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座位/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堂区吗?这当然呀!”男爵老爷撇撇嘴:“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不赶紧告诉教会呢?”

“普拉亚必须这样做。”总管回答。

“必须这样做?”再看看手中的羊皮卷,男爵嗤笑了一下:“包括比这边早两三天吗?”

“您已经说了……”总管回答:“哪一家的荞麦多结籽,都不会影响您的收获。”

“也许吧,无论如何……”男爵老爷摇摇头:“那句话太对啦:教会多一个人,家族就少一个人!”

“在教会一样可以帮助家族。”总管摇摇头,指着男爵手中的羊皮卷:“虽然晚了一点,但至少您知道了。”

“是啊,知道了。”男爵老爷说道:“可是,时间差这么久,艾克丽村庄那边,教会肯定早就已经动手了。”

“您拥有十三个村庄。”总管回答:“如果和信中说的一样……每一个村庄的荞麦都可以加倍结籽。”

“正因为这样,更不能让教会随便一伸手,就多抓一份什一税……”男爵老爷站了起来:“艾克丽村庄就算了,约翰表侄做了很多事,值得多出一份收获……但剩下的十二个村庄,还有五个村庄,也都有该死的教堂……”

“得好好想一想,好好提醒一下教会的那群吸血鬼不要太贪婪……”说着,男爵老爷再次摊开了羊皮卷,“咦……洛斯/莫尔,这名字……”

“治疗耕牛。”总管适时提醒。

“移蜂窝的想法,由洛斯/莫尔提出……移蜂窝的办法,由洛斯/莫尔找出……移蜂窝的事情,由洛斯/莫尔主持!”

“很好!”看到这儿,阿克福德男爵重重地一拍桌子:“所有的事情都是洛斯/莫尔在干!都是洛斯/莫尔在干,我的领民在干!”说着,阿克福德男爵稍稍回忆:“洛斯/莫尔,这个孩子……现在是牛倌了吧?”

“是的,半个月之前,您一定要任命他为艾克丽村庄的牛倌……谁反对都没用。”总管点点头。

“那些因为那些反对的目的,并不是真正为了艾克丽村庄。”说着,阿克福德男爵偏过头:“另外我记得,你并没有反对。”

总管笑了笑,没有回答。

“看起来,我又要给洛斯/莫尔一个新的任命了……”阿克福德男爵来回走着:“叫什么好呢……蜂窝……份地……蜂窝……份地……”

“养蜂人……”等了半分钟左右,总管开口了:“这个称呼怎么样?”

“好!”男爵击掌赞叹:“非常好!洛斯/莫尔,艾克丽村庄养蜂人!领主的养蜂人找到蜂窝,领主的养蜂人想出办法,领主的养蜂人移好蜂窝……领主的养蜂人,让荞麦加倍结籽!有了这个新头衔,我很想知道,其他几个村庄的教堂,还有什么理由额外多收什一税!”

“堂区司铎是个睿智的人,他会明白您的意思。”总管微笑着回答。

“是啊。”男爵领主点点头:“堂区拥有的土地比我还多,可以移蜂窝的地方到处都是……我这个小地方的小事情,就不用太麻烦他们了。”

“司铎应该会通知阿克福德领的其他牧师。”

“希望如此吧……”阿克福德男爵长长地出口气:“接下来,我们可以好好商量一下其他村庄移蜂窝的事情了……”

“是的。”

————————

中古世界,艾克丽村庄。

0001年02月27日。

吴清晨再次进入中古世界的第六天。

这几天,吴清晨很不愿意出门。

随着消息的传播,整个艾克丽村庄几乎都知道了自由民份地也可以移蜂窝的事情,同时还知道了这件事情,普拉亚牧师以及伊弗利特管事,已经全权交给吴清晨/洛斯来考虑决定。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想而知。

填饱肚子的渴望,极大地激发了村民们的聪明才智。

和老威廉说得上话的村民,自然直接就找上了牛倌豪宅。

和伊德拉、格雷斯兄弟相熟的村民,忽然发觉自己对领主牲畜棚的建筑结构很感兴趣。

就连小尼娜,早晨出门拾柴火的时候,身边也突然多出了好几个一边流着口水,一边递出“早晨吃得太饱,实在撑不下这个鸡蛋”的小伙伴们。

作为正主,吴清晨遭遇的骚扰就更多了。

家境尚好的村民还讲究点体面,不惜耗费一笔可观的粮食,置办一桌上好的木头宴席,吃饱糊糊喝足水后,再不动声色地表示:只要您愿意照顾一下,荞麦加倍结籽后,增产的部分,您尽管开口。

家境平平的村民就直接多了,扛着牧草,背着麦子,提着豌豆,推着耳根发红,却又双眼放光的女儿往吴清晨面前一放:都是特意选出来的好东西,您如果还算喜欢,不管是牧草、豌豆,还是麦籽,我马上就能再弄几份……对了,女儿我也还有一个!

就算一无所有的村民,也不是毫无办法,领着瘦骨嶙峋的婆娘,嗷嗷待哺的孩子,候在吴清晨的必经之路上,一看到吴清晨的身影,就扑通一声,直接跪倒了地上:我知道您事情多,要考虑的人和份地更多……不敢求您在我家份地边上插一个蜂窝,但只要让我家稍微占一点光,从今天开始,您让干什么,我们全家就干什么!

卖惨比穷,木头宴席,壮硕美人……

每一次出门,吴清晨都得作好充分的心理准备,等待着见识“淳朴”的村民们,层出不穷的花招。

含糊其辞,拖延时间,尽力安抚……

左支右拙地应付着村民们的热情,每一次吴清晨心中都在咆哮:

大哥大姐们,我也很想答应你们,也很想帮助你们……

但问题在于,现在我的脑子里,只有怎么攻略你们,劝说你们,忽悠你们,将你们拧成一股绳,营造大势,全力以赴取得移蜂窝权限的办法啊!

家中、路上、牲畜棚、领主公地……每一处地点都是吴清晨和催方案大军们斗智斗勇的地点。

就连教堂也不例外。

随着领主公地移蜂窝的进度快要达到一半,普拉亚牧师也越来越关心吴清晨考虑的结果。

下午时分。

村庄偏东北,顺溪而上,森林。

安德烈负责的几十个农奴努力下,领主公地竖起了越来越多的蜂窝,随着工作的进展,这一片距离公地最近的森林,农奴们寻找蜂窝的脚步,也越来越深入森林内部。

两名警役陪同,十来名农奴干活,吴清晨边走边吩咐,处理出一条夜间移蜂窝的快速路线。

“洛斯……洛斯!你果然在这儿……”

正忙的时候,一名警役气喘吁吁地跑进了森林,走到吴清晨旁边,警役双手撑住膝盖,稍稍调整一下气息:“牧……牧师老爷,还有……还有管事老爷找你。”

交代开辟道路剩下的要点,留下安托万继续负责,吴清晨随着警役,离开了森林。

走近教堂的时候,吴清晨发觉,这一天的情形有些异样。

教堂的小院外,石子路的起点,十来名警役围在粗糙的石制雕塑附近,两名牛倌帮工,狄恩和艾尔摩站在教堂的小院中,正在照料不时喷出几口粗气,毛发光鲜的几匹马。

“他来了……”“洛斯来了……”

吴清晨走到近前,警役们连忙让开,领路的警役停在雕塑旁边:“牧师老爷和管事老师,都在里面。”

“好,麻烦你了。”

朝周围的警役和小院里的牛倌帮工微笑示意,吴清晨走向教堂的大门。

这时,大约是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小安德烈出现在教堂门口。

“洛斯!唔,不对……洛斯哥哥!洛斯哥哥你来啦!快,快进来!”

“什么?”

听到这个称呼,吴清晨脚步猛地一顿,旁边的警役和牛倌帮工也同时身体一震。

“安德烈,你,你说什么?”

“先别管这个了,快来吧!”

不管吴清晨的惊讶,小安德烈直接冲过来,拉住吴清晨的衣服,往教堂中跑去。

两个小小的身影,同时进入了教堂。

教堂外面,十来名警役,和两位牛倌帮工,面面相觑。

齐齐沉默几秒,瞪大眼睛的众人,同时急切地向身边的同伴求证。

“你听到了吗?”

“你也听到了吗?”

“听到了!”

“是的!”

“安德烈小老爷,叫洛斯哥哥!”

“天啦!这是怎么了?”

通过教堂,走过侧门,跟在小安德烈身后,吴清晨走到了一个四面都是石块砌成的房间门口。

这是村庄耕牛集体受伤时,农事官、牧师、管事、安德烈,以及其他村庄管理人员,商谈善后的房间。

这也是发现荞麦加倍结籽时,牧师、管事、安德烈,其他村庄管理人员,以及吴清晨,商量下一步行动的房间。

和小安德烈走到门口,吴清晨看到,房间里面,除了上一次荞麦加倍结籽时与会的人之外,四面都是石块砌成的房间里,还多出了三位身披皮甲,腰系匕首的武装人员。

这三个人坐在牧师和管事的旁边。

走进石室,吴清晨第一时间摘下了兜帽,垂下脑袋,深深弯腰:“普拉亚老爷,日安……伊弗利特老爷,日安。”

“嗯……”伊弗利特微微点头,稍稍停顿,轻轻说道:“洛斯,日安。”

“嗯……”普拉亚同样微微点头,指着坐在他旁边的两位武装者:“这两位是菲什加德堂区,科林堡的执事扈从……莫斯廷和拉姆斯盖。”

既然能够在普拉亚旁边拥有座位,吴清晨当然很识趣,他又一次深深弯腰。

“莫斯廷老爷,日安……”

“不不不……”

听到吴清晨的问候,名为莫斯廷的扈从连忙站了起来,同样对吴清晨深深弯腰,“叫我莫斯廷就可以了……唔,洛斯,你也日安。”

另一位名为拉姆斯盖的扈从也同样站了起来,干脆先向吴清晨问候:“日安,洛斯。”

这……

这是怎么了?

先是安德烈叫自己哥哥,接下来又是老爷对自己先问候,吴清晨强烈地感觉到,某件大事正在发生。

不过此时不是思考的时候,吴清晨赶紧先对拉姆斯盖回礼:“拉姆斯盖,日安。”

“唔……”等三人招呼过后,普拉亚介绍最后一位武装者:“这位是吉尔塔斯/拉斯塔巴德/阿克福德男爵的传令官,提斯特德。”

提斯特德早早地站了起来:“日安,洛斯。”

“日安,提斯特德。”

“好,现在都见过了,接下来就谈一谈吧……”普拉亚牧师朝吴清晨招招手:“来,洛斯,安德烈,你们过来,坐我这边的位置……”

什么?

坐过来?

坐?

位置?

座位?

吴清晨非常清楚地记得,上一次荞麦结籽的时候,石室中每一个人的位置:

牧师普拉亚,管事伊弗利特坐在桌子面前,最靠近灯芯草的位置。

安德烈坐在距离灯芯草较远的位置。

这三人拥有座位。

警役头子,书记员,庄头站在桌子旁边。

吴清晨站在稍微一点的的地方。

这四人没有座位。

很明显,中古世界中,这不只是一个座位,而是一个相当严肃的等级问题。

而现在,普拉亚牧师告诉吴清晨:

现在,他已经拥有了一个座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