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雕塑/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军事顾问们对盗贼群首领的痛恨和咒骂,充分说明了人心不足蛇吞象的真理。

如果这次意外发生之前,地球团队听说吴清晨一行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可以得到一次宝贵的,接近实战的演练,相信任何一位参谋都会笑得合不拢嘴。

事实上,军事顾问的态度本身就属于少数派。

出于减少噪音,提高效率的考虑,会议桌前的各国代表和远远列席的顾问团都装备有耳麦和喉部送话器。耳麦好说,众人都很习惯,而喉部送话器,对于这些身居高位的先生们来说,使用起来就未免有些不太习惯了。

因此,距离军事顾问比较近的其他领域专家,都断断续续地听到了本国军事顾问叙述的内容。

听着这些明显有悖于安全第一,稳定第一的言论,听着这些只恨吴清晨一行没有和盗贼们打个头破血流的态度,尤其是听到“从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堂区和男爵领附近也有盗贼的现象,回艾克丽村庄的时候,或许可以考虑让吴清晨先生找一找他们的痕迹。”的发散性计划……

要不是明显打不过这些脑子里进水的混蛋,面色极其不愉的其他领域专家们,只怕早就已经跳起来,先打出这些军事顾问的狗脑子!

幸好,各国专门为天象事件精心挑选出来的代表者,基本都是老成持重的人物,并不具备军事集团天然的侵略性和冒险因子。

“这一次和盗贼群的偶遇,虽然产生了一定的正面效果……但起因、经过、结果都缺乏实际可控性,未来应该尽量避免此类事件的发生,坚持原订计划的执行。”

从临时委员会的最终判断不难看出:对于这次意外的结果,官方态度为谨慎的乐观。

————————

超级权限,内部资料,出色同事,社会责任,快速进步,获取成就,实现自我……

几天下来,秦庚新已经深深恋上了“水军”这个拿钱发帖的新职业。

凄厉的防空警报刚刚结束,一边深呼吸,浑身上下仔仔细细地摸索一遍,确定没有缺少零件,也没有什么痛觉之后,秦庚新飞快地从地板上爬起来,冲到了电脑面前。

“什么情况?”

“他妈的吓死我了!”

“我现在还在抖。”

“不怕你们笑话,我真的尿了。”

“妈的我遗言都念到手机语音里面了!现在才想起来遗言留给谁听?”

合资企业-特邀评论员工作群内,劫后余生的感叹飞快地刷屏。

惊吓过后,探索原因的内容迅速上线。

“我草到底怎么回事?”

“有没有消息?有没有结论?”

“资料没更新。”

“召唤群主!”

“@合资企业”

七分钟左右,群主出现了:“盗贼事件”特别剪辑已上传至群文件,请各位同事尽快浏览,相关任务链接列表即将更新,请注意热点词引导。

秦庚新飞快地进入群文件,也就手抖一下的功夫,“盗贼事件”视频的下载数已经刷新为379。

“我草!”

秦庚新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将数字变成了380。

“原来如此……”

观看“盗贼事件”特别剪辑时,根据这几天形成的习惯,合资企业-特邀评论员工作群内,秦庚新和他的同事们,开始讨论即将进行的舆论引导方向。

“‘偶然’和‘充分准备’肯定是个重点……”群成员“深沉基本靠装”发言,这是一位擅长论坛激辩的五毛党:“参谋团可以制定一万个计划,培训团可以规划一万个项目,吴清晨先生却只有一位,无论时间和精力,绝无可能面面俱到,只能有选择性,有目的性地成长。‘遭遇盗贼群’属于极小概率的偶然事件,吴清晨先生虽然没有接受针对性的‘遭遇强盗群’培训,但他的实际表现已经完全证明,对于类似的偶然性事件,地球团队安排的训练内容,其实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

“这次的盗贼,正好和《磨坊战略》里的交通部分呼应……”考据帝群成员光华公子指出:“亲身遭遇的道路不靖,吴清晨先生现身说法,完全可以给修建磨坊增加了一个重量级的理由。”

“抓到的三个盗贼也是一笔收获……”擅长考据的群成员“CC”表示,“蚊子再小也是肉,人力资源总是越多越好……而且,这三个盗贼,分别来自三个地方,地球急需的周边区域情报,尤其是森林边缘地区的政治经济自然环境,又多了条三个经历丰富的情报渠道。”

“注意看送信人和警役他们现在的模样……”秦庚新也贡献出一点思路:“这三个盗贼,还可以让吴清晨身边的人,好好接受一下忆苦思甜的精神洗礼。”

“不错……树林方面也可以……”

“……”

被收编的五毛党热火朝天,挖空心思地讨论洗地……舆论引导方案。

几分钟之后,官方指导性规划来了:

:盗贼事件成果一览表。

:决定吴清晨正确应对的相应培训科目。

:盗贼事件对《磨坊战略》的积极作用。

:盗贼俘虏用途广泛。

:遭遇战对吴清晨的锻炼意义。

:遭遇战对核心人力资源的战斗力提升。

:突发事件对核心人力资源的可信度筛选。

:共度危机对凝聚力的巨大提升。

……

等等等等。

来自官方的洒水车水量充足,五毛们刚才讨论的套路已几乎全部涵盖,并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充分的证据,详实的数据,逻辑紧密,令人信服。

“安托万百米跑13.22秒!扛着武器也能跑这么快?鞋都不见了,舌头都吐出来了……这家伙,吴清晨先生没白教啊!”

“朗科恩也不错!吴清晨给的‘压缩饼干’,他居然偷偷放回了长耳朵的行李袋……”

“看不出来啊,哈里这个小农奴,平时不吭不哈的,关键时刻,居然顶到了最前面!”

“阿布维尔要倒霉了!1.7米!三个盗贼快要出现的时候,这家伙已经偷偷后退了1.7米!这混蛋,平时那么殷勤,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妈的!要不是这次意外,心理学家就被他骗过去了!以后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看着这些资料,五毛们不得不承认,对这一次舆论引导的工作,官方确实下了很大的力气。

不过,宣传归宣传,资料归资料。

惊魂未定的地球人,现在耐得下心来,冷静接受这些信息吗?

能冷静吗?

对于这个问题,某大学兴趣小组的状态比较具备代表性:

————————

“相应预案……充分准备……正确决策……”

手机、电脑、广播中铺天盖地地滚动着解说条目,来自环境工程学院的组长一边翻看一边冷笑:“跑了就跑了嘛,吴清晨先生身系全球,难道还有人逼他玩单挑不成?用得着把临阵脱逃吹得这么高瞻远瞩,算无遗策吗?”

“战斗力……遭遇战……积极作用……重大意义……我呸!”

来自化学工艺学院的副组长满脸不屑:“真他妈高大上啊……忽悠,继续忽悠,麻痹光看这些资料,我还以为是百团大战,诺曼底登陆,王牌军决战呢!”

“狗屁王牌对决!”

“两怂相遇!”

“菜鸡互啄!”

“比烂胜利!”

————————

一千八百年后。

中古世界。

公交车内。

两站路过去了,沈霖还在继续愣愣地望着窗外。

耳边,老太太已经叨到了“出艾克丽记”高氵朝段落:

“无数只毒鸦遮天蔽日,腾空袭来;巨大的异兽俯冲而下,树木倒伏……动摇者退缩了,空隙出现了……尖爪,长舌,不义之人周身笼罩着深沉的毒雾,圣徒头脑沉重,身体发软……饥饿,诅咒,痛苦,撕咬吧,疯狂吧,肆虐吧,山顶传来了邪恶的号令……”

“驱逐!那人将麦子,蜂蜜,香草抛向天空,无边的毒鸦吱吱飞散……洁净!那人将圣水撒向大地,大树攀天而起,牢牢缚住异兽……怜悯!神圣的光,照住那不义之人,浓浓的毒雾消散了,尖爪柔软变成了手,长舌消散吐出了人音:……愿您的怜悯,尽赦人间的痛苦,愿您的荣耀,广照尘世的众生。”

“那个啥……”

也不知是心情郁闷,还是天气不好,还是公交车后传来的包子味太浓,还是老太太的唠叨实在太久了……

总之,心情烦闷之下,始终望着窗外的沈霖,张开了牢牢闭住两站路的嘴巴:“这位奶奶,又是香草,又是圣水,又是神光……神通如此牛逼,那洛斯/吴清晨的雕塑旁边,为什么从来没有马呢?”

“那人的身边没有马”,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宗教笑话。

那是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某贵族到死都没敢发表,后人从坟墓中翻出来的遗言。

这位和善的,有良心的绅士,连续遭遇教会没收财产,夺取佃农,削去爵位,开除教籍等一系列套餐之后,绝望之下,愤怒之于,从无数的故纸堆中,考据得出:“那人”之前,教会的雕塑,经常会出现战马,“那人”之后,教会的雕塑,再也没有了马匹的位置。

这位有良心的绅士因而猜想:“那人”在广阔的世间,散发光辉的时候,很可能并不像教会后面宣称的那么战无不胜,教会担心引起联想,干脆将当时最能象征勇武和胜利的战马通通给取消了。

笑话是笑话,笑话又不仅仅是笑话。

这句话刚说完,沈霖就后悔了。

直呼圣名已是不妥,再叫后面三个字更近亵渎,至于最后的笑话……

都不用太久,放在几百年前,犯了第一项的家伙估计就会被身边的人砸破狗头,犯了第二项就有可能去宗教裁判所喝茶,而要是犯了第三项,火刑柱上肯定又多出了一把燃料。

其实,就算放到现在都不好过,沈霖注意到,随着自己这句话,整个公交车中的目光都聚焦到了自己身上。

要知道,“马”的笑话虽然渊源流长,传播广泛,但很少有人会当众说出。

无论如何,就算是仇恨教会的人士,绝大多数时候,也只会将怒火放到教会身上,极少有人选择攻击“那人”。

谁也无法否认“那人”洁白无瑕的圣名,更无法否认“那人”对历史的巨大推动,对社会的巨大贡献,对这样的伟大人物表示尊重,本身就是对自己的尊重。

“对不起。”

满车惊异,不悦,责备的目光中,沈霖站起身,对面色已经泛白的老太太,微微鞠躬,诚恳地表达了歉意。

“孩……孩子……”老太太的嘴唇哆嗦着:“那人的身边当然没有马,心存怜悯的人,怎么会欺压其他的生灵。”

这句同样流传广泛的解释,沈霖当然也很耳熟。

这时,公交车到站了,沈霖快步走近车门,朝公交车内环顾一圈,既是对老太太,又是对就算进入到现代社会,信仰比例依然很高的其他乘客们再次致歉:“对不起。”

沈霖提前下车了。

从这里,到沈霖平常下车的站台,中间大约还有两公里左右。

看看时间,距离上班还有二十几分钟,沈霖决定步行过去。

走出四五十米,路口到了,前方是红灯,沈霖停了下来。

正是上班高峰期的时间,路口相当拥堵,车辆排出来的长龙,一眼看不到尽头。

正在这时,沈霖耳边,忽然隐约听到了“呜……呜……呜……”的声音。

沈霖偏过头,果然看到,视野的尽头,长长的车队,忽然齐齐朝左方偏向,硬生生地腾出了一条车道。

顺着众多车辆腾出的空隙,一台小货车笔直地朝路口驶来。

看到小货车表面黄黑相间的标志性图纹,以及完全无视城市禁令的开放式车厢,沈霖毫无困难地认出:这是圣蜂移动的专用车辆。

晕……

沈霖连忙后退,这可是“人类最亲近的兄弟”,要是被亲上几口,可不是一般的享受。

沈霖飞快地后退,忽然被轻轻地挡了一下。

嗯?怎么了?

沈霖回过头,准备看看撞到了谁或是撞到了什么东西。

回头到一半的时候,沈霖就全身僵硬,浑身冒出了一股冷汗。

就在他的身后,就在距离不到10厘米的位置,一个黑漆漆的深洞,已经张开了大口,就等着吞噬。

“我草!德尼亚堂区的人业务做到这里来了?偷你麻痹的井盖!”

沈霖气急败坏地骂着,连忙往前面走了好几步。

“谢谢,真是太谢谢您了……”

远离黑洞,走到安全的地方,沈霖再次转过身,准备好好感谢自己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你,我可就……”

咦?

嗯?

怎么回事?

沈霖呆住了,他的面前空无一人。

呆了一秒之后,沈霖飞快地原地转圈,巡视四周。

视野之内,最近的行人,和沈霖也有七八米的距离。

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

沈霖睁大了眼睛。

没错,这地方过去一点点就是垃圾桶,正常人都不会选择从这边路过。

另外,刚才被推的时候,这么近的距离……

沈霖发誓,如果这个距离有人离开,自己一定会有感觉!

可是,沈霖完全没有类似的感觉。

深深地皱着眉,沈霖仔细回忆,刚才后退的时候,被推那一下,虽然很轻很轻,但绝对是真实的触感。

嗯,而且……

沈霖继续回忆:那触觉,应该是一只手臂。

是一只特别温暖的手臂。

可是,人呢?

绿灯亮了,车来车往,人来人往。

沈霖呆呆地站在原地,心头一片茫然。

那温暖的感觉……

为什么这么熟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