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整理/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个月一次的神圣布道会,管事当然也得参与。

踏着第三遍钟声,管事和他的儿子们,走近教堂的时候,恰好看到吴清晨/洛斯和安德烈,正抬着水坛从教堂旁边的小径走了上来。

“安德烈小老爷!”

“洛斯老爷!”

“安德烈,小,老爷……洛斯,老爷!”学着村民们的呼喊,管事的次子撇了撇嘴:“如果光听这些下等人招呼的话,洛斯/莫尔,还真像是三年前就成为了普拉亚牧师的学生!”

“哈!这也没办法……”管事的长子笑了一下:“男爵老爷倒是可以随时任命养蜂人,反正洛斯/莫尔本来一直都是阿克福德的领民;教会呢,如果想多收什一税的时候顺利一点,只好提前让洛斯/莫尔成为普拉亚牧师的学生啦!”

“其实,要是洛斯/莫尔真是三年前就是普拉亚的学生就好了……”听着儿子们的交谈,伊弗利特管事忽然说道:“这样的话,说不定三年前,我们就能多出一份额外的收获啦!”

说到这里的时候,几人已经走到了教堂的入口处,对着为自己家庭额外增加一份收入的吴清晨/洛斯,管事一家齐齐露出的真心的和善笑脸。

“日安,伊弗利特老爷……日安,司新……日安,冈昂……”

“日安,洛斯……”

管事,和他的家人们,自然不需要像其他的下等人那样深深鞠躬,不过,出于对麦籽的爱好,以及对吴清晨这个讨人喜欢的孩子本身的好感,在吴清晨致意的时候,管事的儿子们,还是同时摘下了兜帽,表达了适当的礼节。

跟在吴清晨/洛斯和小安德烈后面,众人走进了教堂。

普拉亚牧师也准时出现在侧门。

随着安德烈敲响了小罄,布道开始了。

一个小时之后。

随着安德烈再次敲击小罄,布道结束。

享受完夏役间难得的轻松时光,村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教堂。

“洛斯……”

以吴清晨现在的地位,布道时,吴清晨中古世界的家人们,站在教堂的最前排,当后面的村民纷纷离开教堂的时候,老威廉也走前几步,招招手,向吴清晨道别:“我们先走啦……”

“等等!”

左手抓着布片,右手抓着毛掸,吴清晨说道:“伊德拉哥哥,格雷斯哥哥,你们请等一下。”

没有任何人询问理由,伊德拉和格雷斯留下来了。

“唔……”看看四周,吴清晨说道:“先帮忙收拾一下教堂吧。”

“好的,洛斯……”“好!”

两位兄长痛快地答应下来。

接下来,和小安德烈一起,四人麻利地收拾教堂。

活儿不多,几人干得很快,二十几分钟左右,教堂恢复到布道开始之前的样子。

“好了,都弄完啦!”将布片和毛掸塞回原来的位置,环顾教堂,小安德烈松了口气:“洛斯哥哥,我先出去啦!”

“好的。”吴清晨点着头:“我等下再来……”

“嗯!”

说着,小安德烈走向了教堂大门。

示意伊德拉和格雷斯跟上,吴清晨走向教堂侧门的方向。

一路经过教堂的农具仓库、食物仓库、会客间、吃饭间……安德烈的卧房旁边,又一个房间面前,吴清晨停下了脚步。

这是吴清晨/洛斯,普拉亚老爷三年前的学生,秋天收获后预备代理牧师的专用房间。

成为普拉亚“三年前”的学生,吴清晨自然“错过”了堂区观礼见证的过程。不过,成为教会一员之后,应该享受到的福利待遇,吴清晨一样都没有落下。

这些福利待遇包括:

两套以珍贵的亚麻为材料,针脚细密,用料实在的牧师衣袍。

两双以珍贵的皮革为主要材料,明显由熟练手艺人制出来的鞋子。

一大捆精挑细选出来的,柔软的灯芯草床铺。

三张羊皮卷,“学生”级教会成员的纸张。

一只小篮子,里面装着一年份的书写材料。

……

以及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豪华单间。

“来,伊德拉哥哥……”

走进房间,吴清晨打开墙角的木箱,回头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发现伊德拉和格雷斯还站在门口。

“进来呀!”

吴清晨招着手。

“不……不……”

伊德拉飞快地表示:“我们站在这里就可以了……”

站在旁边,格雷斯也赶紧连连点头。

开什么玩笑!

厚重的石块基座,坚固的粘土墙面,夯实的平整地板!

粗大的原木支架,厚厚的麦杆房顶,柔软的嫩草床铺!

精致的雕花书桌,昂贵的牧师行头,神秘的书写工具!

……

站在这个超五星级的房间门口,伊德拉和格雷斯两人的眼睛忙碌极了,每一个地方都在挑战他们脑中原有的“房屋”概念,他们就连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又怎么可能鼓起走进其中的勇气呢?

“呃……”

看了几秒,了解到伊德拉和格雷斯的心态,吴清晨不再勉强,在打开的木箱里折腾一小会,吴清晨转过身,将一块淡黄色的晶体塞到了伊德拉的手中:“等下你们把这个带回去。”

“这……这是……”

望着手中的晶体,伊德拉和格雷斯愣住了。

好半天,伊德拉才极其缓慢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在晶体上触了一下,将手指放到口中。

“天啦!”

伊德拉立刻惊叫了出来:“盐!”

盐!

几乎没有苦味的盐!

“这怎么可以!”

确定之后,仿佛握住的不是精盐,而是一块燃烧的木炭般,伊德拉忙不迭地将手中的晶体,飞快地塞回吴清晨的手中。

“拿着吧!”

吴清晨缓缓地,但又极其坚决地将盐块再次交给伊德拉。

“不……真的不行!”

“拿着吧!”

“真的不行!”

“拿着吧!”

“真的不行!”

吴清晨坚决地赠与,伊德拉坚决地推辞。

由于必须分出一大半的体力和注意力,保护好精盐,伊德拉虽然身高体重都大大超出,却一时奈何不了吴清晨。

“嘿!格雷斯!快过来帮忙!”

焦急之下,伊德拉一声大叫,终于将格雷斯从精盐梦幻般的色彩,以及晶莹剔透的美丽中唤醒过来。

两位兄长同时加入,吴清晨立刻招架不住。

“啧!真的不要?”

说着,吴清晨干脆将双手往背后一缩.

吴清晨突然放手,精盐差一点就掉到了地上。

手忙脚乱地将精盐接住,伊德拉和格雷斯还没来得及抹一下额头瞬间冒出的虚汗,就听见吴清晨稍有些不悦地说道:“接什么?不要就都别要了啊!”

“可是……”

伊德拉吞了口口水,舔舔嘴唇:“这个是你……”

“拿好!不要再说什么了!”

伊德拉抬起头,深深地看着吴清晨,足足半分钟时间里,吴清晨脸上,极其坚决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

“这……唉!”

许久,伊德拉长长地叹了一声:“好吧……”

“呼……”

见伊德拉终于手下,吴清晨长长地舒了口气,又回到了箱子旁边。

重新转身的时候,吴清晨手中多出了一条长长的黑色棍子:“这个也拿回去。”

“这……”

这一回,不用品尝,伊德拉和格雷斯都知道,吴清晨递过来的,是一块扛饿的,甜美的,极其珍贵的黑面包。

“洛斯……”

看着横在眼前的黑面包,伊德拉的神情极其复杂:“这个真的不能要,这是你的食物啊……”

“啧!不要?”想想刚才推让的麻烦,吴清晨咬咬牙:“你们不要是吧?”

下一刻,吴清晨松开了手指。

黑面包坠下。

还好,伊德拉和格雷斯的目光,始终牢牢地盯着吴清晨。

注意到吴清晨的动作,两位兄长,同时飞快地伸出手臂,接住了黑面包。

“嗯!”

吴清晨点点头,再一次走到木箱的旁边。

又一次转身的时候,吴清晨手中多出了一只小坛子。

“这个也带走……唔,记得告诉父亲,千万不要再喝那么多啦!”

“好的!好的,洛斯你慢一点……”

刚才接精盐和黑面包的时候已经出了两次冷汗,这一次换成了坛子,格雷斯可一点抢救的信心都没有,连忙飞快地接好。

“唔……对了,还有这个……”

吴清晨又一次走向木箱。

“这个也带上……”

吴清晨再次走向木箱。

几分钟之后。

“好了……”

计划中的东西都交到了两位兄长的手中,吴清晨轻松地拍了拍手掌,“就是这些了,你们赶紧回去吧……现在就直接回家,先交给母亲……唔,我已经和奥康纳说过啦,你们去公地的时候,稍微晚一点没关系。”

“洛斯……”

抱着麦酒和其他几样东西,格雷斯说话的时候,声音中已经带着明显的梗咽:“你已经为家里做了很多了……实在不需要这样……”

“没事……”

吴清晨微笑着:“快回去吧,虽然奥康纳已经答应了,但太晚也不好。”

“唉,洛斯,你……唉……既然这样……唉!”

同样感慨良多,伊德拉一次次伸出手,又缩回,好久好久才下定决心,终于拉住胸中还有千言万语的格雷斯,“我们先走吧,不要让洛斯为难……”说完,伊德拉拽着格雷斯,两人转过了身。

等着两位兄长走开,吴清晨愉快地扑到了灯芯草床铺上。

精盐!麦酒!面包!蜂蜜……

盐分摄入,血管疏通,淀粉营养,糖分补充……

总算都搞定了!

躺到柔软灯芯草中,吴清晨长长地松了口气。

至少一个月之内,不用偷偷摸摸地放盐到食物里了。

至少一个月之内,不用说服家人们好好庆祝什么了。

至少一个月之内,不用再忽悠小安德烈的甜美零食了。

……

有关中古世界家人们,健康和营养的课题,一次性完成了一个月的内容,吴清晨相当满意。

咕咕咕……

大约是有关食物的内容想的太多,这个时候,吴清晨的肚子响了起来。

唔……已经快到去秘密厨房吃早餐的时候了……

吴清晨翻身坐起,朝豪华单间扫视一圈,注视到角落木箱的时候,吴清晨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嗯,刚才翻的太乱了,整理一下吧。

吴清晨站起身,走到木箱旁边,将里面的物品,一样样拿出来,放到地上,稍稍整理,再一样样地放进里面。

衣袍放左边……羊皮卷放上面……刻刀放右边……篮子放角落……

唔……这个是装豆子的罐子……

嗯,这个嘛……

咕咕咕……

再次接触食物,吴清晨的肚子又开始催促。

咦,今天是晚了还是怎么?

随手摸摸肚子,举着盛放豆子的陶罐,吴清晨稍稍想了一下:唔,豆子要经常用来忽悠安德烈,放到最前面好了。

蹲在木箱旁边,专心致志地整理,吴清晨没有注意到,当他举起盛放豆子的陶罐,犹豫片刻,然后摸着咕咕叫的肚子,又缓缓放下的时候:

豪华单间之外,不清楚教堂内部的路线,准备回来问路的两位兄长,站在门边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一瞬间,同时泪水飞溅。

趁着吴清晨没有发现,伊德拉,紧紧地拉住格雷斯的手臂,两人飞快地退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