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警报/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亮了。

吴清晨睁开了眼睛。

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微风轻轻地拂过脸庞。

蓝天,白云?

迷糊几秒,吴清晨想起了自己在哪。

不过……

微风是怎么回事?

根据地球团队指导,过夜的宿营点,特意选在三面环山的凹处,怎么会有风?

吴清晨倏地撑起了身体。

坐起的动作完成一半,吴清晨明白了微风的来源。

一步之外,狄恩蹲在自己身边,手中握着几片用草茎缠起来的大叶子,正在轻轻地来回扇动。

听到身边的动静,狄恩扭过头。

“日安,洛斯老爷。”

看到半坐的吴清晨,牛倌帮工连忙问好。

“日安。” 看看狄恩手中仍在扇动的“扇子”,吴清晨站起来,轻轻地拍了拍狄恩的肩膀:“辛苦你了。”

“没什么。”听出了吴清晨语气中的感谢,狄恩笑容满面:“山里虫子很多,被咬到的话会很疼。”

还居住在老威廉原来那栋破旧木屋的时候,地球培训团就专门花费了三个小时的培训时间,教导吴清晨制作简单的驱虫药物,之后,为了这一趟出差,地球又特意安排了半小时左右的进阶课程。

剂量加倍的药物足足撒了三圈,吴清晨睡觉的毯子周围,几乎不可能出现虫子。

不过,指出有意讨好自己的对象做了无用功,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根据培训团教导的“关系学”课程,吴清晨回过头,微笑着点了点头:“很多虫子吗?幸亏你想到了。”

“哈……”功绩似乎已被记下,狄恩笑得嘴都合不拢了:“没什么,没什么……我也就是上次被咬到,才记下来。”

“嗯。”吴清晨又点点头,看向四周:“人都去哪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在?”

“大家都在外面……”狄恩指向谷口:“您睡得太……唔……您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大家怕吵到您休息。”

整整衣物,吴清晨走出了小山谷。

这是一片开阔的缓坡,站在谷口,无际的林海映入眼帘,山间的气息迎面扑来。

深深地吸口气,吴清晨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洛斯,你醒啦。”

“洛斯老爷!”“日安,老爷!”

听到谷口处的动静,格雷斯,朗科恩,送信人,警役,农奴们齐齐问候。

“好,好,日安。”吴清晨依次展露微笑。

招呼的时候,吴清晨看到,为了让自己睡懒……唔,更好地思考人生,这几人很是花了一番心思。

————————

地球。

长沙。

某综合性大学,社团活动中心,吴清晨兴趣小组。

“啧啧……”看着视频中的内容,来自环境工程专业的组长很是赞叹:“这几个随行人员选得真不错。”

“嗯。”来自化学工艺专业的副组长瞟了瞟,也看出了其中的奥妙:“心思灵活,主动性很强。”

“不就是把牛和马牵远一下,免得吵到吴清晨吗?”顺着两位组长的目光,来自统计学院的组员看了好一会,还是不明白两人赞叹的原因:“这很难想到吗?”

“没这么简单……看这里,山挡住了风向,还有这边,这几个点形成的气流……”组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来回勾画:“把牲畜牵到现在这个地方,吴清晨睡觉的时候,基本不会闻到什么气味。”

“额……”统计学院的组员惊疑地望着显示屏。

环境工程和化工专业的学长们精通地形和气流,这很正常。但中古世界的文盲怎么也会这个?

“人家有农业经验……”大致猜出学弟的疑虑,组长道出了原因。

“就算没经验也有鼻子……”副组长补充道:“站到口子那里闻闻不就知道了……关键是要有心。”

“对。”组长点着头,手指继续在显示屏幕上移动:“瞧瞧,虽然吴清晨早就说了要亲自做饭,但就算这样,这些人也早就洗好了卷心菜和豌豆……嗯,灶台和铁锅也架好了,水也烧开了,凡是能做的事情都做完了……”

几人说话的时候,视频发生了一点变化。

“咦……这是……朗科恩吧?他提桶水干什么?”

“晕……吴清晨的脸盆……哈里拿这个干嘛?”

“我草!”旁边的另一名组员震惊了:“这是打洗脸水?”

“洗脸?他们会洗脸吗?”组长同样震惊:“这辈子没洗过几次脸的人……居然先学会了打洗脸水!”

很快,视频中的内容,又发生了变化。

“咦……干嘛?怎么不把脸盆交给吴清晨?”

“怎么走到锅那边去了?”

“我草!”“我草!”“我日啊!”

众人集体震惊。

“掺热水!……居然还知道掺热水!”

“睡觉扇扇子,牵牛挡气味,洗脸端热水……”

“啧啧……啧啧啧啧……”

社团活动中心,满是组员们的感叹。

“这待遇,积极向地球靠拢啊!”

“参谋团选人的眼光,原来这么牛逼!”

“这么挖空心思讨好,吴清晨先生这一路,想不舒服都不行吧?”

“认真起来,不管什么世界,拍马屁的功力都不俗啊!”

洗漱,活动手脚,做饭……

吴清晨等人开始吃饭的时候,视频走到了尾声。

组长点开了下一条。

新的视频内,吴清晨一行,又开始在巍峨的大山之间绕圈。

“妈的……”某位城市规划学院的组员说道:“看到这个,我总算明白了古代关卡的重要性。”

“是啊。”汉语言文学的组员心有戚戚:“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不走这路,就无路可走。”

“高山密林、狼豺虎豹、山洪野火……”城市规划学院的组员很不理解:“这样的鬼地方,居然也有盗贼。”

“什么盗贼……”汉语言文学的组员嗤笑一下:“逃民而已,村子里活不下去,钻到山里混口饭吃,封建社会常有的事。”

“逃税?”

“原因之一吧。”汉语言文学的组员点点头:“欠税,灾荒,犯法,得罪了老爷……原因非常多。”

“跑到山里就能过好了?”

“靠山吃山呗……开荒地,摘果子,挖根茎……”

“这么说的话,如果不考虑野兽和自然灾害……”城市规划学院的组员摸摸下巴:“其他地方,好像和村子里差不多啊……还不用交税,果子也没老爷……”

“哪里这么简单?”汉语言文学的组员微微地叹口气:“首先,野兽和灾害非常恶劣,比你想到的还要恶劣……完全没有人烟的地方,大自然从来就不是一个温和的词汇……”

“其次,生地的开发非常困难,艾克丽村庄的收成,大约是地球的十分之一,到了山里面,估计就只剩下三十分之一了……这些人还没有种子和农具,收成进一步降低……有领主的威胁在,这些人肯定不敢在临近道路的水边开荒,劳动量进一步增加……综合起来,开荒的性价比低的可怕。”

“然后,采集方面,没有经过驯化的植物,产量、口感、营养价值都非常感人,基本上,牛一天要花多长时间吃草,这些人一天就得花多少时间去摘果子挖根茎。”

“我草?”城市规划学院的组员打了个冷颤:“那就剩打劫这条路了?”

“这样的鬼地方,一年没几个人路过,能打到什么劫?”

“不是每年都要运税收到男爵领吗?”

“那个时候打劫?”汉语言文学的组员摇摇头:“我记得情报里面有说,每年运送恩税的时候,男爵领都会派两三个专业的贵族战士,再带上十几个警役,加上艾克丽村庄的管事、牧师和警役,以及应役的农夫……就凭这些逃民被恶劣环境,缺衣短食,交易断绝轮番折磨的惨样,谁打劫谁还不一定呢……”

“不是吧?”城市规划学院的组员皱着眉头:“我好像记得,确实有税收被劫掠的情报啊……”

“那不是盗贼,是官贼……批着贼皮的周边领主武装。”

“呃……”城市规划学院的组员抓抓头发:“这么说起来,山林的所谓盗贼,其实都是弱鸡啊。”

“大部分时候是弱鸡……但要是人少的时候碰上,或是饿疯的时候遇上……啧啧,那就是食人魔了。”

“啊?吴先生这边才9个人啊……那岂不是很危险?”

“怕什么……”汉语言文学的组员笑了笑:“逃民的群落最多最多也就二三十人,基本都是苟延残喘;吴先生这边个个都是青壮,有什么危险?”

“咦……”“嗯?”“干嘛?”“出什么问题了?”

两人说到这儿的时候,众人面前的显示屏,忽然被强制切换。

短暂的停顿过后,众人面前出现了新的视频。

新视频内,吴清晨等人的队伍,忽然停了下来。

指着前面山林的某个位置,帕梅拉神色凝重。

“紧急切换?”

“出什么事了?”

“怎么了?那里有什么?”

“好像……是倒了一棵树?”

“到处都是树,倒一颗很奇怪吗?”

“很奇怪!”环境工程专业的组长皱眉紧皱:“这树很健康,没理由莫名其妙倒下。”

“方向也很奇怪!”化工工艺专业的副组长也发现了异常。

紧接着,距离吴清晨等人几百米之外的山林,一大群飞鸟窜上了天空。

“这又是怎么了?”

“有野猪?”

“看那里!”

“起烟了!我草,是人!”

“我草,刚才是消息树?”

同一时刻,众人注视的方向,一大片树木开始剧烈的摇曳。

“麻痹,什么鬼?”

“什么?盗贼?我草,狗逼送信人,饭可以乱吃,话不要乱说啊!”

“天啦,真是盗贼!狗逼送信人回来拿长矛了!”

几乎同一时间,众人耳边,响起了刺耳的防空警报。

——根据网络、电视、短信等众多渠道的多轮播报,这是提醒民众马上停车,停步,停止一切动作,立刻按照自己最舒服最放松的姿势坐下,倒下,躺下,准备迎接中古世界可能发生的伤害。

——电力,交通,消防,警务,医疗,管道等关键部门人员,立刻开启特别配发的兴奋类药物包装,随时准备对自己注射。

“我草?玩真的?”

社团活动中心瞬间沸腾。

江县出租屋内,李振名张大了嘴巴。

洛县第一人民医院的病房内,母亲用力地抓住了床单。

培训二组大办公室内,蒋奉明折断了手中的钢笔。

全封闭的客房内,小仓美玲瞪大了眼睛。

舆情控制小组,联合办公哆嗦着点开新的任务条目。

洛杉矶微生物医学研究所,博士霍然站起。

非洲大陆的某山洞内,巫师默默地念着祷词。

CIA某安全屋内,脱下了裤子的约翰,恶狠狠地将手中的遥控器砸向了紧急切换内容的泥浆摔跤频道。

呆若木鸡,不敢置信,大声咆哮,痛苦号泣,歇斯底里……

这一刻,众生百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