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排雷/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意思?

吴清晨还在疑虑的时候,几步之外,指挥部的军官低声下了几个指令,很快,城堡正门的吊桥缓缓关闭,帕梅拉几人的扮演者又走到了吴清晨身边。

“这是……”联想黄兴刚说的话,吴清晨指指城堡:“让我再来一次?”

“是的。”黄兴点点头。

“好吧。”左右看看,吴清晨走到记忆中城堡弓箭难以威胁的位置,站到几位演员身后,又一次开始对“帕梅拉”念台词:“我是洛斯/莫尔,普拉亚牧师的学生,艾克丽村庄的教士,现有重要事务,需要见到男爵老爷。”

面向塔楼,“帕梅拉”一句一句地大声重复。

这一步顺利完成。

接下来,按照流程,守卫要求阿克福德城堡的送信人,以及附近的小庄头证明吴清晨和帕梅拉的身份。

吴清晨示意阿克福德城堡的送信人和小庄头上前。

两人摇了摇头。

妈蛋!这才第二个步骤!

吴清晨揉揉脑袋,意识到黄兴所说的非正常情况出现了。

回头看看黄兴和指挥部的军官,两人朝吴清晨微笑一下,同时坚定地指了指阿克福德城堡的送信人和小庄头。

“这……”吴清晨思虑片刻,决定先直接问问:“怎么了?为什么不去和守卫说话?”

“我不认识你。”阿克福德堡的送信人说道。

“我也没有见过你。”小庄头附议。

“这位你们认识吧?”吴清晨将帕梅拉推到前面:“帕梅拉……一年要来好几次。”

“他是他,你是你。”两人再次摇头。

“帕梅拉可以证明我是艾克丽村庄的教士。”

“不。”小庄头继续摇头。

“帕梅拉什么都不能证明!”阿克福德的送信人神色很是不屑:“这家伙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帕梅拉的黑历史?

吴清晨摸不着头脑了。

吴清晨看向帕梅拉:“怎么了?”

帕梅拉的脸色飞快地涨红:“你们说什么?你们胡说什么!”

“哈!胡说?”“我说错了吗?”

三位演员很快吵成一团。

争吵间,吴清晨知道了,上一次帕梅拉赶到这里,送到艾克丽村庄耕牛都被治好的喜讯时,男爵老爷高兴之下,随手赏赐了一小包面粉,帕梅拉背着离开城堡的时候,被阿克福德堡的送信人看到并询问,帕梅拉担心被觊觎,随口说是农事官调配给艾克丽村庄的药草。

我勒个去!

这是什么屁事啊!

吴清晨分开三人,对阿克福德堡的两人好言相劝。

两人望天不说话。

墨迹了好几分钟之后,已经做了半个月土霸王的吴清晨面色一板:“赶紧去和守卫说话,耽误了男爵老爷的事,有你们的好看!”

阿克福德堡的两人干脆转身走了。

我勒个去!

怎么办?

吴清晨和帕梅拉大眼瞪小眼。

“对了!”

片刻之后,想起上次堂区扈从说起的见闻,吴清晨一拍大腿:“我们不是认识农事官吗?去,叫农事官过来认人!”

帕梅拉上前喊话,被守卫拒绝:农事官老爷这样的大人物,哪里是我们这样的小人物说喊就喊?

“那就叫巴士瑟,马库尔,西玛他们几个过来。”

守卫同意了。

一小会后,巴士瑟等人走上塔楼,认出了吴清晨。

又一小会后,农事官也出现在塔楼。

吊桥直接打开,农事官和他的随从们走了出来。

好!

吴清晨心下微喜,准备进门。

刚刚走出几步,吴清晨被农事官止住。

几分钟后,吴清晨愕然看到,巴士瑟几人冲下丘陵,将还没来及的走远的阿克福德堡送信人和小庄头倒拽着拖到城门口,恶狠狠地抬起了鞭子。

“停!”

这个时候,指挥组的军官叫停了彩排。

“吴先生……”军官走到吴清晨的身边:“如果到时候,真出现这样的事,您有什么想法?”

“想法?”吴清晨想想刚才被送信人和小庄头恶心的过程:“唔……挺解气?”

“解气?”军官微微一愕,不自禁地笑了一下:“对,是挺解气……”

军官很快正正神色:“吴先生,根据参谋团的多次推演,阿克福德堡的送信人和小庄头,在您这位教士面前,和帕梅拉争执的可能性确实不大……不过,一旦真的发生争执,两人刚才的行为几率极高,同时,如果您一旦请出农事官,这两人就必然会挨打。”

“呃,怎么?”吴清晨不是很明白:“这样的话,太麻烦农事官?还是……他们挨打太可怜了?”

“两者都有。”

说着,军官招招手,两位士兵将移动式屏幕推了过来。

“农事官方面的影响还比较小:虽然不注意积累的话,人情总是用一点少一点。”说到这儿,军官按了一下显示屏:“主要是挨打的这两个人,能够成为阿克福德堡的小庄头,这位原住民不可能和城堡中的人没牵连……根据这段时间积累的情报,小庄头的第二个女儿,和男爵长子的关系比较密切……连锁反应之下……”

军官指着显示屏幕,吴清晨看过去,显示屏快速播放着几个小片段:一个吴清晨……的扮演者,走进城堡之后,入门,好感,价值,讲解,演示,传授的过程中,始终有一位年轻的男子,满脸阴骘地盯住吴清晨……扮演者的背影。

“另外,就算是阿克福德堡的送信人,虽然应该没什么人帮他撑腰,但是,对阿克福德沿途的路径,这个家伙实在太熟悉了……”军官再次按了按显示屏。

显示屏中:吴清晨离开城堡,前往堂区的时候,森林,河流,悬崖,陡坡,瀑布……吴清晨的扮演者一路行走,满脸愤恨的阿克福德堡送信人,一路紧紧尾随。

“还记得我们是怎么对付牛倌的吧?”

吴清晨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

“当然……”军官继续说道:“一点点小事而已,未必真的会导致这样的结果。不过,同样是一点点小事而已,又何必存在这样的隐患呢?”

“嗯。”能够出现在吴清晨面前,男爵长子和阿克福德送信人扮演者的演技当然相当出色,光是看看这两位的眼神,吴清晨就感觉后背发痒,听着军官的解析,吴清晨心悦诚服地连连点头:“没错,你说的对。”

不过……

吴清晨很快皱眉:“不请农事官的话,我又怎么进去呢?”

“这里。”军官轻轻地拍拍吴清晨的外袍。

早晨时分,吴清晨从专用地下基地走进大巴之后,在车内脱下了外套,换上了教士的外袍。

按了按军官拍打的位置,吴清晨摸到几块硬硬的东西。

吴清晨伸手入怀,在内缝的小口袋中,吴清晨掏出了几块淡黄色的晶体。

吴清晨立刻心领神会:“我知道了。”

军官微笑一下,下达几个指令,演员们纷纷复位,吊桥也重新关闭。

彩排重新开始。

走到安全的位置——帕梅拉通报——守卫要求证明——阿克福德送信人和小庄头摇头拒绝——吴清晨询问原因——

“帕梅拉什么都不能证明!”阿克福德的送信人神色很是不屑:“因为他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不……”再次听到这句话,吴清晨摇摇头:“上一次的时候,帕梅拉只是赶时间。”说着,吴清晨从怀里掏出一小块精盐,并扳成两块:“瞧,这次我们给你带来了这个。”

阿克福德堡的送信人和小庄头,立刻眉开眼笑。

这一步,终于顺利完成了。

送信人和小庄头证明吴清晨的身份——帕梅拉将信件放进吊篮检查——吴清晨身边的其他人走出威胁城堡的范围——

根据上一次的经历,吴清晨记得,接下来,守卫马上就要放下吊桥了。

吴清晨静静地等着。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了……

塔楼的守卫没有任何表示。

“唔……”吴清晨朝上面看看,想了想,再次从怀里掏出一块精盐,放进吊篮里面。

吊桥打开了。

妈蛋!这算是复习吗?

吴清晨伸手入怀,里面还有五块精盐。

进入城堡之后,还没走出几步,吴清晨就碰到了巡逻的卫兵。

这位年纪和吴清晨相仿的扮演者,将吴清晨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搜索了三遍之后,还是不允许吴清晨离开,准备进行第四次搜身。

这应该是又一处非正常的流程,吴清晨脑子转动。

给盐吗?

这个念头刚刚生出,就被吴清晨自己否决:众目睽睽之下,直接给搜身的卫兵行贿,这是想找方便,还是想找麻烦?

又想了一下,吴清晨试探着轻声说道:“最近,有没有听说过蜂窝?”

卫兵的动作果然微微一顿。

“想知道的话……”吴清晨说道:“到时候,我会去你家的份地。”

很快,卫兵让出了道路。

就这样,小部分自己摸索,大部分培训团指导,吴清晨快速学会了或直接或隐晦地向贪婪的守卫、巡逻者行贿;温和而有说服力地向门房、传令兵解释自己的年龄问题;有效而不得罪人地给要求狗眼看人低的随从乖乖入内通报。

一系列“非正常的流程”过后,吴清晨终于再次见到男爵,完成了“好感”的步骤。

这时,距离吴清晨醒来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的时间。

11:42分,差不多是午餐时间了。

助理提醒下,黄兴暂停彩排,将吴清晨邀入城堡餐厅。

几分钟后,吴清晨错愕地望着自己的午餐。

吴清晨面前摆着两只餐盘。

左边的餐盘很正常:米饭,鱼香肉丝,煎鸡蛋,南瓜粥,百合排骨汤,牛肉粉丝,白切鸡,清蒸鱼,小炒青菜、凉拌皮蛋……依然是往常那些小份的精美食物。

右边的餐盘就很诡异了:糊糊,鸡蛋,黑面包,豌豆,卷心菜,以及……

一块不知来自什么动物的烤肉!

这……这是干嘛?

吴清晨还在发呆的时候,指挥组的军官,已经让士兵将显示屏推了过来。

“吴先生,这一次出差,您至少会遇到三次宴会的场合,根据分析团的数据,您目前的进餐状态,需要进行必要的调整。”

呃?

吴清晨望向显示屏:雅克琳将糊糊倒进吴清晨面前的木碗,手艺人笑意盈盈地递过满满的豌豆,小安德烈将黑面包塞到吴清晨手中……以及秘密厨房内,吴清晨自己炮制食物。

前面几个的视频片段中,自己接到中古世界“正常食物”时的表情,和后面几个视频内,自己在秘密厨房,按照地球手段弄出食物时的表情……

一个是深深的嫌弃。

一个是满满的享受。

两者巨大的差异,一目了然。

深深的嫌弃,显然不适合参与中古世界诚意满满的“盛宴”。

我草!

吴清晨瞬间明白了军官的意思。

我这是作了什么孽啊?

好不容易回到了地球,还得继续吃这样的黑暗料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