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堂区执事/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关,出入境管理处。

坐在化妆台前,聚精会神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小仓美玲脸上不时切换着甜美的微笑、诱人的微笑、清纯的微笑、楚楚可怜的微笑、端庄贤淑的微笑……

能够出现在这里,无论相貌、身材、气质,小仓美铃无疑都是上上之选。

和出发时预测的一样,一进入海关,Z国警方就直接将自己这些赠品隔离滞留。

接下来,既没有审讯,也没有驱逐,当然,更没有虐待,从踏入Z国土地的第一刻,到现在72个小时过去了,小仓美玲都被关在这个套房里,没有任何人和她交流。

房间算不上太高档,但相当精致,也相当干净,设施非常齐全,休息室里摆放着跑步机,电视机,按摩椅,甚至还有一张台球桌,书籍,电脑,游戏机……种种娱乐设备也摆满了一整个书房。

没有任何人和自己交流,电子设备也没有任何网络。

这样的生活,也许对许多人来说很难忍受。

不过,对于早早加入艺人事务所,接受严格培训,习惯严格管理的小仓美玲来说,这却是极其难得的调整时间。

还有7天……

望着时钟,小仓美玲默数着事务所预测的大致时间。

还有7天,我一定要将自己调整到最好的状态!

事务所的高层,还有明显不属于事务所的官僚们,集结时对自己说的话,小仓美玲记得非常清楚:

只要能够挤到吴清晨的身边,自己的弟弟,父母,近系的亲戚,以及自己——假如自己离开吴清晨身边——任何条件都可以满足!

挤到吴清晨身边。——这就是事务所,以及官僚们唯一的要求,不需要自己做任何有可能引起Z国,或者吴清晨先生不满的事情。

这个条件,当然非常优厚。

不过,对于从小就向往着绚丽舞台,不惜接受严格训练,严苛合同的小仓美玲来说,全球目光的聚集,更让小仓美玲充满了渴望。

而现在,只要能够挤到吴清晨先生的旁边,哪怕只有一天,不,哪怕只有一夜,立刻就能收获到70亿人的关注!

只要想一想这个诱惑,小仓美玲就浑身发热。

如果现在有一位头上长着角,身上散发硫磺气息的先生,宣称可以帮小仓美玲完成这个渴望,她立刻就会毫不犹豫地签下名字。

小仓,你一定要努力!好好努力!

小仓美玲给自己打气,官僚说的另外一件事,也让小仓美玲多出了几分希望:日本国多年的文化输出下,东亚男子,很多都喜欢身轻体柔的伴侣。

根据日本国全力以赴,损失了大批人手才收集到的宝贵情报,吴清晨先生,文档中也有许多类似题材的作品!

小仓,你一定要努力!一定要抓住机会!要知道,你和事务所签约的时候,准备走的就是这个方向!

“笃笃笃……”

门被敲响了。

咦?小仓美玲惊讶地回过头。

“笃笃笃……”门又被敲响了。

虽然没有钥匙,也并不认识自己是房间的主人,小仓美玲还是反应过来,轻轻柔柔地说了一声:请进。

门被推开了。

几位警官走了进来。

“小仓美玲小姐,请问有时间吗?”领头的警官用娴熟的日语说道:“现在,有一点和吴先生有关的事情,需要您的协助。”

天啦!居然选中我了!

天啦!天啦!天啦!居然真的选中我了!

成名!

救星!

日本国宝!

全球偶像!

一连串美妙的头衔,瞬间涌上了小仓美玲的心头。

“荣……荣幸之至。”小仓美玲竭尽全力才压抑住自己,她想露出平时最甜美的微笑,但她脸上的表情,怎么看都有些扭曲。

十分钟之后。

走出套房,小仓美玲惊讶地看到,这栋围合式的建筑里,还有许多间套房的房门打开了。

两侧,对面的走廊里,每一层都有两三个身姿婀娜,体态优雅的女孩,在警官们的监视下,走向电梯。

小仓美玲也走向了电梯。

电梯里,小仓美玲忽然发觉,进入这部电梯,以及刚才出现在走廊里的女孩,似乎都有一个共通的特点。

——个子都比较小。

原来,事务所告诉我的,果然是真的吗?

情报界的勇士们啊,感谢你们的牺牲,请继续保佑我吧!

————————

艾克丽村庄,57公里之外。

阿克福德男爵领,21公里之外。

丘陵半腰,一支小小的队伍,缓缓往上攀爬。

这支队伍由两头牛,两台车,三匹马,几十人,以及一大堆家禽牲畜组成。

一位身宽体阔,脸上覆着铁面具,身上披着锁子甲的骑士,骑着高大的战马,走在队伍中央。

骑士身侧,两位牵着马匹,披着链甲的侍从,目光警惕地望着四周。

这三位上等人前后,七八名扛着顶端加上了珍贵铁质枪头的长矛,前胸覆着一层皮甲的士兵,缓缓前进。

队伍的后头,三名士兵驱赶着一大群衣衫褴褛,鼻青脸肿,双手被一条长长的绳索捆成一串的男子。

几名老练的农夫,落在整个队伍最后面,他们赶着山羊、鹅、奶牛,以及由两头耕牛拖着的车子,车子里面杂乱地堆放着帐篷、水囊、荞麦、豌豆、篮子、农具,两个伤员,一具尸体,以及一小撮不太老实的,一路吵吵嚷嚷,到处乱窜,最后被逮住捆起来的家禽。

翻过丘陵,一个比丘陵高出许多的山坡出现在众人眼前。

时近黄昏,山坡顶部,一个巨大的阴影投下,笼罩着整支队伍。

望着山坡顶端的方向,巨大阴影的来源,队伍中的上等人、士兵们、农夫们,精神纷纷为之一振,疲惫的脚步立刻轻快了几分。

“啊……”

望着眼前高大的造物,俘虏们目瞪口呆,其中的好几名更是不自主地叫了出来。

“呸!”口水和矛杆同时落到了出声的俘虏身上:“住口,窃贼!”

右侧的侍从赞赏地看了一眼出手的战士们。

这可是科林堡。

整个菲什加德堂区的中心,教会的十五根支柱之一,岂能让卑微的窃贼,肮脏的叫声亵渎。

这个时候,城堡已经发现了队伍。

远远地,向城堡内部示警的钟声传了过来。

领头的骑士挥挥手,一位侍从翻身上马,领头冲了过去。

十分钟左右,钟声的节奏放慢了许多,但并没有停止。

再二十分钟左右,队伍抵达山顶,停到了距离城堡几十步的位置。

这是一座雄伟的城堡。

在它的面前,渺小的凡人必须抬头仰望。

城堡极其高大,比家境最殷实的木屋,也要高出好几倍。

城堡占地极宽,从这一头到另外一头,最高大的农夫也要走上许久。

它的外墙,没有一根木头,大部分位置,都由粘性极强,压得严严实实的泥块构成,底座更是由令人难以想象的石块奠基。

高耸的望台,方正的箭垛,散发着慑人的气息,遍布青苔的墙面,坑坑洼洼的塔楼,诉说着悠久的历史。

几名战士拥簇着两个年轻人,出现在塔楼。

站在左边的年轻人朝下面招手:“老师,是您吗?”

骑士拍马近前,摘下铁面具,仰头说道:“是的,洛哈林。”

“抱歉,老师。”

名为洛哈林的年轻人仍然细细地打量。

“托比拉牧师……”半分钟之后,洛哈林扭过头:“我看清楚了,下面是我的老师。”

“是的,洛哈林牧师……”另一名年轻人也点着头:“我也看清楚了,下面确实是玛尔塔执事!”

“开门,放吊桥,执事老爷回来了!”

绞盘转动的声音响起,一部窄窄的吊桥放下,越过插满了木签的壕沟,搭到队伍面前。

踏过窄窄的吊桥,走过同样窄窄的门洞,队伍走进了城堡。

“老师,您没事吧?”洛哈林已经跑下塔楼,等在门洞旁边,关切地望着老师:“我好像看见了尸体!”

“唔,我没事……可怜的巴约讷被刺中了胸口……”

两位侍从的协助下,玛尔塔执事翻身下马:“把这些该死的混蛋赶进地牢,把基尔和尼宾赶紧抬到佩福斯执事那边去……唔,还有可怜的巴约讷……把他洗干净吧。”

赶俘虏,抬伤员,搬尸体,士兵们行动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洛哈林也走过来,帮玛尔塔解开锁子甲。

“诺……”听到学生的问题,玛尔塔执事朝俘虏们示意了一下:“先瞧瞧这些家伙吧……”

“这就是袭击了开垦点的盗贼吗……”洛哈林望过去,士兵们正在将俘虏驱向地牢:“咦……不对,这些家伙怎么都这么壮?他们不可能是盗贼!”

“不,他们是盗贼。”玛尔塔执事笑了笑:“至少,伊尔鲁斯老爷肯定会确认他们就是盗贼。”

“是伊尔鲁斯安排的吗?”洛哈林紧紧地捏住了拳头:“该死的,上次就不应该收他的赎金,应该直接敲碎他的脑袋!”

“伊尔鲁斯一个人的话,应该没这个勇气……”玛尔塔执事摇摇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弗伦斯堂区,似乎也很不喜欢我们的开垦点。”

“这些混蛋!教会的败类!”

“其实也没什么,希望弗伦斯堂区下次选择开垦点的时候,不要离我们太近……好了……”

玛尔塔执事取下挂在战马侧面的钉锤和长匕首:“反正开垦点的物资大部分夺回来了……这次剩下的事,就交给司铎吧。”

接过钉锤,洛哈林双手微微一沉,和老师出发的时候相比,钉锤表面深褐色的,纯天然的防锈涂层,又厚了许多。

“好了……”

解下所有的武装,玛尔塔执事深深地松了口气,“憋了两天了,终于不用穿这些玩意儿了。”

“老师辛苦了。”洛哈林说道。

“唔……”活动一下身体,玛尔塔执事问道:“司铎在吗?晚祷结束了吧?”

“结束了……司铎现在应该还在教堂。”

“好,我去见他。”

“老师……”洛哈林忽然小声地叫住玛尔塔执事。

怎么了?有什么事?

玛尔塔回过头,用眼神询问。

“唔……”洛哈林微微地看了看四周。

“嗯。”玛尔塔同样微微地点了点头,“你回去吧,等着我。”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玛尔塔执事走进了洛哈林的房间。

玛尔塔执事的身边,没有侍从随同,等他走进房间,洛哈林迅速关上了门。

转过身,洛哈林先请玛尔塔坐下,然后搬开一只箱子,从它后面的墙壁夹缝中,抽出了一张羊皮卷。

“老师,请看看这个。”

五分钟后,塔尔玛那双敲碎抗税的下等人,该死的盗贼、桀骜的骑士,以及其他堂区牧师——当然,这非常偶尔,也相当隐秘——头颅时,始终稳如磐石的手臂,开始微微发颤:“这……这是真的吗?普拉亚说的,是真的吗?”

“是的,约翰哥哥说的都是真的……”

洛哈林面色凝重地点着头,“老师,您再看看这个。”

说着,洛哈林再次走到推开箱子后的墙边,极其小心地从墙洞里,一寸一寸地取出另一样物品。

缓慢地转过身,缓慢地走到塔尔玛身边,洛哈林缓慢的,甚至可以称得上虔诚地将手中的几支乔麦杆,放到了自己和普拉亚两人共同的老师,塔尔玛执事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