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出行准备(修改完毕)/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修改完毕,网页直接刷新,APP取消收藏再添加)

“什么意思?”联合办公皱眉问道。

“意思是……”合资企业点点刚刚群发的洗地贴:“仆从等附庸挑衅的几率约为5%,实权人物攻击的几率约为3%……这两个数据确实已经很低,但绝对不是临时委员会决定让吴清晨先生外出的主要原因。”

“嗯?”

“看看目前重点关注的关键词……”合资企业随手打开最近几个小时的屏蔽记录:“欧洲满世界找女巫,美国到处抓印第安人,国内的道士和尚最近也倒了大霉……各国政权寻找神秘现象都找疯了……中古世界这样的始作俑地,有机会出去转一圈,临时委员会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唔……”联合办公大致明白了同僚所谓“不好说破”的意思。

天象事件9年全灭的隐忧,巨大的压力非同小可。

综合实力前三十强的政权,全力以赴,使尽浑身解数,才极其勉强地控制住社会秩序;剩下的大部分政权,情况最好的摇摆在崩溃边缘,情况普通的陷入全面混乱,情况最恶劣的,目前已经变成了全面放养的状态。

这样的情况下,吴清晨的寿命问题,临时委员会逃避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将外出寻找神秘现象的理由诉诸于众?

——如果到时候能找到一鳞半爪,那当然是皆大欢喜,可要是一无所获,又该拿什么给满怀希冀的民众交代?

“唉,再小也是风险啊……”想了想,合资企业也叹口气:“希望第三阶段的非正常流程培训,都是白费力气吧。”

“如果只是说吴先生这次出差的话,用到的可能性确实微乎其微。不过……”

联合办公又说道:“如果把时间拉长一点的话,这一次培训的效果,怎么都不可能白费。”

“不白费?”

“艺多不压身啊。”联合办公笑了笑:“吴清晨先生的地位,时间越久,上升越快……再怎么团结妥协,损害的利益方也会越来越多。等到两三年之后,挟持人质、哄骗守卫、收买狱卒……这些招数,吴清晨先生就得变成被动的那一方了。”

“哈……”合资企业也明白了:“不过,参谋团应该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吧。”

“谁知道呢?”联合办公耸耸肩:“准备充分点总不会有错。就算万一的万一发生了,到那个时候,地球的阴损手段都学会了,还怕中古世界的毛糙手法吗?”

舆论组两人交谈的时候,阿克福德男爵堡的培训项目全部结束。

即时传输的培训现场视频内,吴清晨、黄兴、培训团队一行重新坐上大巴,缓缓驶下了丘陵。

十分钟左右,车队的视野内,出现了另外一座城堡:

综合多方面情报,紧急建造的菲什加德堂区,科林堡。

有之前阿克福德堡的全套正常、非正常流程、极其非正常的培训排雷,教会堂区的培训项目进行得非常快。

四十几分钟后,几项和宗教相关的注意事项过后,吴清晨一行再次坐进大巴,驶向本次出差的最后一处目的地——附近的B3号区域:普拉亚家族份地。

有普拉亚牧师全力支持,普拉亚家族已经被地球团队列为最重要的后勤、支援、退路、基本盘……

这片区域虽然比较贫瘠,普拉亚家族的力量也相对弱小,地球团队却加倍重视,参与培训的专家团队,关系、社交、礼仪等方面的专家比率显著增加,明显直奔最高的好感度和亲密度。

首都时间,下午17:22分。

普拉亚家族份地区域的培训内容,也宣告结束。

“这么早?”

看着黄兴收好又一份培训项目表,吴清晨看看随行军官的显示屏:“现在就完了?”

“嗯……”

黄兴点点头:“和这几家打交道的培训内容,差不多就是这些了……不过,去这几家的路上,需要的准备工作还有很多……”

————————

中古世界。

0001年03月11日。

吴清晨第十次进入中古世界。

第一天。

清晨。

“洛斯哥哥!”

揉着惺惺睡眼,安德烈从侧门走进了教堂。

“咦?洛斯哥哥今天还没回来?”

安德烈左右看看,没有发现吴清晨清扫教堂的熟悉身影。

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小安德烈走到角落,抄起破布,拿起掸子,开始清理桌椅。

时间渐渐逝去,教堂里越来越明亮,照入教堂的朝阳,终于落到了小安德烈身上。

抬手遮住光线,小安德烈站直身子,他的身后,六七排桌椅已经清理完毕。

“奇怪了……洛斯哥哥怎么还没回来?”

这时,教堂的侧门响了一下。

安德烈回过头,普拉亚牧师抱着圣典,走进了教堂。

“日安,老师。”

小安德烈微微鞠躬。

“唔……”普拉亚牧师点点头,指指安德烈手中的破布和掸子:“今天不用扫了,去把水坛里的溪水换一下吧。”

“好的,老师。”

小安德烈抱起水坛,离开了牧师的视线。

一小会后,抱着换好溪水的水坛,小安德烈回到了教堂。

“好……”

等待小安德烈将水坛摆好,普拉亚牧师摊开了圣典:“坐一会吧,准备早祷了。”

“呃……”放下水坛,站在讲台旁边,小安德烈有些不安:“洛斯哥哥早上出去‘走村’还没回来……”

“不。”普拉亚牧师摇摇头:“洛斯今天没去‘走村’。”

“啊?洛斯哥哥还没醒吗?”

“哈,你坐下吧。”普拉亚牧师笑了一下:“不用去看了,你还在睡觉的时候,洛斯就已经醒了……他马上就要出去,需要准备的事情还很多,今天的早祷就算了。”

“啊?”

“不想坐就站好。”牧师整整神色:“时间差不多了,准备早祷吧。”

敲槌,敲磬,吟诵……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早祷完毕。

普拉亚牧师缓缓地翻看圣典,小安德烈直起身,开始收拾教堂。

例常早祷,需要收拾的活儿很少,平常吴清晨还在的时候,最多五分钟,两人就将教堂收拾得干干净净。

而这一次,足足一刻钟过去了,小安德烈还在讲台附近磨磨蹭蹭。

“怎么了?”看完了两个章节,普拉亚牧师抬起头来。

“洛斯哥哥怎么还没有回来……”

“急什么?”普拉亚牧师放下圣典:“出去一趟,要准备的事情太多了。”

一个小时之后,教堂前院。

马术和战技课程结束,安德烈又说话了:“洛斯哥哥,还是没回来啊。”

“急什么?”普拉亚牧师拴好“长耳朵”:“出去一趟,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

“可是……”小安德烈还是朝着吴清晨家的方向张望。

“到底怎么了?”普拉亚牧师终于有些不耐烦了。

“可是……”牧师的声音有点大,小安德烈吓了一跳:“出去的东西……我已经给洛斯哥哥准备好了啊。”

“哦?”普拉亚牧师马上来了兴致:“你准备好了什么?给我看看。”

拴好战马,两人走进了安德烈的房间。

灯芯草床铺上,摆着一只小小的包袱。

普拉亚牧师摆摆手,安德烈走过去,打开了包袱。

蒙脸布、小水壶、半条黑面包、短匕首……

“这……”普拉亚牧师无比眼熟:“这不是前几年来艾克丽村庄的时候,我给你准备的包袱吗……你到现在还记得?”

小安德烈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

“呵呵……”普拉亚牧师摸摸小安德烈的脑袋:“安德烈,你很不错。”

“不过……”稍稍感慨两句,普拉亚牧师又说道:“安德烈啊,凭这些东西可没法出远门……要知道,上次过来艾克丽村庄的时候,你可不是一个人。”

“呃……”安德烈有些迷糊。

“来吧……”普拉亚牧师笑了笑:“跟我来。”

不知状况的小安德烈,连忙跟到普拉亚身后,两人离开安德烈的房间,走进了普拉亚牧师的卧室。

推开门,普拉亚牧师先走了进去。

站到门口,小安德烈立刻看到,普拉亚牧师的灯芯草床铺上,同样摆着一个包袱。

一个大大的,淡灰色的,安德烈同样有些眼熟的包袱。

正是几年前,来往艾克丽村庄之前,普拉亚牧师准备的包袱。

“进来吧。”

走到包袱旁边,普拉亚牧师招招手。

小安德烈走了过去。

安德烈走进房间的时候,普拉亚牧师拆开了包袱。

包袱摊开,熟悉的物品,远去的记忆,一下子涌上了安德烈的心头。

从已经被解开的包袱中,安德烈看到了两条长长的黑面包,一片厚厚的白面包,以及几只小小的陶罐。

安德烈记得,这是为路上准备的食物。

在这些食物旁边,小安德烈又看到了几块连着细绳的布片,以及几块皮革制作的护手和面甲。

安德烈记得,这是赶路时防止树枝藤条反弹的防护。

包袱里东西太多太多,小安德烈随便看几眼,便又发现了好几样对旅程绝对大有好处的事物:精选的火镰、熏虫的草药、指路的羊皮卷……等等等等。

“老师……”看着这些,小安德烈很有些赫然:“还是您想的周到。”

“其实……这也不是我的准备。”

又轻轻地摸摸安德烈的脑袋,普拉亚牧师缓缓说道:“十几年前……我第一次出远门的时候,塔尔玛老师半夜打了一个大大的包袱……就和这个包袱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