?”

“唔……”

这个问题,如果是刚到中古世界的时候,吴清晨内心肯定是一片咆哮:

谁7岁就得带小孩啊!

你以为全世界都像你这么惨啊?

你晓不晓得?为了照顾好这两个小混蛋,老子前前后后,整整花了八个小时,听一个加强连的幼师,手把手学习怎么把屎把尿!

然而,中古世界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此时此刻,听着这个问题,吴清晨轻轻地点了点头:“是啊,就像你平时照顾帕沃和卡尔玛一样。”

“哥哥……”尼娜张开嘴,好像想说什么,不过又很快合上。

“怎么了?”吴清晨的声音很是温和——真正的温和。

“哥哥……你以后,还会像现在这么照顾我们吗?”

“当然啊!”吴清晨毫不犹豫地重重点头。

就算没有地球团队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吴清晨强调,中古世界家人,尤其是三个世界观一片空白,以及基本空白的三个小家伙,未来极高的培养价值……

就算是为了这段时间,逐渐培养出来的感情,甚至说,就算是为了日晷上的那根小草,吴清晨也会毫不犹豫地如此回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