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请示/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古世界。

0001年03月12日。

吴清晨进入中古世界第十轮第二天。

艾克丽村庄——阿克福德男爵堡,山间路段。

高地半坡,方圆五公里之内最佳的战术要害点。

花了足足两个钟头,喝了三次水,吴清晨终于勉强弄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两个小时前,吴清晨牌车辆(具备执法权)正常行驶的时候,路遇无牌报废车辆违章停车,为了避免即将发生的碰撞,对方司机紧急起步,差之毫厘地避免了重大事故,但由于操作不当,双方还是发生了小刮擦,害怕之下,对方司机不顾被甩下的乘客,匆忙肇事逃逸。

事发已两个小时,肇事司机盗贼首领和他的属下们,估计已经跑得无影无踪,吴清晨耽误的时间,损失的高热量食品,一时半会已经指望不上什么赔偿。

情况大致就是这么个情况。

搞清楚意外的原委,问题也随之而来:

现在已经抓到手里的三个精神损失费——咳,三个俘虏,应该怎么处理?

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吴清晨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跪在十米之外的三个俘虏身上。

时值盛夏,天气炎热,吴清晨选择的位置视野开阔,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树荫遮挡,要不是地势较高,不时有山风吹拂,又有吴清晨特意让约克下山从河边装来的冷水辅助降温的话,说不定这三个俘虏早已中暑昏倒。

饶是如此,被逮住之后,精神紧张,绝望恐惧,再加上长时间跪倒,以及来自地球21世纪的先进技巧不间断地恐吓逼问,两个小时下来,三名俘虏也已经东倒西歪,摇摇晃晃,浑身汗水,一副饱受摧残的凄惨模样。

最后一轮逼问和交代之后,骑士老爷长长沉吟,许久许久,又一次对俘虏们投出了高贵的目光。

就算是以盗贼的智慧也不难猜出,决定命运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

随着吴清晨的目光移动,跪在最左边,年纪最大的班特,逐渐面露绝望之色,嘴唇剧烈地颤抖了好一会之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跪在中间的科布偏过头,望着自己的儿子,目光中射出无限的愧疚和怜悯;跪在右边的劳托卡,完全没有注意到父亲的目光,他浑身筛糠般地抖着,抖动到最剧烈的时候,劳托卡忽然猛地站了起来,冲向……

砰!

站在旁边,警役阿布维尔始终密切关注着俘虏们的动静,劳托卡刚刚站起,腹部立刻就挨了重重的一棍。

这可是来自地球21世纪,虐囚技术全球遥遥领先的美军专业棍法,既能极大地增加疼痛感,又不至于对身体造成永久性损伤。

这样的棍法,之前两个小时的讯问过程中,三位俘虏都已经分别享受了好几次。

挨了这一下,劳托卡立刻倒下,口吐白沫,身体蜷缩成一团,浑身上下所有能动的肌肉,每一块都在抽搐。

随着这一下,跪在左边的班特睁开了眼睛,跪在中间的科布扭过了头,再加上躺在地上挣扎的劳托卡,拼命抬起的脑袋,三名俘虏,六只眼睛,同时死死地盯在了吴清晨的身上。

你妹啊!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老子什么都没干好吗?是他自己要跳起来好不好?

中古世界呆了这么久,吴清晨当然知道,作为比农奴还不如的封建社会最最底层,几乎每一个盗贼,都和统治阶级之间有着血海深仇,滔天怨恨。

不过,无论地球,还是中古世界,第一次真正被如此有若实质的仇恨目光凿剐,吴清晨还是极度不适。

“别打了……绑起来吧。”

吴清晨有气无力地挥挥手,安托万,阿布维尔领头,警役,牛倌帮工协助,两名农奴打下手,三名盗贼很快被队伍携带的绳子捆得严严实实。

看着几人做完这些,吴清晨走前几步,牵住了长耳朵的缰绳。

三名盗贼立刻剧烈地挣扎,眼中纷纷露出了由绝望、愤恨、恐惧、哀求混杂而成的目光。

嗯?

吴清晨略一疑虑,立刻联想到进入中古世界后,略有耳闻的“活活拖死”这一经典酷刑。

WCNMLGB!

我的面相有这么残暴吗?

“好了……”吴清晨又好笑又好气,指着下坡的方向说道:“这里太热,先下去吧。”看看三名盗贼身上发酵的模样,吴清晨又补充道:“你们走前面,带上他们几个,走远一点……远一点……再远一点!”

十分钟左右,队伍走下山坡,来到了溪流旁边。

又走了几分钟之后,某处比较平坦的溪流滩边,吴清晨叫了两声,队伍停了下来。

停在这里,吴清晨当然是准备给这三个肮脏到过分的俘虏,好好清理一下皮肤上不知道结了多少层的附着物。

吴清晨并没有给俘虏们说明自己的目的,原因之一是由于语言问题,现在和这三个家伙交流起来还很是困难;原因之二嘛,看看这三个混账满满的仇恨值,吴清晨估计,就算自己说了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出乎意料的是,随员们随手拽住年纪最小的劳托卡,押到溪边,解开绳索,推到水中,一直踹到溪水没胸的地方时,看着这一幕,劳托卡的父亲和伯父虽然深深叹气,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但并没有什么太激动的表现。——大约在他们看来,能够被快速地,不受太多折磨地淹死,已经是很难得的运气。

花了足足一个多小时,用了十几根树枝和无数的大叶片,并将下游近百米都染上了一层浅灰色之后,三名俘虏身上的味道,终于淡化到吴清晨勉强可以捏着鼻子走到两米附近。

“洛斯老爷。”

吴清晨正在检视清洁效果的时候,强制三名俘虏洗澡之前,被吴清晨派去遭遇盗贼处查看的送信人和阿布维尔回来了。

“怎么样?”

“和您说的一样……”帕梅拉满脸佩服地说道:“小树、树枝、草皮倒的是同一个方向……那个那个……”

“布片!”吴清晨提醒。

“对对对!”帕梅拉连连点头:“顺着草皮倒的方向,一路的荆棘,找到了不少布片和细藤条。”

“有搭棚子吗?”

“没看见。”

“半空有吊篮吗……高高的,用藤条把树枝连起来。”

“没看到您说的那东西。”

“有特意清理出来的空地吗?”

“没有。”

“有田垄那样,一长条被砍掉了树木的地方吗?”

“没有。”

就这样,根据培训团当时指导的要点,吴清晨细细询问手下的“侦察兵”。

十分钟之后。

“唔……树枝,草皮,布片,应该可以确定是逃跑了……没棚子,没长时间休息点,没防火带,埋伏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了……没陷阱,没大石头,也没有……”

将得到的情报,和记忆中的课程仔细印证几次,吴清晨终于微微点头,喃喃自语道:“看来来,这几个家伙交代的事情……应该就是全部的真相,应该没有其他问题了……”

“老爷……”吴清晨久久沉吟的时候,帕梅拉一次又一次地望向天空,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地说道:“现在这个样子,前面算是安全了吗?”

“嗯。”吴清晨下意识地点点头:“应该没问题了。”

“那我们赶紧走吧!”帕梅拉长出了一口气。

“咦?”吴清晨偏过头:“怎么了?”

“宿营点呀!”帕梅拉说道:“您说的宿营点。”

“宿营点怎么了?”

帕梅拉每年都要在艾克丽村庄和阿克福德堡之间来回几趟,当然有自己的宿营点。

不过,送信人独来独往的过夜点,明显不完全符合吴清晨一行九人,四头牲畜的要求,送信人风餐露宿的习惯,明显更不符合吴清晨老爷必须“富养”的极大需求。

因此,离开艾克丽村庄之前,吴清晨就和送信人,以及好几次参加秋末运税队的两名警役,仔细地商量路线,议定行程,预设了好几个备选的过夜宿营点。

“那个……”帕梅拉指指天空:“再晚的话,就肯定走不到任何一个您说的宿营点了……现在太阳已经过了一半……”

太阳何止过了一半?

吴清晨也抬起头,由于盗贼的事情,又是逃跑,又是讯问,又是净化,又是侦查,多番折腾下来,时间已经过去了接近四个小时。

现在这时候,应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宿营点啊……”吴清晨摇摇头,“不用管它们了。”

“嗯?”帕梅拉微微一愣。

“今天不走了。”吴清晨确认道:“就在这附近过夜吧……唔,前面有个小山谷,那边就挺不错。”

“啊?”帕梅拉又愣了一下。

赶路也好,宿营也好,路上的事情,通通吴清晨大爷说了算。

刚才有关“宿营点”的提醒,帕梅拉已经尽到了领路的义务,至于为什么这么早就宿营,吴清晨大爷,理论上完全没有继续解释的义务。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还有很多地方都需要帕梅拉的配合。

“帕梅拉……”吴清晨说道:“刚才过去发现盗贼的地方查看时,还记得那边的脚印吧?”

“记得啊。”这是已经说过一遍的事情,帕梅拉说得很流畅:“脚印很混乱,大部分都是朝着山上的方向,不过没多远就有不少脚印走散了。”

“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知道。”全程参与了针对俘虏的讯问,再加上刚才被吴清晨指点着“侦查”时的联想,帕梅拉明白其中的含义:“说明这三个盗贼说的没错,其他盗贼逃走的时候,肯定落下了不少人。”

“没错,就是这样。”

吴清晨点点头,沉吟着说道:“我打算把这些落下的盗贼都弄出来。”

“唔……”这一次,帕梅拉倒是不算太惊讶。

作为送信人,作为一位已经有三十几年的生活经历的中老年人,帕梅拉的阅历很是丰富,他相当清楚,绝大多数时候,农奴犯了错,活不下去了,就有可能变成盗贼,不过也有些时候,某些运气好的盗贼,也未必不能重新成为农奴。

看吴清晨刚才处置三名俘虏的方式,帕梅拉就隐约猜到了吴清晨的心思。

“把落下的盗贼弄出来……”帕梅拉也开始沉吟:“这可不太容易。”

“我知道。”说到这儿,帕梅拉注意到,洛斯老爷的脸色似乎也有些为难:“所以,我现在还只是想想……嗯,只是想想……你们看住这几个家伙,我去溪边,好好想一想……”

“好的,老爷。”

帕梅拉走到正在晾干身体的三名俘虏旁边。

接着,送信人看到,顺着缓坡,洛斯老爷走到溪边,在一片沙地旁缓缓地坐了下来。

坐下来之后,洛斯老爷捡起了一块石子,一边思索,一边随手在沙地中涂画。

唔……洛斯老爷喜欢画方方正正的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