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归心/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父子俩的争辩很快结束了。

休息片刻,教士挥挥手,两名榜样级农奴走过来,将山上盗贼们垂涎三尺的陶罐和木碗,搬到溪边洗了一遍一遍又一遍。

厨具和餐具收回之后,教士再挥挥手,几名士兵走过来,捣鼓一小会,还未熄灭的火塘上面,又架起了一锅糊糊。

三名被抓的盗贼叫唤得更热切了:

“山上的可怜人,看啊,老爷怜悯,给大伙儿准备了食物!”

“下来吧,伙伴们,热乎乎的吃食等着你们!”

“分量十足!人人有份!”

————————

“傻啊!”

“完了!”

“功亏一篑!”

地球。

分析团,某情报中心。

看着视频中,青烟缭绕的又一锅糊糊,无数工作人员整齐地叹了口气。

“没有竞争,哪来的动力?”

“那么多管理学课程白教了啊!”

“唉!吴先生怎么就没干过营销呢?”

————————

没错。

吴清晨压根就没有把握到重点。

对于山上这些饿惯的盗贼来说,草根也好,虫子也好,糊糊也好,食物重要,但食物的原材料,食物的美味程度根本就不重要。

份额有限的时候,一点点残羹冷饭都能引起争夺;充分供应的时候,唾手可得的好处反而会增长观望的心理。

山林愈发沉寂。

这都不行?

麻痹怎么还不下来?

这些盗贼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清晨心头越来越烦闷,来回踱行的脚步也越来越急。

“食物”、“休息”、“豆子”……动之以情有了。

“野兽”、“篝火”、“庇护”……晓之以理有了。

扳着手指头,吴清晨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些该死的混蛋怎么就是不肯出来。

山上没有盗贼?

这些混蛋都跑远了?

不可能!

根据军事团教导的观察方式,从树木摇曳的姿态,鸟类起落的动静,昆虫叫声的分布……等种种细节,吴清晨早就看出来了,对面的森林里,至少有四五个地方,或隐藏着掉队的盗贼,或徘徊着引来的盗贼。

太阳慢慢落下,最多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天黑了。

他妈的!

侦查,清理,宿营,哨位……

时间越来越少,过夜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安排,吴清晨心头越加焦躁。

艹!

竖在旁边的简陋日晷,阴影又走了一格,吴清晨猛地停下。

不等了!

不出来是吧?麻痹好话说尽都不肯出来是吧?麻痹铁了心和我作对是吧?

“安托万!阿布维尔!”

吴清晨一声令下,两名警役立刻走了过来。

“你们上去……”吴清晨指着森林的某个方位:“去那个地方仔细找找,应该有盗贼,找到他们,把他们弄下来……小心一点,可能有危险。”

“好的,老爷。”两名警役轻松点头:“我们不怕。”

有了上午的经历,吴清晨当然知道他们不怕。

不过,自己的主场还是对方的地盘,以逸待劳还是深入搜索,两者之间的风险肯定不同。

所谓风险,并不是吴清晨担心警役会受伤,大半个下午耗在这里,充分的观察时间,多方面细节的综合,吴清晨知道,对面森林几处位置的盗贼,数量稀少且彼此分散,两名身强力壮的警役彼此照应,完全不需要在意盗贼的反抗。

吴清晨担心的是,进入陌生的环境,精神紧张之下,两名警役行动的时候没轻没重,一不小心就过激反应,弄死了山上那些本来就足够脆弱的“盗贼”。

“那个……”

安托万和阿布维尔已经收拾好衣物,拿着长矛,准备上山,听到吴清晨的声音,警役们回过头。

“唔……”吴清晨张张嘴又合上,叹口气挥了挥手:“没什么,去吧……一定要小心啊。”

说什么呢?

要求两名警役文明执法?

开玩笑!

吴清晨还没自私,或者说无私到这个程度。——这可是基本盘!辛辛苦苦积累好感度的核心人力资源!

不过,虽然不愿意束缚警役的手脚,但对于减低冲突的烈度,吴清晨并不是没有任何办法。

唤上翻译官帕梅拉,吴清晨又走到了三个俘虏身边。

几分钟之后,警役刚刚没入山林,三名俘虏宣传的内容也为之一变:

“山上的可怜人,老爷怜悯,派人来帮你们下山了!”

“都老老实实呆在原来的地方!”

“谁敢动手,就砸烂谁的爪子!”

“谁敢乱跑,就打断谁的狗腿!”

“啊!”山林半坡,看到两名士兵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安骤然站起:“父亲,怎么办?”

韦尔瓦没有回答。

谁敢动手,就砸烂谁的爪子……谁敢乱跑,就打断谁的狗腿……

听到山下被抓同伴画风突变的口径,仿佛雷击一般,韦尔瓦瞬间明白了自己感觉不对劲的根源:

食物、休息、豆子……野兽、篝火、庇护……

之前教士老爷命令俘虏们喊话的内容,通篇都是对自己的照料和保护,无比美妙的愿景,是如此的不真切!

世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老爷?

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的领地?

怎么可能只有好处,没有任何惩罚?

现在,熟悉的威胁来了!体贴的强权来了!亲切的殴打也来了!

真是……

令人心安啊!

听着山下前同伴的叫唤,看着士兵摸索着接近,韦尔瓦轻轻地拍了拍儿子的手臂:“你先走开一点,我先下去,看看他们会把我怎么样。”

没怎么样。

十几分钟后,两名警役找到了韦尔瓦,看到瘫倒在地,无法动弹的老盗贼,安托万朝山下喊话,说明情况,吴清晨吩咐两句,两名警役背着韦尔瓦走下了山林。

背到溪边……洗刷清理……扛回火塘……

吴清晨招招手,帕梅拉和狄恩,将勺子和刚刚煮好的糊糊搬到吴清晨面前。

“老爷……”

接过勺子,吴清晨正准备舀糊糊的时候,乖乖站好,合拢手掌的韦尔瓦忽然说话了。

“怎么?”吴清晨顿住。

“那个……”看着吴清晨手中的勺子,韦尔瓦很是不安,他期期艾艾地说道:“您还没打我呢……”

“……”

足足愣了两分钟,吴清晨终于明白了自己所犯的错误。

“老爷”的形象就他妈的这么深入人心?

吴清晨心中怒吼。

“他妈的!”

想想至少十亿地球人看到了自己的傻样……

郁闷之下,吴清晨直接喊出了中文,几秒之后,吴清晨切换回中古世界艾克丽村庄的语言:“安托万,阿布维尔!”

“老爷!”两名警役立刻站了出来。

“打!给我打!”

吴清晨恶狠狠地喊着。

两名警役立刻走到耕牛旁边,放开长矛,拎好棍子,龙行虎步地走向瘫倒在地的韦尔瓦。

年老的盗贼手脚收拢,身体蜷缩,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妈蛋!

混蛋!

“那个,安托万……”

咬咬牙,吴清晨喊住了警役。

安托万和阿布维尔回过头。

望向天象,吴清晨重重地吐口气:“轻一点。”

————————

地球。

视频内:

脚踝受伤的老盗贼被背出了山林……

老盗贼加入喊话的行列,小盗贼走出了山林……

五个盗贼朝山林喊话,几百步之外,又一个盗贼走出了山林……

六个盗贼朝山林喊话,森林左上方的位置,又两个盗贼走出了山林……

啪啪啪……

房间里响起了响亮的掌声。

“总算搞定了!”

“不容易啊!吴先生终于想到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难怪这话什么时候都不过时!”

赞叹、感慨、评论中,特别剪辑的视频结束了。

主持者控制操作台,打开了即时更新的视频。

天又亮了。

山间小径,送信人领头,两位农奴探路,兄长、老邻居次子、牛倌帮工陪在身边,九名刚刚下山的盗贼,由两名警役监视着前进……

吴清晨一行的队伍,直接扩大了一倍。

“唔……”

看着九名盗贼身上扛着的各式物品,房间后面,某位先生微微皱眉:“这是干嘛?这么点东西,三头耕牛扛得很轻松啊,这样堆到盗贼身上,反而降低了赶路的速度吧?”

“这是特意安排。”旁边的同伴回答:“这一点,吴清晨先生处理得不错。”

“特意安排?”发问的先生奇怪了:“为什么?这样虐待有意义吗?”

“呵呵……”旁边的同伴笑了起来:“这算什么虐待?这是俘虏啊!俘虏……纯粹的新入职员工……”

“什么新员工……”又一位观看者插话了:“顶多算是临时工!临时工能和正式员工比吗?而且,吴清晨先生身边这些人怎么算都应该是公司高层吧……还有格雷斯,朗科恩这样的兄弟和姻亲,未来妥妥的股东层……临时工怎么可能和股东一个待遇?”

“是啊……”第一个回答的同伴接上:“这样子已经很不错了,没挨打,没故意让他们背最重的东西……瞧,吃饭的时候都给了一捧糊糊……那些家伙又开始流眼泪了……”

接下来的旅途一路平安。

中古世界五个小时,地球时间十分钟过后,走过一条长长的峡谷,阿克福德堡的尖顶,终于出现在众人眼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