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对口分析团队/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地球。

联合国天象事件临时委员会,分析团,情报中心。

核心人员已经突破百万级的情报中心,占用人力资源最多的情报分析方式有两种。

第一种,当然是“X秒档”、“X分钟档”之类,分时段分析天象事件影像,数量极其庞大的团队集群。

还有一种,则是调配对应的专业人员,对应中古世界中的固定对象,实施点对点分析的海量团队。

所谓专业人员,指的是工作范围,往日经历,兴趣爱好等某些方面,能够和这些重点目标扯上关系的人员。

例如:重点目标解析处,S类——宗教组。

所谓重点目标,指的是中古世界艾克丽村庄中,吴清晨家人、老邻居等亲近的对象;布朗、桑切斯等存在利益冲突的对象;以及伊弗利特管事、普拉亚牧师、庄头奥康纳等拥有实际权力和影响力的村庄统治阶级。

所谓宗教组,指的当然就是普拉亚牧师、小安德烈、只见过一次的堂区扈从,以及一次都没见过,只传递过书信的塔尔玛执事,洛哈林牧师。

统治阶层、手艺人、自由民、农奴,无论属于哪一个阶层,中古世界的每一个对象,哪怕最凄凉的,吴清晨到目前为止,不仅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压根就没有走近到五十米之类,只作为背景板出现过一两次的农奴,联合国天象事件临时委员会,都特意为之成立了许多个专门的研究队伍。

这样的重视,并不局限于中古世界的人类。

对于中古世界家庭的另外一部分重要成员,地球也给予了同等规格的待遇:

吴清晨家的耕牛,吴清晨家的奶牛,吴清晨家的山羊、鹅、母鸡;以及吴清晨视野中曾经出现,属于其他原住民的牲畜;以及压根没有在吴清晨视野中出现,艾克丽村庄其他人曾经面带惊惧描述过的野狼,也通通根据分析讨论的结果,专门成立了几支或者是十几支对应的队伍。

这样的重视,也并不局限于动物。

领主老爷的公地、自由民的份地、还没完善的开荒地、村民们的卷心菜地、豌豆地……道路、桥梁、溪流、丘陵、森林,等等等等……也都有对应的专职研究团队。

这样的重视,也并不局限于中古世界的原住民,目前能够干涉到的事物。

中古世界的光照。

中古世界的天气。

中古世界的空气。

……

这样的重视,也并不拘泥于地球是否已经深入了解的事物。

中古世界的太空、时间、星象……

总之,只要是有可能对吴清晨造成影响——无论影响如何轻微——的事物,地球都没有放过。

当然,原住民也好,牲畜也好,地形地貌也好,自然现象也好,哲学探讨也好,不同的对象,投入的资源,对应的重视程度,肯定都不一样。

一般情况下,只要瞟一眼统一编组的序列号长度,就能够看出其中的重视程度差异。

A1-C1-17122-39856(名称“威廉/莫尔”,自由民,吴清晨中古世界的父亲,团队隶属Z国,全球第17122个(总计39865个)登记在册的专职分析团队)

C3-A1-221-542(名称“尼尔”,全名存疑,自由民,家境普通,团队隶属美国,全球第221个(总计542个)登记在册的专职分析团队)

F7-F1-32-44(名称存疑,农奴,照片及体态特征见附件,团队隶属法国,全球第32个(总计65个)登记在册的专职分析团队)

U9-F2-6(名称“嚯,嚯”,比其尔家的鹅,照片见附件,团队隶属芬兰,全球第6个(总计7个)登记在册的专职分析团队)

17122,221,32,6……

巨大的数量级差异,将重视程度的差异表现得一目了然。

叶毅所在的团队,是四位数序列号中的一员。

I23-Z1-2037-2214(名称“三个蜂窝那边”,村庄道路,照片见附件,团队隶属中国,全球第2037个(总计2083个)登记在册的专职分析团队。

从这个序列号中可以看出几点:

首先,看名称,这正是吴清晨在中古世界自由民份地中,首次移动,一次性悬挂三个蜂窝的位置。

其次,看序列号排行,叶毅所在的团队,肯定是吴清晨移动蜂窝之后,才紧急成立的团队之一。

再次,看总计数量,这个紧急成立的团队,人员素质、能够调用的资源等方面,都不是很乐观。

事实也是如此。

几天之前,为了争夺又一个村级公路的项目,某专精于政府基建项目,因不明原因很少被拖欠施工款的包工头;某些专职组团索要高价征地款的“村民”代表;某些被雇佣而来,有活力的社会组织成员们,纷纷拎着锄头、撬棍、扳手,和另一群类似背景,类似组织的“施工队”武装对峙。

工程到处都可以找,两边的组织者谁也不愿意变成真正的斗殴。不过,稍微摆一摆架势,展示一下实力,上可以让对面的老对手知道自己的决心,中可以让喂不饱的兔崽子们无话可说,下可以震慑一下蠢蠢欲动的地方村民,风险不高,收获不小,倒也可以顺势而为。

这本来是很寻常的事情。

例行的鼓躁争吵,亲属问候,推搡吓唬之后,两边的组织者娴熟地让队伍平静下来。

接下来就是等待。

等着对面服软,等着镇上“自己人”的电话,当然,最好的结果,是等到满头大汗的县里人赶过来调解,带着另一个项目过来调解!

以往数不清的示例说明,结果无非就是这三种的其中之一。

不过这一次,他们等来了覆盖整个天空的巨幕。

二十分钟之后,他们还等来了三车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

接下来,由于人数太多,被临时塞进村民活动中心的武装暴徒、动乱分子、颠覆势力、现行反革命们——听到这些令人魂飞丧胆的定性时,平时牛逼哄哄的包工头、有活力的组织成员,好几名都吓尿了裤子——迎来了心惊胆战,忍饥挨饿,时时刻刻有同伴被拖出去讯问殴打的48个小时。

又两天两夜之后,有前科,疑似有前科,以及面相看起来有前科的家伙,都被塞进几辆严实密封的大卡车,带离了村民活动中心。

剩下的人员也没有被释放。

站在血迹斑斑的村民活动中心棋牌室中心,某位身着西装,神色冷冽,组织单位年龄皆保密的男子宣布:

I23-Z1-2037-2214(名称“三个蜂窝那边”,村庄道路,照片见附件,团队隶属中国,全球第2037个(总计2083个)登记在册的对口分析团队成立了!

组长,当然是这位先生。

组员,当然就是面前这些瑟瑟发抖的施工队幸存者们。

办公地点,当然就是现在这个到处都是血痕、呕吐物、排泄物的村民活动中心了。

对了,还有编外成员:十几名膀粗腰圆,魁梧有力,武装到牙齿的武警战士,24小时巡逻,24小时待命,时刻准备着将组长指定的人选,拖出去施以拳头,脚尖,警棍等热情招待。

几乎每一位组员,都享受过他们多次的招待。

被招待的完整经过一般如下:

中古世界白天,吴清晨经过对口路段,组长接了个电话后,脸色阴沉的询问:为什么吴清晨今天走过去的时候,慢了三秒?和路况有什么关联?

中古世界夜晚,吴清晨带着农奴移蜂窝,组长接个电话后,脸色阴沉地询问:为什么牛倌帮工狄恩今天倒退的时候,快了0.8秒?和路况有什么关联?

这不是坑爹吗?

三秒啊!0.8秒啊!

这他妈的吴清晨,该死的狄恩,心情不好,心情太好,肚子饿了,吃太饱了,或者是憋尿憋不住的关联,都比和路况的关联更大吧?

然而,组长并不这么认为。

其他的对口团队也不这么认为。

一般情况下,吴清晨每一次经过对口路段,组员们都需要出一份报告。

半小时之后,本路段,总计2083支对口分析团队的报告,就通通进入了统合部分析中心,由真正的专家们,形成初步的统合简报。

再十分钟之后,神色冷冽的组长,就会捏着这份初步的统合简报,和自己组员们提交的报告进行对比。

某位组员的报告,误差率一旦达到了某个指标,组长就会伸手一指,两位早就虎视眈眈的武警战士,立刻就会扑了上来。

很明显,组员们被招待的频率,和吴清晨经过这一处对口路段的次数密切相关。

吴清晨经过的次数越多,经过时,视频中同时出现的原住民越多,组员出错的几率也就越大。

这样的次数多了,每天“工作”的时候,组员们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一边盯着面前的显示屏,一边心中默默地祈祷上天,求神拜佛:

老天爷,求求你了,别让吴清晨从这边经过了!

南无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求您了,吴清晨走过去的时候,千万没几个其他人!千万不要给报告增加难度了!

于是,这一天,当吴清晨领着一大票农奴和牛倌帮工,浩浩荡荡出现在对口路段的时候,组员们的脸色就已经相当难看。

当吴清晨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停下来开始忙碌的时候,组员们的脸色全部都像是吃了新鲜的翔。

而没多久,当普拉亚牧师和小安德烈也走了过来,而且两人脸色还如此奇怪的时候……

棋牌室中,一片死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