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人心/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对啊!”

小安德烈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己之前的想法太简单了:“每一片份地都邻着好几家人的份地……这些可以顺便照顾到的好处,又应该给谁呢?”

“更何况,插蜂窝的位置,关心的人,可不仅仅是邻着的这几家……”

缓缓地摇摇头,普拉亚牧师继续说着:“要知道,离蜂窝越近,荞麦结籽就越多……那么,到底应该让哪个方向的份地,得到的好处更多呢?”

“这,这……”

想着老师的提问,思考许久,安德烈脸色有些发白,最终还是摇着头:“我不知道……”

如果说权衡蜂窝定点时顺便照顾到的周边好处,会让问题复杂两倍的话,将蜂窝定点时顺便照顾的方向性好处,无疑会让问题复杂五倍。

这样的问题,明显远远超出了安德烈现在的能力。

“不知道也没关系……”

普拉亚牧师温和地笑了,“这本来就是主持教堂时最麻烦最困难的问题……唔,安德烈,在教堂里骑马已经好几天了……”说着,普拉亚牧师指向外面的小径:“想不想去外面也走一走?”

“可以吗?”安德烈一下子忘记了原来的话题,兴奋地左右扭动。

“可以……”普拉亚牧师点点头:“……是时候让‘长耳朵’熟悉一下艾克丽村庄了……顺便,也是时候让你学一学应该怎么主持教堂。”

十几分钟之后,收拾好装备,吩咐警役看好教堂,普拉亚将安德烈扶上马驹,牵着缰绳,走出了教堂。

作为纯正的低生产力封建农庄,以教堂为最中心,以管事、警役头目、庄头、书记员等管理层的住宅为第一圈,以手艺人,以及第一代开垦民流传下来的木屋为第二圈,组成了整个艾克丽村庄的核心区域。

这片区域占地很小,两三分钟之后,普拉亚牧师和安德烈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大片大片的荞麦地。

“说说吧,安德烈……”走到这儿,指着周围的份地,普拉亚牧师发问:“如果让你主持移蜂窝的话,这些地方,应该怎么放?”

“这里……”

安德烈略略思考,顺着刚才普拉亚牧师提点的思路回答:“马林家的份地边上放一个,韦尔家的份地边上,也放一个。”

“嗯……”

普拉亚牧师点点头。距离村庄中心最近的份地,当然属于艾克丽村庄食物链顶层的亲属,安德烈说出的这两个名字,一个是庄头的兄弟,一个是书记员的侄子,正是这一片区域内,和村庄管理员最亲近的两个家庭,安德烈的选择相当正确。

“那么……”普拉亚牧师又问道:“蜂窝放在哪一边呢?”

“唔……这边,还有这边……”安德烈先指了两个位置,想了想又指着另外两个位置:“其实还可以多放两个蜂窝,分别放到这两边……”

“很好,基本上就是这样。”普拉亚牧师点头赞许。

被两个丘陵夹住,这一片份地并不是太多……而且,这里都是和庄头、书记员、警役头目扯得上关系的家庭。格外照顾某一户,或者是无意间损害到某一户的利益,都容易导致潜在的嫌隙,不如干脆像安德烈现在指着的地方一样,四个方向都放上蜂窝,将整个区域都覆盖起来,直接消灭远近的区别,让秋天收获时,每一户增产,都基本保持在同一个水准。

“老爷来了……”

前几天布道日的时候,夏役已经接近尾声,好几天都在教堂中习练马术和战技,普拉亚牧师出来的时候,村民们已经开始在自家的份地里忙碌。

看到普拉亚牧师和安德烈说话,再看到两人朝着份地指指点点,忙碌的村民们不自禁地拥了过来。

“日安,普拉亚老爷……日安,小安德烈老爷……”

“老爷,这边有几个蜂窝?”

“普拉亚老爷,我叔叔找过您了吗?”

“普拉亚老爷,能在我家这边放……”

“唔,日安……”

仿佛没有听到周围的问题,普拉亚牧师冷着脸,环顾一周,“去吧,去干你们的活儿。”

“呃……”互相看了看,注意到普拉亚牧师脸上木然的神情,村民们讪讪地走开了。

“记住……”

等到村民们都走开之后,普拉亚牧师说道:“不管做什么事情,想好之前,决定之前,最好不要轻易说话,更不能胡乱答应什么,不然很容易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嗯!”

安德烈重重地点点头。

牵着马驹,普拉亚牧师继续前行。

走过由两个丘陵夹出来的拐角,普拉亚牧师和安德烈面前,出现了一大片宽广许多的份地。

“这里呢?”停住马驹,普拉亚牧师又发问了:“蜂窝应该放在哪里?”

“这……”

小安德烈看看四周。

和住宅的分布类似,到了这儿,基本就是手艺人和家境比较殷实的村民们的份地。

“彼得……尼克宾……纽里……帕梅拉……”安德烈说出四个手艺人的名字。

“还有吗?”普拉亚牧师追问。

“唔……”小安德烈又仔细看了看,最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还有洛哈尔……”普拉亚牧师指着靠近溪流的一片份地:“虽然不是手艺人,但洛哈尔是整个艾克丽村庄眼睛最好,看得最远的人……让洛哈尔吃饱一点,秋天运送恩税的时候,大家都会安心很多。”

“老师您说的对。”安德烈连连点头。

“嗯,这几家的份地正好连成一串……”看看手艺人份地的分布,普拉亚牧师笑了笑:“走吧……这边插蜂窝的位置,没什么好说……”

“普拉亚老爷来了!”

“老爷!”

“蜂窝……”

“快走吧,他们快过来了……”

村民们走过来之前,重重地拉一下缰绳,普拉亚牧师带着安德烈,快速走出这片区域。

又十分钟左右,再次走过拐角,更大的份地出现了。

普拉亚牧师和安德烈离开教堂时选择的路径,是组成艾克丽村庄“路网”的六条“主干道”之一,六倍于两人刚才经过的区域,管理员亲属,以及手艺人家庭的份地,基本都在其中。

“这里的话……”

抢在普拉亚牧师发问之前,小安德烈开口了:“理查德、弗里曼、霍特……”先指出老威廉的老邻居,“安托万、戴里克、比其尔、艾布纳……”再指出吴清晨亲近的警役,小安德烈说道:“蜂窝放到这些人的份地旁边。”

“方向呢?”

“这……”安德烈沉默了。

“这里比较麻烦……”

普拉亚牧师说道:“理查德家份地旁边的蜂窝,要靠近埃斯特和法奇家份地的方向,这两个混蛋,加起来有五个儿子,闹起来肯定是大麻烦……弗里曼的蜂窝,要兼顾一下托梅和班霍姆,免得秋天的时候,他们又跑过来告诉我,家里的小孩‘不小心掉到中水里’……”

“嗯!”安德烈的神色有些黯然。

“另外……”普拉亚牧师继续说着:“霍特家的份地,一定要考虑到菲德,滕宁,还有德吕兹,要是继续挨饿,冬天的时候,这几家人很容易就钻到了森林里面,变成明年的盗贼……”

“嗯!”安德烈重重地点点头。

“唔,这里可能走不过去了……”

份地太大,也太宽阔,普拉亚牧师和小安德烈虽然加快了脚步,走到半途的时候,还是被村民们围了起来。

“普拉亚老爷,日安……安德烈小老爷,日安!”

“日安……”

村民们纷纷问候,普拉亚牧师矜持地点点头。

“牧师老爷,感谢您……”某位靠近普拉亚牧师的农夫说话了:“今年的什一税,我一定会凑齐。”

嗯?什一税?

普拉亚牧师皱起了眉头。

“太感谢您了……”农夫的脸上,满是深深的泪痕:“我家的份地,竟然也可以分到一个蜂窝……牧师老爷,您太仁慈了!”

啊?你?蜂窝?

“您放心吧!”抹一把眼泪,农夫站了起来:“洛斯老爷说的对,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主宰的恩赐,秋天的收获结束,我一定会马上将什一税立刻送到教堂!”

啊!

蜂窝和什一税……

洛斯这是搞什么?

“牧师老爷,感谢您的仁慈……”

普拉亚还在惊疑不定的时候,又一位农夫过来了:“感谢您赐予的蜂窝!前几年欠下的什一税,我一定都会补上!”

前几年欠下的什一税?

听到这些早就不再指望的东西,让普拉亚更惊讶了。

“牧师老爷……”

诸位挤不上来的农夫们站后面高喊:

“我每年都给齐了!”

“我从来没有欠过教堂的税!”

“牧师老爷,我家还有粮食!我现在就可以缴什一税!只要有明年也有蜂窝……”

“这……”

听着这些呼喊,普拉亚牧师呆住了,好一会之后,细细地询问村民,普拉亚牧师这才知道,在自己和安德烈经过之前,洛斯已经给周围的村民们许诺,接下来移蜂窝的时候,这里的村民都可以分到一个。

搞什么?这怎么可能?

警役头目、庄头、书记员的亲属,手艺人,老邻居之外,洛斯还有多少蜂窝?

普拉亚牧师的脸色迅速凝重:“洛斯是从这边过去吗?”

“是的,老爷。”村民回答。

“嗯!”

普拉亚重重点头,加快了脚步。

“老师……”

走出村民的范围,安德烈疑惑地问道:“洛斯哥哥……呃,森林里面,还有这么多蜂窝吗……”

“哼!”

普拉亚牧师的脸色不是很好:“安德烈,你要记住了……不管做什么事情,想好之前,决定之前,最好不要胡说说什么,更不能胡乱答应什么,不然很容易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接下来经过的份地,普拉亚牧师双腿迈得飞快,中间不再停留,没有任何村民赶得上他的脚步。

二十几分钟之后。

走过拐角,绕过树林,一大群忙碌的背影,出现在普拉亚牧师和安德烈眼前。

“是洛斯哥哥……”

小安德烈偏过头。

“嗯。”普拉亚牧师微微点头。

这时,普拉亚和安德烈已经到达村庄北面,眼前就是老威廉、理查德、汉塞尔、桑切斯几人份地的交叉口,整个艾克丽村庄自由民份地,唯一悬挂着三个蜂窝的位置。

普拉亚牧师看到,在这片很是开阔的位置,几名农奴,正在将几根明显刚刚被砍倒的树木拖到路边;又有几名农奴,正在挥舞着镰刀清理周围的灌木,还有几名农奴,双手抱着烂泥,努力填平田垄和道路边上,由于各种原因产生的空隙。

份地中间的小径,夏役结束,空闲下来的牛倌帮工,以及领主牲畜棚的几名农奴,正围在一起,将一只木桶,小心翼翼地倒扣于刚刚挖出来的坑洞。

砍掉树木……清理灌木……填补空隙……

木桶倒扣……

仿如被闪电劈中了一般,普拉亚牧师瞬间顿住了脚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