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备宴(APP取消收藏再添加)/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克福德男爵出现在塔楼,不仅提高了地球团队的紧张程度,大约也出乎了中古世界六名陪同骑士的预料。

看清站在城堡最高处的身影,身体稍稍僵硬之后,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加鲁查和另外一名骑士,不约而同地拉了一下缰绳,控制着战马往旁边让出好几步,让本来就不怎么明显的扬尘和碎石,更加远离身后吴清晨将要经过的轨迹。

很快,吴清晨一行走到了距离城堡大约两百步的位置。

这里也是前一次过来时遭遇守卫喝问的地方。

这一次,吊桥直接放下来了。

地球,Z国,某乡村,村民活动中心。

“看到了吧?”

指着视频中前方骑士的小动作,以及提前放下的吊桥,李眼镜笑着对身旁的工友们说道:“这就是打肿脸充胖子的好处了。”

“唔……”工友们若有所思。

“想想吧……”李眼镜继续说道;“要是没有参谋团精心安排的超规格排场,吴清晨先生只带一个送信人过来的话,现在是什么模样?”

工友们略略联想,脑海中很快出现了两个身影:一个风尘仆仆,灰头土脸,满头大汗;一个气喘吁吁,摇摇晃晃,几乎快要被巨大的包袱压死。

“先声夺人啊。”叶毅喃喃地说道。

“不错。”李眼镜点点头:“架子已经撑起来了,接下来,就看吴清晨先生怎么表演了。”

————————

希尔保特的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

他没法不高兴,卫队长的亲戚,狗事官的次子,丽莎夫人介绍的家伙,通通都被派去清理城堡,只要再加把劲,听差的活儿就稳稳到手了。

听差啊,听表兄和母亲说,只要站在门边,传达一下男爵的吩咐,通报一下臣僚的求见,偶尔搬一下东西,其他时候——或者说大部分时候都无所事事,毫无疑问是整个城堡最轻松最舒服的美差。

前两天听差的经历,确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今天看起来似乎会更加轻松。

毛毛躁躁的加鲁查过来求见了两次,男爵老爷干脆直接离开了书房。这样一来,希尔保特的工作又去掉了“传达吩咐”这一项,只需要在其他臣僚过来寻找男爵的时候,完成提醒和留言的活儿。

太阳离下山不远了。

一天的活儿马上就要结束……

很快就可以躺床铺上休息了……

想到睡觉,希尔保特闲适地打个呵欠,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哈哈……”正在这时,城堡旋梯的方向,传来了男爵阁下的笑声:“约翰还是老样子啊……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最喜欢的游戏,就是骑着小马砍草人。”

“原来这样……”男爵阁下话音落下,一个相当年轻的声音接上:“难怪老师战技这么娴熟。”

“小时候可一点都不娴熟,两三天就得留一处伤疤,流一次眼泪……”对话进行到这儿,男爵阁下走完了最后一级旋梯,踏进了走廊。

随着男爵阁下转身,另外两个身影也进入了希尔保特的视野,左边是熟悉的侍从官,右边是一位……古怪的家伙。

古怪的意思是,这个家伙,身材略带些下等人的瘦削,身上却干干净净;面孔有些稚嫩,脸上却挂着少年人绝对不可能有的成熟;走在男爵和侍从官身边明明矮了一大截,仔细打量却一点都不让人觉得矮小……

“看什么?”

希尔保特略有些出神的时候,侍从官走到了身边:“不知道礼仪吗?还不向教士老爷行礼?”

“啊……”希尔保特这才注意到,这个古怪的家伙,身上穿的是教士的服饰,他忙不迭地摘帽鞠躬:“很抱歉,老爷,请原谅我的怠慢。”

“没什么,天气太热,不是你的错。”年轻的教士也走到了旁边,听到希尔保特说话,年轻的教士立刻停下脚步,他先转向希尔保特,站正了才开始说话,脸上温和的笑容仿佛可以化解一切芥蒂。

“过来吧……”

两句交谈,男爵阁下已经走出了十来步,他回过头招招手:“让我好好瞧瞧,我的侄儿,又给我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好的,阁下。”

说着,年轻的教士再次对希尔保特点点头,送出又一个饱含善意的微笑,才转过身,走向男爵老爷的方向。

“诺顿老爷……这是哪个堂区过来的牧师?”

冲着年轻教士的背影,希尔保特呆呆地笑了笑,偏头望向留在自己身边的侍从官。——城堡里的人都知道,和人说话的时候,男爵老爷不喜欢不相干的人靠得太近。

“不是堂区。”侍从官摇摇头,轻声回答:“这是艾克丽村庄的洛斯/莫尔教士。”

“艾克丽村庄?”希尔保特很有些吃惊:“主宰啊!这就是那位牛……新教士?”希尔保特眼中透出浓浓的艳羡:“难怪男爵阁下这么亲切,听说这位幸运儿被教会提拔的时候,男爵老爷足足开心了两三天。”

“怎么可能不开心呢?”

侍从官笑了一下:“洛斯教士境况不太好的时候,是男爵老爷力排众议,亲自下令,将他任命为牛倌……自由民直接跳到牛倌,还记得当时有多少人发牢骚吧?”

“当然。”希尔保特连连点头。

怎么可能忘记呢?

刚刚结束“听差争夺战”,希尔保特对此深有体会,自己争夺听差的时候遭遇了多少明枪暗箭,洛斯/莫尔成为牛倌的时候,就肯定经历了多少波涌暗潮。

只不过,希尔保特酸溜溜地望着年轻教士的背影:这些波折,还没摸到洛斯/莫尔的衣角,就已经通通被男爵阁下挡得干干净净。

“嘿……”仿佛是猜到了希尔保特的想法,侍从官似笑非笑地望了过来:“嫉妒了?”

希尔保特脸上微微一红。

“嫉妒也没什么。”侍从官略有些感慨:“谁不羡慕这样的好运呢?……大村庄的牛倌啊!谁家没几个下等人亲戚需要安排?不过,以前算幸运,现在就不一样了,当时那些人嚷嚷男爵阁下浪费了拉拢人心的机会时嗓门有多大,现在就得多佩服男爵阁下的眼光。”

“嗯?”希尔保特有些迷茫。

“从来没见过面,没有任何人帮忙说话,就从自由民直接跳到牛倌……什么叫信任?什么叫恩情?什么叫自己人?这就是了。”

“可是……”希尔保特略略皱眉:“这里面复杂的事情,洛斯阁下都不知道吧?”

“现在不知道,不代表以后不知道。洛斯阁下不知道,不代表普拉亚阁下不知道……就算洛斯阁下身边的人个个闭嘴,不是还有我们吗?实际上,说不定越晚知道,结果越好。”

“唔……是的。”略略思索片刻,希尔保特佩服地望着侍从官。

“前几天,男爵老爷已经得到了消息……”侍从官继续说道:“普拉亚牧师得到神品之后,凡是去议事的时间,艾克丽村庄就由洛斯/莫尔代为主持,看这个模样,菲什加德堂区已经计划好将艾克丽村庄留给洛斯教士了。”

“啧啧……”希尔保特使劲地砸了砸嘴巴。

侍从官也满是感慨:“一个牛倌的职位,换来一个大村庄牧师的友情,这交换……太合算了。”

“难怪……”

“咦!”希尔保特还没说完“难怪”什么,侍从官忽然指着前方:“男爵阁下不去楼上的会客室吗?”

“现在这时候……”望望天色,希尔保特迟疑着说道:“太阳已经晒过来了,会不会是嫌会客室太热了?”

接下来,两人看到,阿克福德男爵领着洛斯教士,停在了走廊的尽头。

在那儿,树荫遮蔽的窗口送来一阵阵凉风,窗边摆着一张长桌,后面是男爵阁下最喜欢的靠椅。

“果然是的。快……”侍从官连忙拍拍希尔保特的肩膀:“快去给洛斯阁下搬个座位。”

“好。”

希尔保特点点头,正要迈步到时候,男爵老爷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希尔保特,你去一下厨房,让他们准备晚宴。”

“好的,阁下。”希尔保特大声应下。

刚刚成为听差两天,宴会的礼仪超出了希尔保特的知识范畴,现在这场合又明显不适合追问男爵阁下,幸好,擅长这些活儿的侍从官就在身边,希尔保特连忙快速询问:“晚宴的话,准备什么食物?”

“唔……普拉亚老爷上次来的时候是两只鸡……洛斯阁下是代牧,比普拉亚老爷低一级,但男爵阁下特别亲近……唔,告诉厨房,同样宰两只鸡……”

“好的。”希尔保特点点头,快速离开。

“回来的时候,记得搬个座位。”身后传来侍从官的再次提醒。

五分钟左右,通知好厨房,搬着一只圆凳,希尔保特走了回来。

“唔,跑得挺快。”

看到希尔保特,旋梯转角的位置,侍从官接过圆凳,露出略带点赞赏的微笑。

正在这时,两人身后传来了男爵阁下一连串大笑的声音。

“瞎眼的那头牛和断腿的那头牛也活下来了?现在都已经能下地干活了?”

“好好好!太好了!洛斯,艾克丽村庄多亏你了!阿克福德领以后也要拜托你的好运气了!”

两人同时扭过头,走廊尽头,男爵阁下左手捏着羊皮卷,右手连连拍着年轻教士的肩膀,脸上的笑容极其畅快。

侍从官脸上的微笑潮水般地消散。

“快……”一把将圆凳重新塞回希尔保特手中,侍从官急急催促:“洛斯教士是什么身份?怎么能坐圆凳?快,快去换成靠椅!”

“希尔保特吗?”

虽然没有看到圆凳,但男爵隐约听到两人交谈的声音:“回来的正好,你再去下去一趟,找个人,去外面把巴列斯找回来,告诉他,埃利斯家的耕牛先别弄死,或许还有救。”

“好的,阁下。”希尔保特飞快地将圆凳藏到背后,转过身,就要朝楼下跑。

“等等!”侍从官压低着声音吩咐:“告诉厨房,多宰一只羔羊。”

五分钟之后,通知好厨房,通知好传令兵去寻找农事官,搬着一张靠椅,希尔保特气喘吁吁地爬上了旋梯。

侍从官直接等候在旋梯尽头。

两人还没来得及交接靠椅,走廊尽头的方向,又传来了男爵阁下放声大笑的声音。

“蜜蜂可以建新窝!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蜜蜂还可以建新窝呢!”

“希尔保特!希尔保特……希尔保特回来了没有?”

“是的,阁下……”将靠椅塞到侍从官手中,希尔保特气喘吁吁地冲了出来:“我在这里。”

“快,再下去一趟,找个人去叫林事官回来,他应该在森林里面,让他先别忙着折腾蜂窝了,赶紧回来,有重要的事情!”

“好的,阁下!”希尔保特大声应下,转过身走下两级台阶,回头无助地望着侍从官。

“唔……”侍从官用力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让厨房把前几天捉到的小鹿宰了吧。另外……”再看看手中的靠椅,侍从官就说到:“这个可以先给洛斯阁下坐……不过,等下你上来的时候,记得再带块狼皮垫子。”

七八分钟之后,通知好厨房宰鹿,通知好传令兵寻找林事官,提着狼皮垫子,希尔保特拖着沉重的脚步,艰难地迈向旋梯。

还没来得及开始爬一级旋梯,男爵阁下的笑声又一次传过来了。

主宰啊!

希尔保特望望头顶,这里和男爵老爷之间,至少还有五六个自己身高,四五十步远的距离。

这么远都能听到男爵阁下的笑声……

而且是这样的笑声……

希尔保特发誓,从来没有听到过男爵阁下如此开怀的笑声。

看看手中的狼皮垫子,希尔保特陷入了思考:

怎么办?再去搬张床过来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