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点烟山/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尖顶,并不意味着马上就要到达城堡。

以中古世界的交通状况——尤其是靠近森林的区域——要到达已经可以远远遥望,直线距离不会超过一千米的城堡,中间至少还要再绕三公里弯路。

“老爷……”

尖顶出现之后,又走了十几分钟,绕过一个大弯,众人面前出现一道长长的向上缓坡,领路的送信人回转过来:“就是这里了,再往前走,就是阿克福德堡在这个方向的‘点烟山’。”

艾克丽村庄都会在进出森林的关键位置设置观察点,作为整个男爵领的中心,阿克福德堡的核心区域当然更是戒备森严。

对于力量薄弱,罕有流动人口,只要一发现“外乡人”——不管数量如何——就会立刻点起至少一道黑烟的艾克丽村庄相比;阿克福德堡武装强大,又经常人来人往,示警的门槛无疑要高上许多。

但不管门槛多高,当一支由骑士率领,总体人数高达两位数,半数成员扛着铁质武器,并明显拥有后勤牲畜随行的队伍出现时,不管力量薄弱的艾克丽村庄,武装强大的阿克福德堡,还是本身就是军事要塞的菲什加德堂区科林堡,守在周边最高山峰上的瞭望台看守,都会第一时间点燃所有的燃料,升起三四五六七八道黑色的烟雾,给村庄、城堡争取到半个小时左右的预警时间。

这并不是表示坚固的城堡担心被十八人组成的队伍攻破,而是说,如果让这样的队伍突然杀到城堡附近,外来者压根就不需要攻击城堡,只要宰掉几十个农夫,抢走十来头牲畜,割掉份地里的荞麦,顺手再点上一把火,就足够让任何一处领地十几年的努力付之东流。

有了预警,城堡就有了反应的时间。

所谓的反应时间,大部分时候也并不是用来召集战士出门交战。——十几人的武装团体摸到了附近,鬼知道后面有没有更多的伏兵,宝贵的战斗力量,当然要用来防守城堡。

预警抢来的反应时间,是为了让农奴、自由民、以及最重要的牲畜逃回城堡,并及时派出几个骑术娴熟的侦察者,查探入侵者的真实力量。

如果入侵者力量薄弱,那最好不过,几位骑士会尝试着直接驱逐;如果入侵者比较棘手,这些冒着生命危险侦查的骑士,往往会随身携带一定数量,但又不至于影响战马行动的精盐、蜂蜜、贵金属等通用高价值流通物,用来和对方交易妥协;妥协不成,或者对方力量太强大的话,侦查骑士们就不得不执行最后一个任务:干脆自己一把火烧掉份地里的粮食。

也就是说,只要代表最高预警等级的黑烟冒起,除非是菲什加德堂区·科林堡这样的纯军事要塞,大部分城堡和绝大多数村庄,都意味着至少得付出全体动员、农夫逃窜、牲畜乱跑、份地践踏、骑士失陷、份地点燃……等一系列绝对会让领主老爷或忐忑不安的意外风险,或心头滴血的沉重代价。

有前段时间收集的情报,吴清晨当然不至于刚到地头就得罪整个阿克福德领,前面就是瞭望点,按照参谋团拟定的方案,吴清晨止住队伍,接下来最后两公里路程,首次拜访阿克福德堡的时候,吴清晨身边,只会有送信人一名随员。

目的地就在前方,吴清晨却没有直接前往。

勒住长耳朵,翻身下马,吴清晨转过身,面向随员,开始执行参谋团拟定的另一个方案。

“格雷斯哥哥,朗科恩哥哥……”吴清晨目光环顾,一个个点名:“帕梅拉叔叔,安托万叔叔,阿布维尔叔叔,狄恩,约克,哈里……韦瓦尔,安……开始吧。”

————————

一个小时之后。

阿克福德堡。

加鲁查找过来的时候,巴士瑟正在马厩里发呆。

自从上次跟随农事官临时赶往艾克丽村庄,紧急处置耕牛集体受伤的事故,并陪同洛斯/莫尔采摘草药,参与了一部分耕牛的治疗过程之后,回到阿克福德堡,凡是大牲畜出了点毛病,众人的第一反应都是立刻来找巴士瑟。

躯体被树枝划伤,应该先冲洗创口还是应该先清理脏东西?

创口恢复之后,应该多牵出去晒晒太阳还是敷上草药静养?

巴士瑟使劲地揪着头发。

马厩里味道很重。

不过,比起繁杂肮脏的城堡清理,或是麻烦危险的村庄巡视,巴士瑟宁愿和大牲畜们呆在一起。

“巴士瑟!”正在苦苦回忆的时候,大庄头的长子,毛手毛脚的加鲁查冲了进来:“巴士瑟,你的老师来了!”

“唔?”巴士瑟猛地回过头。

“洛斯来了!”加鲁查大声重复:“洛斯/莫尔,艾克丽村庄的新牛倌。”

“什么新牛倌?”巴士瑟紧紧皱眉:“洛斯老爷现在已经是艾克丽村庄的教士!”

“哈!”加鲁查笑起来了,“对,教士,你的教士老爷过来啦!”

“洛斯老爷来了?不对啊……”巴士瑟眉头皱得更深了:“洛斯老爷过来……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马厩门口,加鲁查挺直腰:“今天轮到托尔尼奥守塔楼……艾克丽村庄的送信人过来了,他的旁边就是你的洛斯老爷,他们一起来送信。”

“真的?洛斯老爷到哪里了?”巴士瑟一下子站了起来。

“城堡外面。”

“咦?为什么?”巴士瑟立刻走出马厩,抬头望向天空:“没有点烟啊……为什么不让洛斯老爷进来?有什么问题吗?艾克丽村庄的送信人不对劲?”

“没有,巴勒和小庄头陪在旁边。”

“那……不认识洛斯老爷?”

“认识啊……”加鲁查微微一笑,“你上次的同伴,一起去过艾克丽村庄的马库尔正好也在塔楼。”

“那?”巴士瑟更奇怪了。

“你的教士老爷说,点烟山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很多人,为了不引起阿克福德领恐慌,希望我们先过去看看。”

“嗯?”

巴士瑟微微一愣。

“你的教士老爷说……”加鲁查笑着说道:“为了解决治疗耕牛、移动蜂窝的麻烦,还有最近刚刚发现的一些好事,你的教士老爷带了很多擅长这些活儿的熟手过来。”

“呃?”

“还呃什么?”加鲁查用力抓住巴士瑟的手臂:“快走吧!治牛、移蜂窝啊……多好的机会!洛斯带来的下等人肯定不能进城堡,赶紧出去抢人啊!”

“抢人?”被强行拉住,巴士瑟跌跌撞撞地走出马厩:“千万不要胡来啊……洛斯/莫尔已经是教士了!”

“什么教士?”加鲁查斜瞟着眼睛说道:“学生!牧师的学生!”

“很快就是教士,肯定会是教士!”

“好了好了知道了!赶紧来吧。”加鲁查懒得继续争辩,一把拽着巴士瑟,脚步飞快地移动:“学生也好,教士也好……放心吧,只要你的洛斯老爷好好帮大家看看家里的牲畜,再帮忙弄几个蜂窝,没人会为难他。”

“别胡来啊!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洛斯老爷是过来送信的啊……”

“不就是送信吗……没事,只要这位自由民老爷帮大家看顾牲畜、移好蜂窝,送信算什么,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他回信呢……”

————————

十分钟之后。

“洛斯……老爷。”

顺着吊桥走出城堡,距离吴清晨足足还有十几米的距离,加鲁查就飞快地跳下战马,深深鞠躬,诚挚问候。

片刻之前的胡言乱语,已经被加鲁查抛到九霄云外。

将对面的吴清晨/洛斯的随员,甚至是吴清晨/洛斯本身掳掠到自家的份地里,慢慢指导治疗耕牛和夜移蜂窝的技艺?

疯了吗?

通体洁白,一丝褶皱都没有的教士长袍;岳峙渊渟,沉稳大气的上等人风范;面色肃穆,不怒自威的真·老爷气质……

看着十几步外的吴清晨/洛斯,加鲁查瞬间忘记了几分钟之前所谓“自由民老爷”的言论,老老实实地展现出自己最乖顺的姿态。

半小时之后。

顺着小道,离开城堡,穿过份地,踏上丘陵,绕进山间小道,爬上长长的缓坡,看着面前的队伍,加鲁查的下巴,差点就掉了下来。

“洛……洛斯……老爷……不,不,洛斯/莫尔阁下……”

加鲁查结结巴巴地说着:“这些就是你……您带来的……擅长干活的熟手?”

“嗯。”

两步之外,骑在长耳朵上面,吴清晨微微颔首。

加鲁查的震惊很容易理解。

一个半小时之前,前往阿克福德堡之前,根据参谋团的谋划,吴清晨吩咐之后,格雷斯,朗科恩,送信人、警役、牛倌帮工……以及两名农奴,通通换上了整个艾克丽村庄最体面的衣物。——吴清晨直接从艾克丽村庄众多手艺人家庭,临时借过来的,每一家最好的衣物。

然后,再将这九位随员换下来的衣物,套到了九名刚刚归顺的俘虏身上。

这还只是吴清晨,或者说地球团队,为进入阿克福德领所做的最最表面的姿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