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反哺/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塔尔玛执事同样极其小心地接过学生递过来的荞麦杆。

就着桌上点燃的几颗灯芯草,塔尔玛执事看到,这根荞麦杆儿,顶端的白花已经掉落,下面几节花苞也开始枯萎,但这些都无损它的美丽,花苞之下,一圈接一圈,密密麻麻的荞麦籽,在烛光的照射下,仿佛正在闪闪发亮。

“竟然……真的这么多……”

塔尔玛执事的声音中,充满了赞叹:“比平常的麦子,至少多出了两倍!”

“刚送过来的时候,比这个更多。”洛哈林适时提醒。

“不错……”

再看看光秃秃的顶端和已经枯萎的花苞,塔尔玛执事点点头:“路上应该也掉了一点,这样的话,确实和普拉亚说的一样,比平常的荞麦多出三倍,甚至更多……都在这里了吗?”

“不,这是最多的几支……”洛哈林摇摇头,“普通的还有一些……”

说着,洛哈林转过身,从另外一条墙缝里抽出了一小捆荞麦杆。

将这些“普通”的荞麦杆接到手中,塔尔玛执事看得还是相当仔细:“这些一样很不错啊,比平常的荞麦也要多一半了。”

“这些荞麦,路上应该掉得更多。”洛哈林说道。

“对,是这样没错!”

再次展开手中的羊皮卷,塔尔玛执事念着:“……最靠近蜂窝的家庭份地,荞麦结籽多两三倍;远一点的家庭,增加一倍左右;更远的家庭,也能多出一半;就这样慢慢变少,直到碰到了拐弯,或者实在远到看不清楚的远处,那些份地才和以前一样……”

双眼放光地念着这一段,塔尔玛执事的声音越来越高:“好,好,太好了!”他一边赞叹,一边兴奋地站了起来,“这一次,堂区的什一税肯定没问题了!普拉亚的神品也绝对没问题了!唔……移得怎么样了?司铎怎么说?”

“蜂窝的话,我已经安排移了几个……”洛哈林吞吞吐吐:“司铎的话……呃……信还没给他看……”

“嗯?”塔尔玛执事稍微皱了下眉头:“这是好事呀!就算我没有回来,也可以先给司铎看一看。”

“可是……”洛哈林还是吞吞吐吐。

洛哈林的一再支吾,让塔尔玛执事想起了刚刚回到城堡,在门洞旁边和洛哈林交谈时的情形。

“怎么了?”沉吟几秒,塔尔玛执事问道:“是不是……普拉亚有什么想法?唔……也对,荞麦加倍结籽的好处,仅仅一个神品的话,确实太少了……不过,现在堂区的情形……”

“不,不是……”洛哈林连忙摇头:“约翰哥哥怎么会让您为难呢……不过,他写信确实太马虎了,看不清楚……”

“唔……”

学生委婉的提醒,才让塔尔塔执事想起来,刚才太过于兴奋,普拉亚送过来的信还没看完,就已经被荞麦杆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他连忙将信再次展开。

“为了抢在花期结束之前移好更多的蜂窝,直接动用了男爵领主一百个蜂窝,已请父亲担保……唔,这是提醒我们赶快动手呢……”

“移蜂窝的办法,已随信送上……”塔尔玛执事扭过头,洛哈林指了指墙角的几块木板。

“移蜂窝的想法,由牛倌洛斯/莫尔提出……移蜂窝的办法,由牛倌洛斯/莫尔找出……移蜂窝的事情,由牛倌洛斯/莫尔主持……”

“咦……牛倌洛斯/莫尔……”连续好几次看到的这个名字,塔尔玛执事感觉有些眼熟:“洛斯/莫尔……好像,以前也听说过?”

“是的。”洛哈林点点头:“上一次,约翰哥哥送过来的治牛办法,里面也有洛斯/莫尔帮忙。”

“哦!是他呀,那个聪明的孩子……”塔尔玛想起来了:“看起来,主宰又一次眷顾了他。”

“是的。”洛哈林再次点头:“约翰哥哥,很喜欢这个孩子。”

“我也很喜欢。”塔尔玛执事笑了笑,继续往下看羊皮卷:“……洛斯/莫尔,信仰虔诚,敬拜主宰,为教堂都做了很多事,帮了很多忙……希望能够收这个孩子做学生……咦,收这个孩子做学生……”

握着羊皮卷,塔尔玛执事微微皱眉。

“收这个孩子……做学生……收这个孩子……”

来回踱了几步,塔尔玛执事问道:“你就是因为这个,没有将信交给司铎?”

“是的。”洛哈林点点头。

“唔……”

皱着眉头,塔尔玛执事继续踱步,思考了一小会后,塔尔玛稍微有些不理解:“说起来,普拉亚想要的,其实没什么大问题呀……唔……洛斯/莫尔确实不是绅士的儿子,不过,治牛的办法,再加上移蜂窝的奉献……一个学生的名义,不算太过分吧?……嗯,洛哈林,你是怎么想的?”

“一个学生的名义是没什么……”洛哈林缓缓说道:“不过,我担心的是堂区这边……”

“堂区怎么了?”塔尔玛执事更不理解了:“学生而已,有普拉亚,有你,有我同意,嗯……”指着桌子上的荞麦杆和墙角的木板:“还有加倍结籽的荞麦,以及移蜂窝的办法……谁会和这些过不去呢?”

“不不不……”洛哈林连忙摇头:“老师,我不是说不能给洛斯/莫尔一个学生的名义……我想的是,仅仅学生的名义,太少了……”

“咦?太少了?为什么?”

“老师,您刚才也说了,有了这些……”同样指指荞麦杆和木板,洛哈林说道:“约翰哥哥的神品,肯定没问题了……到时候,哥哥就有了堂区议事的资格,必须经常到堂区这边来……”

“啊!”

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塔尔玛执事的脚步倏地顿住。

“如果是以前……”洛哈林还在继续说着:“或者是耕牛刚刚受伤的时候,这倒也没什么。反正艾克丽村庄事情又多,什一税又年年短缺,不是什么太好的位置,不会有人惦记……但现在的话……”洛哈林又一次指着荞麦杆和木板:“有了这些,堂区里肯定就会有人想起来了:哎呀,普拉亚牧师已经有神品啦?哎呀,普拉亚牧师三天两头要往堂区跑?哎呀,那可就麻烦了,这样的话,艾克丽村庄不就经常没有牧师主持了吗?”

“唔……这确实是个麻烦。”塔尔玛执事连连点头,看到好处的时候,堂区的同僚们会有什么想法,塔尔玛执事太清楚了。

“老师……”洛哈林动情地说道:“艾克丽村庄是您好不容易从堂区弄给约翰哥哥的村子,现在好不容易才能凑满什一税……”看见老师的目光第三次飘向荞麦杆和木板,洛哈林赶紧换了一下说法:“唔……或者还能稍微有一点点收获,但,但以前还有很多亏空啊!”

“嗯,前几年,约翰过得很辛苦啊……”塔尔玛执事稍有些感慨。

“对啊!”得到老师的认同,洛哈林底气更足了一些:“约翰哥哥填补了亏空,有了盈余,才能给我们,呃……才能给老师,唔……才能为教会,为堂区做更多的事情……怎么能让其他人去占约翰哥哥的便宜呢?”

“什么叫占便宜?堂区敬拜主宰的心愿都一样!”

习惯性地提醒学生注意言辞,塔尔玛执事顿了顿,说道:“不过,你说的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普拉亚是个专心的孩子,他主持的教堂,平时忙不过来的时候,如果再多一个添乱的家伙,确实也很麻烦。”

堂区内的利益纠葛,师生间的利益输送,确实是一个很复杂的难题。

让堂区的其他牧师、执事,挤占自己这一系的利益,自然绝不允许。

但普拉亚得到神品后,确实也有事务增加的麻烦,若是让洛哈林,或者是自己的其他学生前去“帮助”,又太容易引起猜疑,引发内斗,到时候反而得不偿失。

思索片刻,塔尔玛执事望向洛哈林:“于是,你就想到了洛斯/莫尔?”

“是啊……”洛哈林回答:“洛斯/莫尔这么大的奉献,本来就足够获得更高的赞赏,再说了,如果仅仅只有一个学生的名义,到时候恐怕也帮不上约翰哥哥太多的忙……”

“你是说……”塔尔玛执事再次开始踱步:“等普拉亚得到神品之后,就让洛斯/莫尔代理主持教堂?”

洛哈林点点头。

“唔……”沉吟许久,塔尔玛执事说到:“自己教导出来的学生,代理自己的教堂,确实能够让普拉亚更安心一点……”

洛哈林敏锐地注意到,说到这儿,老师称呼洛斯/莫尔的时候,已经用上了“学生”和“代理”的字眼。

洛哈林脸上露出了笑意:“是的,约翰哥哥就是这样!”

“不过……”再三斟酌,塔尔玛执事还是有些疑虑:“洛斯/莫尔,好像还是个小家伙吧?”

“怎么会呢?”洛哈林连连摇头:“能想出治疗耕牛的办法,能治好全村的耕牛,能带着牛倌帮工干好公地的活儿,还能领着农奴移好这么多蜂窝……这么能干的孩子,怎么也不会太小呀!”

“这倒也是……”

塔尔玛缓缓地点了点头。

望着洛哈林脸上深深的渴望,塔尔玛忽然有些怜悯。

一转眼,十余年过去了。

第一次见到时声音稚嫩,个头只到自己腰部的洛哈林,已经完全长大了。

跟随自己这么多年来,洛哈林要么整天呆在城堡里,要么就是和自己一起东征西战,除了偶尔能抢到一点沾血的农具,几乎没有其他的收入。

双手空空的窘境有多难熬,塔尔玛执事相当理解。

洛哈林对普拉亚丰收之后,终于能给自己这一系的反哺有多渴望,塔尔玛执事也相当理解。

“好吧,可以试试……”塔尔玛执事终于心软了,他点点头:“一点点年纪差别关系不大……不过,一定要告诉普拉亚,让洛斯/莫尔,让那个小家伙,记得自己至少已经16岁了!”

“当然!”洛哈林脸上瞬间露出了欣喜:“我已经告诉他了!”。

“哦?”塔尔玛执事动作微微一顿,然后继续翻看羊皮卷。

接下来的内容,只剩下例行的感谢和祝愿,并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路将羊皮卷看到最后,望着落款和日期,塔尔玛偏过头:“原来这封信,两天前就到了。”

“是啊。”洛哈林飞快地点头:“您刚刚赶去开垦点追击盗贼,这封信就到了……这件事又这么急,我就……”

“好了,我知道……”

收起羊皮卷,塔尔玛执事苦笑了一下:“看样子,刚才我们说的那些,你都已经写在给普拉亚的信里面了?”

“是的……”洛哈林垂下了头:“不过,我写的只是建议,如果有什么地方错了……请老师再给约翰哥哥写一封吧。”

“说说吧,你还建议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