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工程专家/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加鲁查面前,一长排农夫——不,一长排战士坐在缓坡的草地上。

这些战士全部两腿盘起,腰杆笔直,双手握着的长矛,整齐地指向天空。他们静静地坐着,眼睛望着同一个方向,没有任何人说话,也没有任何人东张西望。

这样的沉默,这样的整齐,只看一眼,加鲁查就勒住了马匹。

生活在战乱的中古世界,作为领主直属的士兵,加鲁查相当清楚:只有村庄中最受重视,最受关注,经常脱产训练,半警役半民兵的综合体,才会是这样的表现!

“洛斯……洛斯老爷……”

足足愣了将近一分钟,加鲁查才回过神来:“约翰/普拉亚阁下对您真是照顾。”

“嗯?”吴清晨略有些“奇怪”地偏头。

“这是艾克丽村庄最精锐的民兵吧?”加鲁查眼中满是羡慕:“为了保障您的安全,普拉亚阁下可真下力气。”

“民兵?”洛斯/莫尔立刻飞快地摇头:“没有民兵,我没带民兵啊……这里只有两位警役,其他人都是特别会干活的熟手。”

“特……特别会干活的熟手?”加鲁查差点咬到舌头,他指着站在稍远一点的位置,或整装行李,或照料耕牛,或坐下休息,或三两闲聊的农夫们:“那他们是什么?”

“那是路上顺手抓的几个盗贼,准备带回去做农奴。”

洛斯老爷轻描淡写地回答,似乎是不想详谈盗贼的细节,洛斯/莫尔轻夹马腹,骑着长耳朵走前几步,对加鲁查心目中的民兵喝道:“嘿……起来!都起来了,来见过城堡里的老爷!”

一声令下,距离洛斯/莫尔最近的民兵立刻站了起来。不到两秒,后面八名士兵也麻利地全部站了起来。

随着士兵们整齐利索的动作,加鲁查胯下的战马,瞬间闻到了熟悉的紧张气息,开始不安地骚动,措不及防之下,加鲁查差点跌落,他连忙手忙脚乱地安抚,好不容易才让战马平静下来。

“都呆着干什么?不知道给老爷行礼吗?”

加鲁查刚刚站好,洛斯/莫尔又喝了一句。

距离洛斯/莫尔最近的民兵立刻鞠躬。

半秒之后,后面八名士兵也整齐地鞠躬。

这……骗鬼哦!

还说不是民兵!

加鲁查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后面那些干活的家伙是刚刚抓到的盗贼。——这一点,加鲁查还算将信将疑,毕竟,这些家伙大多四肢无力,瘦骨嶙峋,确实都是一副饱受摧残的倒霉模样。

前面这排刚站起来的家伙,是特别擅长农活的农夫?——这一点,加鲁查就半个字都不会相信了,瞧这整齐划一的动作,瞧这令行禁止的纪律,瞧这训练有素的举止……除了民兵,还有其他的可能吗?

为什么要睁眼说瞎话呢?

难道是……

“唔……”忽然之间,加鲁查想到某种可能性,他偏头向洛斯/莫尔问道:“洛斯老爷,这次您都要到哪些地方送信?”

“阿克福德堡,科林堡……”洛斯/莫尔一一回答:“还有普拉亚家族。”

这就说得通了!

加鲁查瞬间完成了脑补:

阿克福德堡还好,距离艾克丽村庄很近,路上也还算安定。

科林堡这样的四战之地,以及普拉亚家族那么偏僻的位置,就肯定需要比较充足的保护力量了。

于是,为了保护洛斯/莫尔,普拉亚牧师不惜抽调村庄最重要的武装,但为了减少城堡中某些舌头比较长的家伙乱发牢骚,普拉亚牧师顺手就将民兵伪装成农夫,但可能是没交代清楚的原因,又或者是洛斯/莫尔这个小家伙没弄明白,只知道一口咬死“农夫”的身份,却忘记了在细节方面加以伪装。

这样的话,事情就麻烦了啊……

加鲁查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走出城堡,见识到洛斯/莫尔的气场之后,加鲁查虽然第一时间就放弃了忽悠小孩和掳掠随员的想法,但还是想要尝试一下好言相求,利益交换,远期许诺等方式,留下几个擅长治疗耕牛和移动蜂窝的老手,做一段时间的技术指导。

但现在,看着面前这些民兵,加鲁查无声地叹了口气。

这些民兵中,或许有那么一两位也确实拥有类似的技能,但这种村庄的核心防卫力量,加鲁查就算用屁股思考也知道,伊弗利特管事也好,普拉亚牧师也好,甚至是阿克福德男爵,都不会允许他们长期呆在外面。

最初的计划,和修订后的计划全部落空,加鲁查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许多。

————————

地球,某乡村。

对口分析团队,编号:I23-Z1-2037-2214。

村民活动中心,棋牌室。

吴清晨离开了艾克丽村庄,叶毅和工友们立刻长舒了口气。

虽然还是要对“三个蜂窝交叉口”的视频进行二次分析,不过,至少今天肯定不会再有什么新增加的内容。

迎来难得的喘息时间,别说前施工队的成员,就连面无表情的组长,以及周围的武警战士,神情都轻松了很多。

不过,作为一群有上进心——或者说已经被打怕的无产阶级,轻松一两个小时之后,大部分工友都围到了李眼镜旁边,即时跟进天象事件的最新动态。

“这贼娃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老刘指着大屏幕,里面加鲁查正心不在焉地和吴清晨的随员们一一交流,通过随机的问题,检查随员们的口音,以及对艾克丽村庄的了解程度。

“揩不到油呗……”旁边的某位工友回答:“俺们那地儿,没留饭的时候,乡干部就这样。”

“不是揩不到油……”李眼镜摇摇头,纠正道:“而是不敢揩油,参谋团的方案,正是通过伪装成民兵,昭示牧师、堂区对吴清晨先生的极度重视,从一开始就遏制住因轻视、贪婪导致意外的可能性。”

“这贼娃胆子也忒小了……”工友神情不屑:“坐一下,站一下,鞠个躬……就吓成这灰溜溜的模样……啧,换我们那片,几年前家家户户扛个锄头,还不是照样没抢……弄成退耕还林。”

“那是因为你们那片本来就没有规划……”另一位工友插嘴:“换成……”

“不是这么简单。”李眼镜摆摆手,止住偏题的工友:“看起来只是坐、站、鞠躬,似乎只用了三个动作……其实,吴清晨刚才让随员们换上的衣服,作用也相当大。你们有没有发现,吴先生花了两三个小时,特意从手艺人家里借出来的衣服,基本都是一个样式?统一的动作,统一的标准,再加上统一的服饰,完全可以把一分力量,扩大成三分的心理效应。”

“这个……”听到这个结论,众人齐齐看向门口的武警,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还有,你们不要觉得随员们做的事情很简单。”

李眼镜点开一份资料,继续解析:“中古世界的农夫都是一天学校都没进过的纯文盲,从一念到十都要打几个磕巴,左边右边也分不清楚,想要达到吴先生随员们这种令行禁止,整齐划一的程度,至少也需要训练两三个月……这么长的训练时间,放到半脱产的警役身上,很可能足足两三年才能积累下来。”

“呃……这么难吗?”众工友张大了嘴巴,好几人同时指向了显示屏幕:“可是……吴先生这边,明明只花了两天啊!”

“没错,吴先生是只花了两天。”李眼镜并不否认,进而说道:

“可是,我说的两三个月,或者说,加鲁查怀疑的民兵,指的是“休息”、“队列”、“行军”、“战斗”、“撤离”……等完整的战术动作,都接受了一定训练的战士……而吴先生这几位随员,从头到尾,足足两天的时间里,压根就只训练了四个训练科目……不,压根就不能算是训练科目!只能说练好了四个动作:‘坐下’,‘站好’,‘鞠躬’,再加上等下要用到的‘行走’”

“呃……以这些中古世界农夫的基本素质,就算只练好四个动作……”叶毅小心翼翼地问道:“也挺不错了吧?

“如果能完整训练好这四个动作的话,当然挺不错。”李眼镜苦笑一笑:“可是,实际上,这些文盲就连四个动作都没法练好……你们没注意吗?刚才城堡骑兵出来的时候,坐、站、鞠躬几个动作,都是格雷斯先做一遍,然后其他农夫再马上跟着描一遍吗?”

“格雷斯?”某位工友皱眉了:“为什么他能学会,其他人就学不会?”

“格雷斯……”这个问题,叶毅就可以回答:“这是吴清晨的哥哥啊!和吴清晨天天泡在一起,两个月下来,唱圣歌,耕份地,合作分工……那个啥……组织程度早就提上来了。”

“借衣服,练花活,摆架势,这……这……”

众人热议之间,某位站在旁边,始终沉默的工友忽然开口了:“这不就是打肿脸充胖子吗?”

棋牌室一下子安静下来。

“某种意义上来说……”老半天,李眼镜才缓缓开口:“确实是这个样子。”

“不过……”李眼镜接着说道:“君子一视同仁,小人跟红顶白,别说封建社会,就算是我们这边,像《绑架全人类》的读者们这样,高素质,好修养的人也又有几个?整体大环境就是这样……把实力摆到明面上,甚至稍微夸张一点,不要给别人留下犯错的机会……不管对自己,还是对别人,不都是一件好事吗?”

“弄虚作假,被发现的话,也是麻烦吧?”

“哪有什么弄虚作假?”李眼镜倒回视频:“瞧瞧,从头到尾,吴先生始终坚持这就是干惯了农活的熟手,从来没有承认过什么民兵……别人一定要过度解读,关洛斯老爷屁事!”

“牛逼啊!”几步之外,某位工友忽然悠叹:“参谋团都是些什么人啊?随手就是套路。”

“嗯……”略略抬头,李眼镜脸上也满是佩服:“很厉害的套路。”

————————

约三九百三十公里之外。

某国,某监狱。

禁闭室传出一阵阵怒吼的声音。

几十步外,换班的时间到了。

“还没消停?”接班的守卫问道。

“没呢!到现在……已经快五个小时了。”

“哈哈……昨天不是很开心吗?听说几页纸就能几乎减刑一半的时候多惊喜啊?”

“当然,十六年变成九年。”

“活该!让他浪费纳税人的钱。”

“差不多了就放出来吧……毕竟,半个小时之后,吴先生就要进城堡了,说不定还要他继续帮忙弄这个……这个……这个什么来着?”

“Z国术语:面子工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