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帮腔/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新鲜的事物,好奇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

尤其是,当这个新鲜的事物,能够和活生生的,巨大的利益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好奇的程度,无疑会放得更大。

蜂窝便是如此。

荞麦加倍结籽的效果出现后,整个艾克丽村庄,从管事到庄头,从自由民到农奴,对蜂窝的印象,一下子都由“麻烦”、“会咬人”、“只属于老爷的美味甜食”,变成了“让麦籽变得更多”、“让肚子能够吃饱”、“大家都在想办法弄到手的好东西”。

翻天覆地的态度变化,还体现于几乎每一位村民,都对这个以往敬而远之的黑球,纷纷投以加倍关注的目光。

蜜蜂怕什么?

蜜蜂能飞多快?

蜜蜂能飞多远?

蜜蜂什么时候睡觉?

一个蜂巢里面有多少蜜蜂?

什么东西会伤害到蜂巢和蜜蜂?

这些问题,有些是纯粹的好奇,有些是想更大程度地扩大利益,当然,其中最主要的目的,还是避免对蜜蜂造成伤害。

——要知道,蜂窝对荞麦产量增加的效果一经确认,艾克丽村庄的统治阶级,第一时间,就通过口头宣布、木牌警告、警役上门通知等多样化渠道,将蜂窝和蜜蜂的保护级地位,以村庄法律的形式固定了下来。

实际上,就算没有这条紧急宣布的法律,出于对食物的极大尊重,对粮食增产的极大憧憬,现在的艾克丽村庄,也不可能有村民会故意去伤害这些最可爱的小家伙们。

就刚结束没几天的夏役时分里,由于领主公地一下子布置了大量的蜂窝,村民们应役时被蜜蜂骚扰的几率大大增加。于是,普拉亚牧师注意到,以往蜜蜂接近时,村民们都会赶紧挥着袖子将它们驱逐,但现在遇见蜜蜂,村民们宁愿稍微耽搁一点时间,也要远远地避开,尽量避免接触。

普拉亚牧师还亲眼见到,某个小家伙不小心被蜜蜂蛰到的时候,第一时间不是赶紧揉揉疼痛的位置,而是飞快地左右张望,同时假装若无其事地,悄悄地将条件反射之下,拍死在手里的蜜蜂,丢到身边隐秘的草丛。

而且,自从洛斯告诉村民们,蜜蜂讨厌强烈的味道之后,整个艾克丽村庄的村民们,每天开始干活之前,都会仔细洗一下手、脸、脚这些裸露在衣袍外的部位,甚至偶尔还会洗一下衣服!

就连从天还没亮时就得出门忙活,一直干到太阳完全下山才回家的下等人,都在纷纷挤出宝贵的时间关注蜜蜂,作为艾克丽村庄的统治阶级,普拉亚牧师对蜂窝和蜜蜂的研究,自然就更加深入了。

前阵子夏役的时候,普拉亚牧师也相当忙碌,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公地里,没有深度参与吴清晨深入森林,移动蜂窝的过程。不过,就算如此,监督教会农具发放,监视村庄农奴干活,以及公地中来回巡视稍事休息的时候,普拉亚牧师选择的地点,往往都是距离蜂窝比较近的位置。

就这些忙里偷闲挤出来的时间,通过观察,普拉亚牧师就已经模糊地发现:走到蜂窝十步之内,就会引起蜂群的警惕;蜜蜂蛰人之后,很快就会死掉;飞到花田里的时候,蜜蜂通常会成群结队……

等到夏役结束,轻松下来之后,普拉亚牧师马上就领着警役,带着农奴,直奔森林,山崖,溪流,以及其他可能存在蜂窝的地点,在寻找蜂窝的过程中,通过种种观察,普拉亚牧师又粗略地总结出几个同样很模糊的结论:蜜蜂害怕水;蜜蜂讨厌某些植物的味道;除了人,蜜蜂也咬接近蜂窝的其他动物……

以及,此时最重要的一点:

蜜蜂搭建巢穴的位置,往往是高大的树木,干燥的石缝,密集灌木的内部!

由于这段时间里,脑子里始终盘旋着蜂窝和蜜蜂,走到这儿,看到吴清晨领着帮工和农奴们,砍掉份地旁边的树木,清理道路周围的灌木,并全力填补田垄、道路等位置因为种种原因形成的空洞……等行为,普拉亚牧师瞬间就反应过来。

这……

主宰啊!

这样的话……

普拉亚牧师艰难地仰起头,强烈的惊讶之下,普拉亚仰头的动作很慢,仿佛能听见自己骨骼吱吱的响声。

看着十几步外,高高悬挂的三个蜂窝,仅仅十几秒,普拉亚牧师就确定了:和前阵子过来的时候相比,这三个蜂巢附近的蜜蜂,不知不觉间,已经密集了许多。

前几天钻森林,爬山崖,涉溪流,领着一大群农奴大规模搜索,普拉亚牧师看到了形形色色的蜂窝,以及蜂窝旁边形形色色的蜂群,这些蜂群有大有小,偶尔还有围在未完全成型的新巢穴旁忙碌的新蜂群,以及像眼前这高悬的三个蜂窝旁边一样,密密麻麻,随时都有可能分出一部分,筑造新巢穴的饱和蜂群。

在森林里,饱和蜂群可以到处找树木、石峰、灌木……

而在这里——在这个刚被砍掉树木,填平地面,清空灌木的地方——这个饱和蜂群分出来的新蜂群,筑建新巢穴的位置,还有其他的选择?

想到这儿的时候,普拉亚牧师的眼睛,已经牢牢地盯住了两位牛倌帮工,刚刚倒扣着埋进泥土的,四面凿出了几个小洞的木桶。

“老师……呃……”

站在旁边,看到普拉亚牧师忽然停下脚步,然后就是长长的沉默,小安德烈偷眼看去,老师的双手正在不自觉地握拳松开,又握拳松开,脸上的表情也一阵阵飞快地变幻……

怎么办?

塔尔玛执事的信件,洛斯胡乱许诺蜂窝……

怎么办?

普拉亚牧师的状态,和凝聚怒火时的状态是如此的接近,小安德烈心中焦急,脑袋飞快地转动,努力搜寻能够帮吴清晨开脱的说辞。

“老师……您不要太生气了……是我错了,不应该把您告诉我的信,说给洛斯听……还,还有……”

安德烈结结巴巴地说着:“洛斯哥哥,也是想让您的神品更加顺利……不想让您白白浪费麦子……”

“而且……”

看到普拉亚牧师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安德烈更加紧张了:“其……其实,刚才……也,也没几个下等人……让洛斯哥哥别理他们就好了……或……或者,给他们一个蜂窝……让洛斯以后不……不要再胡乱说话……”

帮着道歉似乎没用?

“嗯……嗯……”

安德烈脑袋急转,忽然想到一个新的策略,心情也随之稍稍平静:“真是乱来!洛斯哥哥也太不注意了!怎么可以答应把蜂窝给刚才那些下等人呢?别看他们现在说的好听,等到真正缴什一税的时候,还不知道会偷偷藏起来多少粮食!”

“这个笨蛋!不知道也不会问!怎么能自己决定呢?怎么能不先问问您呢?笨蛋!这个笨蛋!”

想到刚才给自己培训“主持教堂学——人心科——巧分蜂窝课”时,普拉亚牧师脸上掩不住的自得,以及口气中藏不住的矜持,从这个角度,安德烈大拍马屁:“都不用花多久时间,只要听到您刚才教我该怎么给村民们分蜂窝的办法,洛斯哥哥自然就应该知道,他这样随随便便,随口就把村子里的蜂窝交给刚才那群下等人,除了听到几句不能填肚子的好话,还有什么用?”

“庄头和书记员那边的亲戚怎么办?惹出麻烦来,洛斯他能自己收拾吗?”

“手艺人那边怎么办?秋天运送恩税的时候,洛斯他敢自己走到最前面当眼睛吗?”

“他自己的老邻居怎么办?等到饿肚子的时候,洛斯他难道打算把教堂里的食物分出去?”

“还有,埃斯特和法奇家的五个儿子闹起来怎么办?托梅和班霍姆家又把孩子丢进水里怎么办?菲德,滕宁,德吕兹逃进森林怎么办?”

“几句不能填饱肚子的好话,比争斗,比人命,比盗贼还重要吗?”

说着说着,安德烈思路越来清晰,话语也越来越流畅,飞快地说着这些,小安德烈完全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普拉亚牧师已经冷静下来,听到小安德烈对“主持教堂学——人心科——巧分蜂窝课”的吹捧,普拉亚牧师的面孔,一会儿变成红色,一会儿变成白色,变化的速度和程度,比刚才对木桶震惊时,都要强烈许多。

“咳……好了……”

咳嗽一声,尽量保持着语调的平稳,普拉亚牧师说道:“不要说这些了……走吧,我们去洛斯那边。”

“对!去看看他到底在搞什么!”

看到老师终于平静下来,安德烈心中悄悄地松了口气,但还不敢完全放松,于是嘴中继续恨恨地说道:“老师,等下一定要好好骂这个笨蛋!森林里总共就这么一点蜂窝,怎么能胡乱分配?怎么能不先问您,就胡乱答应什么呢?”

“咳……咳……”

普拉亚牧师又咳了两声。

以为自己的马屁奏效,小安德烈决定再加一把力,让普拉亚牧师接下来的责怪越轻越好……

“一定要让洛斯知道……”

学着普拉亚的腔调,小安德烈又开口了:“不管做什么事情,想好之前,决定之前,最好不要轻易说话,不然一不小心,就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咳……咳……咳……咳……咳……咳……咳……”

普拉亚牧师咳个不停。

“老师,您没事吧?您怎么啦?”

这个时候,普拉亚和安德烈已经快要走到牛倌帮工和农奴们忙活的位置。

这个时候,小安德烈也安心了许多。

于是,小安德烈一边关切地问候,一边也终于看向了牛倌帮工和农奴们忙活的具体内容。

十几秒后……

监督教会农具发放,监视村庄农奴干活,领主公地中来回巡视时,小安德烈基本都站在普拉亚的身边;钻森林,爬山崖,涉溪流的时候,小安德烈也基本都跟在普拉亚的身边。

因此,很容易理解的:

从普拉亚口中,小安德烈已经学到了绝大部分粗陋总结出来的蜜蜂理论。

于是,小安德烈也立刻判断出:

砍掉树木,清理灌木,填补空隙的意义。

以及,倒扣木桶的用途。

想明白这些,和普拉亚牧师一样,小安德烈瞬间惊叹。

几分钟之后,惊叹结束。

顺理成章地,安德烈接着想起了刚才普拉亚牧师的表现。

以及自己劝说的内容。

怀着极其复杂,极其尴尬的心情,安德烈缓缓地往向老师。

接下来,小安德烈看到,随着自己偏头,约翰/普拉亚/阿克福德,他的老师,飞快地侧过身体,扭开了脑袋。

许久许久,许久许久,都没有再转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