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转,接,战!/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古世界的情形,注定不会以地球人的意志为转移。

事态飞速发展。

几百米外,发生异状的地点,飞起了更多鸟群,树丛摇曳的幅度也愈加急骤。

山间小道,走在最前面的帕梅拉面色扭曲,神情惊恐,他飞快地转过身,迈开双腿,朝着队伍的方向狂奔回来。

走在第二序列的是安托万和阿布维尔,两位警役明显也慌了神,他们几乎同时转身,然后顺理成章地撞到了一起。

接下来便是格雷斯、朗科恩、狄恩,这三位已经被地球团队将未来培养方向确定为技术人员的先生们,表现得更加不堪,从帕梅拉开始大喊大叫,到前面几人都已经开始奔逃的时候,这三个家伙还保持着呆若木鸡的状态。

落在队伍最后面的位置,哈里和约克,两名艾克丽村庄最底层的农奴,此时还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也不知道是完全不在乎,还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变生肘腋,晴天霹雳,祸从天降,飞来横祸,大祸临头!

吴清晨形势危急……

全世界剧烈慌乱……

70亿地球人危在旦夕……

事态如此严重的时候,吴清晨身边,中古世界目前能够指望的随员们,居然就是这副鬼样子!

任何一位看到这一幕地球人,通通心急如焚、目眦尽裂,肝胆俱裂!

扇扇子的狄恩很会动脑筋?

牵耕牛的安托万心思很灵巧?

掺热水的朗科恩很会找机会拍马屁?

呸!去死吧!都去死吧!

社会活动中心兴趣小组的成员们,瞬间就将刚才对随员们“灵活”的赞叹丢到九霄云外。

“我草!”来自化工工艺专业的副组长嘶哑着咆哮:“参谋团吃屎了啊!选一堆马屁精,现在怎么办啊!”

“日你麻痹啊!”来自环境工程学院的组长一跳三尺高,平日总是温尔儒雅的形象不翼而飞,他鼻梁上眼镜不知什么时候飞到了几米之外:“撞你麻痹慌你妹啊!跑路都不会啊?转弯都不会啊?脑子里都是屎啊?”

“上啊!顶住啊!给老子撑住啊!”

“垃圾啊!蠢货啊!废物啊!豆子喂给狗,蜂窝丢水里,也比养你们这群狗屎强!”

“不要慌啊!”统计学院的组员,同时发出绝望地大喊着:“站住啊!上啊!吴先生会记住你们!委员会会记住你们!”

“妈妈……”旁边的电脑桌旁,一位女组员放声大哭,鼻涕眼泪同时冒了出来,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救命啊!我……我不想死!妈妈……妈妈……”

幸好,参谋团不至于吃屎,临时委员会也并非尸位素餐。

众人心急如焚的时候,视频内,吴清晨身边的状况迅速变化。

“好!格雷斯醒过来了!扛起长矛了!”组长双手交叉,狠狠地一砸桌子:“兄弟就是兄弟!好兄弟!”

“哈!哈哈哈哈哈……朗科恩摆好长矛了!”副组长的声音也变得兴奋:“好家伙!好亲家!好孩子!”

“狄恩找到武器了!”统计学院的组员猛亲显示屏幕:“哥,你就是我的哥!好样的!地球没白教你治牛!”

“阿布维尔没逃了!”

“安托万拿长矛了!”

“草……草……哈里……约克……”

“好!两农奴也捡了棍子!”

“盗贼只有二三十人对不对?盗贼苟延残喘对不对?盗贼没威胁对不对?吴先生很安全对不对?”众人开始兴奋的时候,几步之外,从一分钟之前开始,城市规划学院的组员就双眼发红,狠狠地扯住了汉语言文学组员的领口:“说啊!说啊!肯定没几个盗贼!快说啊!吴狗逼身边这么多人一定会没事!一定会没事啊!说啊啊啊啊!”

“对……对对……没事……一定没事……”汉语言文学专业的组员被喷了一脸口水,但他现在来不及管这些了,城市规划学院的组员用力过猛,汉语言文学专业的组员全力挣扎,却完全无济于事,短短一两分钟就已经被憋的双眼爆裂,声若游丝:“没……没错……肯……定……没事……肯……肯定……没……没事……放……放开……放开我……救……救命……救命啊……”

又十几秒之后。

“好!”“太好了!”“有救了!”

“干啊!”“杀啊!”“上啊!”

汉语言文学专业的组员快要被掐死的时候,社团活动中心响起了整齐的欢呼声。

城市规划学院的组员回过头:吴清晨身边的随员们,全部拿好了武器,站到了吴清晨身前。

“好!好!好好!”

城市规划学院的组员,终于无意识地松开了手。

“啊!”“好!”“对,就是这样!”

又十几秒之后,社团活动中心组员们的欢呼声愈加热烈。

他们看到,视频的中心,亿万人关注的焦点:惊变之后,浑身微颤,但却始终坚持站在牲畜旁边的吴清晨,协助随员们都拿到武器,做好准备之后,终于猛地拉住一路牵行,以节约马力的“长耳朵”,极其流畅地翻身上马,调转了马头。

“对对对,快跑!”

“加油跑!赶紧跑!”

“冲啊!跑啊!使劲啊!跑路啊!”

“老天保佑,一切平安,老天保佑,一切平安!”

“使个屁劲啊!”众人大喊的时候,环境工程学院的组长,忽然想到另外一种可怕的可能性,他凄厉地叫着:“跑!一个人跑?麻痹一个人跑?前面有埋伏怎么办?”

“啊啊啊啊……天啦!”反应迅速的副组长瞬间明白了组长的担忧:“别傻站着啊!我草!这群狗逼的机灵劲呢?拍马屁的心思呢?动起来啊!赶紧去追吴清晨啊!”

“要不要这么死脑筋啊!”

“断个毛后啊!吴老板有马啊!谁要你们断后啊!”

“去啊!追啊!救命比扇扇子好一万倍啊!快追啊,去拍你们的马屁啊!”

拍马屁被骂……

忠心耿耿被骂……

不拍马屁还是被骂……

吴清晨身边的随员,如果能听到这群鸟人此刻的叫声,第一反应肯定就是直接将长矛刺进这群鸟人的喉咙。

还好,对于遇见盗贼的情况,参谋团和培训团,明显早有预案。

再在十几秒之后,社团活动中心,中古世界的视频中,众人又看到,调转马头之后,吴清晨飞快地说了几句话,格雷斯、朗科恩、安托万三人,立刻转过身,拖着长矛,一路狂奔,跟在吴清晨身后,跑向来时的方向。

三人面前,吴清晨已一骑独尘。

“跑了?”

“跑了……”

“真跑了吧?

“对。”

“没事了吧?”

“应该没事了吧?”

天象事件的巨幕影像,始终跟随着吴清晨的视角,随着吴清晨催马奔逃,视频中的内容飞速变幻,吴清晨和三位护卫者身后,三头耕牛,五名断后者的身影越来越小。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越来越模糊的视频内,众人看到,山林之间,树木摇曳的轨迹,坚持不懈地朝着之前吴清晨等人所在的位置不断靠拢。

“我草!真是冲着吴清晨来的!”

“还好跑的快!”

“盗贼,真是盗贼!”

“这么远应该追不上了吧?吴先生不会有事吧?”

“阿弥托佛,老天保佑,帕梅拉阿布维尔狄恩,一定要抗住啊!”

“傻逼啊!抖个几把啊!把牛弄上去啊!三头牛够他们吃了吧?”

“我草!”

“我曹!!”

“啊啊啊!!”

“帕梅拉冲上去了!”

“阿布维尔冲上去了!”

“我草,五个人都冲上去了!”

“干啊!就是干啊!哥,大哥们,祖宗们……”好几名组员闭上眼睛,弯下腰,双手合拢,使劲地敲着自己的额头:“要赢啊!一定要赢啊!一定要扛住啊!我给你们竖牌位了!我全家都给您竖牌位了!”

————————

同一时间。

地球,其他地点。

“长耳朵,加油啊!”人员集结了一小半的英国马术项目奥运组,众位颜值爆表的运动员们默默祈祷。

“上帝保佑,前面一定不要有狙击……”美国,某道路状态不是那么好的乡村电视台,频道总监,FBI,负责监视的士兵们,手掌不知不觉握到了一起。

“看路啊!看住路啊!千万不要摔倒啊!”Z国,村民活动中心,叶毅,老刘,眼镜,其他几位施工队的工友,以及面色冷冽的组长,挤到了一起。

“清晨……”“老吴……”“吴逼……”“兄弟……”

“没事的,你行的,你牛逼的!挺住!跑!快跑!”首都,保密地点,吴清晨心理研究第三小组,陈文明,刘子明,刘涛,黄忠,刘哥……天象事件发生之前,吴清晨在江县的众多好友们,纷纷用力咬住了嘴唇。

万众屏息,万众注目之间:

来时的道路,吴清晨越跑越快……

吴清晨身后,护卫者的速度渐渐变缓……

更远一点的小径,送信人、警役、牛倌帮工,面目狰狞地冲向了树木摇曳的方向……

在那个方向,在那个绝大部分带宽都已经开始模糊的方向,两个小小的身影,猛然钻出了密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