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村庄之外/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什么?你是教会的学生,当然要好好照顾。”

普拉亚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提起这个,牧师正好想了另一件事,“对了……这件事,还要和伊弗利特商量一下……唔,洛斯,你去请一下管事。”

“好的,老师。”吴清晨走出教堂。

同为村庄统治核心,伊弗利特管事的住所,和教堂一样,也处于艾克丽村庄的中心区域。

不到十分钟,吴清晨回到了教堂。

“日安,普拉亚。”跟在吴清晨身后,伊弗利特也踏进了教堂。

这位管事老爷身后,还跟着他的儿子,以及四名警役:“现在这个时候找我,应该是秋天加税的数目弄好了吧?”

“本来确实是这样,不过现在嘛……”普拉亚牧师摇摇头:“看来我们要重新算一算了。”

“为什么?怎么了?”伊弗利特老爷的神色,瞬间严肃起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别担心,是好事……”普拉亚牧师笑了笑:“刚才我和洛斯,还有小安德烈说起这件事,感觉加税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示意伊弗利特坐下,普拉亚也坐到教堂前排的座椅,缓缓说出“变税为费”的思路。

“好啊!”

来自地球21世纪的先进经验,注定非同凡响。

仅仅听个开头,伊弗利特就眼前一亮,听到一半的时候,管事老爷已经双眼放光,听完全部的思路和具体的操作方法,这位老爷的脸上,满是兴奋的笑容。

“好!非常好!”

伊弗利特击节赞叹:“不错不错,和这个比起来,加税确实坏透了!”

任谁都能看出管事老爷的兴奋。

怎么能不兴奋呢?

看看管事老爷此时的排场就知道了。

自从加税的消息开始在村庄中流传,无论走到哪里,管事老爷都将儿子带在身边,就算是只有几分钟路程的教堂,也不忘随身带上四名警役。

这可是先辈们血泪教训总结出来的经验。

和安德烈差不多年龄的时候,伊弗利特某次旁观秋天收税的情形时,曾亲眼看到,某位平常无比乖巧的农夫,站在被找出的藏粮洞旁,挨了几鞭子之后,从旁边的村民手中,抢过一支粪叉,恶狠狠地刺进了伊弗利特叔叔的胸膛。

当时农夫一步一顿走到藏粮洞旁的绝望眼神,以及作出决定之后的凶狠目光,就算过去了这么多年,依然牢牢地铭刻在伊弗利特心中。

而这一幕,在伊弗利特的父亲看来,还不是最恶劣的情形。

在伊弗利特父亲的口中,某个因为连年亏空,宣布加收“太阳税”和“下雨税”的村庄,到了秋天开始实施的时候,管事、牧师、庄头、书记员、警役头目,以及前往监督收税农事官、税务官、传令官……整个村庄的老爷、准老爷们,都被村民们拦住群攻,用教堂和管事家中翻出的绳子捆起来,点把火活活烧成灰烬。

童年的噩梦,始终萦绕在伊弗利特管事心头。

这一次,艾克丽村庄预计加收的“蜂窝税”,按照商定的结果,老爷们当然会得到大部分荞麦增产的衍生收益,但也特意给村民们留下小部分收益。

按理来说,这种双赢的做法,应该不至于激发太恶劣的事件,但谁也说不准,会不会有哪个应该早点看打滚科的村民,突然想不开发狂。

“这么说……”看看伊弗利特的表情,普拉亚牧师说道:“你也同意卖蜂窝了?”

“当然!”

伊弗利特管事毫不犹豫地点头。

就算是为了秋天收获的时候轻松一点——每到收税的时节,谨慎的管事老爷,都会特意在外袍底下,加穿一件厚厚的皮甲——伊弗利特也会同意普拉亚牧师的想法。

“好!”

普拉亚老爷重重一拍掌。

就这样,政权和党委……唔,教会和世俗达成一致。

接下来就是常委会的流程。

下午时分。

四面都是石块砌出的会客间。

普拉亚牧师、伊弗利特管事、吴清晨、奥康纳庄头、托尔书记员、艾斯皮尔警役头目,小安德烈,艾克丽村庄七巨头,团团围坐在木桌旁边。

从上一次堂区扈从宣布教会的意愿之日起,吴清晨已经取得了村庄议事的资格,而且,由于已经年满“16岁”,吴清晨的坐席,仅次于牧师和管事,具备完全的权限,并拥有相当靠前的发言权。

不过,这一次会议,吴清晨的权限和发言权,没有什么发挥的余地,听完普拉亚牧师解说的“变税为费”策略,会客室的与会者们立刻赞同,没有任何波澜,就全票通过了提案。

————————

两天之后。

0001年03月10日。

吴清晨这一轮进入中古世界,第九天。

中午时分,吴清晨行走于乡间小径。

“洛斯老爷……”

远远地,一位村民站到了路边。

等着吴清晨经过,村民深深鞠躬:“仁慈的洛斯老爷,感谢您让加税变成卖蜂窝。”

“唔……”吴清晨点点头:“好好干活,秋天多收点麦子吧。”

这是这几天以来,吴清晨出现在村民视野中时,经常出现的情形。

会客室商议完毕之后,这两三天,艾克丽村庄的管理人员,频频出现在自由民份地旁,拿着羊皮卷指指点点,根据蜂窝的数量、距离份地的距离、增产份地的大小,原定蜂窝税的份额等等数据,细细核算村民们购买蜂窝应该付出的粮食。

管事也好,庄头也好,艾克丽村庄的这些管理人员,都有各自亲近的村民,故意和不经意之间,从加税到收费的变动,以及整个村庄大致的出售规划,很快散布出来,被村民们得知。

普拉亚牧师和伊弗利特管事的坚持之下,购买蜂窝的粮食,比原计划加收的税款低出一个档次,村民们想不到其他村庄暴力反抗的效应,只知道吴清晨一番劝说之后,自己需要交出的粮食,一下子降低了许多。

同时,从管理层透露出来的情报中,村民们还总结出,这一次秋天收获的时候,艾克丽村庄不会再出现如狼似虎的外村警役,只要交出足够的买蜂窝粮食,大家就可以享受到剩下的蜂窝增产效果。

不用想尽办法,挤出时间挖洞;不用挖空心思,半夜躲避邻居,只要好好干活,多出来的粮食,就可以安安心心地放到家里!

这样的情形之下,吴清晨得到的感激,也就可想而知。

“洛斯老爷……”

又几位村民远远鞠躬。

吴清晨点头回礼,心中怜悯。

再忍一忍吧,不需要多久,我就能真正坦然面对你们的感谢。

————————

还是这一天,傍晚时分。

吴清晨又一次走进教堂。

祷告、复习、教导、骑马……

一系列例常的流程过后,吴清晨和小安德烈开始收拾教堂,普拉亚牧师走出侧门,一小会后,捏着一张羊皮卷走了回来。

“洛斯……”普拉亚牧师招招手:“来看看这个。”

“怎么了,老师?”吴清晨走过来,接过普拉亚牧师手中的羊皮卷,仅仅瞟一眼,吴清晨就看出,这正是最近经过多轮商议和调整之后,艾克丽村庄村民们购买蜂窝的“价目表”。

“仔细看看……”普拉亚牧师将羊皮卷塞到吴清晨手中:“看看你答应的那些人,有没有出错。”

吴清晨细细看去,羊皮卷上,第一个名字就是威廉/莫尔,自己在中古世界的家庭,接下来就是庄头奥康纳,书记员托尔、警役头目艾斯皮尔这几家的亲戚,然后是犁把式、车把式、酿酒人等手艺人的名字,再就是理查德、弗里曼、老霍特等中古世界的老邻居……

根据名单的顺序,从威廉/莫尔几近于无的蜂窝款,到庄头等人亲戚家的象征性收费,再到手艺人家庭的减半处理……整个艾克丽村庄村民们应该缴纳的蜂窝款,等级分明,井然有序地一路增长。

“嗯……”

细细将参谋团重点标注的对象,和这份表格对应,吴清晨细微调整了三户村民的数额和位置,便抬起头来:“差不多就是这样。”

“再看一看。”普拉亚牧师说道:“看清楚了……现在不说的话,等下就要送到堂区和男爵城堡去啦!”

吴清晨又看了一遍,有培训团精心指导的速读和速记课程,吴清晨第二次浏览的结果,显然不会有什么改变。

“好……”普拉亚牧师接过羊皮卷:“那就这样……去叫帕梅拉过来吧。”

“好的,老师。”吴清晨微微鞠躬。

“等等……”吴清晨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身后,普拉亚牧师忽然说道:“……洛斯你先别走……安德烈,你去叫帕梅拉。”

“好的,老师。”

安德烈微微鞠躬,快步离开了教堂。

正是傍晚时分,夕阳斜照,从教堂门口,一直铺到祭坛。

讲台之后,太阳余晖的笼罩之下,普拉亚牧师来回渡步,久久之后,才忽然吴清晨说道:“洛斯,你想不想知道,艾克丽村庄外面是什么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