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周密/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您都准备好了……”

看着这个大大的包袱,小安德烈高兴地说道:“洛斯哥哥,这一路就好走多啦!”

“‘准备’是有。”普拉亚牧师摇摇头:“‘好了’还差一点。”

“嗯?”安德烈偏过头。

普拉亚牧师将摆在面包旁边的两只陶罐拿出来,揭开了封盖。

陶罐里面空无一物。

安德烈楞了一下。

“现在这时候……”普拉亚牧师看看天色:“应该差不多了。”

“什么?”安德烈问道。

“跟我来吧。”说着,普拉亚牧师将两只小陶罐塞到安德烈手中,当先走出了卧室。

走出卧室,走出侧门,走出教堂……

顺着村庄小径,默默地走了几分钟,普拉亚牧师带着小安德烈,走到了警役阿尔文家的木屋旁边。

“玛莎……”普拉亚牧师叫了一声。

玛莎,阿尔文的婆娘,这一轮敬拜主宰的周期内,负责给教堂准备食物的农妇。

听到牧师老爷的声音,玛莎很快走了出来。

“日安,牧师老爷……日安,安德烈小老爷。”玛莎深深鞠躬。

“唔……”普拉亚牧师微微点头:“东西准备好了吗?”

“好了。”

“给我看看。”

“好的,老爷。”玛莎转身走进木屋,一小会后,捧着一只小锅走了出来。

安德烈看到,小锅里面,几只刚刚煮熟的鸡蛋,还在冒着热气。

“唔……”普拉亚牧师接过勺子,放进小锅,搅了几下之后,皱皱眉,捞出了其中的一只。

“吃吧。”普拉亚牧师将鸡蛋舀到安德烈面前。

“呃……”

马术和战技的科目相当消耗体力,累了一个早上,热气腾腾的鸡蛋摆在面前,13岁的小孩,瞬间开始分泌口水。

不过……看到这些,小安德烈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为吴清晨路上准备的食物。

小安德烈艰难地退了两步,连连摆手:“不……我不饿……留给洛斯哥哥路上吃吧。”

“留给他也吃不了。”普拉亚牧师笑了笑,指了指鸡蛋的侧面:“你看这里。”

安德烈看过去,也不知是因为碰撞还是火候没有把握好的缘故,鸡蛋侧面裂开了几条细缝。

“这么热的天气……”普拉亚牧师擦擦额头冒出的汗珠:“这样的鸡蛋,迟一两天吃的话,很容易肚子疼。”

“这样啊……对哦!”

想明白这一点,安德烈用力点头。

伸手接过鸡蛋,安德烈的两只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崇拜:“难怪现在才开始煮鸡蛋……老师,您想的真仔细!”

“哈……没什么,没什么。”普拉亚牧师摆摆手,自矜地点点头。

盯住玛莎将煮熟的鸡蛋小心翼翼地装进陶罐,普拉亚牧师,领着小安德烈继续往前走。

“詹米……”

又一户警役的木屋旁边,普拉亚牧师再次停下了脚步。

“日安,牧师老爷……日安,安德烈小老爷。”又一名农妇走了出来,深深鞠躬。

“嗯……”普拉亚牧师点点头:“东西准备好了吗?”

“好了。”说着,詹米直起腰,露出了双手捧住的外袍。

安德烈一眼就看出,这正是吴清晨的教士外袍。

“唔……”普拉亚牧师接过外袍,翻来翻去仔细看了两遍,满意地点了点头,“就是这样……詹米,活儿干得不错。”

詹米再次鞠躬。

“怎么样……”展开外袍,牧师笑眯眯地望着凑过来的小安德烈:“看出来了吗?”

“嗯!”安德烈用力点头:“兜帽、领口、袖口都重新拆开了,走小路的时候,不那么容易挂破衣服。”

这是教士外袍,或者说,这是整个艾克丽村庄,在移动蜂窝之前,持续了几十几百年的服饰风格。

兜帽、领口、袖口等位置,稍微宽松一点,当劳作或行走时,不小心被树枝、灌木、石头等杂物挂住的时候,留出一定的反应时间,不至于因为用力过猛而不小心被绊倒,或是直接被撕破。

直到蜂窝效果出现,份地中蜜蜂数量猛增,为了降低随之而来的蛰咬等副作用,艾克丽村庄的村民们,才纷纷采用洛斯建议的办法,扎紧衣服,减少暴露在外面的皮肤。

“老师……”

看着这件恢复原来风格的教士外袍,安德烈眼中,又出现了崇拜:“您想的真仔细!”

“还好还好。”普拉亚牧师,脸上的矜持愈浓。

叠好外袍,普拉亚牧师领着小安德烈,继续往前走。

接下来,尼克勒斯警役家的木屋旁边,安德烈手中的另一只陶罐,装进了几块连夜加工的熏鱼。——安德烈知道,这是为吴清晨准备的又一份食物。

再接下来,比其尔警役家的木屋旁边,安德烈的脖子,挂上了一条用几片羊皮缝出来的毯子。——安德烈知道,这是为吴清晨过夜时准备的床铺。

“好了……”

打量打量安德烈身上的东西,普拉亚牧师稍想了想,很快拍拍手:“警役这边的东西都差不多了,你先回去吧。”

“老师,您要去哪?”

“桥那边,杰勒米家。”

“杰勒米?”安德烈奇怪地问道:“找木匠干什么呀?”

“去城堡的路上,有不少地方很难走……”普拉亚牧师说道:“洛斯还需要一双好鞋子。”

“吃的”,“穿的”,“睡的”,“走的”……

从准备让吴清晨出去,到现在才过一个晚上,准备好这么多物品,安排好这么多户家庭加工……

想着这些,安德烈微微侧头,果然看到,普拉亚牧师的两只眼睛里,充满了血丝。

“老师,您辛苦了。”

“没什么。”普拉亚牧师摆摆手,微笑着说道:“洛斯虽然很聪明,但从来没有出过远门,老威廉和雅克林,也一辈子没有离开过艾克丽村庄,这些事情,我不多想想的话,还有谁能帮忙呢?”

“嗯!”

要考虑食物的新鲜,要考虑衣服的改造,要考虑过夜的安稳,要考虑行走的便利……

抱着一大堆东西,安德烈深刻地认识到,离开村庄,是一件多么复杂的事情。

“还好有您操心……”安德烈脸上,崇拜和孺慕之情,几乎达到了满值:“不然的话,洛斯哥哥这一次出门,就有大麻烦了。”

“倒也不一定会有什么大麻烦……”

稍稍停顿,普拉亚牧师很有些自得地说道:“不过,吃点苦头,肯定是难免了。”

————————

半小时之后,提着杰勒米木匠,使用教堂提供的皮革,以及最好的木料,连夜赶工出来的新鞋,普拉亚牧师悠悠然地走回教堂。

转过最后一处拐角,教堂的院子就在前方,普拉亚牧师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声音。

再走几步,普拉亚牧师看到,安德烈呆呆地站在院子门口。

“安德烈。”牧师叫了一声,“洛斯回来了?”

“呃……老师……”小安德烈转过头,“回来了……嗯……洛斯回来了……”

“怎么了?”普拉亚牧师看到,小安德烈的脸色很是古怪。

“没怎么,呃,有……呃……”听到这个问题,安德烈的语气很是迷茫,“就是……呃……洛斯他……也不是洛斯……就是……呃……”

“嗯?啊?呃?洛斯?”普拉亚牧师微微皱眉,边走边问:“到底怎么了?”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普拉亚牧师正好走进了院子。

不需要继续问了。

普拉亚牧师,瞬间明白了安德烈表情和语气古怪的原因。

足足呆了半分钟,普拉亚牧师才用一种呻吟般的腔调,喃喃地说道:

“从来没有离开过村庄的家伙,才是真的敢想啊……”

“可是……这……这还算是出门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